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了,阳痿越来越多了

长久以来,全世界关于男人那方面的事儿都是焦点话题。

一方面,各路广告层出不穷;另一方面,与“壮阳”、增强性能力以及改善阳痿相关的事物一直备受额外的关注。

我们今天,就来详细聊聊男人“那话儿”。

阴茎的构造及功能

男性的阴茎有着排尿性交等功能,主要包括两个阴茎海绵体和一个尿道海绵体,外面有筋膜以及皮肤包裹。

切开了是这个样子的▼

500

阴茎由几个部分组成:

后部是阴茎的根部,它连接在耻骨下支、坐骨支和尿生殖膈上;

中部是阴茎的主体,呈圆柱形,悬垂在耻骨联合前下方;

前部是阴茎的膨大部分,被称为阴茎头,头的尖端有一个纵向裂口,称为尿道外口,而阴茎头与主体的交界处有一个环状沟,被称为阴茎颈或冠状沟。

图片仅示意▼

500

尿道是连接膀胱以及外部的管状结构,膀胱中储存的尿液经此排出体外。男性尿道细长,长约18cm,且有两处弯曲。所以相较于女性,男性的尿道不容易发生感染。

除了排尿以外,尿道的另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排精。在性兴奋的过程中,由于交感神经系统兴奋,随着输精管、壶腹、精囊、射精管以及输精管壶腹发生节律性收缩,精子从附睾被转移到尿道前列腺部,并与来自前列腺以及精囊腺的分泌物共同组成精液

图片仅示意▼

500

此刻,膀胱括约肌闭合,可以避免精液逆行进入膀胱;同时,尿道球部附近尿道外括约肌闭合,使得精液暂时停在尿道球部。

随着性兴奋的持续,后尿道压力不断增加,当超过阈值后,男性会体验到一种不可避免射精的感觉。此时男性可能会出现心跳呼吸加快、血压上升以及全身肌肉收缩等。

最终,在阴部神经支配下肌肉收缩并压迫尿道,使精液经尿道外口射出,呼吸频率、心跳以及欣快感等在此时达到顶峰。

一大群“小蝌蚪”,喷涌而出▼

500

射精完成后男性快速进入不应期(又叫做“贤者时间”),不应期内阴茎无法再次勃起。不应期的时长受到年龄、健康状态等影响,因人而异。

勃起功能障碍(erectile dysfunction,英文简称为ED)是男性最常见的性功能异常,定义是阴茎持续不能达到或维持足够的勃起以完成满意的性生活,病程在3个月以上。

支楞不起来了▼

500

ED的病因包括心理障碍器质性病变或是多种原因共同造成,大多数患者在接受心理疏导、性行为指导以及口服药物等治疗后,都能得到明显改善。

蓝色小药丸

人类很早就开始研究关于ED的治疗,古代开始就流传有各种壮阳食材药品等。

1889年,已经72岁的生理学家布朗·赛加尔(Charles-Édouard Brown-Séquard)宣称,他将狗和豚鼠的睾丸提取物注射到自己皮下后,感觉自己充满了活力。

他认为睾丸提取物中有一种物质可以提振男性性能力,这种物质很可能就是他早年间论述的“激素”的一种。

正是在下▼

500

此后几十年间,各国的医生开始接力验证这一发现是否靠谱,他们甚至开启了更为激进的做法。尤其是1910-1920年代,俄罗斯外科医生沃诺罗夫(Serge Voronoff)报告称,将黑猩猩睾丸移植给人类后,受体可以重返年轻。

但事实上,有的患者在接受睾丸移植后没过多久就去世;还有的患者虽然术后感觉自己充满能量,但一段时间后移植的睾丸逐渐纤维化,失去作用,甚至被机体吸收。

沃诺罗夫(右)正在进行动物试验

(图:壹图网)▼

500

1931年,德国化学家布特南特(Adolf Frederick Johann Butenandt)从睾丸中分离出一种新的物质,将其命名为“睾酮”。

后续研究证实,正如早年间赛加尔所猜想的那样,睾酮不仅可以提高性欲、增强体力,还能强化肌肉。此后,睾酮成为治疗ED的一种比较常见的药物。

布特南特在工作中▼

500

到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学界已经发现一氧化氮在血管扩张中起到的重要作用,并确定了以磷酸二酯酶5(PDE5)为药物靶点,能达到舒张血管的目的。于是,美国辉瑞公司决定在此基础上开发一种新的药物,用于治疗高血压心绞痛

但遗憾的是,二期临床试验中,这种新药物在治疗心绞痛上并没有达到让人满意的效果;但同时,研究者也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许多参与药物实验的志愿者都拒绝交还这种药物。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些志愿者在服用新药物后,性能力得到大幅度提升。

吃了硬邦邦▼

500

辉瑞公司立即调整思路,将这款药物的主打方向对准男性群体,该药物也因其起效快药效平稳、副作用小等特点迅速风靡全球。

自1998年西地那非上市以来,为辉瑞公司带来数百亿美元的利益,至今仍然是全球范围内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主要药物。

在李宗盛的歌曲《最近比较烦》中,提到了一种“蓝色小药丸”,这种药物就是大名鼎鼎的西地那非,商品名英文叫Viagra,音译为“万艾可”或者“伟哥”。

为勃起助力(图:shutterstock)▼

500

后续研究证实,阴茎海绵体血管中,有丰富的PDE5,西地那非通过抑制PDE5,促使细胞内的cGMP信号持续保持活跃状态。这一过程导致细胞内的钙离子浓度持续降低,从而扩张阴茎海绵体血管。

此后20年间,他达拉非伐地那非阿伐那非等PDE5抑制剂陆续上市,目前市面上有针对不同患者的定制口服药物提供。

名字里都带着“非”▼

500

此外,如果患者存在其他病因,例如内分泌功能异常,还需要针对病因选择特定药物。

阴茎假体

与一些情趣用品不同的是,阴茎假体是正儿八经的医疗器械。阴茎假体植入术也是国际公认的目前最为尖端、理想的ED治疗方式,也是治疗ED的最后保障。美国每年有2万多例ED患者接受了这项手术。

早在16世纪,就有了阴茎假体的雏形,但当时它的作用仅仅是充当导尿管,还没有人想到用它来充当一种假体。

致命打“鸡”,看着就很疼▼

500

一直到20世纪早期,治疗ED主要还是依靠各种提取物,治疗效果也都是看运气。

1936年,德国医生博戈拉斯(N.A. Bogoras)使用肋软骨作为支架用于治疗ED。

此后十年间,许多医生都尝试使用肋软骨作为辅助阴茎勃起的材料,但实践中发现,肋软骨过于坚硬,难以成型,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重新吸收,最终人们放弃了这项技术。

博戈拉斯使用肋软骨作为材料

是受某些动物的阴茎骨启发▼

500

此后,人们尝试了硅胶、各种合成材料等作为植入物,但这些都有一些共同的缺点:包括近端支持不足、顽固性疼痛、挤压尿道甚至造成淋巴水肿等,最终都不得不放弃。

在当时,NASA在太空竞赛中研发了一种高级有机硅,后来也成为了许多充气式阴茎假体的主要材料。

1966年,贝赫里(G.E. Beheri)提出一种革命性的做法:他使用了一对可扩张的海绵体植入物并获得成功,这也成为以后所有阴茎假体的基础。在此后70-80年代中,现在通用的阴茎假体植入术逐渐成形。

现在使用最理想的阴茎假体是模拟正常勃起的机械装置,由圆柱体、液泵阀和一个液囊组成,俗称“三件套”,可用于模拟阴茎正常勃起。

借助三件套,患者或可重振雄风

(图片仅供示意)▼

500

使用时,只需要按动阀门,水囊里的水进入圆柱体(人工海绵体),模拟阴茎海绵体充血的过程,达到正常勃起的状态。当性生活结束以后,松开阀门,水就会流回去,阴茎也逐渐疲软。

据报道,从1988-2019年,超过44万人接受了阴茎假体植入术。除了用于口服药物难以治疗的ED患者以外,手术还可针对受过外伤、先天畸形以及有变性需求的群体。

感兴趣的了解一下(图片仅供示意)▼

500

2015 年,瑞士的一家公司就推出跨性别手术使用的阴茎假体。与用于治疗ED的假体所不同的是,这些假体结构更为简约:末端可以直接固定在耻骨上,同时前端也有符合人体结构的阴茎头,为跨性别手术提供技术支持。

最近几十年来,随着技术的成熟及推广,阴茎假体植入术也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选择。

能不能定制尺寸?▼

500

不过我们也需要注意到,虽然上个世纪末阴茎假体就已经进入我国,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目前国内使用较少,对它的了解也并不多。

还需要认识到,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阴茎假体,手术前医生需要严格把握适应症,并告知患者手术费用、相关风险等。

对于大部分ED患者来说,保守治疗依然是最佳选择

参考资料:

1. 从金枪不倒到收缩自如:可膨胀性阴茎假体成为 ED 治疗「终极武器」之路. 丁香园泌外时间 2020-11-20 20:30发布.

2. Carrion, H., Martinez, D., Parker, J., Hakky, T., Bickell, M., Boyle, A., Weigand, L., & Carrion, R. (2016). A History of the Penile Implant to 1974. Sexual medicine reviews, 4(3), 285–293. https://doi.org/10.1016/j.sxmr.2016.05.003.

3. 科普患教 | 阴茎人工海绵体植入术——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终极治疗武器.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泌尿外科 2021-08-13 19:00发布.

4. 张敏建,常德贵,贺占举等.勃起功能障碍中西医结合诊疗指南(试行版)[J].中华男科学杂志,2016,22(08):751-757.DOI:10.13263/j.cnki.nja.2016.08.015.

5. Kohn, T. P., Rajanahally, S., Hellstrom, W. J. G., Hsieh, T. C., & Raheem, O. A. (2022). Global Trends in Prevalence, Treatments, and Costs of Penile Prosthesis for Erectile Dysfunction in Men. European urology focus, 8(3), 803–813. https://doi.org/10.1016/j.euf.2021.05.003.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