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想提醒下日本网民,这件事情我们并没有护短

先来看段视频。估计有些人看过了,那不妨再欣赏一遍。

是不是很火爆呢?

这不是在拍新版的古惑仔,是几个中国人,在东京街头暴打日本保安。跑到人家的地盘打日本人,他们这次的行为却遭到国内网民难得一致的大量批评,都觉得他们在丢人现眼。

这段全武行,在日本舆论更是炸了窝。外国人在日本犯罪的新闻时有发生,不过一般只有杀人事件这样的大新闻才会受到日本主流媒体的关注。而这样一则涉嫌故意伤害的案件却得到了共同社、每日新闻、朝日新闻等几乎所有日本主流媒体的报道,这是颇为罕见的。

打人的事发生在两个月前,当时已经热议过一轮。近日,日本警视厅将吴鹏翀、张振龙等6人逮捕,使得这桩“旧闻”再次成为舆论焦点。被逮捕的除了1名日本人外,剩下5个都是中国籍留学生。

今年3月9日下午,居住在埼玉县的吴鹏翀、张振龙等6个小伙子前往东京都涩谷区的SUPREME店排队,因为第二天该店将有限定商品发售,所以需要提前一天就开始排队等候。

当这6个小伙子下午抵达的时候,在店外就已经有200多人排队了。在排队期间,SUPREME的保安曾要求张振龙注意排队秩序。大概是觉得遭到了“小日本”的“挑衅”,张振龙与保安随即发生了争吵,最后演变成一场群殴。

说来惭愧,刀哥在日本留学期间,从没听说SUPREME这个牌子,这是第一次听说。据了解,这个牌子这两年在国内非常火,特别受到95后00后年轻人的追捧。SUPREME采取饥饿营销式的限购政策,催生了很多代购。吴鹏翀、张振龙等几个人估计就是做代购。

这件事还惊动了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特别发布通告,呼吁在日中国人遵守日本法律、避免不必要的争吵,按照规定进行购物等。

日本时事通讯社在报道中提到,被打的29岁日本保安在医院住了两周;Buzz Plus网站记者则拿到了SUPREME店方的回复,“想要购买SUPREME商品的人,必须向保安提供身份认证。插队是完全不被允许的。如果插队,而且因为代购转卖被清除出去,那么有可能容易引发暴力冲突”。

朝日电视台拍到了吴鹏翀被捕的画面,可以看到他并没有什么悔意,还面露微笑,被日本舆论视为一种挑衅。

500

吴鹏翀被捕画面

这件事引发日本网民对中国人的一轮口诛笔伐。

@HARUHIKOBOY “对于这种事情,日本什么也不做的话,是可悲的。日本应该禁止中国人,以及其他有犯罪经历的外国人来日本。在日本受到惩罚后,应该强制遣返,或者10年内禁止他们再次入境!”

@Lopefon “这是SUPREME中国人暴力事件!我遇到了的话,即使挨打也一定去制止,但是中国人真是太讨厌了。”

@らーしたひむお “涩谷SUPREME暴力事件中的中国人被抓了。大家今后要和平排队啊!”

@掃き溜めのゴミ “SUPREME的暴力事件使中国人的形象受到严重打击。保安只是提醒,却被6个人打伤,还住了2周院。只能说这是个国民文化程度低的国家。”

@テンガリオン “今后保安应该进行武装,不卖东西给中国人”。

500

还有个日本网民,今年3月份专门注册了名为“中国人去死”的账号,只发布与该事件有关的内容。还好,他极端的言论,没有引起多少关注。

刀哥想跟这些人说一声,不是所有打日本人的行为,在中国都会被叫好。中国人是明事理的。这种不守规矩,使用暴力的行为,在中国也受到了不留情面的谴责。

“非常恶心,丢人丢到国外。”

“不要脸,六个打一个,还是因为不排队”

“丢人现眼的玩意......赶紧黑名单”

“人渣,在国内也不太平的人”

(摘自新浪微博,诸如此类的评论很多。)

可以说,吴鹏翀、张振龙等在国内没有获得什么同情和支持。在日本打人违反法律,他们也将受到相应的惩罚。

但这件事,说到底还是一件小事。日本舆论把它当成一个大事来报,多少有点上纲上线。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几个日本人在北京因为插队,暴打中国保安,我们的网民会如何反应呢?

在中日之间,积累了太多的情绪。这些情绪会影响我们对事情的判断,影响中日关系的进一步深入。对这起打人事件,中日的舆论反应,其实是耐人寻味的。

【本文首发于补壹刀】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