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藏着惊人“黑料”!

执笔/渣渣刀&胡一刀

立陶宛这个不如北京朝阳区大的小国,到底藏着多少“黑料”?

日前,德国媒体爆出一个料——立陶宛是美国海外“黑监狱”网的一环。

针对这个爆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4日回应说,“立陶宛甘做棋子,为虎作伥,却不敢承认,更从未道歉,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所为。如果立方真有勇气,应该公开承认并即刻改正。”

看看那位极力在台湾问题上挑衅中国的立陶宛外长,完成“任务”后马上就访问美国,找主子“邀功请赏”。美立两国之间的关系已经昭然若揭。

从反共反苏,到站在分裂苏联“颜色革命”的第一线,“补壹刀”挖了挖立陶宛的“历史资料”,吃惊地发现,这个“棋子”藏着的黑料还真不少。

1

500

或许因仇视社会主义制度而“恨屋及乌”,或许为了背后“黑手”达到扰乱中国内部稳定的阴险目标,立陶宛当局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某些大国的利益而火中取栗。

在公然允许台湾伪政权在立陶宛设立所谓的“代表处”后,立陶宛一些政客还在海外社交媒体上搞“政治表演”。

比如,“拿钱办事”的立陶宛反华亲台议员马塔斯·马尔德斯基还在吹嘘这件事,并且还打上了#StandWithTaiwan#的话题,用表情包表达了所谓“立陶宛爱台湾”的立场。

500

而在立陶宛当局被环球时报英文版批评后,马尔德斯基还以“教师爷”的口气,声称“你们听起来好绝望”,“因为你们知道我们背后是欧洲。欧洲会一步一步地放弃无效且不道德的安抚中国政权的策略”。

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但是,很多欧洲人其实并不支持立陶宛的做法。相比那些程序性“外交辞令”,欧洲人爆出立陶宛“黑历史”,其实已经从行动上,展现了他们的立场。

500

500

例如,路透社、纽约时报、BBC、德国之声,这些美欧主要媒体们争相报道了一件立陶宛的糗事。而曝光并且对此做出严肃指控和行动的,正是马尔德斯基口中“站在我们背后的欧洲”。

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呢?

500

根据当时媒体的爆料,华盛顿方面所谓的“引渡计划”在其结束后仍然处于保密状态。但是,华盛顿当局也承认在美国管辖范围之外,还关押了涉及基地组织的嫌疑人,但具体地点并未公开。

而欧洲人权法院表示,立陶宛在 2005 年 2 月至 2006 年 3 月期间帮助专门干坏事脏活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建立了“监狱”,违反了所谓的禁止酷刑、非法拘留和死刑的“欧洲人权公约”。

该法院在一份对立陶宛当局的裁决中称,一名无国籍的巴勒斯坦人扎因·阿比丁·穆罕默德·侯赛因(Zayn Al-Abidin Muhammad Husayn)被关押在立陶宛,“立陶宛政府显然知道中央情报局默许他受到违反公约的对待,而且立当局还允许他被转移到中情局在阿富汗的另一座监狱”。

而在当时,立陶宛当局不仅不承认欧洲人权法院的指控,还表示要对欧洲人权法院的裁决提出上诉。

500

在欧洲人权法庭关于“立陶宛中情局黑监狱”的裁决媒体文件中,有个人名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根据该文件,这名据称曾被关押在立陶宛黑监狱的人,叫做阿布·祖巴耶达赫,而他正是上文提到的扎因·阿比丁·穆罕默德·侯赛因,这就和路透社当时的报道印证了。

但令人颇感震惊的是,立陶宛的黑监狱并不是祖巴耶达赫被中情局秘密关押的唯一一站。2014年,当欧洲人权法院的关注点放在中情局在波兰设立的黑监狱问题上时,祖巴耶达赫就已经是新闻上的关注点之一了。

2002至2003年,波兰政府曾授权美国中情局对祖巴耶达赫和另一名沙特男子实施了酷刑。

而根据路透社报道以及欧洲人权法院的披露,祖巴耶达赫被中情局转移出波兰后,又被送进了立陶宛的黑监狱。在立陶宛之后,最终被送进了美国虐囚事件频发的关塔那摩监狱。

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在被中情局设在波兰的“黑监狱”接收前,祖巴耶达赫被关押在泰国。

祖巴耶达赫曾抱怨,立陶宛当局没有能就他的悲惨遭遇进行有效的调查。而这也被明确地写在欧洲人权法庭的文件之中。

500

不仅如此,美国CNN还把祖巴耶达赫的经历弄成了一篇独家报道,该报道披露了美国对穆斯林囚犯的非人行为。而该报道还披露了展示祖巴耶达赫所受酷刑的手绘图画,真是触目惊心。

根据美国国会参议院的一份情报报告,祖巴耶达赫至少被施加水刑83次。

而在立陶宛当局默许下,他在立陶宛的黑监狱中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酷刑,只能有待立陶宛当局自行解释了。

2

其实,这样的“黑历史”,立陶宛在二战期间就有过。但是立陶宛一直拒不承认。

500

为了配合苏东剧变后“反共反苏”的意识形态诉求,一些舆论机器开始把发生在立陶宛的犹太人屠杀事件的责任,从纳粹德国头上摘下来,扣给了苏联。

然而一位现居美国的立陶宛裔记者西尔维亚·福蒂(Silvia Foti)所讲述的历史,则和那些不敢承认历史责任的立陶宛政客主推版本有着明显的差别。

二战时期,福蒂的祖父,是一位持反共立场的游击队员。苏联解体后,立陶宛为了表彰其立场,追授其“维蒂斯十字勋章”,以表彰他“英勇捍卫立陶宛的自由和独立”。

而他也被立陶宛当局塑造为 “民族英雄”。

福蒂表示,“我从小就听到很多关于我的祖父是二战英雄的故事,他曾与纳粹和共产主义者作战。”

但是,她说:“我很生气他被视为英雄。他实际从共产主义者手中拯救了多少立陶宛人,没人清楚……但关于他在杀害犹太人方面的作用,却有很多证据。”

时至今日,立陶宛都未承认其在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悲剧中扮演过“帮凶”角色。

二战时期,95%的立陶宛犹太人在这些立陶宛帮凶的支持下,被纳粹屠杀,创下了纳粹罪行在欧洲国家中的最令人发指的纪录。更荒谬的是,还有立陶宛议员宣布其正在起草立法,声明立陶宛及其领导人均未参与过大屠杀。

而据福蒂所说,在其祖父手中,就欠下了8000条立陶宛犹太人的性命。

可惜的是,在揭露家庭秘密和拨开官方历史叙述的过程中,福蒂的书体现了纠正历史记忆的困难。她被国内外立陶宛人说成是“克格勃特工”。

2010 年,著名的纳粹猎人埃弗拉姆·祖罗夫( Efraim Zuroff)就明确批评道:“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政府,都没有像立陶宛那样努力地掩盖他们在大屠杀中的作用。”

不知道具有东欧犹太人血统,继父还是纳粹屠杀幸存者的美国现任国务卿布林肯,是怎么看待立陶宛这个尴尬的“马前卒”的。

3

500

除了历史上做过纳粹的帮凶却不承认,以及现在又甘做美国的帮凶以外,立陶宛被欧洲方面披露出的人权劣迹还涉及很多方面。

就在今年4月,欧洲运输工人联合会发布了一部名为《货车奴隶:立陶宛的移民剥削》的纪录片,严厉抨击了立陶宛当局的行为。

该组织对立陶宛最大的国际运输公司进行了调查,结果令人震惊。

根据欧盟委员会每年公布的数据,立陶宛是“引入”第三国国民,并在欧盟担任卡车司机的两个主要成员国之一。2019 年,欧共体的数据显示,欧盟内有 20万名第三国司机从事国际道路运输,而 2018 年约为 15万人。其中 70% 持有波兰和立陶宛颁发的许可证。

纪录片中披露了立陶宛方面无视第三国司机的健康,强迫其疲劳驾驶以达到牟利的目的。纪录片中的证据表明,立陶宛的运输公司负责人不愿意遵守规则,无论是新的还是旧的。

相反,一些关键负责人赚取了数百万美元。

不仅如此,立陶宛已经沦为欧洲人口贩卖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

根据立陶宛国家广播电视台的报道,每年至少有几十名立陶宛公民落入人口贩卖陷阱。在过去几年中,仅在英国就报告了 84 起此类案件。2020 年,八名年龄在 29-44 岁之间的立陶宛人在西班牙瓦伦西亚地区被解救。

意大利、希腊、爱尔兰和其他国家也有类似案件的记录。

但是,根据律师曼特维达斯·布西斯 (MantvydasBucys) 的说法,还有更多的案例没有被报告。有时,由于证据不足,甚至报告的案件也没有被归类为人口贩运。

也就是说,立陶宛人口贩运的问题只会比报道的更严重。

500

于是,我们在互联网记录中找到了美国国务院的内容。2017年,美国国务院在梳理立陶宛人口贩运情况的文章中点明,“立陶宛是遭受性贩运的妇女和女孩的来源国、过境国和目的地国,也是遭受劳动力贩运男性的来源国和目的地国。

观察家估计,立陶宛人口贩卖受害者中有 40% 是在该国境内遭受性贩卖的妇女和女童。立陶宛妇女也在西欧和北欧遭受性交易。在北欧国家和西欧,立陶宛的儿童和成人越来越多地被迫从事犯罪活动,例如入店行窃和贩毒。

一些立陶宛男子在爱尔兰、英国和美国遭受强迫劳动。

甚至,来自我们周边以及我们国家的男子也有可能在立陶宛成为劳动力贩运的对象。在立陶宛过境的越南成年人和儿童也可能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在超过 95 个孤儿院收容的大约 4000 名男孩和女孩非常容易被贩卖。”

500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也很讽刺的是,美国国务院已经把这个网页删除了。

500

就是这样的立陶宛,还能在美国政府豢养的NGO组织“自由之家”眼中得到91分。

500

不过,奇怪的是,“自由之家”已经把立陶宛的得分页面删了。

是不是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