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点儿啥】30年来最大骚乱,古巴经济怎么办?

各位好,我是观察者网的董佳宁。这几周,古巴的局势有些动荡。首都哈瓦那,几千人反政府示威游行。全国也有几个省都出现了相同的情况。

古巴官方宣称是反革命分子,试图对抗古巴共产党;美国政府称,是向往自由的人民,在反对独裁统治。但这件事没有那么复杂,它并不具有颜色革命的特征。即便是有境外势力干涉,起到的作用,也非常有限。游行民众的目的明确:抗议物资短缺、美国的封锁,以及政府的部分政策。

我们印象中的古巴,风和日丽,遍地雪茄和糖,人们生活简单朴素。长期处于社会主义阵营,经济发展还算可以,没有出现朝鲜那种苦难行军。还是中南美少有的,执政基础较为稳固的政权。

那这次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因为古巴经济扛不住新冠疫情了。古巴的经济结构较为单一,主要依赖旅游业和资源出口。出口主要有水果、雪茄、朗姆酒,除了这些,还有镍矿,古巴是世界第六大镍矿出口国。但是特朗普时代加强了对古巴的封锁,所以出口量连年下降。

古巴的工业能力较弱,工业产品以及消费品,大量依赖进口。这就意味着每年大量的外汇流出,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外汇资金链断了,那就要出大问题了。很不幸,新冠疫情对古巴的旅游业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往年,古巴旅游业可以接待450万人次,结果去年只接待了110万人次。今年更惨,到现在仅有十几万。

没有外汇,就没法购入急需的工业用品。那么组织工农业生产,都会出现问题。超市货架日用品不足,甚至连急需的抗疫物资,也即将告罄。

这并非是古巴的卫生医疗差,相反古巴的医疗行业很强大。现在正同时研发5款新冠疫苗,已有2款即将投入使用。古巴还在疫情期间,派出近40个医疗队,协助发展中国家及一些欧洲国家,成果显著。但是仅凭薄弱的工业力量,古巴很难生产足够的抗疫物资,导致防疫政策无以为继。如果不寻求外部帮助,很可能要失守了。

但古巴的经济问题,并不是一天形成的。除了新冠这个黑天鹅事件,还有长期的历史遗留问题,以及改革不利。

1959年2月,菲德尔·卡斯特罗出任总理,古巴革命胜利。美国一开始还没看明白,觉得这是拉美国家民主运动的高光时刻,对老卡甚是欢迎,还希望能拉拢一下。1960年,邀请他到联合国做了演讲。那次演讲长达4个半小时,破了纪录。

但很快,美国人就回过味儿了,古巴和苏联吃起了同一根棒棒糖。卡斯特罗上台以后,首先公审了前一个政权——巴蒂斯塔政权的军警宪特。又通过两次土改,征收了大地主和外国公司土地。这其中就包含大量的联合果品公司手里的土地。

20世纪初有一个名词,叫香蕉共和国。什么是香蕉共和国呢?就是指有的国家,经济高度依赖某一个经济作物。而这种经济作物,高度依赖美国的一家公司。“香蕉共和国”往往贫富分化严重、社会矛盾尖锐,同时政治上高度不稳定,常受不同势力暴力冲击。“香蕉共和国”的典型国家就是中美洲的洪都拉斯,而控制洪都拉斯经济的,就是这家联合果品公司。所以美国通过一家公司,就能够控制另一个国家。什么叫人类高质量国家?

古巴收了联合果品公司多少土地呢?27万英亩耕地,还有3万英亩牧场。这一系列举措,让美国资本大为光火,两国关系迅速恶化。1960年2月,古巴和苏联签署了商业协议。这个时候,反共先锋艾森豪威尔也坐不住了,要求CIA颠覆古巴革命政权。

1961年两国断交,老卡也想通了,宣布这是一场“社会主义民主革命”,完全点开社会主义国策。同年4月,CIA发动了著名的“猪湾行动”,1400名雇佣军入侵古巴,在猪湾登陆。但在72小时之内,惨遭全歼。这些雇佣军里,还有些流亡美国的古巴反动地主阶级。本来以为,能在猪湾重夺往日荣光,结果自己成了猪。此后,古巴彻底倒向社会主义阵营。

我们是一个不止关注时政的号,我们更多地会关注钱。钱在哪里,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来谈谈古巴的钱的问题。先说社会主义改造阶段。古巴的农业改造以合作社为主,七成是全民所有制农业。主要的经济作物是甘蔗,过去最大买家是美国,后来换成了苏联。

苏联在冷战时期建立了一个经济组织,叫经济互助会,简称经互会。苏东集团整体处于高纬度地带,糖类作物种植困难。古巴加入后,承担了糖产业分工,说白了,古巴就是经互会的糖厂。苏联每年给古巴的石油和蔗糖补贴,高达40-50亿美元,占古巴GDP三分之一。

1970年代,古巴蔗糖产量达到850万吨。这个数字非常高了,要知道2019年,中国糖产量也只有1000万吨,全球最多的巴西不过2900万吨。

巨量的原材料出口,加上援助,换来了社会发展所需资源。古巴对于教育的投资很大,每年财政1/5以上用于教育支出。在70年代末,普及了中等教育。按人口比例算,拥有教师人数全球第一。

古巴还有个值得称道的领域,医疗。建国之初,就建立了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很多拉美国家,一提医疗,都是资源匮乏,缺医少药,分布不均。在古巴完全相反,全古巴有14所医科大学,26万医务人员服务1100多万人,一名医生只服务137人。

按照《2016年世界卫生统计》,古巴人均卫生支出558美元,非常低,美国是人均1.1万美元。古巴连美国零头都不到,但两国卫生指标并肩。世卫组织2015年就宣布,古巴是首个消除艾滋病毒和梅毒母婴传播的国家。二十分之一的医疗开销,同样的效果,可能这就是古巴的体制优越性吧。

但古巴也存在问题,经济结构过于单一,说极端点,过去是伪装成国家的甘蔗地。古巴民族英雄何塞·马蒂一百年前就预言过,“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把生存压在一种产品上,那无异于自杀”。80年代,古巴经济和苏联高度绑定,唯二能出口的工业制成品,只有雪茄和烟草。

最后我们得说说古巴的改革开放。1990年代,经互会体系解体后,古巴失去了最大的市场,经济立刻停滞。糖产量从800万吨,腰斩到437万吨。而且苏联一倒,古巴还断油了,不得不在全国推行马车和自行车。

没有能源、没有电力、没有交通。美国看准时机,趁你病要你命。连续出台法案,封锁古巴经济。这才是真的打颜色革命牌,现在这些都是小打小闹。

这段困难时期,古巴GDP萎缩三分之一。 当时古巴还恢复了配给制,家庭每个月拿供应手册,在特定商店买生活必需品。只能说还好古巴农业发达,没出现人道主义灾难。

穷则生变,1992年,古巴实行“改革开放”。个体经济合法了,开放157个行业。但整体困难,持续到1998年才好转。当时查韦斯在委内瑞拉上台,为偶像卡斯特罗提供廉价石油。古巴暂时松了一口气,依靠旅游业和镍矿,重新找到了经济增长点。

2008年古巴国家领导人实现交接,菲德尔退休,劳尔·卡斯特罗上台,加速改革。2018年,新领导人迪亚斯·卡内尔执政,古巴又进一步承认了多元所有制。

古巴经济改革较为激进。1994年之后,古巴加速过渡到市场经济,采取一个奇怪的“货币双轨制”,公民手上有两种货币:生活比索和可兑换比索。 

“可兑换”指的是换可以换美元,但是发工资的时候不发,那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本国人可以拿生活比索去银行兑换,另外呢,外国人来旅游,用美元可以换这种可兑换比索,在古巴消费。 

这两种货币实际上是不等值的,去银行里换,24生活比索,才换能1可兑换比索。这样做的目的是:分开国民物价体系和国际物价体系——本国人民只能用生活比索买一些必需品,这些必需品是政府特供的,非常廉价。如果你有钱头铁,就可以拿可兑换比索买国际进口货。 

今年开始,古巴货币整改,废除“可兑换比索”,打算统一汇率。但物价一时半会稳定不下来,市场很快出现囤积和倒卖行为,比索大幅贬值。前几个月,食物配给“大礼包”价格提高了近20倍,电价也涨了5倍。 

古巴冒这么大风险,图什么呢?主要是两方面,奥巴马末期古美关系正常化,但特朗普上台后“一转攻势”,重启制裁。加上疫情双重影响,2020年古巴经济萎缩11%。而且这几年委内瑞拉政局不稳,石油供给下降也冲击了古巴,导致四成国企面临亏损。国内外形势综合起来,古巴只能加速改革。

计划经济转型市场经济,往往会出现短期波动。比如国内商品供给不足,流通货币过多,物价忽上忽下。只要古巴顺利度过这段不稳定期,就可以把所有精力,放到医疗器材,采矿旅游等创收产业。古巴有丰富的高素质人才,在生物医学几个领域,甚至有国际竞争力。医药已经占了古巴出口的半壁江山,制药不用说,大家都知道国际医疗有多赚钱。

好比说古巴对面的佛罗里达,号称“美国退休老人休养院”,住了660万老年人。特朗普重新制裁古巴后,这些爷爷奶奶,甚至有从加拿大转机飞哈瓦那的,图的是什么?自然是古巴物美价廉的医疗。虽然国际医疗贵,可美国医疗更贵啊。所以古巴的贫困,更多是美元数字上的穷,原因是美国全力封锁,国际资本无法流入古巴,发达的医疗产业经济效益偏低,大部分留于内循环。美国一个阑尾手术,5000美元,古巴一个阑尾手术,不要钱。所以这部分资源利用好了,能够把它货币化,光十万医生医生,二十一个生物研发中心,就足以成为古巴经济的下一个增长点。

中国和古巴同是社会主义国家,古巴更是第一个和新中国建交的西半球国家,中国还是古巴第一大贸易伙伴。虽然相距万里,但中古一直是“好朋友,好同志,好兄弟”。前段时间,中方表示:“中古关系处于60年来最佳时期,但也面临外部势力干扰破坏,经贸合作有待深化等现实问题”,这个外部势力是谁?不言自明了。古巴经济腾飞,对中国有利无害。如果需要“过来人”的经验,中国或许可以考虑倾囊相授。让我们在这里,预祝古巴克服现阶段困难,经济转型成功。

周四,周日,我的节目会上线。如果有加更,一般会放在我的个人号肝帝董佳宁上面。感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下期再见。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