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将军对台湾问题的分析为什么不成立?

乔良将军最近发表了自己对台湾问题的看法,请注意,这是他个人的观点,不是官方的观点。他已经退休了,如果在服役,他是没有权利发布自己观点的,退休了就有权利了,这和“局座”是一样的,他们都是退休老头,涉密的情况不能说之外,对于战略问题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

乔良将军的观点发表出来之后遭到网络舆论的严厉批评,最主要的是他认为完成统一不是中国的最高国家利益,而中国崛起才是最高的国家利益。这种观点一出自然遭到期盼国家统一的网民和一部分舆论的批评,这种把国家崛起与国家统一对立起来的观点很显然是逻辑上不通的。乔良将军的观点是经济上先崛起才有资本与美国对决,而台湾问题实质是中美问题。

这种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如果台湾民进党宣布独立了呢?中国政府和共产党将如何应对?

乔良将军面对网络的批评声音为自己辩解不是“怯战”,而是深谋远虑。

我认为乔良将军的观点和辩解都不能成立,匹夫之勇不足为恃,亦不足自夸。问题在于作为战略学者的方法有问题,做出的结论自然不能成立。

作为战略判断不是简单地约束分析,而是5个要素目标,资源,路径,能力与手段,最后是约束。

对于战略决策也绝不是仅仅计算损失,而是建立一个标准的对策分析,建立科学的分析方法。这是我建立的一个科学分析方法。

乔良将军也不否认中国大陆现在就有能力完成武力对台湾的统一,他认为完成统一的代价太大,妨碍了中国的崛起,这是他观点的核心,这是需要分析讨论的,就是完成统一的得与失,得大于失就是值得做的。而且这种分析不仅仅是分析武统的得失,还要分析不统一的得失,战略问题没有单纯的得失判断,而是不同战略选择的得失判断,对于台湾问题就是武力统一的得失分析与不统一,放任台湾独立的得失分析,只有在对不同决策的得失分析之后,才能得到比较科学的结论。这是乔良将军这次台湾梧桐问题观点的败笔,他对武统之后的可能的困局作了分析,但是没有作完成武统能够得到的战略利益的分析,更没有作如果不采取统一行动,放任台独发展的成本代价的 分析,这就是乔良将军作为战略学者的大败笔了。因为战略决策的一个特点就是“两害取其小,两利取其大”的选择。没有这样分析能力的战略学者基本上属于不合格的战略学者,说他是“纸上谈兵”并不为过。

我们举一例说明,抗美援朝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早先是没有争议的胜利,但是后来到了改革开放有人别有用心地否定抗美援朝战争,当然是在“开放”这个“政治需要”的情况下。这些人否定抗美援朝战争的分析方法就跟乔良将军的方法是一样的。只谈损失,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死了10几万人,具体数字是战死的11万,连同后方病,伤,事故死亡18万多,伤了几十万。这些人否定抗美援朝战争的论点就是伤亡数,不打没有这些伤亡。经济损失,抗美援朝花了钱,欠了苏联一大笔钱;遭到了美国的经济封锁,延误了开放。大体上就是这些根据。最后就是跟美国比伤亡,这就是小儿科了,因为志愿军比美军的伤亡大,所以抗美援朝是失败了;反正除了美国人之外的联合国军都不是人。那么这些问题是不是真实的?这写根据是存在的,但是结论是错误的,因为战略不是这么研究的,需要把战略行动的得失分析清楚,还要把另外的决策的得失分析清楚才能做出科学的判断。拿抗美援朝战争来说,对于这场战争的战略决策的分析第一要做出出兵的得失,得到什么,损失了什么,得与失的比较;还要把如果不出兵的得失进行分析,做出得与失的比较,这样才能对抗美援朝的战略决策做出比较科学的评价。

那么按照这个标准对策分析来评价抗美援朝战争的战略决策就很清楚看的这个决策的厉害和利害。

战争的代价前面反对者已经充分表达了,但是他们不敢说这场战争给中国带来的巨大利益。第一就是战争停止在38线,从而让中国的安全线前推500公里,远离中国本土。这场战争使得中国成为东亚的大国强国,在陆上,中国的权力线前推到38度线,让中国成为东亚有重要影响力的国家,是的世界列强承认中国在东亚的国家利益和国家权力,也因此会有越南的17度线。

战争显示了中国强大的战争 能力和国家意志,这种能力和意志带给中国超过他经济实力的国际影响力和国家安全。

因为这场战争,苏联给与了中国巨大的经济援助,156项目是世界空前绝后的工业转移和技术转移。

在战争中,解放军以半价获得了苏联大量军事装备援助,大幅提升了解放军的装备水平和战斗力;比如空军就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一跃成为世界第三大空军,拥有3000多架飞机,有强大的作战能力,这种能力的飞跃是和平时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其他如炮兵和装甲兵都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成长壮大起来。

这是参战带来的战略利益,比较参战的代价,利益远大于代价。

再比较如果不参战的后果。美韩军必然推进到鸭绿江,这是毋庸置疑的后果,则中国的安全线至少后退到鸭绿江,更坏的情况如果美韩军继续推进则战争将蔓延到中国东北,这种情况并不是不可想象的,因为韩国一直觊觎中国东北的领土。即便是最好的情况,东北边防军将完全被牵制在鸭绿江一线,整个东北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这里的重工业基地将不得不转移。中国的安全线将比参战后退至少500公里,完全没有安全缓冲区。军事负担沉重不利于经济建设。

中国完全没有参战而获得的战略声誉和国家意志,没有国家安全冗余,国家安全收到直接威胁,不仅是东北,还有台湾海峡和越南方向;也不会得到苏联半价提供的武器装备,也没有与现代化美军作战的经验和意志。没有现代化空军和特种兵。

政治上,国内的反对势力由于美国胜利的鼓励而更加活跃,各种土匪和国民党残余势力必然武装反抗加剧,国内的政治形势和安全受到威胁,不能及时转入经济建设,也不会有156项目的工业化和技术转移。

两相对比,参战的正确与不参战的损失是明显,是毋庸置疑的。

现在再说乔良将军的分析的错误,他没有分析得到台湾的利益,也没有分析失去台湾在政治上,国家安全上的代价,仅仅凭武力统一之后可能遭到西方制裁的可能损失作为基础来得出现在不适合完成统一,这样是很轻忽的。

大陆完成对台湾的统一的利益是巨大的,第一就是安全利益。台湾历来是中国东南海防的锁钥,台湾在敌对势力手中就割裂了 中国海防的完整性,把中国沿海分割为东海和南海两个部分,而是东南沿海是中国国家经济的精华部分,时时处于敌对势力的威胁之中,这种威胁直接影响到1960年代中国的“三线建设”。夺取台湾,中国的海防再次恢复完整性,中国的安全线将前推1000公里,极大地减轻东南沿海地区的安全压力。台湾在敌对势力手中,我海军进出太平洋必须穿过宫古海峡和三巴海峡,这些关键水道都在敌对和非合作势力手中,是中国海权的咽喉。中国海军只能是内海海军,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只有南海。这对中国海基核威慑力量极为不利。一旦拿下台湾则太平洋对中国敞开大门,中国海军将无所顾忌地进出太平洋,台湾是中国海权消长的“棋筋”。这种利益恐怕不是什么经济利益可以比较的。

放任台独发展的损害不仅仅是国家安全上的,而是政治上损害极大且无法弥补。中共执政的合法性立即就发生动摇,一个不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政权,他的政治合法性必然受到民族主义思想的冲击。这种损害不是所谓的经济利益可以弥补的,也不是事后可以弥补的。执政党的权威性受到损害,将引起政治地震。外部敌对势力必然加大压力逼迫中国就范,内部敌对势力乘势兴风作浪,内忧外患,虽能者无以善其后。

乔良作为判断依据的许多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必然西方联合封锁中国海上航线,那是战争行动,不可能在和平时期实行。根据国际法,这种封锁就是战争行动,中国可以军事打击外国的军事封锁,任何对封锁中国提供基地的国家都是合法的战争打击对象,这是由中立法规定的,没有亚洲国家敢于给西方提供基地封锁中国。美国海军也不敢进入距离中国5000公里以内封锁中国航运。

西方对中国的经济制裁是肯定的,但是程度则很难达到中断贸易的程度,俄罗斯拿下克里米亚,西方的制裁也不过如此。中国在1989年已经经历过一次了,这种经济损失跟失去台湾的代价来说根本不具备可比性。

其他的判断就不值得批判了,比如中国将起未起之类的。中美经济脱钩是大趋势,在 科技上脱钩是大概率事件。正因为中美关系走坏是肯定的,中美科技脱钩是大概率事件,所以在解决台湾问题时候是不需要考虑中美关系的,因为这回真的再坏就该开战了。而美国现在是否准备对华发动战争是一个值得怀疑的决策。目前判断美国是走战争边缘政策,而中国完成统一是对美国战争边缘政策的最强回应。中国对美国也有严厉的反制手段,那就是手持的美债和美元,这是维持美元霸权的基础。库德洛最近讲中国不会抛售美债就说明美国非常担心中国抛售美债。中国可以以美元霸权作为交易筹码,以维持美元霸权换取美国接受中国统一。美国如果不干,无非是一拍两散,中美全面对抗,中国去美元,去美国,动摇美元霸权,终结美国霸权。

现在中国完成武力统一有一个有利条件,那就是俄罗斯与美国对抗加剧,俄罗斯正在靠近中国,如果拖延统一,这个情况有可能改变,美国对俄罗斯让利或者普京出席变故,俄罗斯转向则中国的战略态势将急剧变坏。现在完成统一需要的是决心,可能完成统一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对于武力统一后的损失控制,这是战略判断必须解决的问题。要最大限制地控制损失,处理这个问题的能力考验战略决策的能力。我给出的建议是第一仗要打得漂亮,充分展示中国的军事实力,军事科技实力和作战能力,战略意志。第一就是充分的暴力,向世界充分展示中国的高科技战争机器的威力,彻底摧毁台湾的军事机器,只有充分的暴力才能达到战后稳定台湾治理和震慑外部敌对势力。对内治理台湾来说,台湾人“畏威而不怀德”是公论,所以对于收复台湾人心来说必须是示之以雷霆之威,动之以利,然后以德怀之,此小人之治。对外部势力同样以威力震慑那些图谋不轨的敌对势力,让他们放弃对中国发难的企图。这个世界同样是势利小人,强盗横行无忌,弱者辗转填于沟壑。中国展示强大的军事力量就会吓倒那些中小势力,他们会观望中美博弈的结果再作选择。然后继续经济开放政策,这也是示之以威。动之以利。欧洲国家很难决定放弃中国市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当你把一个事实用实力告诉他们,他们将不得不接受。

站务

  • 风闻社区升级系统,暂停服务

    亲爱的用户:为了给您提供更好的服务和用户体验,风闻社区于北京时间8月5日20时至8月17日20时对服务器进行系统维护优化。升级期间,风闻社区将暂停服务,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更新升级后,将有全新功能上线,期待与您再次相见!如您对风闻社区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电邮shequ@guancha.......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