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寡妇”起诉迪士尼,好莱坞“混搭发行”抢了谁的奶酪?

文 | 何西窗

实际上,全球电影行业早有预料,好莱坞制片厂们院线与流媒体同步发行的混搭模式迟早会引起一场战争。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将矛盾直接摆上台面的是“黑寡妇”斯嘉丽·约翰逊。

近日,好莱坞演员斯嘉丽·约翰逊一纸状书将娱乐巨头迪士尼告上公堂。斯嘉丽方称,迪士尼将电影《黑寡妇》在流媒体Disney+与影院同步上映,违反了此前的合同约定。同时电影同步发行,严重影响了该片的影院票房,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她的电影薪酬。

500

而迪士尼方给出回应,声称这起诉讼毫无意义,并表示斯嘉丽这一行为“冷酷无情地忽视了疫情给全球带来的可怕与长久影响,是非常令人难过和痛苦的”,迪士尼完全遵守了与斯嘉丽之间的合同。

这场好莱坞顶级影星状告巨头制片厂的官司,迅速引起了全球电影市场各方注意,并快速在海外电影市场发酵。公众围绕疫情期间电影发行模式、好莱坞演员片酬、迪士尼公关处理方式等话题发起讨论。有消息报道,另一位与迪士尼合作的好莱坞女演员“石头姐”艾玛·斯通也在考虑是否起诉迪士尼,其主演的《黑白魔女库伊拉》前不久也是流媒体与院线同步发行。

这仿佛不仅仅是一场起诉,而是一个带着象征意味的关键事件。一方面,这似乎预示着好莱坞演员与制片厂之间的关系进入一个新阶段,演员们要求更多的利益保障与话语权,行业规则发生改变。另一方面,这也是好莱坞制片厂们采取混搭发行模式之后的矛盾集中爆发,影院、制片厂、演员乃至观众市场之间的关系进入紧张状态。

同时,这似乎也是迪士尼巨头内部震荡的体现。疫情黑天鹅,让迪士尼的重心迅速从院线领域转向了流媒体,而大象不会随意起舞,巨头太过迅速的转变就容易形成内部分裂、节奏失衡、员工骚动等问题,斯嘉丽公开起诉迪士尼,是积重难返的结果。

这场官司目前看起来剑拔弩张,但是有知情人士透露,大概率会达成和解,只是目前沟通状态暂时不佳。而这场起诉的最终结局,也将对好莱坞电影发行模式产生重大影响。

“寡姐”损失5000万美元,好莱坞混搭发行背后的“双刃剑”

这场官司的产生对于普通观众而言是始料未及的。

今年7月初,漫威第四阶段第一部个体超英《黑寡妇》终于在北美上映,迪士尼宣布该电影采取Disney+与影院同步发行模式,虽然有粉丝为《黑寡妇》没能达成影院独立发行而感到遗憾,但参考此前迪士尼已经将《花木兰》《黑白魔女库伊拉》《心灵奇旅》等电影放上Disney+,对这种安排也表示接受。

500

全球票房市场也迅速对这部电影做出了回应,上映首周末全球累计票房达到8000万美元,Disney+付费点播进账6000万美元,成为疫情之后收益情况最后的电影之一。

只是在这时《黑寡妇》的情况就出现了两面性。虽然电影首周末票房与流媒体收益大捷,但是第二周周电影票房狂跌68%,流媒体点播付费情况也讳莫如深。而此时好莱坞影院就发出了抗议之声。美国影院主协会表示,如果《黑寡妇》在影院独家上映,开画票房会比8000万美元更高,同时生命周期也会更长,不会出现第二周大跌的情况。

500

但院线的不满并没有对迪士尼与《黑寡妇》本身产生太多影响,毕竟疫情之下好莱坞制片厂们开启同步发行模式已经是不可抗力,院线虽然随着疫情的暂时消散逐渐恢复生命力,但是流媒体已经强势参与了电影的历史进程。

谁也没有料想到,在《黑寡妇》上映近一个月之后,斯嘉丽·约翰逊会成为迪士尼的平地惊雷。

截至写稿时间,《黑寡妇》全球票房累计达到3.44亿美元,其中北美票房达到1.67亿美元。斯嘉丽一方表示,斯嘉丽的电影薪酬与电影院线票房挂钩,参考此前漫威超英电影的票房收入,斯嘉丽方认为Disney+的发行让斯嘉丽失去大约5000万美元的潜在分红。

这个数字无法实际考证,而迪士尼也并不认同。迪士尼有高层表示,即便没有疫情影响,斯嘉丽的片酬最多也是2500万美元左右。而迪士尼对外透露了斯嘉丽目前的电影薪酬是2000万美元。

而这场矛盾的爆发,既是好莱坞演员与制片厂长久以来的片酬问题,也是混搭发行模式之下产生的利益纷争。此前好莱坞制片厂与演员之间的利益分割,演员的收入与票房相关,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采取“固定片酬+票房分成”的模式,分成比例达到5%-10%。

这其中固定片酬2000万美元是一个门槛,好莱坞市场上一线演员的固定片酬才能达到这个级别。换句话说,票房分成就成为很多重量级演员看重的收入。

500

流媒体与院线同步发行模式,对于制片厂而言利大于弊,疫情冲击票房市场,流媒体作为线上保险,虽然影响了一部分线下票房,但也获得了一部分线上收入。同时制片厂们已经进入“人均流媒体”阶段,自产自销,除去了一部分院线分成。

但混搭发行模式作为一个特殊时期的新产品,滋生出了很多模糊地带。如现在爆发的演员票房分成问题。线上票房受到冲击,演员又无法参与流媒体票房分成,利益受到损害。

华纳兄弟最先开启同步发行模式之时,就遭遇了一批好莱坞演员的起诉与抵制,于是华纳兄弟不得不对威尔·史密斯(《王者理查德》)、丹泽尔·华盛顿(《蛛丝马迹》)、盖尔·加朵(《神奇女侠1984》)等演员支付了超过2.5亿美元的补偿。同时采取了新的分成模式,如从电视版权销售、数字租贷这些收益中进行分成。

这个背景之下,斯嘉丽·约翰逊与迪士尼的矛盾爆发似乎又在意料之中,这是同步发行模式带来的矛盾,此前公众的注意力放在院线与流媒体身上,而这次公众的注意力来到了演员与制片厂身上。

“黑寡妇”宣战迪士尼之后,好莱坞如何自处?

公众关注的是,斯嘉丽与迪士尼这场明目张胆的“讨薪官司”究竟会对整个好莱坞娱乐市场产生什么影响。

首先可能引起连锁反应的是好莱坞演员市场。虽然斯嘉丽与迪士尼的合同中有很多模糊地带,比如合同中并未指出《黑寡妇》将影院独家放映,而是承诺大规模上映,而《黑寡妇》同步发行,上映影院超过了4000家,实现了大规模上映,并不能轻易断定孰是孰非。

但是一线演员起诉制片厂的行为显然具有强烈的反抗色彩与启发性。消息报道,艾玛·斯通也在考虑是否就《黑白魔女库伊拉》起诉迪士尼,而舆论市场上也有不少人为斯嘉丽声援,这场官司或许是一个契机,将在混搭发行模式下建立一个新的薪酬规则。

500

随后则是迪士尼内部的反应。舆论市场上有外媒报道,迪士尼内部出现分歧,迪士尼执行主席鲍勃·艾格与首席执行官包正博之间产生分裂。首席执行官包正博不善于与艺人打交道,迪士尼对斯嘉丽走出的回应被诟病涉及人格侮辱。

同时迪士尼高层对于迪士尼大力发展流媒体,冷落院线领域的行为也态度不一,分化出院线一派与流媒体一派,而派系之间无形的博弈,就让迪士尼的电影发行埋下隐性的地雷。

今年迪士尼第二财季报告显示,Disney+的订阅用户达到1.036亿,用户积累速度十分惊人。只是现在行业对这个新出现的动力马达有了更多忧虑,它确实让迪士尼帝国在疫情之下有了新的呼吸窗口,可这窗口带来的除了阳光氧气,还有风雨。迭代中的迪士尼,如何平衡流媒体带来的利弊,是未来的关键。

而对于整个流媒体市场而言,斯嘉丽与迪士尼的官司让HBO MAX、Paramount+等新生流媒体平台,乃至Netflix、亚马逊Prime Video、Apple TV等老一批平台都产生了警惕。制片厂们ALL IN流媒体,不仅仅是内容IP上的倾斜,也不仅仅是放弃一部分票房收入,而是在传统的发行模式上开辟新路,这其中制片厂与院线、演员等电影产业链各环的关系都需要重建,而重建往往是矛盾摧毁了旧制才能开始。整个过程并不愉快。

500

虽然国内电影市场与好莱坞电影市场的运行模式并不相同,但是国内视频平台对于明星片酬的问题也发起过几次讨论,疫情之下,流媒体在全球电影市场上存在感的增加,国内流媒体与电影行业的关系也被改写,今年网络大电影升级,而不少院线电影悄无声息登上了视频平台。好莱坞矛盾的爆发或许能给国内电影产业各方一个参考,新的时代来临,新的矛盾也随之而来。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