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侦探》的中年危机

500

  作者 / 招财

  《大侦探》的完结,带着一点仓促。

  好像前脚还在看停播新闻,周末就更新了最后一案《顶牛之战》的后半部,而通常与案件连载一起的收官晚会,则放在了今天。

  作为一档从2016年诞生至今的节目,《大侦探》并不仅仅只是一档有情怀的综N代,某种程度上,剧本杀行业的繁荣也与节目带来的潮流有着密切关系。而随着剧本杀的逐日降温,综艺节目也在遇冷。面对越来越理性的观众,迎来系列豆瓣评分最低的最新一季《大侦探》,算是走到了自己的“中年”。

500

  分水

  人到中年,好像是一句人生分水岭的注解。有人一路往上,有人中途退场,站在自己艰苦奋斗来的领奖台上,却发现脖子上的奖牌轻飘飘的。看不清前路,也不能回头,压在身上的是不同名字,但总结起来叫做“生存”的压力。

  而《大侦探》好像正好也走到了这个节点。

  人们总是经历了动荡后,忽然意识到自己到了中年。新一季的《大侦探》,作为一档王牌综N代,节目还没开始,先迎来的是缺席。先是芒果旗下的《明侦》与《密逃》两档节目的制作人小盒子宣布离开芒果,成立自己的新工作室。随后,一直以来被视为节目顶梁柱之一的撒贝宁,确定无法参加这一季的《大侦探》。

  根据央视的新规定,央视主持人不得参与别的平台的综艺节目。而“中年人”应对危机有特殊的方法:《大侦探》的导演把这个真实事件写进了剧情中——撒会长离奇失踪、下落不明。撒会长经常穿的裤子还在,说明他是匆匆忙忙地离开的。

500

  但危机还在继续——另一位受到粉丝深度喜爱的“顶梁柱”白敬亭因为疫情影响无法参加录制。

  随着年岁增长,人员不齐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但好在,即使小盒子缺席,团队变更,讲故事的本领并没有丢。《大侦探》经历了最开始略微平淡的两集后,节目的口碑开始回升,但不幸的是,波澜并不止于此。

  受到突发大型舆情事件影响,芒果TV暂停了几季节目的更新,其中也包括了《大侦探》,更不巧的是,两次停播都恰好在会员续费的节点上,让一小部分观众感到不快,也对这季拆分成两集更新的节目观看体验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而这毕竟只是一次小部分的声音,作为一档已经7季的综艺,对于大部分放在明面上的“不得不为之”,大部分观众会选择接受。但观众们对其的期待并不只是普普通通的情怀套餐,虽然撒贝宁的名字横穿整季,“明侦宇宙”明显扩容,对于《大侦探》的粉丝来说,能不能有再次诞生《恐怖童谣》《玫瑰酒店》这样的经典案件,才是他们的根本诉求。

500

  这并不简单,但《大侦探》也在费劲心机地创造一些“新”。《蔷薇下的罪恶》一案,侦探助理成功转正成为侦探;《绿洲之上》首次让玩家出现在案发现场,失去不在场证明,以增大推理难度;《顶牛之战》在无侦探情况下开启三凶手本。

  除了剧情上的尝试,在社会议题与人文关怀上,《大侦探》也尝试走得更远。《天台公寓》一案关注到了当前较为热门的话题家暴与精神控制PUA;《糖水风暴》则聚焦网络诈骗案件,直指“杀猪盘”;以及让女性角色成为主角的《蔷薇下的罪恶》,也把网络诽谤、职场霸凌等话题放了进去。

  新的社会议题、新的作案手段,能度过危机了吗?

500

   “危机”

  与年少时遇到的难题不同,中年危机本质上是一种结构性矛盾。

  2016年《明星大侦探》第一季在芒果TV上线,带着“法制”与“北大”标签的撒贝宁,与“芒果”和“北外”标签的何炅,相遇在明侦世界里,两个人共同创造了《明侦》特殊的带有逻辑性也包含社会温度的节目风格,搞笑但不乏温情,在当时的市场上难能可贵。

  而到了第七季,《大侦探》的“中年危机”,离不开节目本身的特性,尤其是发展到了如此体量后,节目本身存在的且不得不保留的一部分“特点”,成为了创新最大的局限。

  首先是阵容,与同类型的带有推理元素的综艺节目有着本质区别,《大侦探》除了“双北”之外基本上不存在“固定嘉宾”。而经过了漫长的7季筛选留下的粉丝,基本上是注重节目推理过程、故事线、以及嘉宾表现的深度粉丝。这直接导致了节目选人的困难,并不是单纯的靠明星阵容就能带动节目的发展。纵观以往的嘉宾人选,也并不是没有其他嘉宾来过节目,但由于效果一般,无法满足观众的期待,经过几轮筛选,基本上《大侦探》的阵容可供选择的并不多。

500

  在“双北”不齐的情况下,失去了能与何炅分庭抗礼的角色,其他的阵容再如何保证,始终是带有缺憾的。

  选人只是观众的“挑剔”的第一个点,但由于核心人物不在,这一季的节目组在选人上相对于往年更为谨慎,反而照顾到了观众们的观看体验,根据反馈,熟人本的效果也有着自己的口碑。

  而从头看到尾,《大侦探》观众们在反复审判的,则是每一期的故事逻辑,与推理过程。七季下来,几乎每一个大侦探的观众都练成了一双“火眼金睛”。

  更为重要的是,2016年,剧本杀还能算得上是走在潮流前线的时尚年轻人们关注的热门游戏,到了2022年,年轻人们的剧本杀店也许早已经历了装修、开门、被疫情影响不得不关店到再次开门营业或者倒闭转行,手中过过的原创本早就不是简单的逻辑推理和杀人案件就能满足的了。在这样内卷的生态下,哪怕是芒果TV的编导,写出来的台本,也并不一定能如同《恐怖童谣》一般,满足所有观众渴望更加新奇精巧剧本的愿望。

500

  悬疑系列总是经典难续。海外市场,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不断被翻拍,作案手法反复被人们化用、发展,东野圭吾一本《白夜行》的人设框架衍生出了无数悬疑小说与影视作品,在豆瓣评论中,被提出最多的“作案手法雷同无新意”的缺点,这并不是《大侦探》独自面临的问题。

  也许正好是有这样的意识,这一季的《大侦探》在选择故事情节上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让人物反复出现,构成宇宙,把撒贝宁作为最大的悬念,尝试把综艺的剧情边界拓宽,对于仍然在期待下一季的观众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好的体验,但是对于只是想看一场推理的观众来说,《大侦探》似乎越来越不是最好的选择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