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独立运动的历史偶像,压根不是“苏格兰人”?

近日,大不列颠地方选举及北爱尔兰议会选举,成为英国社会最关切的新闻热点。

在北爱尔兰议会选举中,主张脱离英国的新芬党取得最大党席位,而在另一块有独立冲动的国土——苏格兰的地方选举中,苏格兰民族党继续保持第一大党的威势。

可以说,这次地方选举让大阴帝国离散摊子又近了一步。

500

与此同时,讲述苏格兰1745年“美王子之乱”的热播穿越美剧《异乡人》最近正在更新第六季。虽然主线剧情已经飞到了美国独立战争,但是只要这个剧一播,总有苏格兰民族主义者出来高呼苏格兰独立万岁,大刷#美王子查理#的tag,无疑给现实政治提振了声势。

500

《异乡人》男主詹米是美王子麾下的武士

这次选举中,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的中央选区,有一位艺术家出马竞选,这位主张民主社会主义、苏格兰民族主义的老哥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作“美王子鲍勃”,明目张胆地蹭热度了属于是。

更有意思的是,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中,由于支持独立的得票率接近45%,独立阵营人士便高喊,我们是45党人!用来挂1745年美王子之乱的噱头。

话说到此,这位美王子查理到底是何许人也?在苏格兰地区为什么有如此的影响力呢?

1

说起苏格兰民族主义,有赖于梅尔·吉布森慷慨激昂的表演,中国人最熟悉的就是威廉·华莱士了。大吼一声“Freedom”,撩起格子裙,冲上去大砍大杀英国鬼子,一直是苏格兰战士留给我们最深刻的印象。

500

不过,在如今的苏格兰,这可是老黄历了。虽然华莱士打仗的水平不知高到哪里去了,但一来他老人家距今年代久远,二来梅尔吉布森这老干体电影过于夸张,难免引起年轻人吐槽。

所以,威廉华莱士在现代苏格兰的形象虽然依旧高大,但已经不是最受欢迎的偶像。

今日的他们最崇拜的历史偶像,正是美王子查理。而他在1745年发动的起义,则是一场苏格兰民族主义者的圣战传说。

500

美王子查理是斯图亚特王朝的英格兰国王詹姆斯二世的孙子。斯图亚特王朝当年是在苏格兰国王任上继承英格兰王位,所以他家是一肩挑两国,又是苏格兰国王,又是英格兰国王。

詹姆斯二世大家都学过,在位期间,厉行君主专制、尊崇天主教,遭到英国臣民强烈反对,最终在1688年光荣革命中被剥夺王位,逐出英国。

由于詹姆斯二世的王位继承人,也就是美王子的爹也信奉天主教,所以被英国国会剥夺了继承权,王位由詹姆斯二世的女儿玛丽二世和女婿奥兰治亲王威廉三世继承。

500

美王子之父流亡欧洲,在詹姆斯二世死后,他得到教皇册封,自称英国国王詹姆斯三世以承大统,当然这只是口嗨,英格兰王位和苏格兰王位都跟他没啥关系。

而在1714年,汉诺威选帝侯乔治一世继承王位,斯图亚特王朝正式终结,汉诺威王朝开启。

从此,支持汉诺威王朝的人便将“詹姆斯三世”称为“老王位觊觎者”,将支持斯图亚特王朝的人叫作“詹姆斯党人”(Jacobites)。

咱们的这位美王子查理1720年生于罗马,由于长相俊秀,得到雅号“美王子”。当然,“美王子”是詹姆斯党人对他的爱称,汉诺威王朝的支持者则叫他“小觊觎者”。

500

要说美王子查理的确不简单,1734年,还未满14周岁的他便跟随堂兄利里亚公爵参与了那不勒斯王位战争。少年查理被西班牙卡洛斯王子任命为炮兵将军,在一线参与了西班牙对盖塔的围攻。

历史传说中讲周瑜弱冠之年掌帅印,三十而立破曹兵,至今都传为美谈。这美王子一十三岁掌帅印,二七之年破敌兵,长得也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堪称英国周瑜了。

500

既然是周瑜的人设,那么美王子自然也很着急建功立业,毕竟周瑜只是“外姓人”,而查理可是要为自己夺回王位。

1743年12月,查理被父亲詹姆斯任为“摄政王子”,允许他以自己的名义采取行动。

1744年,24岁的查理得到法国政府的支持,率领一支舰队航向英国。但这次出征属实倒霉,风暴吹散了船队,查理只能再等一等。

在罗马和巴黎,查理见到了许多斯图亚特王朝的支持者,他知道在每个欧洲宫廷中都有詹姆斯党的代表。而几次与苏格兰高地人的会面,更让他相信,现在只要重登不列颠领土,举起大旗,自然云集响应,赢粮影从。

500

苏格兰分为低地与高地,低地指的是位于苏格兰中部地势相对较低的地带,高地则是对边界断层以西和以北的山地的称呼,爱丁堡、格拉斯哥、邓迪等城市位于低地,高地首府则是因弗内斯,两地差异巨大。

与普遍信仰新教,语言上使用苏格兰口音英语的苏格兰低地不同,高地仍然是天主教与盖尔语统治下的土地,所以这里的詹姆斯党人最多。

而且,高地仍然保持着部族式的生活方式,为了在部落战争中维持生存,每个氏族都勤修武备,每个男人都握着剑盾。

另外,当时奥地利王位战争正如火如荼,英军主力都在欧洲大陆,一旦高地举起叛军旗帜,将带给汉诺威王室意想不到的打击。

500

1745年,等不下去的美王子决定赌上一把。他号集支持者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组织了一支两艘船的“远征军”:载有66门炮的兵船“伊丽莎白号”和载有16门炮的私掠船“Du Teillay”。

同年7月23日,美王子率军驶向苏格兰高地,一场“后世传颂”的起义开始了。

这两艘军舰上带着效忠查理的几百名雇佣兵和随从,但英国海军不是吃素的,双方在海上先交一阵,“伊丽莎白号”沉没,上面搭载的士兵与武器全都完蛋了。

500

美王子只能带着七个侍从在苏格兰高地登陆,这支惨淡的队伍遇到了几位高地领主,这几位老大爷看到查理王子惊讶不已。

其中一位递给了王子一杯酒,但是与王子期盼的箪食壶浆不同,这位领主说:“殿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儿,您快点儿回家吧。”

500

这样兜头一盆冷水,真不知美王子当时是个什么心态。

不过美王子筹谋数年,好不容易来到了高地,怎能被一句话劝走。据说,查理当时用微微颤抖的嘴唇说出了著名的战斗宣言:“我已经到家了。”

事实证明,高地的詹姆斯党人的确不少。当美王子竖起祖先的旗帜,高地领主纷纷响应,很快查理就有了一支能够生存的小队伍。

这浪漫的起义故事走向了高潮,勇敢的王子穿上了格子呢裙子,统领高地武士向爱丁堡进发,为了苏格兰的独立而战斗。

500

由于苏格兰没有英军主力驻扎,爱丁堡很快无血开城,美王子加冕为苏格兰摄政王。

4天之后,马不停蹄的美王子带领苏格兰军队在普雷斯顿潘思迎战政府军。

传说,当时在大雾的掩护下,王子率领高地武士利用小道通过沼泽,偷偷潜进到英国军队侧翼。一声大吼之后,几百名手持长剑圆盾的高地战士跟随美王子冲向了毫无防备的英军。

500

长剑圆盾击败了现代枪炮,勇气战胜了更好的装备,英国军队一触即溃,美王子起兵短短两个月就彻底消灭了苏格兰境内的英国军队,赢得了苏格兰的独立。

当然,故事发展至高潮,也就是转折到来的时候了。

赢得苏格兰之后,美王子主张继续南下直取伦敦,但他的军队统帅默里勋爵与王子意见相左。两人的争执越来越大,导致苏格兰军队坐失良机,英国从欧洲调回大军,北上镇压。

寡不敌众的美王子没有气馁,统领军队退回高地,最终在卡洛登与英军决战。

500

由于缺少武器,英勇但装备落后的高地武士无法抵挡英军的大炮与先进枪支,最终在卡洛登全军覆没。

而随后在英军统帅坎伯兰公爵的带领下,英国人对苏格兰高地进行了残酷的扫荡,惩罚所有帮助美王子的人。

据说,为了肃清高地的詹姆斯党人,英国政府开展了残酷“高地清除运动”,彻底终结了高地人的氏族生活。英国人更通过在学校教育中禁止盖尔语教学,消灭了盖尔语生存的土壤。

查理则顶着英军的搜索,在高地穿梭逃亡。尽管坎伯兰公爵悬赏3万英镑的巨款要查理王子的项上人头,但没有一个高地人出卖他。

最后,在斯凯岛,高地贵族佛洛拉·麦克唐纳德小姐将美王子化妆成自己的女仆,骗过了英军的搜查。当时,面对英军的搜索队,佛洛拉小姐真是不寻常,沉着机灵有胆量,竟敢在英国鬼子面前耍花枪,若无有抗英救国的好思想,焉能够舍己救王子不慌张……

在终于躲过英军的搜寻后,美王子已经与佛罗拉小姐坠入爱河,但此时却也是不得不分离的时候。

最后,查理握着佛洛拉小姐的手说,谢谢你为苏格兰所做的一切。

500

这段惊险浪漫的逃亡故事记载于后世流传世界的名曲《斯凯岛船歌》中,这首歌曲也成了苏格兰民族主义最凄美的乐章,真是令闻者下泪。

于是,这一场1745年起义就这样展现在我们眼前,一位流亡异国的英俊王子单枪匹马回到故国,为了苏格兰的独立与自由,他率领勇猛的高地武士向世界帝国发起挑战,最终在荒原之上功败垂成。但他的魅力是如此之大,臣民为他不惜一死,美丽的贵族小姐冒着生命危险带他逃出生天。

500

美好的歌曲,美好的传奇,这样的传说怎么能不让苏格兰儿女心驰神往,怎么能不让苏格兰民族主义者视为精神图腾?

但也正是在这首歌曲流传的故事中,透露出一丝诡异……

2

任何历史故事,距离时代越近,可信性就越强,而《斯凯岛船歌》开始流传的时代,竟然是起义发生140年之后的1885年。

据传,在1885年,一位对苏格兰历史和盖尔语有很大兴趣的贵族学者,在游历斯凯岛时听到了一曲盖尔语小调,然后他就用英语写下了《斯凯岛船歌》,记述了这个逃亡的故事。

但在其间的140年中,居然没有任何相关记载。有关美王子和佛洛拉小姐的一切故事,都来自《斯凯岛船歌》。

500

后世史学家考证,佛洛拉小姐的确掩护了美王子的逃亡,但她本人与王子其实只有两天的接触,没有过太多的交谈。坠入情网之说,更是不知所云……

其实,《斯凯岛船歌》能在1885年后得以流传,有着复杂的时代背景。

在1745年起义被镇压之后,苏格兰不但没有沦陷于悲惨的命运,反而走上了一条发展的快车道。

当时,苏格兰和英格兰的议会均被取消,由新建立的不列颠议会替代(其实质是在英格兰议会中增加了少许苏格兰议员),同时,苏格兰自身的宗教、教育、法律及地方治理体系得以留存,其结果是苏格兰失去了独立国家地位,但保留了市民社会。

500

经过联盟初期的磨合,苏格兰在经济、政治和文化层面,都取得了快速发展。得益于英帝国提供的广阔市场和海外职务,苏格兰也跟随英格兰开始了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并且从贫困落后的农业王国一跃成为最早建成的工业化国家的一部分。

联盟提供的外部优越环境,加上苏格兰人勤俭、进取等优秀品质,最终成就了苏格兰于18世纪中后期及19世纪的发展神话。  

亚当·斯密、大卫·休谟、詹姆斯·瓦特等在英国历史上留下深刻印记的名人都是苏格兰人,可以说大英帝国的辉煌,有不小的部分是苏格兰人谱写的。

500

在这段蜜月期内,苏格兰精英都忙着跟随殖民帝国享受发展福利,至于独立的事儿,还是算了吧……

什么威廉·华莱士,什么美王子查理,再跟我提这些个叛匪,小心我代表苏格兰请你吃大耳帖子!

500

但到了19世纪末,苏格兰人开始对政治现状产生不满,认为苏格兰事务没有获得英国议会的足够重视。受爱尔兰自治运动的影响,苏格兰也兴起了要求建立地方议会的自治运动。

1885年,为了促进苏格兰的利益,苏格兰精英发起请愿,向英国议会表达了苏格兰的关注,要求重新设立苏格兰大臣一职和苏格兰办事处。

说白了,这会儿“快车道”上的利益分光了,苏格兰的精英们希望在政治上有更大的发言权。

500

与《斯凯岛船歌》一样,上文所记述的美王子查理叛乱的大部分故事,其实都来自于100多年后苏格兰精英的再创作。

第一,查理本人就不是一位苏格兰民族主义者,他的苏格兰形象来自于后世的渲染。美王子本人对苏格兰文化,尤其是高地文化,甚至没有什么好感。

詹姆斯党人的目标不是苏格兰独立,而是重新夺回伦敦的“全英国的”王座。这与苏格兰自治或独立,其实风马牛不相及。

这位生于罗马的美王子连英语都说得不甚流利,何况是盖尔语?

500

2012年,有一位法国历史学家发现了几封美王子查理的书信,苏格兰民族党如获至宝,迅速在苏格兰为这几封信举办了专场展览。可笑的是,这几封信上,查理一个字都没提苏格兰……

在美王子查理最为苏格兰人熟知的一幅画像中,他身穿的是一件格子呢裙裤,仿佛王子也是一位高地武士。

但实际上这幅画像只是美王子在爱丁堡期间众多画像中的一幅,他本人从来都不喜欢这种高地风格浓郁的服饰。

但后世的苏格兰民族主义精英强行拿出这一幅画,并将它印在各种苏格兰宣传画册上,声称美王子是一位热爱高地文化的君主,将美王子的形象与苏格兰民族象征紧紧捆绑在一起。

500

第二,有关1745年起义中的战斗过程,基本是后世民族主义者杜撰的。他们通过这种杜撰之后的战斗,塑造了民族战争式的对立。

这些苏格兰民族主义者通过《斯凯岛船歌》、《苏格兰诗》、《卡洛登》等文艺作品,强化了为王子而战的大多是高地武士这一印象。似乎普雷斯顿潘思战役、卡洛登战役等,都是手持剑盾的高地武士与使用现代枪炮的英国红衣士兵之间的战斗。

这种描述不但强化了战争双方的民族属性,还突出了苏格兰抵抗强敌视死如归,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悲情形象,无疑是民族主义宣传的最大杀器。

500

但是这一论述可谓漏洞百出,13岁便率领炮兵部队作战的美王子可不是耍大刀的土老帽,他深刻明白现代炮兵对于战争的意义。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带着一支冷兵器军队造反呢?

根据历史记载,当时在美王子麾下战斗的高地武士,只是起义军中的一小部分。起义军的主力是欧洲的雇佣兵,装备跟英军并没有“代差”。

所谓普雷斯顿潘思战役中剑盾击败步枪的传说,只是后世臆想罢了。

苏格兰历史学家皮托克教授的研究就表明,詹姆斯党人的军队可能缺少人手,但他们采用的阵型和使用的武器都很专业。

500

在这件事情上,英国人针对1745年起义的反宣传攻势,也帮了倒忙,为苏格兰民族主义叙事添了砖加了瓦。

为了叙述英军的赫赫战功,英国不少对卡洛登战役的宣传画中,都是几排坚定的英国红衣兵手持刺刀,抵抗像潮水一般冲过来的高地武士,丝毫不动摇。

500

这样的宣传画对英格兰人来说当然是爱国主义的象征,可对苏格兰人来说,无疑也是民族主义叙事的绝好素材。

戏剧《卡洛登》的作者在与友人的通信中直言不讳:“他们(英格兰人)说苏格兰死在了卡洛登,但我说苏格兰将永远活在卡洛登,活在高地人长剑的剑头,活在冲向红衣兵的泥地里……”

500

第三,有关英国人对于高地残酷镇压的指控,大部分也出现于19世纪末。当时高地的中世纪封建氏族已经消失殆尽,盖尔语也式微到了没人会说,可谓替先人告状了。

这些苏格兰民族主义精英大部分出身低地,本身对于高地并不了解,但是为了激起民族主义情绪,他们放大了所谓“高地清除运动”中的暴行。

事实上,这场清除运动是什么呢?其实本质就是大家都熟悉的圈地运动,只是它发生在苏格兰高地而已,许多领主为了将农业资本投入到工业中,主动消灭了封建的生产方式,英国人是他们的盟友而不是敌人。

500

那些不愿向工业资产阶级投降的高地封建领主们,才跟随美王子查理参与到战争中。而且,就连他们也不是什么苏格兰民族主义者。

如《古战场传奇》中所描述的,这些高地领主起兵是为了保卫自己的生活方式(way of life),但他们的way of life是什么呢?是在自家土地上说一不二的权力,是佃农如奴隶般对他们的人身依附。

正是因为这样的生活方式受到了资本主义发展的冲击,他们才倒向美王子查理,希望苏格兰不要进入资本主义时代,让查理的政权允许他们继续享有过去的权力。

500

上文中提到的帮助美王子逃亡的佛洛拉小姐本人就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

在帮助查理逃回法国后,佛洛拉被捕,关押一年后获释。后来,她跟随丈夫移民北美,定居北卡罗莱纳。

500

在获得殖民地政府颁发的土地证书后,佛洛拉在北卡罗莱纳拿到了她曾在苏格兰失去的权力——做领主的权力。

这一招也是殖民政府为了拉一派打一派想出来的,为了镇压北美的独立势力,英国把土地和人口分封给了这些苏格兰旧独立势力。

于是,为了感谢王室的慷慨,曾经的分裂分子佛洛拉摇身一变成了北美著名的保皇党。

500

在美国独立战争爆发前,佛洛拉依照高地人的方式发表了煽动性极强的演说,“用他们自己的盖尔语向他们讲话,并激发他们以最高的好战热情”,动员在北美的高地人效忠王室,镇压独立的企图。

当然,美国独立战争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佛洛拉小姐这次又被迫逃离了美国……

在两次叛乱中连续站错队,并不是佛洛拉小姐喜欢失败,而是利益使然。当时许多高地领主都走了这条路,他们在1745年和英国王室刀剑相交,却在1776年站在了英国王室的旗帜之下。什么苏格兰民族主义者,有这样的民族主义者吗?

500

所以,事情的真相是,1745年这场叛乱本是一场王位争夺战,它的领导者不是苏格兰民族主义者,参与者也不是苏格兰民族主义者,最终却在一个多世纪以后,通过文艺作品的再创作,被描绘成了苏格兰民族主义者的圣战。

500

在19世纪的自治热潮过去之后,要求自治的多个苏格兰民族团体在1928年组建了具有“左倾”色彩的苏格兰民族党,它在建立初期执行的是温和的分权路线,在1942年后,独立成为其主要纲领。

但从建立开始,苏格兰民族党在政治选举中的表现一直很差,只是一个勉强维持存在的政治团体。二战中不列颠意识的增强及战后福利国家的建设,都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民族党的发展空间。

这一时期的苏格兰又变成了当初分享帝国利益时的状态,精英们忘却了他们自己创造的民族主义热潮,忘却了他们自己创造的美王子查理,重新变成了不列颠的忠臣。

500

直到1960年代后半,随着北海油田的发现,民族政党的独立诉求才有了物质上的支撑。

而1979年上台的保守党政府,在撒切尔夫人领导下推行的福利及私有化改革,给严重依赖国家扶持的苏格兰造成伤害的同时,也伤害了苏格兰人的民族感情,尤其是撒切尔对地方自治的收权改革,更是让苏格兰精英产生了被剥夺感。

由此开始,苏格兰精英们才重新捡起了一个世纪前他们谱写的民族主义史诗,无数描述1745年起义的文艺作品再次大行其道。美王子查理也从历史书上冰冷的知识点,再次变成了民族主义者的图腾与偶像。

500

苏格兰独立运动有着深刻的社会现实和历史源流,但并不像现代苏格兰民族主义者描述的那般深仇大恨,搬一个想当“英王”的王子出来当自家英雄更是荒腔走板,试想,有人会用科西嘉出生的“法国皇帝”拿破仑当作“科西嘉独立运动”的象征人物吗?

唯一的原因,就是美王子查理的传说确实对当今的苏格兰独立运动“有用”。毕竟身处为现实需求不惜扭曲史实和篡改历史解释的环境里,你做得,我做不得?

500

英国现任外交大臣特拉斯:

英国不应该对殖民史感到愧疚,而是应该感到自豪

参考资料:

《卫报》:美王子查理的神话

克里斯汀·波斯特·沃尔顿:1789 年之前的苏格兰民族主义,一种意识形态、一种情绪还是一种创造? 

罗宾·尼科尔森:美王子查理和神话的形成 

《光明日报》:苏格兰民族的昨天和今天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