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思考:一味歌颂秦王朝的网友,你究竟在歌颂什么?

“无偏无党,王道荡荡”,历史的警报,早已訇响。但是秦这个过于自负的帝国,仿佛一位叛逆的少年,还是公然决然地砍掉这面大旗,调转方向,在荒野上一路狂奔而去。“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500

       秦国自商鞅变法开始,就通过在政治上各种精心的设计,由上而下,把国家变成了一个赤裸裸的“利益共同体”。请看下面两份资料:

       其一,《商君书》中的“励军功”:

       ①“得三十三首以上,盈论,百将、屯长赐爵一级。”(百将、屯长在作战时如果砍杀敌人三十三颗首级以上,就达到朝廷规定的数目,可以升爵一级);②“能攻城围邑斩首八千已上,则盈论;野战斩首二千,则盈论;吏自操及校以上大将尽赏。”(军队围攻敌国城邑,能砍杀敌人首级八千颗以上的,或在野战中斩敌人首级两千颗以上的,就达到朝廷规定的数目,各级将吏都可得到赏赐,都可以升爵一级);③“能得爵首一者,赏爵一级,益田一顷,益宅九亩。”(能够斩获敌人上等士兵甲士的首级一颗,赐爵位一级,赏田地一顷,宅地九亩)

(商鞅《商君书》卷十八)

       秦国自商鞅变法后,施行严格的军功赏爵制度,即把秦国士兵在战场上砍掉的敌军人头,在秦国国内高度商品化,财富化。相应的人头颗数,将会得到相应丰厚的土地等赏赐。 

       其二,试窥一下《韩非子》的“驭臣锦囊”

       商鞅变法后,为加强君主“权威”,秦国(朝)历代国君都非常重视对臣子的“管理”:

       “明主之所道制其臣者,二柄而已矣。二柄者,刑、德也。何谓刑、德?曰:杀戮之谓刑,庆赏之谓德。为人臣者畏诛罚而利庆赏,故人主自用其刑德,则群臣畏其威而归其利矣……”。(英明的君主用来控制臣下的,不过是两种权柄罢了。两种权柄就是刑和德。什么叫刑、德?回答是:杀戮叫做刑,奖赏叫做德。做臣子的害怕刑罚而贪图奖赏,所以君主可以亲自掌握刑赏权力,群臣就会害怕君主的威势而追求他的奖励。)(见《韩非子·二柄》)

      “赏之誉不劝,罚之毁之不畏,四者加焉不变,则除之。”(《韩非子·外储说右上》)(奖赏他称赞他,但他仍不勉励自己;惩罚他谴责他,而他仍不害怕。把这四种手段都用上,但是他不能被驯化,那么君主就除掉他。(《韩非子·外储说右上》)

       由以上两个角度观察,我们很容易看出,秦国是一个几乎人人“财富至上”——被利益深度捆绑至灵魂的国家。这犹如当今的美国。

       秦国百姓既然因畏惧层层法网而选作“顺民”,在随时随地都可能触碰到的法网的禁锢下,当然也会因忍无可忍铤而走险;秦人既然可以以利而战,当然也可以以利倒戈,将矛头指向“利”的源头——秦朝统治者。

       “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孟子)。一个只崇拜物质财富的国家,他的腐烂甚至灭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民以利聚,国以利散。秦王朝的惨痛教训,后人不可不察。

       请问,那些现在还在歌颂秦王朝、吹捧秦始皇的朋友,你究竟在歌颂什么?

500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下秦王朝奉行法治而取得的成果:

       这是一段由《里耶秦简》(2002年出土于湖南)记载的来自秦朝官方的统计数据:

       里耶秦简7-304记载,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 年),编户人口约2000人的迁陵县(今湖南省龙山县)犯罪情况记录:

       数据1:奴隶、居赀(犯人或债务人居于流放地劳作,以抵偿赎罪之金或债务),全县当年有189人。

       数据2:隶臣妾(因犯罪、或被俘、或亲属连坐而被剥夺人身自由充官的犯人。男性犯人称“隶臣”,女性犯人称“隶妾”),去年116人,加上今年的新犯人35人,全县当年累计151人。当年死亡28人。

       由上面两处数据,我们很容易得出这样两个结论:其一,约2000人口的迁陵县,奴隶、居赀,加上隶臣妾当年罪犯总人数为340人。百姓的犯罪率为17%,接近全县人口的六分之一!其二,151名隶臣妾中,当年死亡28人,死亡率约为19%,占据隶臣妾类罪犯的约五分之一!   

       想说的话:

       本人从未预设一个“暴政”去攻击秦朝,而是它的暴政先天存在。而且了解秦的史料越多,你会发现,用“暴政”这个词来形容秦朝,都太过于文雅。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恨这个帝国?因为,假设历史可以穿越,假设你和我都生活在秦朝,在那个时代,我们都是其中的一名普通百姓。那么,你希望自己生活在一个人口近六分之一都是罪犯、每一个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触犯刑法的社会吗?(见《里耶秦简》等),——这六近分之一的罪犯中,极有可能也包括你和我!

       如此之多的“罪犯”,这样“活下来”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而建立在万民饥寒交迫、且时刻战战兢兢之上的秦帝国,它存在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500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段史料,看一看比秦早八百年、同样生活在秦国这片土地上的周国,看看他们是怎样把一个比秦国更加落后、几乎一无所有的小国,逐渐建设成一个广受百姓拥护的西部强国的:

      “古公亶父……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薰育戎狄攻之,欲得财物,予之。已复攻,欲得地与民。民皆怒,欲战。古公曰:‘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与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乃与私属遂去豳, 度漆、沮,逾梁山,止於岐下。豳人举国扶老携弱,尽复归古公於岐下。及他旁国闻古公仁,亦多归之……(周)文王……则古公、公季之法,笃仁,敬老,慈少。礼下贤者……於是虞、芮之人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   

      (古公亶父(周文王的祖父)广积德义多行善政,全国的百姓都拥戴他。这时,戎狄薰育侵略豳,想夺取财物。古公便把财物给他们。不久,戎狄薰育又来入侵,想夺取土地和百姓。百姓个个怒气冲冲,要与他们开战。古公对百姓说: “有了百姓,才有君主,君主是替百姓谋利益的。现在戎狄入侵是为了土地和百姓,百姓归我和归他们,有什么分别呢? 你们因为我而和他们开战,将会使许多人的父亲或儿子战死。以此让我做一国之君,这是我不忍心去做的事!” 于是,他带着自己的家人和亲随离开豳这个地方。他们渡过漆、沮二水,走过梁山,一直到了岐山之下才住下来。豳地的百姓感激古公的仁德,全都扶老携幼,纷纷跟随他来到岐山下。其他诸侯国的百姓听说古公仁义,也多来归附……周文王遵从祖父古公亶父和父亲公季的旧法,一心一意地推行仁政,尊敬老人,关爱年轻人。他礼遇贤者……在这个时候,虞国和芮国发生了不能解决的诉讼,于是就到周国境内(请求周文王断讼)。一进入周国境内,他们竟然发现周国人耕田时都互相让田界,民间习俗(年轻人)都尊敬礼让年长者。)

(见司马迁《史记·周本纪》)

       古公亶父:“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

       大加鼓励成千上万的秦国子弟上战场,大肆屠戮敌军人头,同时也陷千万秦国子弟于死亡深渊的秦国“明君”们, 如果尚存一点点人性,应该为这句话羞死!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秦王朝(国)灭亡的核心原因,是它自商鞅变法开始,强力推行的严酷法治,使他早就失去了民心。只不过统一六国后,经过无比高傲的始皇帝本人以及他的继承者一系列骚操作,大大加速了民心的背离而已。

       树没了根,早晚活不战;国失了本,迟早要完蛋。这本,就是民心。作为万民的父母,你得想办法,想尽一切办法,去拉拢民心,去捂热这颗心,让老百姓知你的好,感你的恩。不过,无论他秦始皇,还是他秦始皇的几位先王,在这方面的功课,都做得太潦草,成绩都远远不及格。

       记住,民心,才是历史唯一的车轮

       这巨大的车轮隆隆向前,辗碎一切视民如草的独夫!

       暴政就是暴政,它是齐太史用鲜血铭刻的青史。

       任你挥刀千万次,任你谎言千万遍。

500

       寿命仅仅19年(或15年)的秦王朝,因为迷信法家,推行暴政,致使民心丧尽而亡。鉴于这一惨痛的历史教训,秦亡以后的历代王朝,即使最推崇秦始皇的专制独裁者,都不敢再公开地推崇法治,称颂秦始皇。我实在不明白,今天的很多中国人,为什么罔顾史实,不辨是非,意图全盘否定两千多年来我们的历史对秦王朝的定论,而无底线地歌颂秦王朝,吹捧秦始皇。甚至有些人对此已经到了胶柱鼓瑟、闭目塞听的荒唐地步。

       网上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极端地对批评秦始皇者加以诋毁,谩骂?我想,深层原因,是一直到现在,我们这个社会并没有对秦亡教训进行认真、深入、系统地反思,而是被特殊历史环境下对秦始皇的某些评论所左右,没有看透那些歌颂秦始皇者背后隐藏的玄机,而陷入对方设置的一层层逻辑陷阱。这种逻辑思路大抵是:

       第一,秦始皇统一天下,废封建,设郡县,建大一统……这些造福后人的创举,足以证明了他的伟大;第二,既然承认秦始皇的伟大,那么他所做的其它一切,包括专制,都是为以上这些创举而采取的手段。那么这些手段当然也是合理的;第三,既然秦始皇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的,那么他对愚昧的百姓所施行的严刑酷法,当然也是正确的。那么在推行法制过程中,对众多违法者依据刑法严加惩罚,也是有必要的;第四,以此类推,他为防御北方边患等而兴建的各种工程,为治理国家而增加的各种徭役、苛捐杂税,等等,这些也当然都可加以原谅……

       要想看透这层层逻辑,我们不需要陷入过多争辩,只要看一看当年明太祖朱元璋为什么那样讨厌孟子就可以了。孟子不止为朱元璋这样的帝王所讨厌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以民本主义为出发点,坚决反对君主专制:“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历史一再证明,只要把君主的地位凌驾于百姓之上,施行专制,这个统治一定会衍生暴政。秦始皇“坑儒”,朱元璋“反孟”,其理由都只有一个:儒家的存在,严重地阻碍了他们的专制独裁。

       秦王朝的统治尽管只有短短的19年,但是,由他施行的以法家思想为基础的专制独裁,对国家、对社会所产生的诸多严重危害(见本人上面《揭秘》一文),一点都不亚于他的那些历史贡献。

       歌颂秦始皇,深层的逻辑,是在鼓吹专制独裁乃至肯定暴政的合理性。

       现在,我们很多所谓精英,仍然在大加歌颂秦始皇的真正原因是,要么蠢,要么坏。前者出于对历史的无知,后者则出于他自己已经坐歪的屁股的需要。因为,他们歌颂秦始皇的深层逻辑,是在为独裁专制张目。

       很可惜,秦王朝虽然早已经灭亡,但是它的阴魂,仍然徘徊在我们这个社会的上空。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