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军首次承认正向哈马斯地道灌入大量海水!想让加沙寸草不生?

500

近日以色列军方发布通告称,在代号为“亚特兰蒂斯”军事行动中使用了海水灌注的方式,迫使藏匿于地道之中的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人员撤离。

这是以军首次公开承认使用了水淹隧道的方式。

尽管去年12月就有媒体曝光以军试图抽海水来破坏哈马斯地下基础设施,但当时很多人觉得有点扯,没想到以军这次自己坐实了。

水淹地道,用的还是海水,这番骚操作瞬间引起广泛争议。

500

▲哈马斯的地下通道

以色列部分军方人员自己都质疑靠海水是否真的能对哈马斯地道产生实质性破坏,假使真的有效,那被哈马斯扣押在地道内的以色列人质安危又该如何保障?这也让以色列政府因此受到被扣押人员家属的抗议和社会层面的舆论压力。

联合国方面则警告,水淹地道的做法将严重破坏加沙地带的生态环境,加沙区本就有限的淡水供应将受到较大影响。此外地道中海水和有害物质渗入加沙的土壤后,可能影响建筑物地基和当地农业的发展,加剧当地平民的人道主义危机

那问题来了,为什么以军会采取“水攻”的手段,水淹地道策略是否真的有用?

500

加沙地铁

如果了解加沙地区交错纵横的地下隧道网络的话,每一个深谙地道战历史的越南人都将不得不承认,这些巴勒斯坦人的“打洞”技巧一点不亚于他们的前辈们,甚至遥遥领先。

早在2005年以色列从加沙地区撤离军队之前,哈马斯武装组织就已经开始着手地下隧道的建设,并在实际控制了该地区继续加大投入。

但由于地道建设的隐蔽性,这个庞杂的地道网络实际规模如何,外人一直不为人知。

直至2021年,一次巴以冲突中以色列国防军号称通过空袭手段摧毁了哈马斯将近100公里的地道。

500

▲以色列国防军绘制了摧毁的地道分布图

当地巴勒斯坦人都快以为哈马斯被一窝端了,哈马斯这才不得不回应。

据其官方发言人称,哈马斯2021年在加沙地下建设的隧道总长就已经达到了500多公里,实际仅其中5%左右受到了以军空袭打击影响。

500公里!要知道加沙地区面积狭小,长度仅40多公里,宽度更是只有10公里,地道密集程度可想而之。

与此相比,面积是加沙四倍不止的英国伦敦市,地铁全线总长也才400多公里,还不如哈马斯挖的隧道长。

这些地道最初建设目的主要是为了应对以色列对加沙地区的封锁,在当时,别说药物、燃料等战略物资,甚至就连一根意大利面在当时都被以色列当局严令禁止跨境运到巴勒斯坦人手里。

于是,巴勒斯坦人在加沙与以色列和埃及的边境接壤地区建设了大量地下隧道,试图凭借这些地道来进行必需的生活物资以及军事物资走私活动。

对于巴勒斯坦人民而言,地下隧道就是他们生存必不可少的基础设施。不仅能够为他们送来奶粉、药品等“奢侈品”,而且在面对以色列军队的空袭时,还是他们的求生通道,因此他们也将其称作“加沙地铁”。

500

▲地道甚至能为巴勒斯坦人送来肯德基

随着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冲突激化,哈马斯武装组织在地面的活动逐渐受限,开始在加沙地下大规模铺设地道,并逐渐将军事活动阵地转移至地下。

就这样,巴以双方旷日持久的地道战就此拉开帷幕。

2006年,哈马斯利用以色列边界下的一条隧道杀死了2名以色列士兵,俘虏了一个士兵作人质。

2013年,以色列居民在自己屋下听到异响,结果以色列国防军在地下发现了一条长1.6公里,深18公尺的地道,内有混凝土屋顶和墙壁,竟是哈马斯一路从加沙挖到了以色列基布兹地区。

据统计,在2023年新一轮的巴以冲突中,哈马斯通过地道发动的袭击造成以色列士兵伤亡数以千计。

对那些正对哈马斯实施大规模跨境袭击行动的以色列士兵而言,这些散布在加沙各处的地道就是他们的催命符。

不摸清楚这些地道的分布,永远不知道那些手持步枪的哈马斯武装人员会从哪里蹿出来。

为了彻底破坏哈马斯赖以生存的地道网络,以色列可以说是绞尽脑汁。

500

▲哈马斯武装人员在地道内整理战备

500

为什么选择“水攻”?

在尚未开始大规模跨境袭击之前,以军应对哈马斯地道的唯一手段就是空袭。过去十几年里,在以军空袭下被摧毁的地道不在少数,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以军一边炸地道,哈马斯一边建地道,结果这十几年里地道数量反而越建越多,建设技艺也越发精进。

500

▲2012年被以色列空袭夷为废墟的加沙居民楼

为了应对空袭,哈马斯将具备关键用途的地道铺在距离地表几十米的地底深处,并在顶部加筑混凝土来对地道进行加固。

按照以军目前发现的最深隧道位于地下70多米处,相当于20多层楼高。除非以军首先搜集到地道位置的准确情报,随后用钻地炸弹精准命中,否则难以形成真正有效打击。

更关键的是,哈马斯将地道出入口多埋伏在房屋、清真寺、学校和其他公共建筑的底层。

一方面让以色列军队投鼠忌器,在空袭时不得不顾及加沙地带平民的安危,另一方面,地道出入口地处人多混乱地带,方便哈马斯武装人员浑水摸鱼,逃避以色列情报分子的追踪,让后者难以搜集到地道位置的有效情报。

因此,空袭对哈马斯地道的打击力度着实有限。

500

▲哈马斯甚至建设了专门用作车辆通行的隧道

随着以军开始了对加沙地区的地面入侵,确实拥有了更多应对加沙地道的手段。

哈马斯也变得足够谨慎,地道更多是作为庇护所、军火库和部队转移时的掩护,在军事行动尽量保持其隐蔽性,以免被敌军发现。比如他们在某个隧道入口附近发现了以军的踪迹后,会选择从更远的另一个隧道入口现身,随后在尽量远离隧道的地方动手。

值得注意的是,无人机在地道侦察中起到了一定作用,通过专业的分析软件无人机收集到的巴基斯坦人脸影像与已知哈马斯成员的数据库进行匹配,并分析其运动模式,并以此定位到隧道入口。

但是哪怕定位到地道入口后也无可奈何,此前以色列军队尝试过派遣士兵小队进入地道,但是一旦进了地道,那就是进了哈马斯武装人员的主场,任人宰割。

大多数隧道都被哈马斯人员预先放置一些侦测装置和简易爆炸装置,以便于及时发现摸进地道内的以色列士兵,要么派遣武装人员利用地形优势和人数优势直面火并。如果大批以军进入地道中,那就更简单了,直接通过远程雷管引爆爆炸装置歼灭敌军。

因此对于以色列国防军而言,一旦发现了地道入口的话,那就先在地图上标记出具体位置,并保持谨慎态度处理,非必要决不冒然进入地道和敌军周旋。

500

▲狭窄地道中相遇,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能进入地道的话,那逼迫哈马斯组织成员从地道内撤离,让双方在地面展开作战,则成了最佳选择。

于是以色列想到了从地中海抽取海水来灌注地道的应对策略,而其灵感可能来自于埃及人。

当初为了方便从事走私活动,哈马斯组织在埃及和加沙的接壤的边境城市附近地下同样建设大量地下隧道。

在巅峰时期,位于埃及边界下的地道数量一度高达2500多条。

早在2015年,为了打击拉法赫城市等附近越发猖獗的走私活动,同样视哈马斯为恐怖组织的埃及,首先运用了海水灌注的策略。

500

▲加沙边境城市拉法赫附近的地道称为埃及重点打击对象

但海水灌注的方式收到的成效却十分有限,如今加沙和埃及缓冲区的走私活动依然屡禁不止,以色列甚至怀疑哈马斯的军火是从埃及走私的。

500

“水攻”地道效果有限

众所周知,“亚特兰蒂斯”是一个传说中被海水淹没的古国,而以色列将其水淹哈马斯地道的军事行动命名为“亚特兰蒂斯”,想来也是对此次行动抱了相当希望。

按照以色列官员的说法,注水的目的并非淹死那些躲在地下网络中的哈马斯武装分子淹死,而是要把他们赶出来。

但从哈马斯的地道修建技艺来看,他们甚至能将马桶、淋浴花洒都能安装进地道中,那不可能没想到在地道网络中设置阻水门,来防止敌人水攻或者其他可能的化学武器袭击。

500

▲以色列在哈马斯地道中发现的卫生间

当以色列真的采取水淹地道的手段时,那么哈马斯必然会选择关闭部分地道的阻水门,以保证其关键部分地道网络的安全。

而从现实角度来看,这一策略在具体实施时要想达成预定效果也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阻力。

首先要想从大海中抽取海水,那么其水泵和管道必须要设立在海岸边,一路延伸,期间要穿越各种建筑设施到远离海岸的哈马斯地道入口处。

从海岸到地道入口这段距离,以色列军队需要时刻提防哈马斯组织对各种抽水和输水设施可能发动的袭击。

500

▲为了抽取海水,以色列军队在加沙海岸边挖掘的沟渠

其次,哈马斯的所有地道不可能完全相通,利用海水灌注的方式注定只能攻击离海岸距离较近的地道,而对于更远的地道往往无可奈何。

按照计算,“要淹没1公里长,高2米,宽1米地道所需的海水体积是200万升”,就算用高功率的水泵抽取如此大体积的海水所需的时间也十分漫长。

需要考虑到的是,许多隧道本身的渗水性很强,流入地道内的海水会有相当一部分渗入周围的土壤里,这导致尽管以军抽取了大量的海水,但真正灌进地道里的海水却并没有形成理想中的汹涌水流。这就给了尚处于地道内部哈马斯组织成员足够的时间内,来作出合适的应对。

因此,在逼迫哈马斯人员从地道中撤离这点上,水淹地道策略效果并不理想。

但在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这方面,却卓有成效。

500

▲2015年,埃及“水攻”之后的加沙居民区一片泥泞

加沙是本就是一个极度缺水地区,多年来由于当地污水和农药的污染,97%的淡水都已经不在符合世卫组织的饮用水质标准。

以军这次水淹地道所需要抽取的海水体积远胜于2015年埃及那次,大量的海水会渗入到地下,势必会导致部分土质的盐碱化,不再适合农作物的生长。这对于当地的农业而言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

这一点在2015年埃及采取了相同策略后就已经有所预演,当时大量农民抱怨庄稼被毁。

除此之外,海水将渗入地下蓄水层,与原本作为当地人饮用水和灌溉用水的地下水混合,无疑将进一步加剧当地巴勒斯坦平民面临的饮用水危机。

引用时任联合国巴勒斯坦领土人道主义协调员的林恩·黑斯廷斯的说法说,“这将对加沙本已脆弱的水资源和污水处理基础设施造成严重破坏。”

然而以色列军方却在声明中称,在“分析该地区的土壤特性和水系统后”,军方挑选了地道注水,“以确保该地区的地下水不会受到破坏”。

事不关己,当然高高挂起。当水淹地道策略一直持续下去,加沙这片土地总有一天不再适合人类生活。

或许,这才是以色列想要的结果?

参考资料:

《水淹加沙地道,真的可行吗?外界质疑“可能产生严重环境破坏”》,新华社

《以色列和哈马斯的隧道战方式是否发生了变化?》,半岛电视台

《以军发现哈马斯830米长地道并公布内部画面》,新华网

更多有趣好玩的军事文章、视频、图片、电影、游戏,请关注“军武次位面”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公众号搜索“军武次位面”点击关注!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