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刻机难度真是巨高,对企业来说投入极大,风险极高,华为都不一定敢搞IDM模式

【本文由“小飞侠杜兰特”推荐,来自《光刻机巨头阿斯麦CEO:中国不太可能独立造出顶尖光刻机,但也别那么绝对》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光刻机真是一个基础系统工程,是一个标志性的工业精度。

难度真是巨高的,需要上下游芯片客户、EDA芯片设计、制版打版、加工、封测的全产业链的配合,涉及到各种需求/性能、设计IP整合、设备参数的对接/修改/调整,作为一个行业外的软件从业者,都能理解其中的难点。

这种系统整合的难度和专业要求是极高的,国家来做也有点“狭路相逢勇者胜”走独木桥的感觉。对企业来说,投入极大,风险极高的,华为都不一定敢搞IDM模式。有点汽车工业的绝望感,到现在新能源车换道才看到胜利的曙光。

作为军事迷和历史迷,我们国家更绝望的时候都经历过,90年代那种代差级落后的绝望感都过来了,现在看看99A、J-20、055、DF17都是睥睨天下的大国神器。相信我们一定会胜利!胜利属于人民,胜利属于正义!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