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告急,美国还只想着流量

来源:微信公众号“玉渊潭天”

关于新冠疫苗,美国又表态了

当地时间5月4日,拜登宣布将开始大量生产疫苗出口到全世界,还自称“这是一项重大的人道主义承诺”。一天之后,美国政府又宣布,将支持放弃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

500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美国关于分享疫苗的表态了。如果评选“口头人道主义”国家,美国绝对评得上全球第一。

早在新任政府就职的1月份,美国就扬言要保证全球的疫苗供应,结果到3月份,美国生产的疫苗全部自用,零出口。4月份,美国又宣布设立新冠疫苗协调员一职,1个月过去了,美国关于分享疫苗依然没有任何实质动作。

表态,永远跑在前面,至于后事如何,并不重要,这是美式国际公关的一贯套路。只不过,这一次关于放弃新冠疫苗专利的表态,“抢镜”抢过头了。

500

眼下全球最危急的,仍是疫情。近一段时间,印度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一直在30万以上。

面对日益焦灼的局面,世界卫生组织发布警告,印度日益恶化的疫情危机可能会破坏全球范围内为结束这一流行病而付出的所有努力,螺旋上升为世界性难题

500

当与灾难漩涡尚存距离时,美国总是很善于从别人的难题中看见自己的“机遇”。于是,美国白宫极为“适时”地在世卫组织发布警告的同天,发布了“拜登政府支持豁免新冠疫苗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的重磅消息。

美国幻想着好莱坞式的“超级英雄拯救世界”故事,瞬间照进现实,但实际情况有点不一样,几乎没有太多人把美国的表态当回事。

西方现在使用最广泛的辉瑞疫苗首席执行官专门发了一封公开信坚决反对美国政府的决定。

500

▲公开信中提到:一些在制造疫苗方面几乎没有经验的企业,可能会抢购辉瑞用于扩大生产所需的原材料,这会使所有人的安全受到威胁。

美国政府想代表疫苗企业向全世界邀功,但企业显然并不想接受这份好意。

实际上,与疫苗有关的大部分专利,本来就不掌握在美国政府手里。据《自然》杂志统计,目前至少有113件专利与辉瑞生产的mRNA疫苗技术相关,其中70%来自工业界。美国政府虽然支持了部分疫苗的研发,也掌握一些专利,但比例不高

美国,选择在全球抗疫形势日趋紧张的节点上,抛出一个“积极表态”,梦想把全球疫情当作背景板,一次性赚足眼球,结果却唱了一出独角戏。

因为这样的“抢镜”戏码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国际舆论越来越看清楚了一个事实,美国只会开空头支票。

到3月为止,美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疫苗生产国,生产的1.64亿剂疫苗全部自用。4月7号,美国高调宣布设立新冠疫苗协调员一职,专门用来保障与全球共享疫苗。但到现在,疫情最严峻的印度,美国还没有支援过一剂疫苗。而印度现在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人只占总人口的2%

500

▲由于新冠疫苗短缺,孟买的一家接种中心关闭。

在疫苗问题上,美国已经没什么信誉可言。但这一次关于豁免疫苗专利的表态,美国为了抢流量,让盟友都开始不满。

500

就在美国宣布支持豁免新冠疫苗专利之后,德国政府发言人直接表示了反对:美国支持取消新冠疫苗专利将给疫苗生产带来“严重麻烦”

500

▲这是拜登就任总统以来,美国和德国之间首次出现重大分歧,可能导致G7集团内部关系恶化。

5月8号,欧盟27国也集体达成共识,暂缓新冠疫苗知识产权豁免。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一点没客气:“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不会解决问题,从短期和中期来看,不能帮助增加哪怕一剂新冠疫苗产能。”

事实上,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的豁免,远比美国的一纸声明复杂得多。世界各国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在讨论。

2020年10月,印度和南非最先向世贸组织提议,要求修改《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的相关条例,对包括新冠疫苗在内的个人保护及卫生用品的专利进行广泛豁免。

500

▲印度和南非于2020年10月2日向WTO提交IP/C/W/669号文件。

按照协定规则,疫苗企业可以收取许可费或者禁止他国生产相关疫苗。放弃专利,就是要在这个协定下加一条单独的豁免条款。从去年下半年开始,WTO框架下的各成员国围绕新冠疫苗专利保护问题,已经讨论了十个月之久,并没能达成共识。

现在,距离6月份即将举行的下一次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理事会,还有一个月的节点,美国却提前给世界做了个姿态。

取消疫苗专利,美国一说,就定了?

其实,美国只是同意开启一项基于文本的谈判程序。美国说一句“支持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豁免”,既不是对谈判结果做出任何承诺,也无需负担任何责任,关键是,完全不考虑新冠疫苗专利的复杂性。

从国际层面说,修改TRIPS协议需要164个成员国的同意,共识还远未达成。

美国,偏偏就是要试图将这个复杂的问题简化为一道“道德选择题”——只说不做,用最小的成本,赢得最大的声望。欧盟各国的怒火正在于此,自己被盟友摆了一道。

500

▲拜登让欧盟看起来像个坏人

按照外媒总结的话说,美国原来给空头支票也就罢了,这一次自己不仅想着抢占道德制高点,还让欧洲国家看起来像个坏人。实际情况是,欧盟生产的疫苗,接近50%都已经用于出口。

这也就有了法国总统马克龙怒批美国的那句话:

目前的首要问题不是知识产权,我们不能自欺欺人。今天,美国生产的疫苗百分之百销往美国市场

这也是欧盟的集体态度,相比于豁免疫苗专利,一些国家限制供应链原材料和配料,以及囤积疫苗的行为才是提高全球新冠疫苗产能更大的障碍

一些国家,说的正是美国。

500

疫苗的生产和分配,需要全球协同。根据国际药品制造商协会联合会的估算,一家典型的疫苗生产厂使用大约9000种不同的材料,这些材料来自大约30个不同国家的300家供应商。任何一种原材料的缺乏都会对生产造成严重影响。

发展中国家疫苗制造商网络的首席执行官拉金德·库马尔·苏里在一次在线新闻发布会上说,稀缺的关键材料大部分来自美国

因美国援引《国防生产法》,禁止与新冠疫苗生产相关的原材料出口,全球新冠疫苗供应链一直备受其扰,陷入困境。

早在今年3月4日,作为阿斯利康、诺瓦瓦克斯等公司数亿剂新冠疫苗的生产商,印度血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阿达尔·普纳瓦拉就指出,受美国法律限制出口的关键原材料,将导致严重的疫苗生产瓶颈

谭主在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的官网,找到了美国政府依据《国防生产法》限制向海外出口的新冠医疗物资清单,其中就有印度血清研究所反复呼吁的包括过滤器、刺针在内的疫苗生产原材料。

500

▲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官网发布的《应对新冠疫情医疗用品和设备的出口分配规则》

而根据这份规定,这些原材料出口限制将持续到2021年6月30日。

囤积原料之外,美国自身的疫苗也早已供过于求。美国现有的疫苗数量,即便为所有美国国民接种一次,还有1亿多剂的余裕。

500

▲美国浪费了18万剂新冠疫苗

美国的行为,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威廉·费舍尔用了一个词概括,疫苗民族主义

在威廉·费舍尔的论文中,他指出,除非对发达国家的政策进行重大修改,否则“低收入国家中的大多数人将等到2024年才能获得新冠疫苗接种”。

就在两天前,美国又宣布要把美国变成全球“对抗新冠疫情的武器库”,是否又是空头支票仍未可知,但现实的情况可能是,美国正在把疫苗当武器。

谭主注意到,威廉·费舍尔在他的研究中,还提到了与美国共享疫苗有关的另一个关键词,“附带交易”。疫苗,可能只是美国外交胁迫的工具,还记得美国援助墨西哥的疫苗么,附带的政治条件就是加强对边境非法移民的控制。

500

▲威廉·费舍尔在其研究中点明美国共享疫苗的行为是一种先发制人的“附带交易”

疫苗,一直都只是拯救全球于水火的良药,而不是什么刷流量的工具。这种对疫苗不掺杂念的认识,也应该是全球的共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