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蒙古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2011年11月2日,蒙古高原又是一个晴朗而严寒的冬日, 在蒙古国最大的黄教寺庙甘丹寺内,经幡飘扬,法号声声,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坐床大典正在进行之中。

蒙古甘丹寺大殿

该寺是蒙古第一大寺庙

在拉萨也有一座“甘丹寺”

(图片Wikipedia@Marcin Konsek)

500

蒙古国电视台进行了全程直播,无数信众在屏幕前目睹了历史性的一刻。在这一天,蒙古国正式迎回了中断近90年的哲布尊丹活佛法统。

在后苏联时代,蒙古国开始挣扎着寻找自己的独立道路,宗教的再度复兴只是蒙古社会巨大转变的一个侧面。

迅速发生的政治转型

在年轻的戈尔巴乔夫领导苏共前,蒙古人民革命党也迎来了一位年轻的领导人。

1984年,68岁的蒙古领导人泽登巴尔在苏联授意下被解除职务,时年58岁的巴特蒙赫担任书记。

谁上台谁下台,还是要听老大哥的

只不过现在的大哥不再是斯大林了

(泽登巴尔与斯大林)

(图片oliver-queen92.livejournal.com)

500

在他的背后是党内大量的年轻干部。他们是拥有苏联博士、副博士(苏式学位制度,无硕士,副博士相当于硕士)学位的高级知识分子,在苏联留学期间不仅学习了社会主义先进理论,更是透过苏联接触了一些西方思想。

苏共中央下属的社会科学院高级研究所的学生

在克里姆林宫合影,能来这里深造的学生

回到自己的国家都是很高的地位

(图片@http://xn--80aagr1bl7a.net/index.php?md=books&to=cat&id=3772)

500

成立于1960年的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

为第三世界的学生提供高等教育

当然也包括蒙古青年

(图片来自:Wikipedia@ROMANYEL )

500

外有老大哥示范,内有年轻干部的主动效仿,蒙古的新思维转型几乎未遇到阻力。

但新的政党也很快应运而生。

柏林墙倒塌一个月后的1989年12月,卓力格领导成立蒙古建国后的第一个反对派组织——蒙古民主联盟(今蒙古第二大党民主党的前身),宣称该组织有成员4万,支持者10万人。

历史的时间往往不是匀速的

有时候很缓慢,有时候又快到令人深感无力

苏联和蒙古都在临近这个节点

只有那最大胆的人猜中了最后的结局

(图片来自:wikipedia@Brücke-Osteuropa)

500

作为创党人的卓力格时年28岁,为蒙古国立大学科学共产主义课程的青年讲师,外祖父是俄罗斯地理学家,死于乔巴山时代的大清洗。然而这位卓力格却时运不济,在出任总理前被两名凶手入室杀害,凶手逃走前还在冰箱里"偷"了一瓶醋一瓶酱,迷案至今悬而未破。

卓力格铜像,被很多人称为“蒙古民主之父”

(图片来自:wikipedia)

500

在压力之下,蒙古人民革命党自身开始蜕变,1990年原来的总书记巴特蒙赫率领政治局和书记处集体辞职, 决定放弃宪法规定的“一党制”,并且打出了清算历史的口号,一度将领导蒙古30余年的泽登巴尔开除党籍。

此时距离苏联解体也只剩不到两年时间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

500

处理了一系列危机公关后,1992年,蒙古人民革命党迎来了蒙古国近代史上第一次民主选举。由于他们在民间威望尚存,且与过去的历史快速割裂,终于还是赢得了压倒性数量的席位。

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压倒性优势

500

而在民主化之后,蒙古国也立刻为黄教平反,颁布了《国家与寺庙关系法》,确定了新时期佛教的主导地位,并将喇嘛吸收进入议会。

一时之间,宗教复兴思潮在蒙古国弥漫,很多蒙古人去参拜九世哲布尊丹巴,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九世哲布尊丹巴1990年开始在蒙古定居(之前不让)

2012年3月1日圆寂

僧众们进行了5天的冥想纪念仪式

这里用圆寂不知道对不对..

(图片来自:YouTube@蒙古)

500


激进的私有化

然而比起政治转型,经济问题才是真正考验蒙古社会的最大难题。

作为一个经济体,蒙古长期不过是苏联的一个小小附庸。老大哥既然决定拥抱西方,自然管不上这些落后的小兄弟,戈尔巴乔夫甚至把蒙古视为苏联的负担,叶利钦也中止了对蒙古的援助。大大削减了对蒙古的能源和零配件供应,从而使蒙古经济受到严重影响。

蒙古国经济长期与苏联阵营捆绑

一旦苏联转向市场经济甚至因解体而经济崩溃

对于蒙古无疑是巨大打击(朝鲜也类似)

(图为苏联阵营下经互会成员国)

500

1990-1993年,蒙古经济接连4年滑坡,大批工厂企业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国家的生产降至1980年的水平,通货膨胀率成为全球前十;人民生活贫困化加剧,全国26.5%的人口即近6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犯罪率迅速上升。

1990-1993真是一波猛烈的滑坡

十年后才恢复过来

500

面对经济困境,蒙古人同苏联一样选择了激进的休克疗法。1991年1月15日,蒙古国政府决定将60%的商品价格放开,由市场定价,并且开始激进的私有化。

年轻人同样在这激进的政策改革中成为了主力。时年27岁的鼐丹苏荣·卓喇吉日噶(Naidansurengiin Zholzharga)成为了蒙古私有化方案的重要设计人员。

他出身于蒙古官僚家庭,后赴美短暂学习,接受了西方经济理论的洗礼,对计划经济早有意见。而他和几位美国高校朋友闭门造车设计出一系列私有化方案,竟然就成为了蒙古经济改革的指导方案。

这个方案简单来说就是把所有国有资产分割成等分的资产凭证——"投资产权证书",平均地向蒙古每个公民发放,既快速又公平。

老大哥苏联也是这么搞的,两者再次同步

不过结果也类似,曾经的国有资产迅速流向少数人

“新阶级”在新的环境下再次产生

(图片来自wikipedia@Гознак)

500

1991年5月31日,蒙古国小呼拉尔(功能类似我国人大常委会)通过《财产私有化法》,成立了私有化委员会,除铁路、航空、有点、矿山工业等国民经济核心部门外,对当时国有固定资产的44%通过向公民发放"投资产权证书"的途径私有化。

不久前国家大呼拉尔(议会)

以讨论改善燃料消耗和减少空气污染活动的进展的会议

蒙古国大呼拉尔是国家最高的管理机构

立法权仅在国家大呼拉尔保留

(图片来自parliament.mn)

500

这很快就变成了一场灾难,由于没有成熟的证券市场进行流通和信息不对等,普通人手里的股票一开始几乎一文不值,民众拿到投资凭证也不知如何使用,加上利益集团的上下其手,很快大量国有资产流向少部分人。

当然改革的好处也是明显的,蒙古以牧业经济为主,有着大量小规模经营的牧民,这一点与小农经济为主的中国类似。蒙古的私有化改革把牧场和牲畜分给了牧民,使得畜牧业的生产积极性活动了极大提升。

远离城区,蒙古包和牧业仍是很多蒙古人的生活基础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500


矿业依赖症

经历了阵痛,蒙古经济在2000年后开速复苏,并有了高速发展。这一次,他们找回了老本行——矿石采掘工业。

蒙古也有自己的黑金

家里有矿,感觉马上就不一样了

(蒙古式矿场住宅)

(图片来自wikipedia)

500

500

毫无疑问这主要得益于中国对其资源的强烈需求。

经历了08年金融危机的短暂下跌,2010年开始,随着国际市场上矿产品价格高位运行以及矿产品国际需求的增加,加上蒙古国政府“矿业兴国”发展战略的进一步推进,蒙古国经济进入高速发展阶段。

著名的超级煤矿-塔本陶勒盖露天煤矿

(图像来自google map)

500

尤其是2011,2012,2013这三年,经济增长率超过13%。从经济结构来看,采矿业占蒙古国 GDP 总量的20%,占出口总量的80%,其中大约85%出口到中国。

蒙古国出口结构(2009年)

蒙古的出口矿产非常丰富,包括煤、铜、金等

最近几年则是煤炭的出口占了更大比例

(图片来自wikipedia@OEC)

500

起点:塔本陶勒盖,终点:中国

(图片来自wikipedia)

500

由于矿产行业的巨大利润,蒙古国政府大力开发采矿业,吸引外资,带动经济繁荣,最高峰时采矿业吸收的社会总投资接近于50%。随着大量资本涌入国内,基础设施建设也进一步改善。

只要投入够多,在这茫茫草原上给你建起一座不夜城

(夜间的乌兰巴托)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500

但是单纯的资源出口也很难带来产业的进步,高度依赖矿产资源反而让蒙古产业发展严重失调,产业结构更加单一化。

以铜矿为例。

额尔登特铜钼矿公司是蒙古经济的支柱,蒙古国整个矿产领域的收入的85%由该企业独立支撑。而也正是这一家企业,出口创汇占蒙古国出口创汇总额的11%,产值约占蒙古国民生产总值的28%,公司的各类典礼甚至有总统出席,足可见其在蒙古国经济的地位。

额尔登特铜钼矿,一座富可敌国的矿

(图片来自wikipedia@Brücke-Osteuropa)

500

然而其开采成本也成为国家基础设施的沉重负担,用尽了蒙古国一半的发电量,严重挤占了其他产业和民众改善生活的可能性。。

采矿占商品出口常年保持在60%以上

占工业产值60%以上,占GDP20%左右

500

随着矿产品价格高涨在 2013 年结束,蒙古国的外商直接投资数量急剧下降,同时伴随着经济增速放缓和失业率的增加。2014 年以来,蒙古国经济出现大幅下滑,并陷入严重债务危机。

这笔债务实在是蒙古政客们对经济形势盲目乐观的结果。

这草原上的大城,背后靠的是地下的黑金

国际市场上的风吹草动,都可能令这里的繁荣摇摇欲坠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500

在2008年大选中,政治家们带着对未来经济繁荣信心,实行一项矿业分红计划:2010-2012 年间,政府给每个蒙古人发放 150万图的分红,平均每月从政府领取 17美元。

理论上,这一项财政支出占 2008蒙古GDP的65%,为本就脆弱的矿物经济加上了沉重的负担。为了发放这样的福利,蒙古对外债的依赖性加深,2014 年以后全部债务占GDP 的比例平均200%,2016年甚至达到了GDP的230%。

外债占GDP比例越来越高

(数据来自:蒙古银行)

500

2016 年 8 月 9 日,蒙古财长在一次全国性的电视讲话中直言危机已经无法解决,国家面临破产。但最后,蒙古还是在国际社会的援助下涉险过关,并从这年开始蒙古国经济逐渐走出困境。

虽然现代蒙古国和几十年前相比,政治和经济结构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然而老大哥的阴影仍然盘旋在这个独立国家的上空,不可忽视。

苏蒙友谊时期修建的宰桑纪念碑

(图片来自Wikipedia@Francisco Anzola)

500

尽管俄罗斯在蒙古国的投资公司数量并不多,但大都涉及蒙古国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和核心部门,比如额尔登特铜钼矿公司就是蒙俄共同开发的,苏联时期援建的蒙俄合资、俄方独资企业创造的利润,在蒙古国民经济产值中仍然占据极大比重。

根据蒙古政府和(前)苏联政府之间的协议

1978年成立了Erdenet矿业公司SOE

(图片来自:erdenetmc.mn)

500

而对于能源匮乏的蒙古国来说,俄罗斯的存在也解决了西部和北部省份的电力缺口,同时其国内石油供给则完全依赖俄罗斯。

紧紧捆绑住了蒙古的俄罗斯并不允许别国插手,包括中国。蒙古国政府曾授权蒙古国投资局与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签署了在色楞格河上建设水电站项目合同,如果建成,将极大提高蒙古电力自给情况。

然而最终,俄罗斯以此举会伤害贝加尔湖的生态向蒙古施压,一个双赢的合作项目不得不最终中止。

参考文献:

蒙古国经济社会发展形势分析与展望       图门其其格; 李鹤

21世纪初蒙古国与俄罗斯关系研究  娜日娜

蒙古国产业结构升级与经济增长的关系研究 图雅

蒙古国经济危机分析 乌日很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