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港台ACG军事

卡禄山? 普京身边的这个卡德罗夫了解一下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云飞】

前面讲了这么多高加索的事情,不谈谈车臣是不对的。而且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恐怕都没有听说过达吉斯坦,车臣倒是经常耳闻,甚至会怀疑前述内容是否真实。

过去俄罗斯有一句谚语:“没在政府文件里面出现过的内容,就说明不存在该事物”,现在这个年代要稍微改变一下:“没有被媒体报道的内容,就说明不存在该事物”。达吉斯坦这些事情,在俄罗斯属于既不禁止传播,但也无人将其广为流传的状态。到了2015年,俄罗斯电台拍摄了长达两个半小时的大型纪录片《总统》,影片开头二十多分钟,有很多讲述达吉斯坦的内容。

当然影片的目的是树立普京的光辉形象,本文可以作为对这段历史的一个注解来看待。该片涅瓦字幕组做过翻译,如果有兴趣网上应该可以找得到,切记一定要找涅瓦字幕组的翻译版本。

车臣这个地方之所以广为人知,有以下几个原因:

1. 当然是因为车臣战争,持续多年的车臣战争给车臣带来了极高的知名度;

2. 俄罗斯有一批记者,从90年代初期开始就是所谓“吃车臣饭的”。他们常年在车臣报道新闻,报道哪些内容呢?报道联邦军侵犯人权,作战不利,虐待士兵等等负面新闻,只有报道这些新闻,俄国国内其他媒体才会转载,又能经常登上欧美媒体不但得奖还能拿钱,当然不是说这些事情不存在,而是说只有报道这些事情才能拿到经费。

所以历代俄国负责车臣方面的负责人都被这群媒体搞的焦头烂额,被迫学习和媒体打交道,2000年二次车臣战争爆发,这群人又蜂拥而至。

俄官方一看事情不好,把麻烦事都推给当地的卡德罗夫家族去干湿活背黑锅,什么殴打俘虏放火烧恐怖份子亲属的房子这类事都交给他们去干。类似美国国内不许以拷问的手段对付恐怖份子,但是在境外如关塔那摩设立监狱就可以心安理得干这事了,可见各大老牌帝国都是彼此心心相印的。

接下这活的卡德罗夫家族常年和这群职业挑刺的记者们打交道,如何对待媒体也是练习的炉火纯青;

3 无需讳言的是,卡德罗夫家族早年也是属于反俄叛军,后来和其他叛军闹翻了才又掉头加入的联邦一方,手上也是沾满了俄军和平民的血债。

虽然和解了,但是俄国国内不时也会冒出声音来呼吁是不是翻翻旧账算清楚。为了不被卸磨杀驴或是当好脾气的马匹被欺负,卡德罗夫家族,尤其是现任掌门人小卡德罗夫,中国网民一般称为小卡,也努力在媒体上塑造“老子不要命”的莽汉形象;

4. 最后一点可能最重要,当代俄罗斯宣传事务掌门人,前面提到的克里姆林宫大傀儡师苏尔科夫,是卡德罗夫家族的盟友,与小卡的关系非常亲密。当然这也不奇怪,毕竟苏尔科夫的生父是车臣人,虽然他们从来没有一起生活过。正是在他的精心指点下,小卡和整个车臣宣传部门的能力一日千里,用野猪一样鲁莽的身姿跳着华丽轻巧的天鹅湖,操纵媒体进行宣传的本领比他们打仗的本领还强。

比较起来,达吉斯坦这方面对当代宣传一事完全一窍不通,也不被关注。说个很直接的例子,上一节配的叙利亚图片,除了第一张确实是达吉斯坦军警在机场外,剩下的几张人物特写都是车臣军警,既然服装一样面孔差不多就拿来用了。虽然达吉斯坦确实派去了叙利亚很多人,但是这种宣传完全没有,所以搜遍网络也找不到他们的照片。

而车臣方面在媒体上的各种作秀操作,连俄国国内很多人都以为只有车臣出兵叙利亚,不愧是忠勇爱国之师。宣传方面的短板一直是普京其他几个私兵团的痛楚,因为在媒体上的优势,车臣小卡多捞了不少好处,让其他几家很眼红,奈何宣传这事毕竟是技术活......这不几个月前五月五日,哥萨克们在莫斯科用马鞭抽反普京的游行人士,被拍下来传到网上遭到媒体围剿被闹的灰头土脸的......

500

其实也不能说达吉斯坦一点名气都没有,很多人都知道这个画面的来历吧,他就是达吉斯坦人

500

普京亲手把追授给他的英雄勋章交给他的父母

这些年车臣小卡跋扈军阀的形象在中国广为流传,甚至有“卡禄山”的外号,“普一死,卡必反”的说法。实际上小卡在俄国国内的种种表演,那是相当的恰到好处,不会越过政治红线破坏规则,越过了也会马上缩回去。

有一年普京参观国产新车的实验也邀请了小卡一同前往,兴致勃勃的普京决定自己驾车兜几圈,小卡这时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第二天小卡到处瞎吹牛普京给我当司机云云,第三天就被叫到克宫里面收拾了一通,在普京的办公室外面面壁七八个小时没敢动地方。到了晚上的时候普京把他喊进去,问你这当老板的怎么跑来给司机认错,小卡也是鬼机灵说我上学不多俄语说的不好,不知道自己前一天都说了什么,把这事忽悠了过去,不过这事成了他的一个笑料,经常被拿出来开涮。

正好前几年有个公案,也在中国网络上传播的沸沸扬扬,在这里做个事件澄清,也可以从这里窥探一下车臣与联邦中央的互动。

事件起源报道在此,中国网络上还有各种不同级别的加料版

这个事情发生在2015年,过程是这样的:

1. 四月底,27号还是28号的俄罗斯著名的反对派报刊《新报》报道,车臣某17岁女孩将在5月2号嫁给车臣首府的警察局长,这个警察局长57岁,有妻子和孩子。女孩是作为第二个妻子嫁给他,而且女孩的亲属遭到过威胁,要他们不得隐藏该女孩和反对这桩婚事。

2. 这个报道一出来就引起轩然大波,就事论事来说,不满18岁在俄罗斯不允许成婚,其次是按照穆斯林法律的多妻婚姻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另外就是俄罗斯自由派以及联邦安全机构,因为之前涅姆佐夫被杀一事,和车臣首脑小卡德罗夫互相咬的满地毛。(据个人估计是小卡为了俄罗斯国内稳定与普京的面子,出面把涅姆佐夫被杀一事的黑锅自己找人背了,不然另外两个作案可能嫌疑人曝光的话,会导致俄罗斯政坛大动荡。结果被和他早就有仇的联邦安全机构借机想让他不但背黑锅还得实际受处罚,而反对派则推波助澜)。

3. 之后车臣方面在面对媒体的汹涌质问之下张皇失措,当事人男子在接受电话采访的时候说我有老婆并且没有打算和这个女孩结婚,之后又完全拒绝采访。应该也是他又派人去堵截各路想去采访女孩的记者。5月初卡德罗夫大怒,说这事我亲自来调查,并且因为应对不利在相关会议上当众撤掉了车臣共和国新闻部长。不过在那之后的几天内堵截记者的警务人员还是没有被撤除。

4. 到了5月13-14号,俄罗斯的LEIFNEWS电视台第一次见到了女当事人,并且对她和大多数亲属,母亲,婶婶,叔叔等进行了采访。按照这个采访中的报道,女方当事人和该男子认识已经一年多并且有过约会,男方因负责保护女孩上学的学校周期性在那附近执勤才认识的。亲戚和女孩本人都表示对婚姻同意,尤其女孩说知道男方过去有过婚姻并且有孩子(这涉及到是不是重婚问题),男方是个坚强可靠的人。家属们则表示是女孩自己也同意后大家才同意的,说强迫逼婚云云都是扯淡。

5. 之后婚期与是否结婚在不同的渠道又有过多次不同的说法,最后是5月18日举行了婚礼,卡德罗夫作为嘉宾出席了该婚礼并且当场与新娘一起跳传统的民族舞蹈。

6. 这个事从法律上来说,最少从表面上把违法成分都抹除了,因为按照车臣的法律,女孩在满17岁后可以出嫁,按照俄罗斯法律是18岁,但是作为加盟共和国以本地法律为准;其次尽管苏联从1920年代就宣布多妻制非法并且加以打击,但是在1960年代就已经死灰复燃,甚至当局都不管了,主要就是集中在高加索和中亚地区。俄罗斯尽管没有法律允许多妻制,但是在一些偏远的地方这种现象也很常见。

但是在表面上,强调的是该男子曾经有过婚姻,言下之意是已经离婚了。把两个违法的地方都堵死了。

7.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有没有过逼婚,或是男方是不是真的离婚了,这个就不知道了。报刊的立场过于明显,新报是反对派报刊,多年对小卡一直穷追猛打,尤其因为涅姆佐夫的事情掀起了新的倒卡高潮,后者貌似还派人把新报在车臣首府的办事处烧了(也是新报自己的说法)。对整个事件洗地最得力的俄罗斯LEIFNEWS电视台,那之前一年当中因积极深入东乌克兰前线报道战事而名声大噪,而这一过程中也少不了和前线积极活动的车臣武装打交道,所以立场也是不问可知。

最直接的比如后者对女方及家属的采访,如果看新报的文字版解读,那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逼婚剧,而看后者的视频录像则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女孩虽然很紧张,但是感觉更多是害羞而不是害怕,亲戚的各种说法和表情也很自然。俄罗斯官方的态度,包括人权代表,总统特使,妇女儿童保护委员会等统统打官腔,抓住的就是第六条的两点+没有受害人的申述这一条。


8. 至于国内从网络到媒体传播多数都是谣言,而且是明显经多名民间艺人参照白毛女的剧本进行加工,每隔一两天上一个档次。最初是逼婚17岁的俄罗斯少女,少女全家跑到罗斯托夫后被小卡派人抓回;再后来这不但是17岁俄罗斯少女,还是卫国战争乃至苏联建立的元勋后代,情节更是可歌可泣。到了最后更离谱,小卡干脆直接自己上阵当新郎了。

9. 上面的就是大致的事情经过,个人的看法是男方最初可能搞了骚扰活动,利用职权之便派人跟踪盯梢少女,有可能也跟踪盯梢了“情敌”,这也是为什么是少女的朋友在网上发消息把事情捅了出来,而不是她自己。说到抢婚和多妻制一样,都是中亚与高加索地区的传统,苏联时代都没被消灭(苏联有名的喜剧电影“高加索的女囚徒”就是这个题材的)。苏联解体后更是非常流行起来,很多女孩出去做客第二天家里就接到通知被抢婚了,让亲属去参加婚礼。

这时有的家人会呼朋唤友把女孩抢回来,也有可能就承认这个婚姻了,还见过喝的正高兴的时候突然接到电话,说女儿被抢了,然后打电话全国喊人坐飞机去打架的。包括自由恋爱也要经历过一次这种抢婚过程,这种就是提前说好的演戏了。

500

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在2017年和1995年的对比

不过因为抢婚引来的问题越来越多,车臣在2007年开始小卡亲自禁止了抢婚这种行为,但实际上是不是还有就难说了。而很多抢婚,哪怕是提前商量好的作戏抢婚,看起来和强迫都差不多。当这事突然被媒体爆出,男方当事人当场吓傻了,一是公开违反小卡的禁令,另外是给小卡在媒体上惹麻烦,所以既否认要结婚,又派人抓记者。

后来就是因为各个媒体的参与和车臣与克宫上层的沟通了,主要要在法律层面站住脚。双方的多次攻防反复,最后是小卡出面做媒人,指定男方拿出20年工资的金额做聘礼,女方家族一看既有面子又有里子,嫁了也就嫁了吧。

涉及这事的媒体都是有立场有态度的,新报一贯是倒卡急先锋,其实最终目的还是通过倒卡来倒普。

他们最初的报道从男方的年纪到女方的乡下地址都不对。一堆记者没找到女方直接采访,究竟是压根没去就坐在莫斯科写报道说遭到阻拦迫害,还是去错了地方没找到人就报道说当地政府作梗,或者是真的沿途被打了出来。这个我们也不知道。LEWFNEWS是俄罗斯很经典的半官方五卢布电视台,和车臣藩兵在东南乌克兰的关系不错,如果说十多天的时间里大家做好了各种工作,然后找他们来摆拍了一段录像也有可能,具体我们也不知道。

500

格罗兹尼的夜景,虽然习惯于“中国速度”的中国人眼里,会觉得这种城建水平也很一般,但是在现在的俄罗斯,各个地方的城建水平比这里还差的很多

这个阶段,就已经是一个政治现象了。重点在于新报能否把车臣藩土司违反联邦法律的事情坐实,进而逼迫克宫和小卡闹矛盾,还是可以用舆论压迫小卡和自己的部下闹矛盾以打击小卡在车臣的威信。所以这个阶段为什么各种不同的消息满天飞,从不结婚了,已经结婚,将会结婚,秘密结婚等一堆消息。最终的结果就是最少在公开层面把违反联邦法律的嫌疑摆脱,这样克宫和小卡不至于公开闹出事情来;第二是最后还是结婚了,新郎给了20年的工资作彩礼,小卡祝贺新婚,反过来证明你们这帮媒体无中生有污蔑好人,不存在什么抢婚强迫的事情,是自由恋爱,小卡的面子也保住了,从政治上所有人(除了新报)都有台阶下。

整体而言是个很有趣的俄罗斯政治现象,五月底,也就是婚礼十天后,俄罗斯第一频道做了大型访谈节目,又针对这事把一些社会上关注的问题做了解释,比如媒体针对的新娘在婚礼上哭丧脸的事情,按照当地传统,女孩必须在结婚的时候哭丧脸,以表示不愿意离开娘家。中国很多地方婚礼也是这种习俗,不然不就意味着在娘家被虐待,结婚就是逃出虎口了么。因为媒体公关做的好,事后俄国民间舆论多数还比较倾向于男方,觉得这是负责的男子汉,喜欢女孩就把她娶回家还给那么多聘礼,比在酒吧骗未成年少女怀孕后就跑掉的渣男强一万倍。

500

视察食品厂的小卡

因为娴熟掌握利用媒体的方式,小卡同时还是坚定的言论自由支持者,反对各种网络隔离墙什么的,2017年还公开放话反对俄国家通讯监督局要禁用通讯软件TELEGRAM的决议,因为那样他自己的专栏就用不了了。

除了和媒体斗智斗勇,上网发帖外,其他时间里卡德罗夫作为一个地方领导也还是称职的,尤其按照俄罗斯的官僚平均水准标准而言。被战火化为废墟的城市与居民点被修复建设,各地农业发展很快,以及食品加工行业成了车臣的支柱产业之一,生产的矿泉水,果汁,冰激凌和肉产品不但满足本地需求,还会外销往俄罗斯其他地区。

2018年俄国总统大选,普京几乎对竞选过程毫无参与,即没有参加候选人辩论会,也没有周游全国进行演讲。唯一在竞选活动框架内的出访,是在三月初去视察了当时正在加班加点赶工的赤赫大桥并且宣布公路桥将会提前半年开通,那之后就是访问了达吉斯坦共和国,看望“老朋友”们。

掌权十九年来,开启了一个新的执政周期的普京,将会带给俄罗斯一个怎样的未来,将会让世界看到怎样的一个俄罗斯?敬请期待下篇:“红褐联盟”崛起的挑战和什么是“俄国模式”。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