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货的受害者家属称不想要同情流量,你如何看待受害者家属直播?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是否带货,已成为受害者家属“重启”生活面临的重要选择。近几年,不少当事人家属涌入直播间,他们在自带流量的同时,也被卷入了更大的争议中。

报道显示,在自带流量外,“受害者家属”的特殊身份,也让他们在带货时面临更多争议。

在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印象中,从他直播带货以来,攻击、投诉从未停止过。“卖女儿”等尖锐的话语更让他难以接受。“有时根本没办法继续播,看到就很难受,说不出话来。为什么我女儿没做过任何坏事,家里还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他哽咽着说。

“南京女大学生遇害案”父亲李胜对此类争议却不太在意。“直播是一种生活手段,只要不卖伪劣产品,我就很坦荡。”为给女儿打官司,他花了40余万,放弃了百万赔偿。他坦言,从不后悔,带货则是因为“确实困难”。

但他在直播带货了20场后选择放弃。“不是每个人都能做起来的。”他无奈地说,“与其这样,不如安安静静生活。”

在过度消费公众同情的质疑下,不少受害者家属在带货时,选择对受害者只字不提。“不想做博眼球的事,这也是我淡出直播带货最根本的原因。”李胜说。章荣高也持同样看法:“在直播间里讲我女儿,流量就会高起来。我不想蹭这样的流量。”

报道指出,另一大质疑在于,此类直播似乎更难保障质量和售后。

多位直播带货的受害者家属称,自己没有团队,也缺乏专业知识。品控方面,他们大多和信誉度高的商家合作,先试用样品,觉得好用、实惠再分享。但其他事情由商家负责,他们很难学会,也无力改变。

此外,对于多数受害者家属而言,更大的考验在于,作为非专业的带货主播,“同情”带来的流量“红利期”往往短暂。

观网小伙伴,你如何看待受害者家属直播?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