肝胆相照!古巴,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古巴共产党第一书记、古巴国家元首迪亚斯-卡内尔近期进行了一系列罕见的外交行程,他分别访问了阿尔及利亚、俄罗斯和中国,目前正抵达土耳其。

500

因为众所周知的人身安全原因,古巴最高领导人出国访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件,特别是这种连续性的外交行程。

迪亚斯此次出访的背景是,11月3日第77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要求美国终止对古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结束其对古巴长达60年的人道主义伤害。

投票结果为185票赞成,2票反对,2票弃权。仅有两张反对票:美国、以色列;两张弃权票:乌克兰、巴西(卢拉还要等到明年1月1日正式就职)。

美国再再再再一次站在了文明世界的对立面,与185个国背道而驰,值得每一位美国人反思。

11月2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中古两国元首举行了会谈,并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古巴共和国关于深化新时代中古关系的联合声明》

在会谈中,中方明确指出三个“不会变”,即“不论国际形势怎么变,中方坚持中古长期友好的方针不会变,支持古巴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不会变,同古方一道捍卫国际公平正义、反对霸权强权的意志不会变。”

很难想象,在人类进入21世纪的今天,美国还在用19世纪的霸权手段欺压古巴,甚至连防疫物资和医疗用品也要封锁。

500

“人权灯塔”在自己家门口亲手了制造人权灾难,美国想要的是人权还是霸权?只要眼睛不瞎,都能一目了然。

中国反霸权,不仅是为古巴发声,更是为了那些同样面临着美国压迫的拉丁美洲国家。

中国与古巴肝胆相照,共同进行反霸权斗争是一如既往的。早在1962年10月28日, 《人民日报》就发表过重磅文章《全世界人民动员起来,支援古巴人民,粉碎美国战争挑衅》

这篇文章是毛主席亲自修改后再发表的,文中表达了中国人民的正义立场,并深刻揭露了美国在拉丁美洲的霸权野心。

六十年刚好是一甲子,世界格局已出现了重大变化,但美国霸权思维没有变,它还在威胁着人类的和平与安全。

古巴对于美国来说,要不就是“自留地”,要不就是“敌人”,这就是美国“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不少人对美国几十年的宣传信以为真,认为美国是反对古巴的“非民主”政权,只要古巴“民主”了,美国就会对这个加勒比海国家“恩爱有加”,古巴就会迎来幸福的明天。

但看看古巴的邻居们,如海地、洪都拉斯、萨尔瓦多等国,就可以知道,这些接受美国“民主”设计的国家,没有一个不是处于混乱之中。

美国这60年一直在古巴为一件事而努力--巴蒂斯塔式军政府复辟。70年代美国在智利就暗杀了民选总统阿连德,扶持了皮诺切特军政府。

只不过,CIA在古巴的恐怖行动一直无法得逞罢了。

为了颠覆古巴,美国连最基本的国际公理也不讲了。1996年,美国国会推出“赫尔姆斯-伯顿法案”(又称《古巴自由与民主声援法》),将制造古巴动荡的行为法律化。

该法案连英国、德国和法国都看不下去,克林顿只好对法案进行冷处理。

古巴是加勒比海地区最大的国家,它优越的地理条件和自然环境在冷战之后吸引着大批欧洲投资者。

但投资古巴,需要的是一个社会安定,有市场开放意愿,高素质劳动力充足的古巴,这些方面,古巴都具备。

问题是美国政客仍然是满脑子“冷战思维”。再加上美国国内,尤其是佛罗里达的古巴裔移民后代对古共政权的仇恨(佛罗里达有30张选举人票),白宫始终不敢真正放松对古巴的全面制裁。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500

每次反华都有他,这家伙就是来自佛罗里达的古巴裔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也是叫嚣打垮古巴最疯狂的政客。

但美国惨无人道的封锁和制裁,也损害了欧洲盟友的利益,它们的企业和个人无法在古巴进行正常商业活动。

500

2019年3月24日,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率团访问哈瓦那,并在切.格瓦拉像前合影,向古巴民族英雄何塞.马蒂敬献花环。

然后,他在马里矣尔港特别经济开发区出席了太阳能产业园区奠基仪式。

这是特蕾莎·梅政府在向美国表明其在古巴利益的重要性,但7月份约翰逊内阁上台后,英国转向,跟着美国疏远古巴。

加拿大也怕了,停止了与古巴合作。特鲁多的父亲老特鲁多当总理时,曾壮胆反对美国对古巴的制裁,加拿大在古巴投资历史比欧洲更久。

500

特鲁多父母跟卡斯特罗关系很密切,但特鲁多却丝毫没有其父亲的勇气,他只会一味地给美国当奴才。

古巴能在美国眼皮底下活下来,并捍卫着自己的独立和尊严,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古巴对于美国的可怕之处并不是它能直接威胁着美国,而是它对整拉美地区左翼运动带来的精神力量,切.格瓦拉的形象无处不在。

古巴革命之路

古巴和菲律宾是美国1898年与西班牙战争之后获得的两个殖民地,也标志着美国成为列强之一。

但古巴的财富迅速集中在了极少数美国“朋友”手中,为防止古巴人民起义,美国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军政府。

1959年,卡斯特罗和他的战友们,推翻了毫无群众根基的巴蒂斯塔军政府,取得了革命胜利。

但那时还没有古巴共产党,美国采用了拉拢卡斯特罗的策略,想通过他继续控制古巴经济命脉、国家资源。

如果卡斯特罗贪图财富,与美国“合作”,他得到的西方奖项将会填满整个屋子。

500

1959年4月,卡斯特罗受邀访美,成为了美国媒体口中的“加勒比英雄”。

但卡斯特罗作为革命者,他想的是人民和国家,而不是美元和奖项。于是,美国就翻脸了。

1961年古巴宣布为社会主义国家,统一了各个革命组织,改名为“社会主义革命统一党”。

1961年4月,美国CIA指挥古巴反革命流亡势力发动了震惊世界的“猪湾登陆”事件,结果惨败而归,在滩头死的都是古巴带路党。

这场军事冒险行动,是肯尼迪政府犯下的一个重大战略错误,间接导致了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

之后,美国对古巴实施了残酷的封锁政策,意在造成古巴内乱,不战而胜,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然而,古巴不仅没有被美国摧毁,反而走出了自己的道路,1965年,正式成立了古巴共产党。

七十年代,古巴学龄儿童入学,达到了98%,社会治安良好,医护人员和资源甚至可以援助非洲,这与受到美国“援助”的拉美国家形成了鲜明对比。

因此,古巴又成了一个注定要受到西方媒体诋毁的国家。

在美国的压力下,拉美地区只剩下墨西哥与古巴保持着外交关系,直到冷战结束前后时期,古巴才与各国陆续恢复外交关系。

并不是古巴不想与西方贸易,而是美国的海空封锁和“长臂管辖”制裁政策,切断了古巴的贸易通道,但美国媒体和学界却将话反过来说。

联合国大会自1992年以来,已连续30次要求美国解除对古巴的非法制裁,但美国每次都跟国际社会对抗。安理会更不用说了,美国有一票否决权。

西班牙和法国在2019年警告过美国,如果美国对古巴的制裁关联到本国企业,它们将报复美国。但欧洲只是嘴上说说罢了,表达一下不满。

真正敢与古巴进行合作的国家只有中国与俄罗斯。

古巴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能源安全和经济发展。

迪亚斯去莫斯科,主要议题就是石油和天然气,美国军舰还不敢拦截俄罗斯运油船。

在经济发展方面,古巴首先要改善其相对落后的基建条件,比如机场、港口、公路、铁路,谁有这个能力?当然是中国。而且中国与畏手畏脚的欧洲相比,并不怕美国。

跟以前最大的不同是,中国已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古巴的国际贸易不再只限制于受到美国影响的西方范围内,它将迎来一个新的市场。

古巴第二大支柱产业--旅游业,再过几年也将迎来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并超过欧洲游客。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古巴的环境质量是全球最好的国家之一,这也算是因祸得福。

美国如果还要继续迫害古巴,早晚会酿成一场2.0版的“古巴导弹危机”。虽然古巴与中国、俄罗斯的军事合作极为低调,但美国最好还是悠着点。

古巴发展得越好,对美国的牵扯力度就会越大,拉美及国际社会反霸权斗争的力量也会越强大。

古巴,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