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幸存人质:比起哈马斯,我们更怕国防军

自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因为营救人质不力而饱受舆论指责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以及他的战时内阁班子,在当地时间12月5日这天,组织了一帮以色列平民,难得地召开了一次面对面的座谈会。在获邀参加此次会议的以色列平民当中,既有刚被哈马斯释放的以色列公民,也有仍被拘禁在加沙的被俘人质家属。

500

不过,和内塔尼亚胡还有他手底下的那帮战时内阁官员起初的设想稍有出入的是,这些与会的以色列平民并不是奔着跟他们诉苦喊冤、抱怨他们或他们的家人在哈马斯的手里被折磨得有多凄惨而来的。他们的确一个个都满腔怒火,只不过他们的怒火所要审判的对象并不是哈马斯,而恰恰是坐在他们面前的内塔尼亚胡内阁,以及受到他们的指示,目前正在加沙地带执行“三光”政策的以色列国防军。

据以色列媒体ynet新闻网报道,一位最近刚被哈马斯释放的以色列人质率先向内塔尼亚胡内阁发难。他声称自己是一名尼尔奥兹基布兹(靠近加沙隔离墙的一处以色列殖民定居点)的居民,在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之后就被哈马斯掳去加沙当了人质。他自己亲身经历过被囚禁在加沙地牢的滋味,很不好受,度日如年。

“我们躲在地道里(We were in tunnels),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不是怕哈马斯(terrified that it would not be Hamas),而是怕以色列(but Israel),怕以色列国防军会杀了我们(that would kill us),完了他们又骗我们家里人,说这都是哈马斯干的好事(they would say Hamas killed you)。我觉得这种情况不该再持续下去了,我强烈要求巴以双方尽快交换人质,让每个人都能回家团聚。这种事情不应该分三六九等,每个人质的生命都是一样重要的。”

500

另一名最近才带着孩子从加沙的地道里出来的以色列母亲则说:“我们觉得好像根本就没人在意我们的死活(We felt as though no one was doing anything for us)。因为头顶没完没了的狂轰滥炸,我们只能一直蜷缩在掩体里(I was in a hideout that was bombed),我们成了战争难民,而且还有伤在身。我甚至还没提到我们在被掳去加沙时的遭遇,以色列国防军的直升机一直在向我们开火射击(the helicopter that fired at us on our way to Gaza)。你们内塔尼亚胡内阁对外声称,你们已经掌握了我们的情报,但事实是,我们在挨你们的炸(but the reality is that we were being bombed)。我的丈夫没能跟着我们娘俩一块回来,在我们被放回以色列的三天前,他就和我们失散了,可能是被哈马斯带到了地道里,另外找地方关着。结果你现在和我说,你们要用海水把加沙的地道都给淹了(And you're talking about flooding the tunnels with seawater)?你们要把那些明明就还关押着无辜人质的地道都给炸了(You are bombing tunnel routes exactly where they are located)?每当我的女儿们问我“爸爸去哪儿啦?”的时候(My daughters ask me where their father is),我只能告诉她们“坏人还不想那么早让他和我们母女团聚。”(the bad guys still don't
want to release him)

500

一名人质的亲属当面诘问内塔尼亚胡内阁:“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根本就不清楚这起悲剧的严重性。我们已经有几个月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这段时间一直在吃安眠药,我们已经快撑不住了。你们必须得支棱起来(Take a stand),快去把那些人给救回来(and rescue these people)。”

500

面对着座间人质家属的横眉冷对和连环追问,内塔尼亚胡只能无奈地表示:“你们的情况我们都听说了,我们知道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们去救,我也知道每个以色列人都必须被带回来。你们受苦了,你们所遭受的苦难震撼了整个世界。所以你们应该继续发声,让世人知道你们在那边都被折磨得有多惨,我们需要让我们的声音被全世界听到,这一点非常重要。你们说的都对,但问题是,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让每个以色列人都能回来。”

而就在内塔尼亚胡面对人群侃侃而谈的时候,现场有几位人质家属因为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当场就冲他咆哮了起来:“耻辱啊!耻辱!”一边咆哮,一边质问内塔尼亚胡:“我把我儿子的狗牌给你了!你怎么就不敢戴着它出来见我们呢(a father accused him of not wearing it around his neck out of shame)?”还有一位人质家属质问内塔尼亚胡:“我的儿子也不见了,我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听到有关我儿子的消息了(He hasn't heard for 60 days)!”

面对着失控家属连珠炮弹一般的诘问,内塔尼亚胡又说:“耻辱?我?绝不可能(Absolutely not)。你们给我的狗牌,直到现在还在我床边放着呢(The dog tag you gave me is next to my bed)。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我们把你们儿子的事放到心里了吗(it's in my heart)?”

紧接着,内塔尼亚胡又跟人质家属说:“你们提到了两点问题,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我有两种方式可以解决它们:一种心平气和(One in a calmer manner);另一种稀里糊涂(the other more vaguely)。不成功,便成仁。你们问我们有没有能力把所有人都立刻带回来?我就告诉你们:办不到,没那能力(this capability did not exist)。这一点我的同事们可以作证。要不是我们对加沙发动了地面入侵(Until we initiated the
ground invasion),你们也就剩那张嘴皮子了(there was Nothing, zero. Just talk)”

500

在教训完人质家属之后,内塔尼亚胡话锋一转,将矛头指向了和哈马斯过从甚密,为促成本轮巴以互换人质而没少跟各方打交道的卡塔尔人。

内塔尼亚胡抱怨:“卡塔尔人就会耍嘴皮子,其他人也在耍嘴皮子,多的是人在耍嘴皮子(so much useless talking)。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明白呢?要不是因为我们对加沙发动地面入侵了,哈马斯感到如芒在背了,他们怎么可能会那么痛快地就把人质给放了呢?为了释放人质名单能够长一点,再长一点,我们已经很努力了。我们为此甚至还请来了拜登总统坐镇。这才是把人质给要回来的正确方法,我们就是这么干的,我们还打算接着这么干下去。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措施我们已经采取了,不肯放人的是哈马斯,这个责任怪不到我们头上(The ones who halted this format was Hamas, not us)。”

500

因为实在听不下去内塔尼亚胡的这番奇谈怪论,一位在场人质家属在中途忍不住打断了他,怒斥他的一番言论纯属“胡言乱语”。对此,内塔尼亚胡毫不示弱,马上就组织语言给他顶了回去:“我可不是胡言乱语。我在这里陈述的都是明确的事实。我很尊重你们,我也了解你们的痛苦。但我们确实没法一下子就把所有人质都给救出来。哈马斯要的不仅仅是人质,这也不光是人质的问题。如果有机会能一次把所有人质都给救出来,在场的诸位会有人不同意吗?”

“至于你们提到的以色列国防军在营救行动中误伤人质的问题,这一点我在听到之后也很痛心。你们挨炸了,受苦了,这事我不否认,而且这事还没完。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们也不光只是痛心。我的同僚们也说了,因为生怕伤害到人质,他们现在丢炸弹时都不得不小心翼翼。这肯定会影响到国防军的作战计划。如果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那么你们已经成功了(you have succeeded)。”

500

以色列媒体的那篇报道原文很长,我在这里给大家展现出来的,只不过是我所认为的其中比较重要的那部分。

说句实在话,我是真没搞懂内塔尼亚胡和他那帮战时内阁官员的想法。如果你们不会安慰人,你们至少可以把嘴闭上,把那些只能提供情绪价值的场面话交给专业的公关人员来说,而不是明明没那么大脑袋还要戴那么大顶帽子,把好端端的一场人质家属见面会,给开成了歇斯底里的辩论赛。特拉维夫没能在全世界面前把脸露出来不说,最后反倒还把屁股给露了出来。

同样是和以色列的人质打交道,跟内塔尼亚胡内阁召开的这场堪称灾难的人质家属见面会相比,我突然觉得,哈马斯当初释放以色列人质时的场景,简直是太含情脉脉了。双方从头到尾都没有爆过彼此一句粗口,甚至就连阴阳怪气、似是而非的怨言都没有,无论哈马斯成员,还是以色列人质,大家在分别时都表现得相当之体面且温馨。搞得我一度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哈马斯,而不是国防军,才是将这群以色列人质从水深火热和暗无天日中解放出来的拯救者。

对于以色列人质的这种反常行为,以色列政府和媒体将其形容为“被哈马斯喂了药”,或者是“被哈马斯给迷了心窍”,又或者是“和哈马斯困在一起的时间太长,集体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但是在我们这些旁观者看来,这件事情的本身其实并没有以色列政府和媒体描绘得那么复杂。并不是哈马斯掌握了什么能够蛊惑人心的妖术,而纯粹就是内塔尼亚胡内阁和以色列国防军近段时间以来的表现,实在是太不堪入目罢了。

又或者,说得更直白一点,在保障以色列人质的生命安全这个大命题上,哈马斯在过去两个月来的表现,远比内塔尼亚胡内阁和以色列国防军要更像个人。

要光听获释人质对于哈马斯和国防军的描述,你都不好说这俩到底谁才是“恐怖组织”。过去两个月以来的加沙那都是什么情况啊同志们?面对着以色列国防军地面和空中部队不间断、无差别、全方位的“三光”攻势,在这样一个人形畜生磨牙吮血,鬼面恶兽横行无忌的险恶环境里,居然还能有一群素昧平生之人,愿意为了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危而不断辗转腾挪,愿意为了保障自己的饮食起居而不惜节衣缩食。

人心都是肉长的,别说是一辈子都未曾有过这种刻骨经历的以色列平民,哪怕换做是利库德集团当中的那些头脸人物,比如内塔尼亚胡和他的老婆儿子,将他们和那些以色列人质的处境对调一下,我想他们应该也更乐意和哈马斯一块待在地道里“担惊受怕”,而不是被国防军从头顶上扔下来的炮弹给一炮送回家。

500

这场人质家属见面会不开还好,不开内塔尼亚胡内阁都还有回旋的余地。只要把那些人质和家属的嘴巴给堵上,特拉维夫愿意怎么借他们的口来咒骂哈马斯都行。然而好死不死,内塔尼亚胡内阁终究还是没忍住,亲自撸袖子下场了。自己都把自己在舆论场上的后路给断了,那就真的没辙了。

关于危机公关,我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不管遭遇多大的危机,永远不要让一把手出来亲自做公关。因为那是最后的底牌,打不好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就如今内塔尼亚胡开的这场人质家属见面会而言,我觉得这话听着还是有那么点道理的。让内塔尼亚胡内阁出面安抚人质家属,其效果不亚于让以色列国防军开着轰炸机去加沙救人。内塔尼亚胡可能还觉得他在见面会上舌战群众时的身姿还挺英武,但是他忘了,他面对的这些是正遭受着骨肉分离之痛的无辜民众,而不是以色列政坛上那群时时刻刻都想着置他于死地的政敌。辩赢了政敌可以提高支持率,可要是把民众都给呛得不敢发声了,那么等待着他的恐怕就只剩下一无所有了。

有本事稳坐特拉维夫钓鱼台的内塔尼亚胡可能是一个出色的政客,但是很显然,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共情者和倾听者,自然也就谈不上是什么合格的危机公关专家。

我又想起了那句在中国网络上流传甚广,但是真伪不辨的所谓阿拉伯谚语:“不要轻易在对手面前展示你的实力,否则你的对手可能就会发现,你根本就没什么实力。”

我有一种感觉:无论本轮巴以冲突打到最后,哪一方的获利最多,有一点我敢肯定的是,内塔尼亚胡,还有他所领导的以色列战时内阁,都将是这场沾满了血泪的人寰惨剧中,最大的输家。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