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几句大麻

我个人对这个话题其实没有特别的兴趣,因为抛开固有政治正确,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们的友好社会主义邻邦我们如何看?其实这就是一个政治决断,公共政策的问题。

如果问我个人,我坚定的支持严格执行禁毒,甚至我觉得应该主动对公民测毒,主动打破只能毒贩子们往毒品里“掺水”的局面,要让吸毒人群恐惧,可能吸一口掺了“科技狠活的货就直接“放学”。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说到底不还是关起门来开个会么。但作为一个有一定人生经验的人,我也给各位小朋友大朋友们说说泼冷水的话。

这个世界不是择优录取而是适者生存。22年底的悲欢离合,政策急转离我们也不遥远,也能看到一部分网民至今不能释怀。作为一颗小小的螺丝钉,我怎么觉得,或者另一颗螺丝钉的你怎么觉得能不能代表“大多数”,或者玄学的“岛内选举的大多数”,尚未可知。说到底,不管有没有怨气,做好自己与自己小家庭的情绪与健康第一责任人,都是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户主该做的,并不是号召了才做。

所以大家多少能类比下,想想什么情况下我们才可能开启转变政策的通道?为了不转变政策我们到底该做什么呢?是功夫用在外面,投入资源投入人力物力,避免出现“乒乓球困局”,还是在简中世界里过“指点江山cosplay退休老干部给现任提意见”的瘾?

最后我想说,当下的国情是,想要把香烟都给禁了的人口都得有接近一半。所以任何涉及放松毒品或者管制类药物的提议都会面临口诛笔伐,哪怕你是全国人尽皆知的正面典型也不灵。

这就是我看待这类事情的态度。说到底还是要积极投入力量在国际,避免成为“不合群的小朋友”才是正道。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