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普通的你我,能为动物保护做些什么……

经常能看到有评论说自己也没有什么一技之长,不知道够不够格给猫盟当志愿者。

其实,猫盟的志愿者形形色色,会点什么的人都有,也不乏很多所谓的普通人。但谁又不是一个普通人呢?有太多事情就是依靠着普通人的普通力量和一颗真心而实现的!

猫折腾说自己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喜欢自然的人,但她在基地的每一天都忙忙碌碌,有付出,更有思考……

前些日子在大猫老师召唤下去看了电影纪录片《the biggest little farm》,译作《最大的小小农场》。

500

《最大的小小农场》预告片海报

《最大的小小农场》讲述了一对儿老外夫妇建立生态农场的故事。电影里的生态农场是真正意义上的生态农场。

不使用任何化肥杀虫剂,最大限度实现多养性,使完全板结的土地恢复生机。家禽家畜粪便使土地肥沃,果实招来鸟兽祸害又引来猛禽猛兽捕食,形成了理想的生态链,好像教科书上用圆圈箭头画出的循环图一样,不是各种富硒防癌无公害主题农场。

500

片中的农场,图片来源:https://screenfish.net

大猫老师在朋友圈声情并茂的介绍说这不就是我们基地在做的事情吗,我竟如醍醐灌顶一般,原来去过两次的基地在做这么伟大的事情

我竟然没有从基地小腿高的玉米和巴掌大的向日葵中盖特到这么重要的中心思想,观察力和领悟力实在是太差,怪我。

其实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没有任何专业能力的志愿者在基地的迷茫和思考

第一次去基地只匆匆待了两天,作为一个重度焦虑的城市弱鸡本想去接受大自然的治愈,结果第一晚就在陈老湿、凤子姐和小马关于基地的功能、环保组织困境和志愿者究竟能做些什么的大争论中听到了不下6次“焦虑”,第一夜躺在睡袋里我感到了无力的绝望。

第二天绝对是完美的反转,本来觉得能打扫厕所做做饭就很满足的我接下了同行志愿者们都嗤之以鼻的工作:帮陈老湿整理发票。

对于这项工作的结果我只想说,陈老湿,你可长点儿心吧。

而且当天我还有幸参观了雕鸮体检,合力驱赶了一头来吃霸王餐的牛,在后山的相机里看到了豹子,还一路徒手掰了豹子狐狸兔子的各种屎,听到了无数次的你洗手了吗。第二天的睡眠简直香甜,呵呵,多么容易满足。

 500

豹子便便里的动物毛发

500

蒙古兔的便便,很清香!

也许是第一次的匆匆太匆匆让我回家后抓心挠肝,半个月之后借中秋节就拉上亲爹二刷基地。

带亲爹是因为他作为拍鸟大爷对大自然淳朴的热爱、作为老驴合格的体力和资源匮乏年代锻炼出来的动手能力。事实证明我爹比我能干太多,九斤老太诚不欺我。

一到基地我就摆明自己的志愿:做一名合格的饲养员…的助手

于是每天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基地几只救助动物的饮食问题。

500

这是金汁同志

猛禽吃白鼠,金汁同志(一只掉进粪坑里的雕鸮)从刚开始的急赤白脸整吞白鼠,转变为慢条斯理撕扯分块吃掉,而且还从唾余中拼出了一只颇为完整的黑盾胡峰尸首。小昭愤然说这蜂是她养的,想来应该味道不错。

500

黑盾胡蜂

歪脖貉的饮食就复杂很多,花生水果土豆和猛禽吃剩的白鼠爪子。

500

歪脖貉真的歪脖

为了模仿野外觅食的环境,让歪脖有更多选择的权利,这些吃的要“藏”起来,比如挂在本杰士堆的树杈上、压在石头下面或埋在土里啥的。

500

给雕鸮和歪脖貉准备的吃食

一连几天给我表演离地20厘米的土豆看不着的歪脖同志,在中秋当晚把拴在笼子上离地有40公分的鸡架利索的拽走了。这充分表明了能力没问题,但思想特别不端正,土豆都不吃,你这是忘本啊!

不开心的是我们在的几天里一直阴雨连绵,第一晚的大雨更是导致了断电。大雨阻断了志愿者向往自由(红外相机)的脚步,全部人都聚集在男生宿舍自发热取暖唠嗑。

凤子养殖蜜蜂的故事引起了陈老师的极大兴趣,直到凤子讲述到她为了保卫蜜蜂驱赶马蜂时,陈老师尖锐地提出,因为马蜂吃了你实验用的蜜蜂就驱赶和杀死,那和豹子吃了牛就要杀死豹子有什么区别?

500

凤子姐养的意蜂,拍摄:凤子

就在陈老湿在我心中的光辉形象又高大了一些的第二天,他举起电蚊拍,劈里啪啦击落了一地的苍蝇。知行合一什么的真是太苍白了。

我爹老杨愿意抓住任何没有雨的时间出去溜达,看看湿地的鸟和过路的狍子,路边的放牛人显然是把老杨当做了老豹子队的成员,上来就问猫盟有没有给他涨钱,可见乡土气息之浓厚。

500

和当地人交谈的老杨

方言虽然难以理解,但我们还是听懂了放牛人的诸多不理解。

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陈老师不让牛进基地吃草,不理解豹子吃牛为什么要保护豹子,不理解我们为什么把伤害牲畜的动物看的比能带来经济利益的牛看得更重要,不理解我们来这里做这些到底为了什么。

老杨大道理讲不明白,举了举手中的相机说,山上有豹子、有野猪,就会有人来拍照,你带着他们进山找动物,找到了一天给你200块钱!放牛人听后终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似乎懂了什么。

在基地的每天都是从睁眼忙活到闭眼,晚上累得夜巡都不想去。但是总感觉各种美好一直在敲打着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500

虽然累,但中秋还是要聚餐的

趴在门后偷偷看雕鸮吃饭时全程姨母笑的小确幸,歪脖貉淡定地看着我们给他做过冬小屋时的奇妙和谐,看到相机里豹子走过我们脚下的土地时抑制不住想要打滚的兴奋,两三百斤的野猪静悄悄从我们面前山路上消失的惊鸿一瞥。

但是基地的“焦虑”也在时刻提醒我,这里不是乌托邦。

任何抛开人类活动的保护都是耍流氓。来到基地的志愿者形形色色,有动植物大神、摄影高手,有实干家,也有理想主义者,但也不乏有和我一样既没有专业知识也缺乏实操能力的城市废柴。

虽然对自然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但除了打赏和留言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甚至更担心的是自己会添乱和帮倒忙。

到这儿就真的写不下去了,实际情况是距我写完上面的内容已经过了一个月多月了。之前想就这么收尾太丧了,一点儿不符合凤头猪肚豹尾。结果一个多月过去,感觉整个人要丧到尘埃里再开出花来。豹尾是追求不来了,狗尾巴草凑合吧。

提到狗尾巴,想到最后一次看到群里发小白蜷缩在集装箱下夹着尾巴的样子,很冷了吧,想她。

500

基地的小白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