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光大陆的钱!”台湾诈骗集团为什么就是打不掉?

500

也是台湾地区社会治理的一个缩影。

正解局出品

台湾诈骗,还真是举世有名。

前段时间,有新闻就曝出,艺人周渝民和他老婆被保险经纪人诈骗,被骗金额高达3447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780万)。

500

案情很简单,骗子叫冯瑶华,是周渝民妻子喻虹渊的“好友”,利用夫妇俩对她的信任,断断续续以巨额转账会被查税、洗钱等理由,直接把本应转到保险公司的寿险款统统转到个人账户。

直到本想领寿险回报的周渝民夫妇,却等到了寿险公司的催款通知,询问为何只缴了1期保费没再续费,此事才穿帮。

根据台湾地区警方调查,冯瑶华不只骗了周渝民夫妇,还牵涉很多相关诈骗案,警方怀疑她背后有个专业的诈骗团伙进行掩护。

说到这可能涉及“诈骗团伙”,台湾民众笑了。

因为在台湾,诈骗团伙可是“老熟人”了。

专门下手的不光有岛内居民,华人、大陆同胞也是理想人选。

今年4月,台湾地区警方破获一起专门针对旅居海外大陆居民的新型电信诈骗团伙案件。

500

骗子冒充大陆公安人员,以海关查验出包裹有问题等名义,要求受害人以现金和汇款方式缴纳所谓的“保证金”,骗了数千万人民币。

更可恨的是,随着手机和互联网的普及,台湾地区电信诈骗团伙逐渐从岛内走向大陆、东南亚甚至远赴非洲,不仅造成被害人巨额财产的损失,还猖狂地叫嚣,“骗光大陆的钱!”

这些“MADE IN 台湾”的骗子,历史悠久,在职业化、正规化方向不断“与时俱进”。

这不禁让人好奇,被许多人吹捧为“文化底蕴浓厚”的台湾地区,怎么会有那么多诈骗团伙呢?

01

早期的骗子团伙“金光党”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台湾地区之所以有这么多诈骗犯,恐怕跟早期的一段历史有关。

500

国民党溃逃时,大批江湖骗子为逃避打击,也逃离了大陆

上世纪50年代,国民党溃败逃到台湾岛,其中也有很多普通民众。这些人鱼龙混杂,不乏许多害怕遭受新政府打击的江湖骗子。

来到台湾地区后,这些骗子为了生活重操旧业,各显神通。

其中最有名的骗子被称为“金光党”,算是台湾地区本地骗子的祖师爷。

他们将一些从大陆带来的假黄金悄悄在路边兜售,以“换生活费”为借口骗人上当。

500

早期的骗子以兜售假黄金而得名“金光党”

随后,这种伎俩又演变为故意在路上丢弃假黄金,以“见者有份”的名义骗取钱财。

为了表演真实,他们往往三五成群,有人装傻,有人捧哏,怂恿不明真相的民众掏钱买下。

骗局里不仅有假黄金,还有假钞、假首饰,反正都是不值钱的道具。

当地人骗术见得多了,就对这类骗子冠以“金光党”的蔑称。

到了八九十年代,台湾地区的骗子也开始讲究“剧情”,骗术也不断翻新。

有以电话通知方式的“中奖”诈骗,瓶盖、彩票中奖的“刮刮乐诈骗”及假冒招聘的骗局。

而最可恨的是所谓“亲情”诈骗。

诈骗团伙摸清楚某个家庭情况后,在知晓孩子不在身边,又难以联系时,便谎称孩子被绑架,将事先录好的小孩哭喊声发给父母。

因为手机尚未普及,被骗父母紧急联络不上自己的孩子,在猛地听到一段凄惨的求救声后,往往慌了神来不及辨别真假,便奉上了赎金。

90年代后期,这种电话诈骗又进一步升级,主要以假冒公务人员通知被害人有“洗钱”嫌疑,或者以退税为理由的诈骗形式。

500

台湾地区各类电话诈骗是现在电信骗子们最早的雏形

2000年之后,手机的普及更让骗子“如虎添翼”,利用普通民众不慎泄露的个人信息,骗子谎称自己是购物平台或金融机构,以提供或取消分期付款等借口行骗。

说到这里,有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没错,大陆现在几乎所有电信诈骗手段都可以说来自于对岸。

2006年,台湾地区警方曾统计,当年台湾地区民众因电信诈骗造成的财产损失就高达185.9亿元新台币。

500

台湾岛就这么大,老百姓骗局见多了,越来越难骗了。

2000年之后,骗子们将目光瞄准了大陆。

骗子们最先落脚的地方是相隔不远的厦门,这里也成为当时很多电信诈骗分子的基地。

《凤凰周刊》曾报道,2003年,台湾地区警方破过一个跨越两岸,涉案金额达11亿新台币的诈骗团伙案件。

只是该案被骗的3000多人几乎都是台湾人,诈骗集团首脑是从厦门用手机指挥,马仔们在台湾地区实施诈骗。

500

90年代开始,电话诈骗团伙的首脑在大陆通过电话遥控岛内的骗子进行诈骗

选中大陆当基地,是因为两岸当时尚无司法互助协议,不用担心被台湾地区警方打击。

即便被大陆警方发现,也往往由于作案地是台湾地区,这些人大多是被驱逐出境。 

正因如此,有恃无恐的台湾地区电信诈骗团伙开始以大陆为基地,疯狂进行诈骗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业务”红火,台湾地区骗子也招募了不少大陆“马仔”,从而种下了后来殃及全国的电信诈骗“火种”。

面对越来越猖獗的电信诈骗,大陆警方也对此高度警惕,加大了对其打击力度。

2009年4月,《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的签署,让台湾地区的电信诈骗团伙待不下去,从大陆转移到东南亚、非洲、美洲等一些治安松弛的国家。

只是这些台湾地区的骗子是走了,可他们栽下的“罪恶之花”却在大陆不断滋生、蔓延。

500

由于台湾地区电信诈骗的影响,大陆电信诈骗才开始愈演愈烈

即便这些台湾地区的骗子将基地撤出大陆,可他们并没放弃“大陆市场”,依旧与各种诈骗团伙勾结,利用手机和互联网布下一个又一个骗局。

02

越来越职业化的台湾地区

电信诈骗团伙

几十年时间,台湾地区本地深受其害,老百姓对这些电信骗子深恶痛绝,将其称为“地表最邪恶企业”。

没错,这些骗子已经完全是企业化、规模化运作。

电信诈骗团伙一般都是以“公司”名义运作,人员从几十人到上百人不等。表面如同一家电话呼叫公司,实行严格专业的管理。

建设这样一家诈骗“公司”的成本并不高,只需有个能通网的“机房”,招募点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即可,成本大约在300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68万)。 

500

电信诈骗的成本极小,只需几部手机,几台电脑就能“开业”

这点成本,只需成功骗了一个人,就能立即收回“投资”。

台湾地区电信诈骗团伙也有着十分完善的“产业链”,上游是招募和培训骗子的“招聘公司”,中间是各类负责实施诈骗的“加盟商”,下游还有专门控制和洗钱的“地下钱庄”和操盘手,专业度堪比一家正规的金融机构。

500

常见的电信诈骗分工流程

公司内部设有“机房”,每个工位都有电话和电脑。

所有员工都经过职业培训,不仅有精心编纂的“工作话术”进行标准化作业,还会经常在一起讨论“剧情”,分析客户反应,提出应对办法。

甚至和很多大公司一样,“公司”内部设有KPI考核指标,每周以及每月都有所谓的“检讨大会”,用以总结和优化骗术。

像如今什么“杀猪盘”、“网上赌场”等新型骗局,背后都是这些台湾地区骗子们的“发明”。

500

常见的电信诈骗类型

为了控制招募来的人,除了用高薪和提成诱惑,“公司”还请了许多打手,不允许他们随意外出和联系外界,每天也只能吃聘请来的厨师做的饭菜。

海外很多诈骗基地,由于骨干人员都是台湾人,往往最多只有三个月的签证期。

因此,每次他们均以“出境旅行”的方式跟团入境,到地方就开始工作。

签证期满,为避免引起当地警方察觉,便会解散再换个地方“开业”。 

所以,台湾骗子公司无论在哪,都是快速布局,快速运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500

2017年,印尼警方准备将抓捕到的诈骗犯移交给台湾地区警方

骗来骗去,台湾地区骗子还是最“钟意”大陆同胞。

随着大陆经济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富裕起来的大陆老百姓成为了骗子眼里待宰的“肥羊”。

毕竟,大陆有着相同的文化习俗,语言也相同,诈骗成本最低。

根据大陆警方的统计,截至2017年,已抓获的7000多名诈骗犯中有4600人是台湾人,诈骗金额在千万元的大案基本都是台湾地区的诈骗团伙所为,被骗的钱财,大部分几乎都流入了台湾地区诈骗团伙首脑的腰包中。

500

数据来源:公安部

而台湾地区警方也曾公布过数据,台湾地区有近十万人从事电信诈骗活动。

这意味着2387万人,差不多每200多人中,就有一个是电信诈骗犯!

有人肯定要问,“高产”这么多骗子,台湾地区警方就不管吗?

其实,台湾地区警方也很无奈。

在台湾地区当局的刻意纵容下,诈骗分子只需吃几年牢饭,搏一搏“单车换洋房”,这买卖太划算了。

​03

对岸不作为才是滋生骗子们的温床

2019年,台湾地区警方一位基层刑警曾向媒体愤怒地表示,自己和同事花了很多精力才抓捕到的诈骗团伙“居然大多只判刑一年左右。甚至,作为犯罪集团的首脑,才判刑三年多,罚了几十万新台币”。

如此毫无威慑力的惩罚,怎么可能阻断日进斗金的诈骗团伙重操旧业?

对比大陆对诈骗分子判刑几年直至无期徒刑,台湾地区法律规定:诈骗罪最高刑期为五年,或者处五十万元新台币以下的处罚;对所谓刑责较轻且可以“易科罚金”,也就是交点钱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更荒唐的是,许多诈骗犯人,前脚刚被各国警方移送给台湾地区有关方面,后脚就被他们轻判,甚至放了。

2011年5月,两岸警方在东南亚实施同步抓捕行动,抓到电信诈骗犯365人,其中台湾地区的有225人。

押解回去后,几乎都只判了不足2年的刑期,部分人甚至都没有受到起诉。

500

2013年8月,大陆警方在柬埔寨将罪大恶极的诈骗团伙首脑林明浩、梁家弼、吴汉杰等21人移交给台湾方面。

两年不到,这些人又出现在东南亚、澳大利亚继续公开作案。

最不可思议的,是2016年4月,二十多名台湾地区诈骗犯刚被马来西亚警方遣返回去,在机场就被释放了。

500

2016年4月,台湾地区警方以犯罪事证不完整且无拘票为由,将嫌犯在机场释放

不过,如此奇葩的事情都让台湾地区警方背锅,显然不公平。

台湾实践大学教授赖岳谦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实际上是因为“台当局根本不想好好处理这些诈骗犯”。

台湾地区的媒体人也嘲笑,法官是在“做功德“。

500

其实,台湾地区的法律是可以给诈骗犯判重刑的:

加重诈欺罪可以判到有期徒刑7年,一罪一罚,至少可以判到30年。

那为何他们不这么做呢?

有人就解释:因为某些人觉得骗子们没有害人性命,只是骗骗钞票而已。

500

说白了,台湾地区的警方或许想狠狠惩戒这些诈骗团伙,奈何幕后的人不想。

台湾地区的骗子之所以猖獗,根本原因是对岸为了彰显所谓两岸差异,有意以所谓的“人权”做幌子,同时觉得这些案发地多数在大陆,故意袒护这些诈骗犯。

大陆警方面对对岸的不作为,态度坚决:既然你们不管,我们管!

2016年,大陆警方与非洲肯尼亚警方配合抓捕了一批境外台湾地区电信诈骗犯,直接押回大陆。

对岸方面坐不住了,为了面子,派遣相关部门到大陆想要回这些诈骗犯,结果铩羽而归。

500

2016年,大陆警方将台湾诈骗犯从肯尼亚押解回大陆

经过审理,这起诈骗案的主犯均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其余从犯也都相继被判10年左右的刑期。

500

为此,台湾地区有关方面还厚颜无耻地抗议。

尤其是最近这些年,台湾地区司法领域又搞了不少所谓的“改革”,可针对诈骗犯依旧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各类电信及相关诈骗案件屡见不鲜。

所以,你经常都搞不清楚,对岸在台上的那群人到底在想什么,做什么。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