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军事电影港台

为了过审,和平精英(前刺激战场)的做法把我看笑了

作者:雷斯林 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 / raistlin2017

01

今年年初,停发很久的游戏版号重新开始发布。今年4月9日,腾讯有一款叫《刺激战地和平精英》的游戏正式过审,那时我就知道,腾讯主打的手游《刺激战场》要换样子。

毕竟《刺激战场》一直没有拿到正式版号,一直是以测试服的形式在运营——总不能无休无止的亏本测试下去,总要让游戏走上合乎国情的“正轨”。

那时候我就明白当红手游《刺激战场》为了过审会有变化,只是没想到它会换到如此彻底,猛烈,带有喜剧元素。

如果你下载了《和平精英》,会发现里面人被打了不会流血,反而会发光:

500

原先的废墟和仓库也变成了崭新的建筑上挂着正能量标语:

500

前五的选手会手拉手一起唱歌,营造出狂欢的氛围:

500

500

最绝的是,你把人打死了,对方不会倒下不会流血,反而会把盒子放下然后和你挥手告别再见。

500

广阔天地,创意无穷。

可以说光子工作室这满满的求生欲让“大逃杀”这种已经有些过时的商业游戏,焕发出了讽刺艺术的光芒,像极了写讽刺诗的人,想方设法拐弯抹角的表达不允许表达的东西。

做出《风之旅人》的陈星汉曾经说过,

“现在一说到连续玩四个小时的游戏,大家基本上都会说没有时间;但是他们会有时间读四小时书,或者看一部电影。”

“之所以我的朋友还在读书、看电影,是因为那些书籍和电影给他们生活带来一些真正意义上的光彩。早期的时候一说起游戏,都觉得是毒害青少年;现在人们说起游戏行业,都会说这行很赚钱。但是人们从心底里尊重你吗?我觉得不是这样。

我是希望在退休之前,如果你跟别人说你是游戏设计师,就像今天说你是建筑师、电影导演、作曲家或者说你是医生一样,会得到全社会尊重的职业。这是我最大的梦想。”

他的梦想在中国首先实现了.

现在在中国,做游戏的都是诗人,还都是外国人玩不到的那种。

02

这还真怪不了腾讯,因为整个国内的游戏产业,都在面临同样的事情。

我还在做游戏的时候,听过同行吐槽过许多他们游戏送审时遇到的奇葩经历。

比如某同行说他的游戏中出现道具“虎皮”,被打回重审,说“有猎杀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暗示”。

500

比如有一位做西方魔幻游戏的表示游戏中的英文必须改成中文。

HP要修改成生命值,MP要修改成魔法值。

LVL必须翻译成等级,EXP必须翻译成经验值。

BUFF必须得是增益魔法,DEBUFF必须翻译成减益魔法。

还有一位说他们的S,A,B,C被要求改成优秀,良好,中等...

那会儿我就当同行吹逼,不一定是真的,但我自己经历过的,是这个审核过程长得令人发指。

2016年发布规定以后,一个人如果想往APPSTORE后台提交游戏,首先得有文化部《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简称文网文),还得办ICP,软著等一系列证明,然后你才有机会让广电总局审核你的游戏。

过不过还另说:

500


整个这套流程加起来可能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

对于手游这种需要快速调优,上线的产品来说,这些都是巨大的风险——如果一个项目做完以后,得要半年之后才能看到它究竟如何。我想很少有团队敢于冒这样的风险在中国上架游戏。

所以我们那会的做法是所有游戏一律在国外测试,国外上架,等国外运营成熟了,国内手续也办好了,到时候再出口转内销,在国内发售。

一个中国公司,做面向中国人的游戏,必须先去国外转一圈,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更让人担心的是,这样的流程,让有意愿开发游戏的独立工作室和个人开发者无法承担,于是手机游戏,可能会从百家争鸣变成被几家大公司垄断的行业。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甚至之前巨斧游戏的CEO表示要为此起诉广电总局——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

03

这些年,新闻里,专家口中一直在提一个词叫“文化输出”。

什么是文化输出?

比如复仇者联盟4一出,在中国连破近10项票房纪录,上映两周后依然占据市场50%以上的排片和60%以上的票房,我这次去贵州玩,同行的小孩张口闭口钢铁侠美国队长。

这是文化输出。

500

比如日本任天堂的POKEMON系列在全世界粉丝无数,其正统游戏续作在全球的销量超过3亿,光是宝可梦的周边创造的经济价值,就有300亿美元。

我上次去巴勒斯坦观光,他们的商店里都在卖宝可梦的帽子,他们用POKEMON来表现战争。

500

这也是文化输出。

我可以很负责的说,在做成产品的文化输出领域,中国最强的就是手游,就连中国网文也要甘拜下风。

网易的《荒野行动》曾长时间霸占日本手游前三的位置,COK游戏在美国拥有成千上万粉丝,EFUN的三国志系列在韩国畅销前十,IGG的王国纪元持续不断的为国家赚钱。

2018年中国游戏在海外一共为国家赚了超过400亿外汇,这还只是APP ANNIE的公开数据:

500

说到底,像电影电视这样发展了上百年的行业,中国起步就落后美国一个身位,而像小说文学作品,在世界通用语言还是英语的情况下,中文小说很难成为主流,而像手游这种全世界同时间起步的东西,中国做的一点都不比国外差。

我真的不希望它被毁掉。

刚刚《和平精英》的改动出来,和一些同行一起笑着吐槽这种感动,拍着大腿说腾讯真是个天才。

但笑着笑着,就谁都笑不出来了。

所有人都懂为什么。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