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为什么反复强化方方这样的“符号记忆”?

西方为什么这一年来屡屡在舆论上强化诸如李医生、方方、张展(当然,就实际行为,前者与后两者有根本不同)这些“符号化”记忆呢?哪怕一年后回顾整个抗疫过程,有太多其他人更有资格被与抗疫联系在一起?

这是有一定心理现象依据的。

人们往往不太容易形成对整个事件和历史的全面记忆和认知,而更着重于某些“点状记忆”,然后由这些点反过来形成整体认知。也就是说,如果希望人们对某件事物形成特定的认知,就可以有意识的强化整体中的某些点,这些点在实际上可以代表事物的整体趋势,也可以不代表整体事物而仅仅是一些边角历史,甚至可以添油加醋编出来。但这不总是妨碍其在生成舆论效果层面的有效性。

以后谈到2020年的世界新冠疫情。中国的代表就是方方,就是无主手机,是医疗崩溃后的绝望,读者读罢切身感受,太惨了,每个病人背后,都是一座山。治理不力。

西方的代表呢?好像没什么有印象的事迹和“殉道者”嘛,就感染了一个数字而已,没什么太深刻的负面印象。还不错。

如果中国是个弱国,以上的剧本就很有可能真的成为未来“人们头脑中”的历史。

回溯这一年来的抗疫历史,对于中国自己,在提升社会治理层面是可以反思,可以检视一下还有什么不到位的,能进一步改善的地方,下次怎么能做的更好,反应更快。

但在国际场合,面对那些对中国“隐瞒疫情”的无端指责,我们不需要有任何所谓的“反思”和示弱。

一帮考10分20分的混混学渣,为了逃避回家挨揍的压力,集体批判考75分的全校第一怎么没得满分,太无能了,自己是被他带坏了,这不是很荒唐可笑的事情吗?

要不是中国(相对而言)灵敏的公共卫生监测系统首先发现了这种新病毒,就以西方国家对待疫情吊儿郎当不负责任的态度,没准要到今年秋冬季再次爆发的时候才能被识别出来。毕竟新冠死的那点人,在总人口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就算有人稍微觉得今年死的多了一点,也不过是一个大号流感,或者电子烟肺炎之类的,不需要惊慌和戴口罩的。

中国2020年的抗疫表现,已经是人类文明面对大规模公共卫生事件有史以来的巅峰了,在最大程度上兼容了国民生命、经济发展、社会流动性这几个在疫情期间彼此冲突的目标。

而且中国是闭卷考试,其他国家是开卷考试。如果单独评价湖北之外中国其他省份的“开卷成绩”,那打个90分也没有问题。

如果全校第一也只能考75,那说明这份卷子出的超纲了。

超纲也不是不能做,错了的题,也要自己好好总结,下次遇到就要会,要比这次强。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条路上,还有很多课需要补。

但这和被一群十几分甚至个位数的学渣围着批判“抗疫不力”,是两码事。

有些人总想故意混为一谈,这样看着自己手里的15分的卷面,就可以安慰本国臣民:这次是中国考的不好,你们不要看我,都去怪他就好,CHINA!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