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继续挥舞降本增效“大刀”,外包员工免费餐饮福利被砍了

500

雷达财经出品 文|孟帅 编|深海

近日,腾讯因“降本增效”引发外界讨论,这一次,家大业大的企鹅将省钱的口子对准了外包员工的口粮。据媒体报道,自今年8月15日起,腾讯的部分外包员工将不再享有此前拥有的免费餐厅福利。

雷达财经注意到,除了缩减可以享受餐厅福利的员工范围外,腾讯年内被传进行了三轮裁员。

取消外包员工免费餐饮福利、多次裁员的背后,腾讯业绩表现平平。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营收的增长停滞、净利润的大幅下滑,或是腾讯半年来多次开展裁员的原因之一。

腾讯取消外包员工餐厅福利

网传腾讯内部于近日发文,将于今年的8月15日起取消部分外包员工的餐厅福利,已经发放的夜宵券仍可正常使用,但后续若使用餐厅则需要收费。此次通知还提到,外包员工享有的腾讯免费班车福利暂未受到影响。

随后,腾讯的多名内部员工确认了这一消息,其中一位内部员工透露,公司之所以进行此项改革,是出于“降本增效”的原因考虑。

雷达财经注意到,此前在2017年11月,腾讯行政宣布员工将免费享用早餐,用餐时间为早上8点至9点30分,腾讯正式、外包员工均可凭借工卡用餐。去年10月,腾讯宣布自2021年10月18日起晚餐免费,之后将不再发放夜宵券。

此后又有报道称,由于有部分员工打包多份晚餐的情况存在,腾讯为保证公平性、提高供餐效率、在有限的产能条件下让更多员工用餐,对员工的晚餐打包做出限制,由此前不做打包数量的规定改为“每人只打包一份,非必要不打包”,额外需求可自费或使用宵夜券消费。

除了餐厅福利的变动引发关注外,此番也让外界更多人注意到了大厂外包员工这一群体。今年1月,网传腾讯一名外包员工称自己遭歧视的帖子还一度引发讨论。

据网传截图显示,该员工称,元旦期间工作群发红包自己抢了5元多,但抢完红包之后,自己却收到了来自组长的私信,组长说群里的红包外包员工不能领取,并让其把抢到的红包发回去。最后,该员工将红包重新发了回去,但自己感到备受侮辱,表示年后就会提起离职。

雷达财经了解到,外包的模式在大厂中并不少见,BOSS直聘等招聘软件上,可以看到大量大厂委托第三方公司招聘外包员工的岗位。除了腾讯外,阿里、华为等知名企业都会将公司的部分非核心业务外包给第三方公司。

据了解,外包公司通常分为两种,一种是项目外包,另一种则是员工外包,中软国际、软通动力、文思海辉、人瑞人才等是目前国内比较知名的外包公司,甚至部分外包公司目前已经实现上市。

事实上,部分人选择通过外包员工的形式进入“大厂”实属无奈之举。鉴于自身的学历、经验等条件并不具备足够的竞争力,这部分人群想要从人山人海、综合能力都很强的面试者中脱颖而出并非易事。因此他们选择了外包员工这一条路,希望借此踩上进入大厂的跳板,实现自己的“大厂梦”。

然而,当大厂的外包员工在迈向大厂的办公楼后,心态却有了不少转变。据某大厂外包员工透露,虽然自己与大厂的正式员工一样同处一幢办公楼,但工作过程中的各个环节却又时刻提醒着自己与正式员工并非一类人。

外包员工和正式员工有什么区别?事实上,许多外包员工的工作地点与大厂的正式员工并无二致,但外包员工的工作时间、薪资、五险一金、年终奖等福利待遇却与正式员工存在差异。

此外,虽然有外包转正式员工的先例存在,但由于接触的业务大多为非核心业务,因此外包员工在未来的晋升、转正等方面困难重重。

年内被传三轮裁员

事实上,腾讯早前就曾将“降本增效”提到台面之上。去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发布后,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就曾提到,“我们正在积极适应新环境,“降本增效”,聚焦重点战略领域,争取长期可持续增长。”

“降本增效”的大方向之下,员工成本成为了腾讯的其中一个切入口。在此次取消外包员工餐厅福利之前,腾讯便多次传出裁员消息。据媒体报道,截至目前,腾讯年内已经进行了三轮裁员。

今年3月 ,腾讯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与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率先传出裁员消息,据悉腾讯这轮裁员比例约为15%。彼时,腾讯的总裁刘炽平对此回应称,目前互联网行业正遭遇结构性的挑战和改变,腾讯也会主动进行调整。刘炽平还表示,总体而言今年公司的人员仍会增长,腾讯将持续引进核心科技人才和优秀的应届毕业生。

5月,裁员之风再次刮来。据腾讯不同业务线上的多位员工透露,腾讯包括腾讯云、游戏业务、广告业务、内容业务等在内的多个事业群都在进行裁员,就连被外界视为腾讯摇钱树之一的游戏业务也没能躲过裁员的命运。

5月31日,有认证为腾讯员工的网友在脉脉上发帖称,腾讯内部邮件宣布将对员工的晋升薪酬规则进行调整,不再单独针对职级晋升做即时的薪酬调整。

6月下旬,腾讯第三轮裁员的消息又在网络上流传开来。据悉,腾讯此轮裁员优化的对象主要为IEG(互动娱乐事业群)部门。有相关员工透露,个别的小部门将整体裁撤,稍微好点的部门裁员比例约在20%至30%之间。

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末,腾讯的员工数量为11.62万,较上一季度11.27万有所增加。然而,员工数量的增多,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腾讯一般及行政开支的增加。财报显示,腾讯控股第一季度的一般及行政开支为267亿元,同比增长41%。

腾讯控股对此表示,该项开支增加主要是由于股份酬金开支的增加、研发开支及雇员成本的增加、海外附属公司开支增加、以及收购附属公司带来的开支所致。其中,公司在重点战略领域的持续投入导致雇员人数增加,进一步导致了研发开支及雇员成本的增加。

雷达财经注意到,近段时间以来,有越来越多的大厂传出裁员的消息,大厂们纷纷走上“降本增效”的路子,阿里、字节、京东、B站等许多大厂的员工都人心惶惶,担心自己将面临被失业的情况。

今年第一季度,长视频赛道的爱奇艺在持续多年的“烧钱”和长达10年以上的亏损下首次实现季度盈利。彼时外界便有声音认为,爱奇艺的盈利很大程度是其通过裁员、“砍项目”控制成本进一步实现的。对于外界的质疑,爱奇艺CEO龚宇表示,爱奇艺不会做饮鸩止渴的事情,公司减亏的核心是提高效率。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或是看到爱奇艺“降本增效”的效果明显,未来或有更多的企业像爱奇艺一样,通过缩减规模、控制成本的方式让“尴尬”的业绩实现扭转。

一季度营收增长停滞、净利润大幅下滑

雷达财经注意到,年内多次裁员的腾讯,在一级市场上减持了多家上市公司的股票。

据雷达财经不完全统计,自去年年末至今,腾讯已陆续减持海澜之家、京东、步步高、新东方等多家公司。近日,腾讯又再度将持有的华谊兄弟股份减持,持股比例由此前的7.9%下降至5%以下,前述的几笔减持已累计为腾讯变现超过1000亿元。

截至8月8日收盘,腾讯报收299.4港元/股,一年内腾讯的市值缩水约16350亿港元。腾讯减持多家上市公司的同时,却也面临大股东的减持。

今年6月,腾讯控股发布公告表示,公司第一大股东Naspers(南非报业集团)将出售公司股份,Naspers集团预计每天出售的公司股份数目将占公司股份之每日平均成交量的一小部分。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减持距Naspers上一次减持腾讯刚刚过去一年左右。

大股东对腾讯控股的减持,或许源于腾讯控股第一季度交出的成绩单并不漂亮。财报显示,腾讯控股今年第一季度共录得1355亿元的营收,同比基本持平,环比下滑6%,这也是腾讯首次单季度营收出现环比下滑。

利润方面,腾讯控股第一季度的股东应占溢利为234亿元,同比下降超过一半,降幅达51%,环比降幅则更为严重,达到75%。继续将时间线拉长,腾讯今年第一季度的股东应占溢利甚至不及2019年、2020年的水平,勉强高于2018年的233亿元。

腾讯对此解释称,是由于成本及开支整体上涨的程度快于收入,以及联营公司所作净贡献由盈利转为亏损所致。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营收的增长停滞、净利润的大幅下滑,或是腾讯半年来多次开展裁员的原因之一。

分业务来看,腾讯控股第一季度增值服务业务的营收为727亿元,其中手机游戏增值服务收入总额同比下降3%至403亿元,本土市场的游戏收入为330亿元,同比出现1%的下滑,该部分收入下降主要由于未成年人保护措施对活跃及付费用户数量造成的影响。

受教育、互联网服务及电子商务等行业广告需求疲软及网络广告行业自身监管变化的影响,腾讯控股第一季度网络广告业务的营收下降幅度则更为明显,同比下降17.5%至180亿元。

今年第一季度,腾讯控股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的营收为428亿元,虽然该板块营收同比实现增长,但同比10%的增速却有所放缓。

与此同时,腾讯控股前述提到的三个分部,除网络广告业务收入成本同比下降5%外,增值服务业务、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的收入成本同比均增长了11%。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互联网行业在经历了飞速的发展后,许多头部的互联网公司面临流量见顶的境况。随着主要业务受到相关监管及反垄断政策的影响,腾讯这艘巨轮一定程度上开始显现出疲态,在没能找到有效的营收、利润增长点之前,“降本增效”或是腾讯目前认为可以快速改善业绩的捷径之一。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