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特里克堡,不是秘密的秘密

  文 | 北方朔风

  最近关于新冠的讨论之中,美国的德特里克堡成为了关键的话题之一。之所以对于这个实验室产生了如此的关注,是因为这个实验室是美军曾经的生物武器研究中心,至今为止,这个实验室依然承担了大量危险病原体的研究任务。而在2019年7月,这个实验室因为净水设备的原因关闭,而在疫情爆发之后,这个实验室再次恢复了运行。从去年3月开始,就陆续有美国民众请愿,要求公布实验室关闭和开放的原因,进行彻底的调查。但是毫不意外被以国家安全的理由所拒绝。

500

  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考虑到德特里克堡在美军生物与化学武器研究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即使对于实验室没有彻底的调查,只是翻了翻这个实验室曾经的记录,估计就会引起很多糟糕的事情。当然了,这个糟糕是针对美国政府而言的。虽然美国政府经常以这些武器为理由,去指责别人,但是美国这方面的记录,可以说是十分糟糕。

  按照可查阅的记载,美国的生物武器研究正式开始于1943年春天,这方面的研究是由罗斯福总统亲自批准的,在1943年春天的时候,美国陆军生物战实验室在德特里克堡建立,除此之外,美国当时还建立了多处生物武器基地。不过因为太平洋和欧洲战场的局势发展迅速,美国并没有在二战之中使用生物武器的记录。

500

  目前我们所知的是,美军第一次在战场上使用生物武器,是在朝鲜战场上。按照记录,在1952年初,在朝鲜战场上出现了一批与季节不和,同时带有病原体的昆虫,并且部分区域也出现了反常的传染病流行。用昆虫传播疾病,这是当年技术水平之下常见的生物武器方案,也是731部队曾经在中国使用的生物武器的形式。按照近年来披露的文献表明,在二战结束之后,美国得到了日德研究生物武器的许多资料,甚至通过赦免换取了731部队成员的合作,这对于美国的生物武器能力可能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而对于在朝鲜战场上使用生物武器这一指控,美方一直是否认的。1952年9月的时候,世界和平委员会经过多国专家联合调查,认为美方在朝鲜战场使用了生物武器。而美方拒不承认,对于披露和宣传报道相关内容的美国记者,进行了起诉,说他们是“共产主义的代理人”,对于这方面的资料,也一直处于语焉不详的态度。

500

  不过随着这些年的资料逐渐揭露,更多的资料显示,美军在朝鲜战争使用了生物武器,不过在自然环境的限制和中朝人民的努力防疫之下,这些行动并没有达到美军预想之中的效果。当然,美国官方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倒是一如既往,70年未曾改变(当然,关于朝鲜战争细菌战,国内某《XX春秋》杂志的洗地,起到了很坏的影响)。

  在1953年,德特里克堡基地建立了它标志性的建筑,470号楼,也可以叫它“炭疽塔”。这座外表看起来不是很特别的七层楼,设置了负压结构,而内部有两个大型的发酵罐,这些发酵罐是用来生产炭疽等生物武器的,利用大型发酵罐来进行微生物培养,是基本的流程之一。是当时美国生物武器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

500

  470号楼

  按照美国官方的说法,这个生产中心一直用到了1965年,期间发生过一次炭疽杆菌泄露,不过因为负压设计,所以没有扩散。可以说,这个生产设施给当时的美国生物武器工作立下了汗马功劳。德特里克堡里边的三个建筑标示,就是以三个死于生物武器感染的工作人员的名字命名的。

  而为了实现生物武器的实用化,美国不光要生产,还进行了各种实验。其中大量的实验,于是,嘴上宣传着,发展生物武器是为了防御苏联攻击,行动上却进行了各种实验,这些实验非人道的程度过于匪夷所思,以至于现在美国的编剧们,都喜欢把它们加在美国的敌人身上。

  1950年9月20日到27日,美国海军在旧金山海岸,释放了一批病原体气溶胶。这并不是电影里边的桥段,而是美国海军在测试生物武器对于城市攻击的效果,通过监测站的数据,美军得到了扩散的数据。美军选择了在当时被认为是惰性的病原体,但是在10月的时候,旧金山的肺炎发病率提高,有少数人出现了严重的罕见感染。而对于这次行动,美军之前并没有什么警告或者是通知。直到几十年后资料解密,美国人民才得知这次事件,而因为罕见感染死亡的一个病人的家属起诉美国军方,要求赔偿,但是赔偿要求被拒绝了。

  实际上,这场代号为Operation Sea-Spray的行动,只是美国当时生物与化学武器实验的一场而已,按照已经公布的资料,美军在50到70年代,多次使用当时被认为是惰性的化学物质或者是病原体,在自己的城市里边进行试验,来验证这些武器在城市之中会造成什么样的反应。

  比如说在1950到1960年之间,多次在美国和加拿大的许多地区喷洒硫化锌镉,利用这种物质的荧光性,来验证气溶胶扩散的情况,而后来这一物质被证明对人体有着慢性的毒性作用。当然,对此美军则表示,具体到每个人身上,已经被稀释到了无害的浓度了。

  而更加特立独行的实验还有不少,比如说1968年,美军在纽约地铁里边释放了一批惰性的细菌,用来验证细菌在地铁环境的扩散,类似的实验在公交车站也进行过一次。而至于故意让美军在无防护的情况下暴露在生化武器或者是核辐射的实验,单是公布的就有几百次,到了屡见不鲜的程度。至于在海外进行的各种实验,则有大量的内容依然没有解密。这些宛如好莱坞三流电影反派一样的实验,可以说给美国的生物武器,提供了足够的资料。

  当然了,这些实验的出发点都是为了“防御”,验证如果别人攻击了美国,会发生什么时期,而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东西也确实提高了美国人民对于生物武器的“防范意识”。这些事件都成了美国阴谋论的养料,在部分阴谋论者眼里,美国官方的任何与生化有关的内容,都是武器的一部分,这为美国的公共卫生制造了巨大的挑战。当然了,这无论如何都是美国政府自找的。

500

  在尼克松宣布停止生物武器竞赛的时候,美国的生物战系统,已经储存了数以吨计的多种生物武器,同时对二十多种病原体有着许多研究,对于破坏农作物的病原体,也有着丰富的储备,可以说是有着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生物武器库。在签署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之后,美国官方的说辞是,对于这些病原体的研究,都会出于对于生物武器的防御。但是仅从公布的资料来看,在签署之后,美军对于炭疽相关的几项研究,就已经超过了防御的范畴,而美国科学家联合会也指责,美国对于生物武器的研究显然不只是防御的。在2001年,小布什拒绝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相关的核查请求,认为这方面的核查,会影响正常的研究,对美国是不利的。

  可以说,在生物武器方面,美国的黑历史实在是相当明显,在这个问题上,有着这样的历史记录,换谁都容易产生怀疑,更何况这些还是揭露的部分,有很多部分的档案,美国可能永远不会揭露出来。我们很难说,美国为了“防御生物武器”,做了哪些过于充足的准备。

  而与此同时的是,生物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也给生物武器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基因编辑技术在微生物上面的使用有着很久的历史,通过基因改造的各种微生物,给人类的健康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但是这样的技术,同样也有可能用在生物武器上面,这是科学家们一开始就反复警告的事情。理论上,只要小小的修改,就能让一种几乎无害的微生物变得很危险,而考虑到全球化的人口流动速度,这一定会是个灾难。

  当然了,人类基因编辑的能力,远没有到达那么随心所欲的地步,无论是对于微生物还是人类的基因编辑,人类现在还是在起步的阶段,像是电影里边那样制造有着万能特性的超级生物武器是完全不现实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技术确实给生物武器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通过现代的技术,可以更高效的让病原体复制,更快的筛选出有价值的病原体,同时对于病原体的一些情况,在实验室阶段就可以进行评估。

  这些无疑算是提高了生物武器的效率。而这种危险性,是相当不可控的,生物武器比起其他武器,最危险的地方在于扩增与变异,其他武器的威力就算再巨大,也是可以估量的,但是微生物的增殖与突变,我们至今的认识依然是不足的。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有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机会去关闭它。

500

  新冠疫情以来,一直有一些乐观的观点,说是在疫情之后,人类会对于公共卫生有着更多的重视,对于弱势群体的健康有着更多的照顾,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一点显然是过于乐观了,部分国家的公共卫生领域,不出现倒退就不错了。但是在我看来,另一个方面的重视,确实是有可能的,在这次疫情之后,传染病对于经济社会的破坏力被证实,所以,对于某些人来说,这证明了生物武器的价值,毕竟,虽然生物武器远远不是万能的,但是现有的其他任何一种武器,都难以对人类社会的经济造成如此巨大的冲击,那么,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无疑是十分值得投资的。

  长期以来,我们都对于恐怖组织使用生物武器有着很大的担心,这个担心是十分正确的,因为这样的武器,确实可以以最小的代价,制造出来最大的破坏。只不过,如果我们假设另外一个情况的话,会发生什么呢?当一个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生物技术的存在,积累了几十年的生物武器经验,而同时因为种种原因,并不介意使用这些东西的时候,这个世界会怎么样呢?这个问题,就留给大家思考吧。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