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内该不该有吸烟室,卫健委和建造公司杠上了

据界面新闻30日报道,近日,深圳卫健委发文,点名批评深圳机场内设“豪华吸烟室”,指出其在室内公共场所设立吸烟室,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控烟条例》。这一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引发广泛讨论。

500

深圳卫健委在文中提到,虽然吸烟区与其他区域进行了隔离,但每次开门时烟雾仍会向外扩散,且吸烟区对面就是母婴室和人流密集的公共洗手间。目前,深圳市控烟办已督促深圳机场对违法设置的吸烟区进行整改。

深圳机场内的吸烟室属于“烟客”品牌的经营项目,主体公司为长沙中渡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渡科技)。目前烟客在全国120多个机场和高铁站设有吸烟室。

界面新闻采访到中渡科技创始人王渡升,对于深圳卫健委的指责,王渡升并不认同。王渡升认为,他们所做的事情是在解决社会矛盾。

“抽烟在全国是普遍存在的行为,是一种实际的客观需求,既然短期内无法避免,我们可以让吸烟的人到一个地方集中抽烟,同时把烟雾处理好,不对其它人造成伤害。” 王渡升说。

王渡升称,吸烟室的空气会进行净化,设置了负压避免烟雾飘散出去,还设置了人脸识别禁止18岁以下人群进入。为了不违反“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规定,烟客在深圳机场的吸烟室,实际上是在户外搭建的,与机场内部做了连接。不过这些做法并不能说服深圳卫健委,吸烟室现场图片看上去也与室内场所无异。

500

人人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但中国仍有超过3亿的烟民。对于不吸烟的人群,二手烟成为潜在的危害,而吸烟习惯一旦养成又难以戒断。

近年来,卫健委大力推广控烟,全国文明城市的创建标准中也要求,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全面禁烟,并有明显的禁烟标识。不过至今,控烟还没有全国性的条例。

2014年10月,当时的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起草了全国性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此后便了无音讯。6年过去,这一条例仍未正式实施。

一些地方政府出台了地方性的控烟条例,深圳于2014年推出,是最早发布控烟条例的城市之一,上海、北京、成都等地也发布了控烟条例。但长沙、南昌等城市则没有相应的法规进行约束,只是将控烟作为一种文明行为进行倡导。

各地政策不一,也导致了具体执行标准不一。虽然烟客在全国有100多个机场和高铁站吸烟室,但只有深圳机场被卫健委批评并整改。深圳机场吸烟室事件已过去一周,并未见到其他地方跟进处理。王渡升表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吸烟室已经建设完毕,近期即将开放。

吸烟和控烟的背后是烟草局和卫健委两方。据《财新》报道,多名控烟界人士称此次深圳机场开设吸烟室也有烟草业干扰,尤其可能受到烟草局协助。

对此,王渡升完全否认。“我们没有得到烟草企业的任何支持,也没有任何烟草公司给我们投资,更没有烟草企业参股烟客。这些吸烟室都是我们自己出资建设的,与烟草无关。”

据天眼查APP显示,中渡科技的股权结构中没有烟草行业公司,其控股公司中渡景旅是一家景区运营服务商,目前正在运营洛阳•洛邑古城、镇江•枕翠湾、南昌•原城纪等项目。此外,中渡科技的股东中还有深圳前海正晨投资、36氪旗下的氪基金,以及心元资本等。

王渡升对界面新闻表示,烟客的经营模式与烟草无关,收入来自吸烟室内的广告,但也不是烟草类的广告,主要是一些汽车、金融理财等与男性消费者相契合的场景。

王渡升称,包括深圳机场在内,大部分机场吸烟室项目都是机场方主动找到烟客,希望解决乘客在机场内的吸烟问题,大部分机场在建设之初就预留了吸烟室,现在机场将场地免费提供烟客,烟客负责改造和后期运营。

王渡升对界面新闻表示,一个吸烟室的建设成本为50万至100万,广告收入可以覆盖成本,但基本不会盈利。

对于在机场设置吸烟室一事,网友反映不一。有人认为室内不应当设立吸烟室,也有人认为应当给吸烟的人一个疏导渠道,但要选对位置并做好隔离措施。目前,国际上一些大型机场,如东京成田机场和香港机场,都设有专门的吸烟室。

500

500

王渡升表示,深圳机场事件不会影响公司的发展方向,但未来会对吸烟室进行完善和改进,比如在入口处安装两道或三道门,进一步阻断内外空气流通;未来会对吸烟室进行更名,改为隔烟室,更符合其特点。

不过政策风险依然存在。虽然现在只有深圳关闭了机场吸烟室,但未来不排除更多城市跟进。当然也有可能这些城市继续允许机场吸烟室的存在,只是加强对其管理,平衡吸烟与控烟的诉求。

站务

  • “答案”来了!

    2020年,因为疫情,人类命运休戚与共,而新冷战、新形势,挑战重重。如何描述过去一年,对未来,又该如何展望?很快啊,很快,“答案”来了!2020年11月28日-29日,观传......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