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万保证贞洁,逃跑包赔…比小说更魔幻的越南新娘生意

  “5万一个美处女...”

  “20万,保证贞洁,跑掉一个,赔一个...”

  “温柔、体贴、听话、顾家”

  “三个月内包娶到家!”

500

500

  每过一段时间,类似的信息总会活跃在各大互联网平台以及街头巷尾的广告上,配之以暧昧感十足的骗点击图文,说的不外乎越南女多男少,姑娘愁嫁,中国人一去就能左拥右抱。

  几番渲染之下,这个邻邦似乎隐隐成了很多中国男性同胞脱离光棍苦海的“婚姻乌托邦”。

  但这个乌托邦的另一面,却是越南老百姓不得不咽的苦果。

  1

  在B站上,就有一些来自越南,主要拍摄跨国寻亲内容的UP主。他们受那些远嫁中国、与家人失联几年甚至20年的越南新娘委托,靠着只言片语、碎片化的记忆,去寻找物是人非的故乡与亲人,重新建立起了联系。

500

500

500

  寻亲的地址基本都是农村,而且很多家庭都是山区苗族,山区泥路交通只能靠摩托,有时候下雨泥泞连摩托都上不去,闭塞程度可想而知。

  由于出嫁的方式很多都是拐卖或者变相拐卖,所以这些长期与故乡失去联系的越南新娘们,往往一开始就无法建立正常的联系渠道,以至于再次见到,家里父母兄弟姐妹死的死散的散,只能远隔千里对着手机抹眼泪。

500

500

  最后离开时,帮助寻亲的UP还会帮助寻亲委托人给家人捎一点钱,但即便按照越南收入水平,这点也并不多,少的时候也就一兆越南盾,约300元人民币,多少反应出这些越南新娘们在中国也并没有过上富足的生活。

  从2009年开始,“购买越南新娘”在中国逐步形成产业链,市场逐渐从边境地区向内地扩展,火爆时每天有一百多名中国男性到胡志明市找新娘。每年至少有六七千个越南女人嫁到中国,成交一个,中介就能从中拿走一两万人民币。

  这个利润在人均工资只有一千多人民币的越南相当可观了。

  在越南,还有专门从事外嫁服务的“养妈”。她们会在越南的乡下,找些貌美的想远嫁的越南姑娘,集中后进行统一培训。这样的培训包括仪表与修养,使这些姑娘看起来秀外慧中,好外嫁出去,从中收取佣金。

500

  她们的初衷往往是通过外嫁改善家人生活,但绝大多数也只能嫁给当地贫困家庭,没有合法身份,承受着两边的压力,却无法得到法律保护。

  2006年,一个越南女孩远嫁中国台湾,结果婚后并未与丈夫同住,反而被卖给丈夫朋友做佣人。她几乎全年无休,却得不到分文工资,晚上还要被当作性奴。在历经长达五年之久的虐待之后,她的丈夫和其朋友才被起诉。

  金马奖获奖纪录片《阿紫》也讲述了一个来自越南的贫穷村落的女孩嫁到台湾南部种大蒜的故事。

  尽管台湾那时候比大陆要富裕很多,但很多越南新娘在台湾的遭遇也大同小异,比如阿紫的丈夫就因为小儿麻痹而残废,在当地根本找到不到媳妇。

500

  在阿紫面前,婆婆也喜欢和来客你一句我一句的地说着各种外来媳妇的悲剧,比如有不愿被遣返而抱着小孩跳楼的,为了钱杀掉丈夫之类。

  更让阿紫难受的是,尽管她不顾婆婆的嫌弃,想方设法给家里寄钱,但远在越南的家人却认为她在台湾过好日子,嫌她寄回家的钱少,而婆婆和丈夫这边却也对她只想着给家里寄钱耿耿于怀,甚至爆发公开的争吵。

500

  受到到韩流文化的影响,韩国也是越南新娘外嫁的集中地,数量接近四万,已经是韩国外来新娘的第一来源,而她们所面临的,则是韩国大男子主义的家暴铁拳。

  韩国官方曾对920名外籍新娘进行调查,发现:“42%的人在家庭中遭受暴力,68%的人遭遇婚内强奸。”由于很多越南新娘没有韩国身份,所以更多家暴事件隐藏在数据之下。

  2019年,一段韩国丈夫家暴越南妻子的视频被发到了网上。"我告诉你,你现在不在越南。"韩国丈夫殴打妻子时,发出了尖叫,让两国舆论为之一惊。

500

  由于担心人口贩卖和虐待,早在2010年,同样是外嫁新娘来源地的柬埔寨就曾临时禁止其公民与韩国人结婚。

  但出了国门,越南女孩在外国无法受到法律的保护,这使得她们更加卑微。

  家暴事件发生后,韩国试图通过禁止有家暴前科的人找外国新娘,但根本没办法解决外籍新娘家暴问题,而越南政府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给异国他乡的越南新娘们太多制度性帮助。

  或者说,根本给不了多少帮助。

  2

  在纪录片《阿紫》里,阿紫的那位经历过多次战争的父亲对于女儿外嫁的事情,毫不掩饰地称之为“像卖女儿”。

500

500

  阿紫的父亲认为,至少,比起邻居那个被卖给了一个只能在地上爬的男人的女儿,阿紫嫁了个拄着拐杖会走路的。

  在越南,如同泼出一盆水,“卖”女儿这件事太普遍,人人习以为常。有闺女的家里只有靠着卖女儿的彩礼才能维持生活。所以即便阿紫当时正在谈恋爱,却还是不顾男友的痛苦挽留,嫁到了台湾。

  在中介机构,阿紫和姑娘们里排成一排。外国人,老的丑的,病的穷的,只要出钱都嫁,或者说卖。有些中介还会提供试用退换服务。

  像商品一样,阿紫被婆婆挑走了。

  “阿紫过得不好,那是她命不好,运气不好。”阿紫父亲说。

  2010年,一年一位年仅20岁的越南姑娘经中介介绍远嫁到了韩国,却在经历八天虐待后,被47岁丈夫一刀捅死。

  这个对未来美好生活怀揣着向往的女孩,刚到韩国的时候还给自己的爸爸打电话,说自己一定会幸福的,却不知道中介故意没告诉她,她那个韩国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

  这是心甘情愿的嫁?还是无可奈何的卖?谁也分不清。

500

  一个一个被编织的谎言送出国门的越南新娘背后,到底是合法的婚姻中介,私人媒婆,还是诈骗集团,甚至连父母也参与的人口贩卖?

  在“你愿打我愿挨”的社会氛围下,拐卖人口与“职业新娘”自然也泛滥起来。

  麻木悲哀的父母、狡猾奸诈的人贩子,花言巧语的中介,数万起步的费用,监管缺失的市场,毫无诚信的售后共同组成了越南新娘售卖黑色链条。

  受害者远远不止越南新娘本身。

  本来,对于来自农村山区的越南女孩子,在中介、养妈甚至人贩子天花乱坠的忽悠下,对于外嫁还是多少有点期待的,但另一方面,希望通过“越南新娘”来解决婚姻问题的他国男性实际也是本国婚姻市场的弱势群体,普遍年龄大、收入低、性格内向、偏远农村,甚至身体残疾,要借债来买新娘。

500

  有些渔民出身,吃鱼虾长大的越南女孩嫁到国外偏远农村之后,发现饮食条件还不如老家。

  这些条件下,很多糊里糊涂嫁出去,连当地话都不会的越南新娘没有钱、没有能力甚至意识去办理合法身份,甚至生完孩子连结婚证都没有,生活工作根本没有出头之路。

  要么像阿紫那样苦熬下去,要么想方设法逃跑,极少数跑回越南,有的撇下孩子跟其他男人私奔,大部分黑在当地。

  阿紫嫁到的台湾南部乡下,大部分买来的越南媳妇都选择了逃跑,所以阿紫也被怀疑要跑。

500

  还有一些逃跑的越南新娘并不是因为嫌弃夫家不好,而是本来就打算跑,甚至来回跑。

  这在越南话里叫轮流(短期)新娘,是黑中介把一些希望挣快钱的穷困女孩、已婚妇女甚至妓女,有的还带艾滋病毒,统统包装成未婚待嫁新娘,从相亲人(购买者)手里收取各种费用。

  有的女孩不同意,养妈会极力说服:“去中国玩一下就可以回来。”然后把从中国逃回越南的方法教给她们。

  本就讨不到老婆的男人自以为娶了个美娇娘,到了家就发现所谓的听话、贤惠的越南新娘翻脸不认人,开始吵架闹事然后一走了之,最后才反应过来被骗了,更恐怖的是还得上了艾滋病。

  强扭的瓜非但不甜,甚至还有毒。

  根据越南官方统计,从2010年至2021年6月,越南共发现近3500起拐卖案件,受害者7500多人,绝大部分是女性或者婴幼儿,卖到中国当老婆的占75%。在拐卖过程中,受害者往往会遭遇殴打甚至性侵犯,不少因此染上艾滋病却浑然不知。

  此外,越南全国约有20万名全职或兼职的性工作者,其中40%都携带了艾滋病毒。而根据中国卫健委的调查,我国艾滋病主要传入区域为东南亚,其中一条主要的途径就是从东南亚非法拐卖入境的女性。

  2013年,厦门检验检疫局检一共检出7例艾滋病感染者,其中6例为越南新娘。

500

  如此一来,本就不富裕的被害者人财两空、妻离子散、雪上加霜、身患绝症,有些人不甘被骗,跑到越南找中介要老婆,最后路费用尽,流亡异乡。

  对于“越南新娘”以及人口贩卖等等乱象造成的严重后果,越南政府的态度却令人无语。

  一方面,东南亚本身就是全球人口贩卖最严重的地方,被拐卖数量高达全球的1/3,目的地往往是美国、欧洲、中国以及日韩等,都是具有相当国际地位的国家,所以在打击人口贩卖领域,越南政府感受到了强大的外部压力。

500

  中方移交被拐越南妇女

  2009 年和 2010 年,越南政府陆续出台法令,对非法婚姻中介机构处以罚款,但 1000 万至 2000 万越盾(约合 500 至 1000 美元)的力度聊胜于无,远远不足以制止非法婚姻中介机构遍地开花,反而将地方官僚的利益与这些中介捆绑在了一起。

  或许是官方执法能力不足,2012 年,越南的《防止人口贩卖法》正式实施,强调政府各部门、机构和民间组织应共同预防和打击人口贩卖。近年来,中越两国政府也在“中国-东盟”合作机制及两国公安部合作框架内,加强打击人口贩卖的力度。

  有越南学者认为,越南的人口贩运的很大一部分是通过劳务输出的方式进行,更具有迷惑性和隐蔽性。很多越南新娘原本只是希望出国寻找轻松、高薪的工作而被诱骗到境外,然后被人贩组织所控制,最后卖给别人当妻子。

  而越南《刑法》只在第115条简单规定了贩卖妇女罪,对以何目的、用何手段、如何认定等均无规定,既不严谨,也到处都是漏洞。

500

  临时场所内,越南司法机关审理人贩案件的巡回法庭

  至于去中国台湾嫁个残疾丈夫的阿紫、被中介蒙骗最后被捅死在韩国的少女,连伪装都不用,全都被默认为正常的国际婚姻,而那些千方百计通过B站UP寻亲的失联越南新娘恐怕都不在统计数据里。

  一位越南学者表示:“近年来,人贩子从以卖淫转向其他形式的人口贩运,比如劳务输出。特别是在越南,随着劳动力移徙,有地方政府为促进劳务输出,纵容了非法行为。因此,越南滥用劳务输出进行人口贩卖的确被忽视了。“

  越南政府是故意忽视么?

  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3

  关于越南,坊间一直流传着一个“女多男少”的传说。

  由于持续多年的越南战争、中越边境战争冲突,越南男丁大量战死,男女比例一度高达3:7,女兵都要大规模上战场。

500

  战后,为解决性别比例失衡问题,也为旅游和创汇,越南政府对女性外嫁的跨国婚姻持默许态度。所以早在八九十年代,越南新娘就在东亚、东南亚流行起来。

  最初她们主要嫁往新加坡、韩国、日本,甚至老挝、柬埔寨等,而后是中国台湾、大陆。

  到了2000年前后,越南的新生男女比例接近1:1,男少女多早就是老黄历了。但随着越南开放程度提升,越南女性外嫁的势头却有增无减,平均每年上万名,极少数是自由恋爱,其他都是走中(人)介(贩)模(子)式。

  而越南新生儿男女比例却已经长期失衡(如图)。

500

  目前,越南总人口男女比例其实已经逼近1:1,且长期趋势是男性越来越多。

  有越南学者悲叹到,中韩还能找“越南新娘”,未来越南只能进口非洲新娘了。

  所以,要说越南政府不急,肯定不是的,但急也没办法,因为真要严打非法劳务输出,所引发的严重后果比男女比例失衡要来得快得多。

  越南拥有非常年轻的人口结构,是进行工业化的优良条件,但现实问题是,除了出口加工工业,越南整体上远远没有完成工业化,农村人口占总人口70%,隐形失业率高达35%。

500

  如果不让这些年轻人找到工作,社会危机就会爆发,而国内大部分地区没有开发,提供不了足够的工作,即便承接了一些中国转移的低端制造业,收入也远远不如周边国家。

  此外,越南没有如“菲律宾佣人”、“印度程序员”这种招牌产业,更不像中国工人一样可以跟随大中国公司大规模出海,越南政府也给不了年轻人必要的技能和语言培训,无法让数量庞大的失业男女青年通过其他国家也愿意接纳的合法方式出国移民务工,只能不负责任地放任自流,释放国内危机,导致人口贩卖与偷渡愈演愈烈。

  仅仅欧洲一地,每年有约1.8万越南人试图偷渡,而每年要付给人口走私犯的资金可能达到十几亿人民币,换来的却是可能是变成大麻农场的奴隶工人、按摩院廉价妓女的命运,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500

  2019年10月23日凌晨,英国埃塞克斯郡一个冷冻集装箱货柜内发现39具亚洲偷渡者遗体,成为2000年以来英国最严重的人口贩运致死事件。

  当时国际舆论都猜是英国对华签证收紧后的中国偷渡者,公知们连段子都编好了,结果一查是越南。

  很多人不理解,既然里面有人,为什么还要开那么冷的冷气呢?因为这些越南人没有任何进入英国的渠道,所以为了逃避英国边境机构装备的热像仪,才以命相搏。

500

  这么比起来,别无所长的越南乡下女性选择用“婚姻”的方式去国外,显然门槛与难度要低得多,最起码不用自己出钱出国,嫁得不好跑就是了。

  而对于越南,无论合法出去还是非法出去的,只要是寄回来钱,都是珍贵的侨汇资源,甚至是一些地方政府的财政命脉。

  发达国家靠金融,制造业国家靠出口,而对于今天的越南,也只能靠出卖老百姓的身体换外汇了。

  在越南非法移民死于冷藏柜的2019年,全球侨汇收入首次超过外国直接投资总额,成为中低收入国家的最大资金来源,占较贫穷国家GDP的8.9%左右。

  其中越南侨汇收入位居全球第九位,在亚洲位居第三位,主要来自欧美和东亚国家,其中就少不了各地越南外嫁女寄回娘家的钱以及越南移民豁出性命挣回的血汗。

  2021年,越南经济遭遇新一轮疫情打击,好不容易承接来的低端制造业遭遇百万工人大逃离,上亿双耐克、上千万iPHone交不上货,出口产业一片狼藉,越南盾与国民经济承受极大压力。

500

  目前,越南外汇储备大约700亿美元,但是外债高达1200亿美元,相当于GDP的一半,每年近200亿美元的侨汇收入自然至关重要。

  中国驻越南大使馆经济商务处援引越南《投资报》报道认为,侨汇成了稳定货币,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企业,促进经济复苏的希望。

  环环相扣下,越南新娘,就这样与越南的国家命运捆绑在了一起,彼此都动弹不得。

  偏偏越南一直与中国作对,还跪舔剥削、歧视发展中国家最狠的美日,鼓动国内反华情绪,疏离全球增长引擎、最重要的邻邦,在东盟对华的经贸合作中下绊子,自以为能凭劳动力优势取中国“世界工厂”地位而代之,结果抽掉了自己迈向工业化最方便的梯子。

  既然国家不要尊严,就只能拿小民的确幸去填了。

  参考资料来源:

  陈大鹏.预防湄公河次区域贩卖人口犯罪研究[J].犯罪与改造研究,2015,(08):7-11.

  李勍.“越南新娘”现象面面观[N].新华每日电讯,2014-12-16.003.

  纪录片《阿紫》

  B站up主 越南小丽 up主越南桃子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