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俄罗斯政府的改革是否会影响莫斯科的中东政策?

500

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 1月15日在联邦议会发表年度讲话后,由总理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领导的整个俄罗斯内阁辞职。这其中包括两位任期最长的部长——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和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他们都在俄罗斯的中东外交政策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他的国情咨文中,普京提出了一套宪法改革方案,并将很快在全民公投中进行表决。这些变化将把未来的总统任期限制在两届,收紧总统候选人的居住要求,并赋予议会选择总理和内阁候选人的权力。这实质上削弱了总统的机制,但却赋予了议会和国务院(Gossovet)权力。现在国务院是一个协商机构,在新的结构下,国务院将获得更高的地位,并成为行政权的一部分。

“所有的修正案普京发起不寻求巩固自己的权力,当他在2024年将不得不离开总统职位,而是创造机制,允许他调节分歧与未来的总统,他们应该出现,”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的一位专家塔蒂亚娜·斯塔诺瓦尼亚(Tatiana Stanovaya)说。

然而,也有人说,他们认为67岁的普京是在寻求一种手段来扩大他的权力。

高层变动立即在莫斯科引起轩然大波。人们早就预计普京会在2020年的某个时候提出一个过渡模式,但很少有人预计会在今年年初。新任命的总理米哈伊尔·米什乌斯丁(Mikhail Mishustin)让一些人感到震惊,也让另一些人感到失望。米什乌斯丁直到最近才被任命为俄罗斯税务部门的负责人,公众对他知之甚少;他没有政治经验,也从未加入过普京的内部圈子。

他也是R。Politik是一个研究俄罗斯国内外政治内部运作的平台,它告诉《Al-Monitor》,“米什乌斯丁看起来很像米哈伊尔•弗拉德科夫(Mikhail Fradkov)和维克托•祖布科夫(Viktor Zubkov),他们是本世纪初(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担任总统期间)的技术官僚总理。”在这种情况下,普京的逻辑一直是等到大选前几个月才公布继任者的名字——还记得2012年与梅德韦杰夫的“交接”吗?很难想象一位未来的总统在担任了四年的总理后还会参加竞选活动——风险太大了。米舒丁很可能只是一个技术官僚的占位者。”

普京在讲话中强调,不管发生什么变化,不管总统是谁,都将继续担任三军总司令,并保留对所有安全机构的控制。

在这个阶段,外交政策中的关键未知数是谁可能接替拉夫罗夫和绍伊古。

69岁的拉夫罗夫一直在寻找继任者。据称,有望担任这一职务的候选人有他的三名副手:59岁的谢尔盖·里亚布科夫(Sergey Ryabkov),他在与美国的关系、与伊朗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和军备控制方面拥有大量投资;亚历山大·格鲁什科(Alexander Grushko), 64岁,前北约特使,负责欧洲事务;61岁的弗拉基米尔·蒂托夫(Vladimir Titov)主要处理行政事务,但据信他与俄罗斯安全部门关系密切。

俄罗斯外交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对《观察家报》说:“不久前,我们被告知拉夫罗夫有可能离开,可能会在春季离开。”

“这三名副手的名字经常被抛来抛去,而杰尼索夫的名字最近少了,”消息人士补充说。

67岁的安德烈·杰尼索夫(Andrey Denisov)是俄罗斯驻华大使。2018年普京连任后不久,杰尼索夫被视为拉夫罗夫的可能继任者。

另一位外交消息人士对《观察家报》说,拉夫罗夫可能继续担任外长。拉夫罗夫自2004年3月以来一直担任俄罗斯外长。从那以后,政府在几个场合辞职,只是为了用一些新面孔来恢复他们的表现,但他会一直在那里。如果我们认为这届新政府是事务性的,那么他还不如留下。他的风格,他的整个形象为俄罗斯外交增添了一些特殊的味道,所以如果他离开,将是一个损失,但毕竟是总统负责最高的外交政策决定,而不是外交部长,”消息人士说。

在这一点上,国防部的事情将如何发展就更不确定了,它实际上已经劫持了俄罗斯中东议程的很大一部分。但就像总理一样,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都可以是“技术性的”和“临时性的”——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民是谁,他们与普京的关系有多密切,以及他们在体制内是否有强大的盟友。

有趣的是,在内阁辞职后不久,车臣领导人拉姆赞·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因“暂时丧失工作能力”而暂时离职。一直有传言称,在俄罗斯的中东政策中扮演关键角色的卡德罗夫可能会担任更高的职位。

被任命为安理会副主席的梅德韦杰夫不应该被完全抛弃。普京担任委员会主席,他的长期盟友帕特鲁舍夫担任秘书。梅德韦杰夫实际上处于两者之间。虽然这对他来说可能是一个相当尴尬的位置,但梅德韦杰夫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外交政策问题上处于一个重要的位置。

2018年4月,《Al-Monitor》报道了莫斯科进行的一次大改组,涉及处理中东文件的外交使团。2019年9月,普京任命了一名叙利亚指挥官,并对军事管理进行了一些改变。从那以后,中东的政策模式似乎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因为一个渐进而温和的过渡过程开始了。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2-26 17:50 全国数据统计现存确诊 45569 例(较昨日-2191)累计确诊 78190 例 (较昨日+411)现存疑似 2491 例(较昨日+439) 现存重症 8752 例(较昨日-374)死亡 2718 例(较昨日+5......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