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数据:《全球卫生安全指数》

 

回顾数据:《全球卫生安全指数》

此前发布不久的《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简称GHS Index)或可为我们评估和预测新冠肺炎的全球应对与各国表现提供参考依据。

上述报告是在2019年10月,由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联合核威胁倡议(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NTI)和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EIU)发布的,对195个国家进行了全面评估。

如何评估一个国家的卫生安全水平

一个国家的卫生安全水平是指政府是否有能力去有效预防传染病爆发,并在传染病爆发时快速查明、报告和响应。这项评估从6个方面、34个指标、85个子指标和140个问题出发,通过可以公开获取的数据进行综合评估,为各国诊断卫生安全体系并发现问题和提高能力提供了指南。这项评估花费了两年半,有13个国家的国际专家组参与评估。该指数包括如下6个维度:

预防(Prevent):预防病菌的出现或泄露。

查明和报告(Detect):快速查明并报告有可能引发全球关注的传染病。

快速响应(Respond):快速响应并减缓传染病的扩散。

卫生体系(Health):建立了充沛稳健的卫生体系,收治患者和保护医护人员。

遵守国际规范(Norms):承诺提高国家能力,在卫生安全方面提供资金用于补短板,并遵守全球相关规范。

风险环境(Risk):总体风险环境和各国面对生物威胁的脆弱性。

该指数主要从各国的能力进行评估,不仅关注各国是否具备能力,而且评估这些能力是否得到定期检验。与此同时,该指数不仅评估各国自身能力,而且也评估各国能否对全球灾难性生物风险进行应对和做出贡献。

评估显示,满分100分,全球平均分只有40.2分。60个高收入国家的平均分也只有51.9分,可以说是不及格。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达到了应对传染病的完全就绪度,多数国家在对传染病爆发的预防、发现和响应方面都存在能力欠缺。

总体来说,大部分国家对生物安全问题重视不够,并没有将其放在优先考虑的政策领域。部分国家对卫生安全问题投资不够,相关工作停留在表面上。多数国家都建立了传染病防控体系,但是却少有国家真正实战操练。还有一些国家政治动荡,并使政府应对生物威胁的能力严重不足。该报告指出,人口少的岛国评分普遍较低,在应对传染病方面会力不从心。

如表1所示,美国、英国、荷兰、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在卫生安全方面表现最佳,但是这些国家也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该报告认为,泰国表现不俗,评分为73.2分,综合排名第6位,是中等收入国家中唯一跻身排行榜前列的国家。泰国的卫生体系健全,医疗服务的可及性高。在监测和追踪病毒、与否和快速响应等方面,也都表现不俗。

500

该报告认为,超过三分之二的病毒都是从动物传染到人,然后才人传人的。但是,针对人、动物和环境的卫生管理却分散在不同部门。这意味着要秉承“整体卫生”(One Health)的理念,加强人、动物和环境方面的卫生安全协作合力,通过相关部门的信息共享和人员培训。

中国的卫生安全状况如何

中国评分为48.2分,在全球195个国家排名51位,而且各个方面的分项排名差别较大。中国在东亚五国中排名第4名,在人口超过1亿人的13个大国中排名第6位,在56个中高收入国家中排名第12位。

500

中国在卫生体系方面表现最高,全球排名第30位;其次是快速响应,全球排名第47位;中国在预防、查明和报告、风险环境等方面的表现紧随其后;从评估来看,中国表现不太理想的是遵守国际规范的情况,排名是第141名,同其他维度的表现相差甚远,也是6个维度中唯一一项低于全球平均分的。

但是,从此次新冠肺炎的应对来看,中国政府同世界卫生组织保持密切沟通,得到了国际同行的高度肯定,在遵守国际规范方面的排名不应如此之低。该指数的研究人员也承认,针对各国的评估不是一锤定音,而是需要动态观测和因应调整的。我们相信经此一“疫”,中国在国际规范履行方面的表现会得到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国际组织和更多国家的认可。具体来看,中国在如下方面的表现有待提高。

预防:在预防动物传染病、负责任的科学研究、免疫等方面,不妨参照美国、瑞典、泰国、荷兰、丹麦等几个排名靠前的国家,进一步增强这些方面的传染病预防、免疫接种和科学研究工作。

查明和报告:在人、动物和环境卫生部门之间的数据共享方面可以学习美国、澳大利亚、拉脱维亚、加拿大、韩国等国家的做法,使跨部门信息共享和业务协同能够支持传染病的快速查明和及时报告。

快速响应:在演练应急预案、公共卫生与安全部门的沟通等方面可以借鉴英国、美国、瑞士、荷兰、泰国等国家的做法,定期开展应急预案的实战演练和模拟测试,并加强相关应急管理部门之间的沟通和合作。

卫生体系:在医疗服务的可及性、发生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时医护人员之间的沟通等方面可以学习美国、泰国、荷兰、加拿大等国家的经验,进一步扩大医疗服务的覆盖面,并为医护人员提供更强的支持和服务。

遵守国际规范:在遵守报告要求、国际承诺、财政投资、共享数据等方面,可以效仿美国、英国、澳大利亚、芬兰、加拿大等国家的做法,加强同国际组织和其他国家的信息共享和合作,既争取它们的支持和援助,也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发挥更大的领导作用。

风险环境:在政治与安全风险方面可以参考列支敦士登、挪威、瑞士、卢森堡、奥地利、瑞典等国家的做法,认识到传染病防控的重要性和整体性,并从经济、社会、政治等其他方面提供支持。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