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的非洲雄鹰:近期尼日利亚与“博科圣地”的冲突情况与解析

近期,尼日利亚的动荡不安的局势再次引起了世界的瞩目。在非洲地区,尼日利亚因为丰富的资源和雄厚的经济被誉为“非洲雄鹰”、西非的“天府之国”。因为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的存在,混乱的局势已经在该国持续了长达十余年之久,究竟近期的局势如何?又为什么十余年来始终无法铲除“博科圣地”这一恐怖势力呢?

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默德·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说,由于持续的不稳定局势,尼日利亚正面临“紧急状态”。当然这一声明是指尼日利亚东北部博尔诺州的“伊斯兰国”西非分支“博科圣地”的威胁。今年1月9日,尼日利亚军方展开了声势浩大的“ TURA TAKAIBANGO”清剿行动,个人认为尼军的目标有两个:一是确保居民区和交通线的安全,二是逐渐压缩“博科圣地”的势力范围。

500

正在集结的尼日利亚军队

尼日利亚军队的作战策略很简单,主要依托空袭和地面炮火的近距离支援,利用尼军自身的坦克、装甲车、以及各种自行改装的皮卡协同步兵进行作战,形成对“博科圣地”的火力优势,同时尼日利亚步兵与亲政府民兵共同参与清剿,不过他们缺乏合理的战术训练,只是单纯利用人员数量压制对方火力。同时尼日利亚特种部队根据情报对“博科圣地”的训练营展开秘密突袭。根据军方消息,行动已经进入到了第二阶段,在目前三个月左右的军事行动中,尼日利亚军队取得了一定的战果,打死了数百名“博科圣地”恐怖分子,摧毁了不少武装车,缴获了大量武器。

但是这次行动没有并那么顺利,“博科圣地”进行了更凶猛的反扑,就简单从最近一个月的战局来看:一个月前,“博科圣地”沿A3公路一路大肆袭击平民和军警,他们短暂占领了Dikwa,还袭击了Maiduguri城的联合国维和部队,23天前,15名尼日利亚军人和4名亲政府民兵被伏击致死。两周前“博科圣地”宣布对尼日利亚多地进行恐怖袭击,一名约贝州的和平委员会委员被杀死,数名士兵被杀;3月30日,一架尼军阿尔法战机被“博科圣地”击落,这一类的袭击报道数不胜数。

500

尼日利亚东北部博恩州交通图,A3高速是博恩州连同尼日利亚南部的重要交通线

500

博科圣地袭击数量图

“博科圣地”作为国际公认的恐怖组织,有着以下的作战特点:他们不断地对博尔诺州的居民点、军事基地、交通线进行各种袭击,甚至集结重兵沿公路一路烧杀抢掠势不可挡,“博科圣地”多次使用简易爆炸装置(IED)对尼军人员、装甲目标进行袭击,有时面对一些坚固的军事基地或者据点,“博科圣地”会使用自爆卡车,这对于缺乏反坦克武器的尼日利亚军队是一个灾难。

“博科圣地”利用严格的宗教法律来加强其纪律,被洗脑后的激进分子们往往视死如归,大批武装分子直接冲击尼军据点或者安全检查站,兵力不足的尼军往往难以抵挡。除了在博尔诺州东北部丛林地区的一些据点外,“博科圣地”对尼日利亚领土的控制并未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他们更多的是自杀式袭击、屠杀和抢掠。由于东北部地区尼军安全部队人数不足以及基础设施建设薄弱,后勤运输困难,许多村庄难以得到军方的保护,博科圣地得以大肆掠夺居民物资、青壮年并屠杀居民,这一方面补充了该组织的物资和人力,另一方面也是对周边居民的威慑:即军事力量无法保护他们,与尼日利亚安全部队的合作将付出不可接受的代价,没有当地居民的支持,找到并剿灭“博科圣地”便变得更加麻烦。

500

CS/VP3防地雷反伏击车掩护皮卡运输车

“博科圣地”还总是用路边炸弹袭击过路的运输卡车,特别是向乍得和喀麦隆北部进行主要供粮的杜阿拉-恩贾梅纳公路上,对交通运输安全造成很大威胁。更恶毒的是,“博科圣地”残忍地对待儿童,并将儿童用于各种军事手段。他们不仅向儿童传播极端思想,许多十来岁左右的孩子被该组织虏去成为杀人的士兵,有的女孩被迫成为性奴隶,还有很多孩子身上绑有炸药作为自杀炸弹去袭击平民或者军事目标,2015年8月25日,一名身上绑有炸弹的女孩在达玛图拉的一个公交车站外炸死6人,炸伤数十人,这样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由于作为“自杀炸弹”的儿童总是被人忽视,所以他们往往会造成巨大的破坏。

500

2001年-2017年博科圣地有女性参与的自杀式袭击事件数量

为何数年军事打击,无法遏制“博科圣地”?

国际社会缺乏足够的支持力度

尽管恐怖主义在非洲的蔓延愈发严重,但是国际社会对此并,没有太多的重视。在极端组织蔓延到叙利亚时,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和支持叙政府的俄罗斯军队纷纷介入打击极端组织,尽管极端组织仍旧存在于叙利亚,但是与巅峰期间相比早已不能同日而语。尼日利亚方面当然也受到了许多国际上的支持,例如有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西方国家的教官帮助尼日利亚训练军队、美国中央情报局与尼日利亚达成反恐情报共享、西方国家反恐方面的财政支持等,不过这些也仅仅是杯水车薪。尼日利亚军队的孱弱和装备的落后,如果能够获得国际上军事大国提供的直接军事支援(例如:侦察、空袭或炮击支持),必定能更有效地遏制“博科圣地”。

国际媒体对于尼日利亚爆发的冲突也没有更多的关注力度,因为缺少大国间的地缘政治较量。媒体们更愿意关注正在增兵顿巴斯的乌克兰,但总是忽略每天因“博科圣地”导致数人甚至数十人丧生的尼日利亚。

500

尼日利亚的装甲车,尼日利亚的军工厂能独立生产少量的装甲车

尼日利亚军队的综合作战水平不足

“博科圣地”恐怖组织在尼日利亚如此嚣张的原因之一便是尼日利亚军队的综合作战水平低下。尼日利亚作为一个拥有2亿人口的国家,其现役军人数量只有12万,加之国内还有其他的冲突,用于对抗“博科圣地”的兵力更加有限。尼日利亚军方在靠近“博科圣地”的居民区地带没有修建完好的工事,往往只是设立两三个简陋的安全检查站;尼日利亚的军官贪污腐败,克扣士兵薪资,士兵经常抱怨他们吃不饱,而“博科圣地”拥有更精良的装备,有尼日利亚士兵讽刺地告诉路透社记者“我拿一把刀去参与枪战。”。

面对强大的“博科圣地”,尼日利亚士兵存在畏战心理和意志薄弱的问题,有时大批恐怖分子来进攻,尼军会溜之大吉,近期甚至还出现了尼军躲在军营里不敢出战而任凭“博科圣地”抢掠村庄、屠杀村民的情况。

500

尼日利亚军队炮击“博科圣地”

尼日利亚军队主要装备都比较落后,但近些年出于反恐的需要也引进了少量先进装备,如T-72M1和T-54/55坦克。火炮方面,除了少数最新引进的轮式105毫米突击炮和122毫米轻型榴弹炮,比较先进的是39门“帕尔玛利亚”自行榴弹炮和40门罗马尼亚APR-40,其他大多是苏联时代的老旧火炮。战斗机方面,尼日利亚在今年3月已经接收了3架巴基斯坦JF-17"雷电"Block2战机,不过其余的战机都非常落后,只有仅存的8架阿尔法喷气机担任着对地攻击的主力。直升机方面,32架米-24/35是火力打击的先锋。无人机方面,尼日利亚较为先进的有多款战术和中长航时察打一体无人机,具备较强的侦察、监视和攻击能力,未来还将引进更新的型号。尼日利亚陆军的主要装备是被成为“大脚”的CS/VP3防地雷反伏击车以及Maxxpro 4x4防地雷反伏击车、南非Reva以及以色列沙猫装甲防护车。

500

尼日利亚士兵操作W85式重机枪

虽然说尼日利亚的少量先进装备+大量老旧装备的组合如果配备合理,应对以AK47、RPG-7、自杀式炸弹为主的“博科圣地”也不在话下,但是尼军难以运用好这些装备,更不用说做到步、坦、炮、空协同作战,不少装甲车和皮卡被埋放的路边炸弹摧毁,各种装备和弹药因为尼军被击溃逃窜反倒落入了“博科圣地”的手中。今年4月7日,“博科圣地”袭击尼军据点打死5名士兵,缴获6辆SUV汽车,2018年11月,“博科圣地”的一次袭击夺取了4辆坦克。糟糕的综合作战水平不但未能帮助剿灭“博科圣地”,反而在某方面帮助了他们的扩张。

尼日利亚政府采取的战略方针错误

恐怖组织可以分为两大类,意识形态恐怖主义和种族恐怖主义。“博科圣地”长期被视作纯粹的意识形态恐怖主义,而忽略了该组织的种族主义背景,这点十分重要,因为这直接影响到了反恐政策的实施。种族主义恐怖组织,尽管它是激进的,但是它大多数时候是在与社会内部的潜在不平等作斗争,例如歧视,贫困或政治和公民权利。往往他们还能够得到某些同情或社会支持。然而意识形态恐怖组织在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比较“温和”,获得许多关注,然而一旦他们变得激进,暴力行为将使他们失去很大一部分支持者。种族主义恐怖组织更难以被消灭,因为他们更容易得到当地人的支持,与当地人混在一起,那么单纯使用军事手段便不能解决,反而会加深矛盾。

500

正在休憩的尼日利亚士兵,尽管条件艰苦,但是他们依旧义无反顾地与恐怖分子战斗

尼日利亚大约由50%的穆斯林、40%的基督徒、10%各种其他宗教或者无神论者等组成。穆斯林主要居住在该国北部,而基督徒主要居住在该国南部,南北之间存在明显的不平等关系。关于这点的体现主要是教育水平、失业率和儿童死亡率。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调查数据,南方地区的教育水平要比北方高很多,学校也更多。所以北方开设了更多的带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课程的伊斯兰学校,“博科圣地”也借此传播极端思想、暗地招募儿童。北方地区的失业率要远高于南方,但是政府不提供救济,不努力改善就业状况。在穆斯林家庭父权制的影响下,女性留在家里带孩子,受失业影响的年轻男性为了谋生很可能加入“博科圣地”。

500

尼日利亚南北女性受教育率

最后一个是儿童死亡率,实际上是体现一个社会的医疗卫生标准高低。由于北方地区医疗水平的落后,北方的儿童死亡率要远高于南方。穆斯林所在地的贫困、落后、不平等导致尼日利亚潜在的种族分裂,“博科圣地”借机扩大自己,并广泛地对政府附属机构和基督徒聚居地袭击,以表达在该国穆斯林地位不平等的愤怒。

500

尼日利亚南北经济差距

当然“博科圣地”意识形态恐怖主义的一面更不用多说,他们袭击库法尔人,认为他们是没有接受“净化”的信徒,传递各种极端思想,肆意制造恐怖袭击。尼日利亚政府对此采取的是一刀切的“集体惩罚”方式,尼日利亚军警不仅对“博科圣地”采用军事打击手段,也对周边的民众进行了非法暴力的惩罚。比如被怀疑或者涉嫌协助“博科圣地”便会被军警非法拘留甚至遭受酷刑,许多平民并没有与“博科圣地”有任何关系结果在监狱中被折磨致死,还有尼日利亚军队趁机对居民打劫、枪杀受害者家属、胡乱轰炸居民区造成大量无辜人员伤亡等等。由于尼日利亚政府对“博科圣地”附近穆斯林平民实施不分青红皂白的暴力行为,进一步加深了穆斯林对政府的痛恨,割裂了穆斯林与政府的关系。许多穆斯林加入“博科圣地”是因为他们认为至少他们拥有武装来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并且能为穆斯林群体争取合理的权利。

尼日利亚政府对“博科圣地”采用的“集体惩罚”政策,不但未能消灭“博科圣地”,反而助长了种族之间、穆斯林和政府之间的矛盾,间接地使得“博科圣地”壮大。导致政府又不得不采取更加严厉的手段打击“博科圣地”,结果变成恶性循环。当然我们并不否定军事打击的作用,但尼日利亚政府需要重视民生改善,提升民众教育水平,减少失业率,提升尼日利亚北部穆斯林地区的生活水平,加强尼日利亚军队和穆斯林民众的合作关系。所以尼日利亚必须重新审视其反恐政策方针并加以改进,以结束流血冲突。

500

被博科圣地击毁的美制防地雷车

尼日利亚官员和军方借打击恐怖主义伺机敛财和贪污

贪污腐败问题是致使“博科圣地”未能被解决的重要原因之一。在2020年国际透明组织全球清廉榜上,尼日利亚排名第149位。尼日利亚的腐败成风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打击“博科圣地”使这一情况变得更为严重。在2007年-2017年十年间,有多达150亿美元的反恐资金不翼而飞;萨尼·阿巴查(Sani Abacha)将军向他及其家人控制的英国银行帐户转移了数百万美元;前国家安全顾问桑博·达素基(Sambo Dasuki)被指控挪用了购置军事装备对抗“博科圣地”的上百万美元资金用于添置自己在迪拜和伦敦的房产。

500

2017年,68%的尼日利亚警察收受贿赂

腐败对尼日利亚的反恐战争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购买劣质的军事硬件,提供虚假的国防合同,为第一线的士兵配备劣质武器和有限的弹药,军队没有足够的训练,缺乏基本医疗服务,甚至还面临饥饿问题,尼日利亚的普通士兵的装备也不如“博科圣地”,士兵们说他们往往携带的是AK-47步枪和几十发子弹,而“博科圣地”拥有勃朗宁机枪、RPG和夜视仪等等,无论国防预算是多少,前线物资紧缺的情况从来都没能得到改善。同时人们指责尼日利亚政府在反恐战争中并未竭尽全力,甚至政府内部的某些官员希望这场战争持续进行下去,从而获得更多好处。

总而言之,尼日利亚军队与“博科圣地”的反恐战争还没结束。如果尼日利亚政府要想赢得这场反恐战争的胜利,就必须做出更多的努力,例如:打击军队和官员的贪腐腐败、寻求更多国际上的反恐支持和合作、加强军队的作战能力、提升基础设施建设和民生福利,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减少针对穆斯林的不平等和军队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路漫漫其修远兮,距离尼日利亚这只“非洲雄鹰”获得和平和稳定的那一天还很漫长。

站务

  • 4月份违规账号处理公告

    尊敬的各位用户:风闻社区鼓励用户创作、发布优质内容,但对于用户反映强烈的破坏社区氛围的行为,风闻社区始终保持“零容忍”的态度,给予严厉打击。针对社区中出现的违反法律法规、发......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