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最高分,正在被打成直男癌

作者 | 毒Sir

本文由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原创。

Sir最爱的男人之一,几乎迎来“塌房”。

本月宫崎骏的经典动画《红猪》重映,豆瓣8.6。

动画中的红猪,一个落魄、自我放逐又不失道义的飞行员,不要太酷。

500

问世30年。

他还从未得到过今天这样多的负评——

“油腻”、“意淫”,甚至“恋童”。

这只猪,错了吗?

01

翻开观众对《红猪》的评论。(豆瓣显示时间主要来自近期)

Sir第一感觉是:我们看的可能不是同一部电影。

电影中,成熟美艳的酒吧老板娘,和活泼天真的菲儿,都爱上了红猪。

被网友锤成了油腻、自恋、直男意淫。

两个美丽又自信的女人,现实中怎么可能同时爱上一头猪?!

500

500

菲儿为了鼓励红猪和反派决斗,采取了权宜之计——

答应要是反派赢了就嫁给他。

在新一代的观众看来,更是罪大恶极。

爹味、物化女性、恋童倾向……

500

片中穿插了一点成年人的玩笑。

比如菲儿自嘲屁股大,波鲁克顺着她的话调侃。

又被认为是“厌女”“辱女”的铁证。

500

500

《红猪》时代背景是一战期间的意大利。

民众对战争爱得疯狂。

500

国家机器会迫害异见者。

哪怕你曾是战争的英雄。

500

500

最首要的一个问题——

宫崎骏为什么要把波鲁克变成猪?

首先,红猪不是一头真正的猪,是受了魔法变成猪的样子。

然后,猪代表了什么?

如果你也听说过王小波《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那你大概率不会感到疑惑。

不是因为波鲁克到中年油腻了。

他变成了猪。

却不容貌焦虑,不急于寻找方法恢复人身。

为啥?因为这副相貌,刚好可以让他特立独行,不必随波逐流。

只有变成猪,才能躲开狂热的民族主义,保留一点独立思考的自由。

-要不要买点爱国债券 也算对同胞有点贡献

-这该是你们人类的事吧

500

波鲁克热爱飞行,热爱自己的国家。

但当他发现,爱国只是上位者煽动战争,压迫民众的幌子。

于是他立誓,宁愿当一只被政府通缉,被主流嫌弃的猪,也不要与满肚子坏水的人类为伍。

500

500

其次,更望文生义的问题——

两个女主爱上了红猪,就代表她们不独立、被物化吗?

酒吧老板娘吉娜嫁过三次飞行员,他们都是因战争而死。但吉娜没有因为成为寡妇就自暴自弃,而是乐观坚强地生活着,永远向往更美好的爱情。

500

与其说,她爱上了红猪。

不如说,她是爱上了自由而热烈的灵魂,渴望在失序的社会之外,寻找没有被污染的桃花源。

500

500

菲儿的个性就更张扬了。

十七岁就懂得设计飞机,跟波鲁克辩论女人也可以干好这份工作。

500

500

跟随红猪飞往亚里亚海,还能把外强中干的空贼们玩得团团转,避免了一场暴力冲突。

500

至于波鲁克和反派决斗,以迎娶菲儿当赌注。

你可以说这样的情节和价值观不符合当下。

但故事,不就是虚构的艺术吗?

别忘了《红猪》的背景是一战时期,决斗和“赢得女人”,不过都是当时的风情画,又有什么好批判的?

500

最关键是。

宫崎骏设计决斗,完全就不是要表达“女人是男人的附庸”。

跟红猪决斗的美国人,代表的是一战后世界的主题——

野心和欲望。

500

而红猪,代表的是反世俗,反功利,有点小倔强的理想主义。

在宫崎骏的电影里。

少女常常隐喻着未来和希望。

千寻是,幽灵公主是,菲儿也是。

所以她给红猪的吻,不仅是基于独立人格和自我选择的爱情。

在宫崎骏眼里,尽管世界的变化不受控制,但至少他还能创造红猪这样一个角色,来提醒代表着希望的孩子们:

不要轻易相信权威的漂亮话,主流的价值观。

也不要被物欲横流的社会,异化成墨守成规、丢失浪漫的人。

永远保持独立、节制、自尊,成为你想成为的大人。

500

02

三十年前。

我们未必能看懂《红猪》的所有。

比如对历史的反思,对大人物的批判。

但仍在孩童时代的我们,至少能够感受到——《红猪》为我们营造了一个世俗之外的童话世界。

500

三十年后,我们长大了。

互联网的入侵,让我们自愿走进一个个标榜着进步、正确、平等的信息茧房。

评判电影的概念更多了,主义更大了。

历史片,动辄就是洗白罪人;

揭露现实的,无一例外是抹黑国家;

爱情片如《甜蜜蜜》是三观不正的重灾区,一部电影如果女人没有做主角,或者女人的形象有争议,有瑕疵,就是辱女、厌女……

在这些先入为主的标签中。

我们像夸父逐日一样,追求着没有污点和瑕疵的故事。

事实上。

《红猪》的待遇都算好了。

至少打差评的人,还抓住了里面的一句台词,一些情节来审判。

更多的经典电影。

甚至还没有被完整地观赏,就被丢进了黑洞,被吸掉所有的光。

《辛德勒的名单》。

前段时间因为巴以冲突,B站评分从9.7降到4.1。

500

被电影触动过的人,当然都会感到匪夷所思。

但给一星的人呢?

他们本质并不关心《辛德勒的名单》要表达什么,更不在意它如何把一个故事讲得触动人心。

他们甚至没有看过电影。

仅仅是通过短视频和营销号的搬运。

得知了一个标签,然后再用非黑即白,粗暴幼稚的道德感,把标签当成电影的所有。

拍犹太人受苦的,一定就是要给犹太人洗白。

500

两年前《指环王》重映。

购票平台上,同样涌现出大量一星。

而最讽刺的是——

他们不是把一星打给电影本身,而是打给观影的门槛。

烂,因为太长。

一个破戒指送三个小时,送得我腰酸背痛。

500

烂,因为剧情看不懂。

500

500

烂,因为没有激情,还没有结局。

500

500

发现了吗?

认为《红猪》厌女辱女、批评《辛德勒》屁股歪了、嫌弃《指环王》又臭又长……

这些评价看似多元,其实高度雷同——

都是在用儿童思维在理解电影。

500

不能延迟满足。

因为无法花更多的时间,去探究更深入的问题,去了解更广阔的世界。

只要瞬间的满足。

就只有获得最浅薄、最奶头乐、最黑白对立的偏见。

如果说,过去我们看电影,是如《一一》所说,为了看见别人看不到的另一半。

那么今天。

很多人去看电影,仅仅是为了——

彻底拒绝那一半。

并用那一半的不正确,来反证自己的正确。

电影中出现的一切,只要有别于自己的价值判断,都是创作者夹带私货;只要超出自己的生活经验,就是三观不正。

童稚化的本质,其实不是幼稚。

而是把狭隘当进步,把匮乏当觉醒的自恋。

03

电影评论的童稚化。

不仅体现在无法接受复杂的剧情,理解丰富的人物,和敲开创作者的言外之意。

更体现在——

今天的创作者,越来越被要求在作品中旗帜鲜明地表态。

豆瓣9.5的《漫长的季节》。

批评它的人,不是不满作品的质量。

而是觉得——

导演你没有表达出对爹味的批判,对父权的鄙夷。

甚至会觉得,这种”理解爹味“的作品,本质不是文艺复兴,而是对封建糟粕的鼓吹。

这种批评,其实不仅是对艺术的误读,更是对自我的矮化。

想想看。

什么样的片子,最旗帜鲜明,还热衷于改造观众的价值观呢?

样板戏。

只有满腔愤怒的批判,只有声调激昂的歌颂。

除此之外更复杂的世界呢?

全被写满标语的涂料粉刷掩盖,无法露出真容。

当主义和主张,逐渐绑架了创作者的自我表达。

当虚构和艺术,被越来越要求即时地反馈现实。

当电影的评论环境,不是在向外探索,而是向内萎缩。

Sir有时也会泄气和困惑。

我们还坚持看电影,还坚持分享对电影的感悟。

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或许,没有为什么。

如果世界电影真的如杜琪峰所说,创造力在下降,外在禁锢却在增多。

那么我们唯一理性的选择。

就是韬光养晦,回首经典。

让那些由诚实的痛苦编织的记忆,可以通过鲜活的影像,重新抵达我们被标签压缩的大脑,被偏见禁锢的心灵。

看《指环王》。

不必套用爽剧的标准。

试着去感受——

为什么运送魔戒的人,要交给中土世界食物链的底端,矮小的霍比特人?

为什么就连布兰切特演的精灵女王,在见了魔戒之后,都差点丧失理智?

500

魔戒想告诫我们——

没有绝对意义的好人和坏人,英雄与庸人。

不被控制的欲望,不被约束的权力,才是最大的恶魔。

看《辛德勒的名单》。

角色是犹太人还是其他民族的人,不重要。

重要的是。

在极权压迫,失去色彩的世界里,小女孩鲜艳的红衣服,代表着人性的两端。

一端,是将人生的决定权,交给高高在上的权威,被异化成恶魔。

一端,是保持独立与怀疑,相信行动的力量,成为无愧于心的良善之人。

500

最后,宫崎骏的《红猪》。

今天批判它的人,炮火都聚焦于一点——美女爱上猪。

红猪,太丑了。

他们不接受这种设定。

表面上,他们喊着“辱女”“直男意淫”,仿佛高喊的是女权口号。

但在Sir看来,这其实和性别一点也没有关系。

而是他们被困在了自己狭小的议题里,无法去理解更多的议题。

今天我们生活的世界,尤其是虚拟茧房般的网络上,是一个“更小的世界”。

表面上物质更丰富了,网络连接了无穷的可能性,但我们也远离了那些“大问题”,所要面对的全部就是自己的“小确幸”。

在这样的情况下,看脸,可以成为天大的事。

而生活里的“油腻男”,几乎就是你要面对的最大反派。

你可以把所有的愤怒和恨意都倾注在这件“小事”上,因为更大的政治议题,你遇不上,或者无力掌控,说了也白说。

但在红猪的世界呢?

一句话概括——那是个非人的年代。

人失去了人性,人屠杀人,人因为狂热而面目全非。

当人的面目无比丑陋的时候。

那张猪脸,反而显得更眉清目秀。

这才是吉娜和菲儿爱上红猪的原因——不是她们爱上了猪,而是他们还爱上了“人”,那个年代里稀缺的、残存的人性。

同样一头猪。

在不同的“问题意识”下,你看到的也完全不同。

在今天,你面对的问题是男人“丑不丑”。

而在那个时代,丑不丑,油不油腻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战争、政治、饥荒……才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Sir不否认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当下处境里。

但我们能用自己的处境,自己的问题意识,去覆盖所有的年代,去漠视以及随意批判他人的处境?

眼界越狭小的人,越容易把自己眼前的鸡毛蒜皮当成天大的事,而忽略了别人也许有更重要的东西。

这其实无关男人,也无关女人。

Sir想到今年杨丽萍因为孔雀舞引起争议时,一条非常好笑的评论:“杨丽萍这样的女人放在我们村都没人要。”

说出这种话的人,大概生活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所以在ta有限的眼界中,女人结婚、生孩子,就是最大的事,是全部的意义。

500

但在杨丽萍的天地里,她或许有着另一种“问题意识”:

她关心的不是村口人们嘴里的风言风语,而是如何在艺术上永无止境。

500

在Sir看来。

今天红猪与杨丽萍的处境是相似的。

无非是生活得更加狭隘和鄙陋的一群人,无法认知更高纬度的事物,也就只懂得去诋毁和煞有介事地批判。

在红猪飞翔的那片天空与海域,有自由,有爱情,有侠义,有人性的光辉。

但在那些网络偏执的议题里,有啥?

抱歉,也许是Sir比较落伍,没感受出来。

说得再清楚一点就是——

如果一定要人人都符合你们的“正确”。

那我宁愿选择与这只猪为伴。

500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由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原创,点击阅读往期精品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