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兹别克修宪是为了避免重蹈俄乌覆辙,但显然没有取得卡拉卡尔帕克人的谅解和同意

【本文由“怎消得半生风雪”推荐,来自《乌兹别克斯坦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共和国3日起实行紧急状态,为期一个月》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 漫天风沙
  • 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到访该国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共和国首府努库斯市,并决定取消在即将举行的公投中涉及该共和国地位的条款。

    #

    所以,一个国家的行政区只要有相对独立的权利,就一定会发生问题。

    他们应该设省。

这是想当然了,其中涉及中亚非常复杂的历史背景,而这篇报道却完全没有提及。

卡拉卡尔帕克斯坦的主流民族卡拉卡尔帕克人从历史和血缘上其实与隔壁突厥系的哈萨克人(特别是其中俄化程度最深的小玉兹)更近,与中亚突厥系中俄化程度最低的乌兹别克人差别较大。当地卡拉卡尔帕克人+哈萨克人超过人口的一半,乌兹别克人只占1/3。在苏联初期,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就曾是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下辖的的一个自治州。

直到1936年,就像之后的赫鲁晓夫将克里米亚划入乌克兰一样,前苏联中央政府出于某些考虑才将卡拉卡尔帕克划归了乌兹别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91年苏联解体后,卡拉卡尔帕克斯坦成为独立后的乌兹别克斯坦一个自治共和国。

所以根据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宪法,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的关系“受条约和协定的管制”,任何争端都是“通过和解的方式解决的”。而且《乌兹别克斯坦宪法》第十七章第74条规定:“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共和国有权在卡拉卡尔帕克斯坦人民举行的全国公民投票的基础上脱离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

鉴于俄乌冲突的根源,中亚人口最多的乌兹别克这次修宪就是为了防微杜渐、避免重蹈覆辙。但显然没有根据现行宪法取得卡拉卡尔帕克人的谅解和同意,而且采取了比较粗暴的手段。

7月1日,卡拉卡尔帕克领导人塔兹穆拉托夫宣布,他已与乌兹别克斯坦当局达成一致,将于7月5日举行和平集会。但是不久后,身穿便衣的人将其与家人强制带离并不知所踪。由此当地卡拉尔帕克人开始自发上街,要求立即释放塔兹穆拉托夫,大规模的抗议因此爆发。

现在骑虎难下,取消公投中涉及该共和国地位的条款不过是回到了原点。所以嫑简单化的一发生问题就条件反射式地全部推给外部势力,而一说到外部势力就全是因为美西“往我之心不死”。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672285

正如之前曾介绍,中亚这局棋里,谁都不是省油的灯。当初苏联埋的雷,迟早都会一一引爆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