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小说《长城I蓝色星球》第009章 天鲸,五。

500

中国特色科幻小说《长城I蓝色星球》,2020年中国深海勘探背后的秘密发现。

注: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第009章

天鲸,五

(本章5237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张卫操纵着天鲸继续下潜。

  5000米,声呐里忽然有了奇怪的声音,像是鲸,但是比鲸的声音更加高亢。

  “杨教授,你听一下这个声音,我从来没听到过!”周克说着将耳机摘下来递向杨爱民。

  杨爱民接过耳机戴在头上,眯着眼仔细听着,耳机里海底的背景噪音嗡嗡地响。

  周克见杨爱民没有说话,便开口问:“杨教授,你……”

  话还没说完杨爱民就伸手打断了他,示意他不要说话,舱内一时间陷入了绝对安静。

  杨爱民听着,忽然一声高亢的鲸叫进入了他的耳朵。

  “哞嗯……尼嗯……嗯……”拖长了音节,高亢而又悲伤,带着特殊的韵律,富有节奏。

  “周克,看一下声音频率是多少?”杨爱民问到周克,耳机也没摘下来,继续听着。

  “杨教授,频率在45~55赫兹左右。”周克看了眼声呐仪上的数据赶忙回复杨爱民。

  “45~55赫兹?”杨爱民睁开了眼,盯着周克,很是疑惑。

  “没错,杨教授。”周克再次确认了下仪表上的数字。

  杨爱民放下了耳机,对着张卫说:“张卫,在这停一下,让周克把这段声音完整记录下来,上去后摘出来,我要仔细听听!”

  “好的,杨教授。周克,你记录好。”张卫边说边将“天鲸”稳定在了这里。周克则戴上耳机继续监听着这首奇怪的鲸歌。

  杨爱民坐着这回想,思考,思绪把他拉到了1989年,这头鲸是Alice啊!

  1989年,有一只孤独的灰鲸Alice穿越太平洋,辗转千里,来到地中海,出现在以色列沿海。在这数千英里的路途中,她一路走一路高声吟唱,人类却无法得知她歌唱的目的。

  她的声音频率足有52赫兹,而正常鲸的频率只有15~25赫兹。她是孤独的,她的声音不被同类听到。

  她是一只孑然一身的鲸鱼,在大海中独自游动,唱着无人懂得的歌。它是一支独一无二的号角,面对大洋深处,发出只属于自己的呐喊。

  杨爱民听过Alice的歌声,像今天这个声音一样高亢优美。

  人们想象它是一只孑然一身的鲸鱼,在大海中独自游动,唱着无人懂得的歌。

  人们想象它毕生都在呼唤着自己的另一半,却始终没有回应。

  人们想象它是一支独一无二的号角,面对大洋深处,发出过去不曾有过、将来也不会再有的呐喊。

  人们都想错了,等待另一只鲸的出现,需要的不过是时间而已。

  2010年的时候杨爱民再次听到了这种歌声,而且是同时在两个地方捕获的。

  52赫兹不再孤独。

  今天,在这5000米的深海,杨爱民是第三次听到这种歌声,中间足足间隔了十年。

  令杨爱民疑惑的是为什么在这5000米的深海也会有这种歌声,这种歌声到底是什么意思?

  忽然周克的声音打断了杨爱民的沉思:“杨教授,有个类似潜艇的东西在快速接近我们,可能是被我们的声呐吸引过来的!很快,还有1500米接触。”

  “张舰长,杨教授,我们该怎么办?!”周克的声音很是紧张急切。

  “注意规避,准备撞击!”张卫急忙想要下潜躲过这个东西。

  “不要慌!躲不掉的,如果等会撞击的话,我们是跑不了的,就稳定在这吧,把影像记录下来,传到水面去。”杨爱民还是很镇定的,或者说是面对死亡威胁的坦然,“周克,你注意报一下这东西的位置。”

  “好,1200米…”只有周克的声音响起在众人耳里,空气在这里沉寂了十秒,孙建国都忘了呼吸。

  “1100米,速度大约36公里每小时,预计1分50秒后接触!”周克简单计算了一下这个东西的速度。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走,还有最后十秒的时候周克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减速了,它减速了!”周克的声音像是救命稻草,众人都为之一松。

  外面一头巨大的鲸鱼停在了“天鲸”的正前方,像是抹香鲸,却没有牙齿,它还在歌唱,闭着眼睛。

  “天鲸”里四人都看到了这头巨大的鲸,这不是杨爱民在脑海里快速检索,却认不出来它是什么种类,没有哪种鲸鱼能潜到这么深的海底啊!

  “杨教授,它还在叫,我们怎么办?”周克看着这5000米深海的巨鲸,额头上全是汗水。

  “不要动,静观其变!它可能是探测到我们声呐的超声波过来的,深海里它睁不开眼睛,看它动作我们再做反应。张卫,你随时准备好!”杨爱民虽然疑惑但还能保持基本的冷静。

  这头鲸在这足足歌唱了一分钟,感到“天鲸”没有回应,它轻轻地往前蹭了一下,杨爱民四人看着它蹭过来轻轻撞了一下“天鲸”,辛亏天鲸够重,只是轻轻晃了一下。

  感到天鲸没有反应,这头鲸更加高亢地叫了两声,上下晃了晃自己的大尾巴,尾巴左边还少了一块,像是被什么咬掉的,仰了下头部便一头向更深的海底扎了下去。

  这头鲸颠覆了杨爱民的认知!

  “跟上去!快跟上去!张卫,全速下潜!”杨爱民再也不能保持冷静,科学家都是疯子。

  “杨教授,我们这是试航,不能这么冒险!”张卫倒是很冷静。

  “下去,我以‘长城’任务负责人的名义命令你跟着它,全速下潜。”杨爱民是真的疯狂了。

  “是!”张卫神经反射般地回答,立马操纵着“天鲸”全速下潜。

  5500米……6000米……6500米……7000米。短短一百秒,“天鲸”就快速下潜了2000米。

  ”7040米杨教授,你快看下面!”张卫一声叫喊把闭目养神的杨爱民叫了起来。

  探照灯下满是巨大的骨架,有些还很新,有些已经腐朽得不成样子,马里亚纳狮子鱼穿梭其中,那头巨大的鲸还在前面不远处歌唱。

  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透明小鱼在探照灯下熠熠生辉,无脊椎动物趴在骨头上慢慢蠕动。

  感到“天鲸”也跟了下来,它便慢慢上浮,游向黑暗的远方。

  “张卫往下一点!贴近一点!周克把这些全录下来,等会再采集些样本!”杨爱民看着这些骨骸瞪大了双眼,不忍错过每一个细节。

  张卫操纵着“天鲸”再次往下沉了一点,开启尾部螺旋桨慢慢地往前巡游。

  灯光所过之处,那些透明小鱼咻的一下就往旁边躲闪,荡起片片的沉积物,像是胶质体,旋转,弥散。

  不知这块地方有多大,骨骸有多少,有些还叠在一起,上面新的压垮了下面已经腐朽的,碎骨到处可见。

  “这是个坟场,海底坟场,这是那些听到歌声的鲸的墓地。

  我知道刚才那头鲸唱的是什么东西了,那是葬曲,唱给临终者的哀歌!它是死亡的歌唱者。

  地球上被我们人类发现的鲸落少之又少,原来所有临终的鲸都被召唤到这里来了!

  我要给这地方起个名字,叫什么好呢?对了,就叫鲸落之地!”杨爱民高兴得像个孩子,脸上的皮肤都挤在了一起,每一条沟壑里都是兴奋。

500

  “对了,向水面报告,把这个地方记录下来!还有,告诉水面注意一头鲸鱼,鲸鱼都是要换气的,刚才那头鲸如果在附近海域上浮换气的话应该能拍到,让他们出动无人机!”杨爱民迅速向周克吩咐,这是这次潜航最大的收获。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这里是‘天鲸’,我们现已下潜至7040米深度,成功坐底,‘天鲸’一切正常。

  杨教授要求你们在附近海域注意一头鲸鱼,建议出动无人机将影像记录下来!

  另外现在海底发现神秘场所,需继续查探,查探完毕后我们立即上浮返航!

  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周克迅速地向书面报告了现在的情况,四人都等着水面的回复。

  短暂的延迟后,天鲸里响起了王帆的声音:“指挥中心收到!你们继续探查作业,随时报告情况!”

  “‘天鲸’收到!”

  “张卫,以刚下来的地方为坐标原点,我们把这里全部扫描一遍。周克你用摄像机把全部画面记录下来。”杨爱民等待水面回复后立即向两人吩咐,“孙船长,你帮我看一下右面,注意一下比较奇怪的东西。”

  “好的,马上进行作业!”张卫和周克两人异口同声地回到,孙建国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周克,先检查一下设备,规划扫描路线。”张卫对着周克说,该有的程序还是要有的。

  “好的,正在检查!

  全景摄像工作正常,内存还余6328TB…

  声呐扫描系统正常…

  实时位置模拟正常…

  电源储备还余98%…

  含氧量20.1%,略低于正常水平,预计还余6个小时到达警戒水平,7个小时到达危险水平。

  ………

  可以作业,建议作业时间3.5~4个小时。”周克检查系统报告情况的声音足足持续了三十秒。

  张卫听到周克这一句开始作业后就操纵着“天鲸”开始顺着规划路线前进扫描。

  幻想孤鲸,“天鲸”就像个孤独的旅者,完全黑暗的海底只有这一点希望的光照亮了这片狭小的世界。

  人耳可听频率间,只有“天鲸”上声呐的声音在众人耳机里,噔…噔…噔……

  杨爱民看了看手表,从开始扫描到现在已经走了十分钟了,“天鲸”还没有走到这墓地的边缘,它的速度可比“蛟龙号”快一倍啊。

  “张卫,我们往前走了多远了?”杨爱民忍不住问到张卫。

  “0.33海里左右(1海里=1.852公里),这块墓地是真的大啊!”张卫不由得感叹,“杨教授我们是不是从墓地边缘往里走的啊?”

  “可能性不大,生物的基本习惯会让那头鲸把我们带到墓地中心的!继续往前走!一定能找到边缘!”杨爱民心里也没了底,他不得不加重语气来给众人打气。

  7000多米的深海,如果有一个人出现幽闭恐惧症或者深海恐惧症的话,“天鲸”可能就报销在这里了。

  张卫继续操纵着“天鲸”前进,周克则紧盯着全景摄像机的画面,生怕错过每一秒钟。

  足足又走了二十分钟,探照灯下的海底突然一空,地形在这里陡然升高,张卫眼前终于没有了那些巨大的骸骨,赶忙将“天鲸”停了下来。

  “杨教授,我们走到边缘了!”张卫略微疲惫的声音里带些少许的激动,任谁紧张了这么久精神也可能扛不住,更别说还是在这7000多米深的海底。

  “走了多远?”杨爱民也来了精神,急忙发问。

  “我看一下,杨教授,我们走了…”张卫长大的嘴里突然没了声音。

  “走了多少?别愣着不说话!”杨爱民急切地催问。

  “走了差不多1海里!”咕咚一声,张卫咽了口口水艰难地说。

  周克和孙建国都扭过头看了眼张卫,也都齐齐咽了口口水。

  “数据没问题吧?”杨爱民也是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地方竟然有这么大。

  “没问题,我怕看错了,还专门检查了一下数据,我们走得没问题,是一条直线!”张卫向爱民再次确认。

  杨爱民没有回答,他在心底默算着,“假设我们是从中心位置往边缘地区走,画一个圆,那么这块地方大约有11平方公里左右!这11平方公里全是鲸的骸骨!”

  “张卫,现在我们沿着边缘从左往右巡航前进,把这块地方圈一边,我要知这的详细面积!”默算完的杨爱民有点不相信推算的结果,他迫切地想要知这里真正的大小。

  “明白!杨教授,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张卫想和杨爱民再确认一次下面的行动方案。

  “立刻开始,不要耽误时间!”杨爱民斩钉截铁地说。

  “是,马上继续作业!”张卫得到确认后立马又操纵着“天鲸”沿着骸骨边缘向左前方巡游而去。

  上帝视角里,“天鲸”这个孤独的旅人正沿着骸骨铺就的“餐桌”边缘缓缓前行,像是家里养的狗一样,绕着桌子寻找着食物的残渣,而他亲爱的主人却不舍得向它施舍。

  “缓慢”的“天鲸”绕着这块骸骨之地慢慢前行,谨慎而又卑微,历经了188分钟30秒的它终于回到了第二次出发的起点。

  你要是仔细计算的话,这个时间刚好是3.1415926个小时,科学,更应该说是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神奇,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或者是被设计好的样子。

  多么让人绝望的科学!

  “杨教授,我们回到在边缘的起点了!”精神高度集中了三个多小时的张卫疲惫不堪。

  “嗯!”长时间盯着观察窗外的杨爱民也有点僵硬,一路上除了骨头和黑暗,还有那漂浮的沉积物,杨爱民再没看到其他的东西。

  “张卫,周克,老孙,大家都喝口水休息一下!就三分钟吧!”杨爱民看了看手表,这是四人下海以来第一次喝水,休息。

  短暂而又漫长的三分钟匆匆就走了过去,缓了一会的众人精神状态有了稍许的提升。

  “张卫,平面图绘出了没?有多大?”杨爱民一缓过劲来就问到张卫。

  “绘出来了,整个墓地接近于完整圆形,大概有10.77平方公里!我们刚下来的地方接近于圆心!”张卫很是惊讶于这块墓地的大小和它规整的地形。

  这和杨爱民计算的是差不多的!

  这绝对不是自然原因造成的!幕后到底隐藏着什么?这和“灵龙”有关系吗?杨爱民在心里问着自己,怒吼地问着自己。

  没有答案!杨爱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没有答案那就慢慢寻找答案。

  “周克,采集一点骨骸和沉积物样本,那个碎骨上的软体生物也抓上两只。完了就向水面汇报返航,详细情况上去再说。”冷静下来的杨爱民语调十分平缓,但他心底还在想着那些问题。

  “好的,我马上汇报。”周克心里也有些疑惑,张卫刚说的数据都太巧合了,“报告指挥中心!报告指挥中心!这里是‘天鲸号’,海底测绘任务已完成!即将返航!请做好准备!”。

  “指挥中心收到!‘昆仑号’已经调整好位置,就在你们的正上方!已做好准备,随时可以返航!”等待了五个多小时的王帆终于听到了返航两个字。

  “‘天鲸’收到,现在返航!”周克迅速回复到王帆,这海底是真的压抑。

  “嘭”的一声,连接在“天鲸”上的缆绳与“天鲸”断开了连接,这下算是彻底“自由”了。

  超高压力泵配合着化学反应产生的高压气体将配重舱里的海水压了出来,舱体也调整着位置将尾部朝下,“天鲸”准备上浮。

  “等等,声呐里又响起了那个鲸鱼的歌声,杨教授你来听听!”周克突然一声把杨爱民从幻想里拉了出来,顺手就把耳机递给了杨爱民。

  杨爱民接过耳机一听,没错,它又回来了,声呐仪上它下潜的速度还很快。

  “等等,看它回来干什么?!”杨爱民向着张卫说,“我们往中心走!全速过去!”

  张卫再次操纵“天鲸”调整位置向中心驶去,这次他倒没有说话,军人,服从就好。

  等到“天鲸”驶到刚才中心的位置,那头巨鲸已经唱着歌游了上去,探照灯下,之前那个鲸落却出现在了这里,嘴里还挂着那条腕足,它把它送了下来。

  杨爱民看着这个鲸落,久不能语,他实在无法想象这是为什么。

  一直没说话的孙建国倒是开口了:“杨教授,这里会不会是一个“餐桌”,某种东西可能在这里进食?”

  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一切看似又有了合理的解释。

未完待续……

首发连载于公众号:科幻特中社

点击→《长城I蓝色星球》阅读最新章节

作品介绍:

这冷冰冰的科学啊,真是令人绝望。——铁板乌贼

作者介绍:铁板乌贼。别看我是只鲨雕,其实我是只乌贼。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