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港台ACG军事

日本“FBI”的2017年日本国内外局势报告书

众所周知,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情报机关。日本公安调查厅,简称PISA,便是日本的FBI。近日,PISA展示出了他们对2017年日本国内外局势的回顾与展望,从这份报告书中,我们可以一窥对于日本人来说重要的议题。

500

图为日本公安调查厅《平成30年内外局势回顾与展望报告书》封面

500

这是该报告书的卷首语。撰写卷首语的是日本调查厅长官中川清明。卷首语的大致内容如下:

每年1月,为了公众安全,公安调查厅都会就国内外安全局势的调查制作出一份前一年的报告书。这份是2017年的报告。

公安调查厅的使命是确保公众安全,我们基于破坏活动防止法和无差别大量杀人行为的团体进行管控的相关法律,对奥姆真理教进行严格适当的监视。除此以外,作为日本信息领域的核心成员,我们还会对国际恐怖主义和邻国局势以及国内的各个团体的发展等一系列对日本公众安全产生影响的情况进行信息收集和分析,为政府的政策制定贡献力量。

从2017年的日本国内外局势来看,国外方面,朝鲜的各种弹道导弹发射以及强行实施核试验,以及欧美及东南亚的国际恐怖主义事件的频发,对日本的国家安全造成了重大的威胁。与此同时,中国在习近平主席指挥部打出党19大强国建设目标后,提升国际影响力成为了新的方针,这对日本也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另一方面,国内奥姆真理教依然维持着自身危险的特质,努力扩充组织。此外,过激派(指的是日本的偏激进左翼)利用各种机会在市民之中活动,这也有警戒的必要。更令人担心的是,以窃取重要信息为目的的网络攻击时间层出不穷,这不得不说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将于2019年举行G20峰会,同时还将于2020年举行东京奥运会,像这样的许多全球瞩目的盛会都即将到来。为了顺利并安全地举办这些盛会,我们将会全力以赴。

(部分不重要地内容翻译时省略)


整份报告书全部看下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必要,我们可以直接从目录就看出了日本人在担忧什么关心什么。首先是国际方面,这里记载的几个事项为:朝鲜,中国,俄罗斯,国际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500

该页中可以看到,对于朝鲜问题,日本人最关心的是核开发与中远距离弹道导弹结合后对日本产生的进一步威胁(图中1-1位置)。然后是美国与朝鲜的对抗。之后是日本在朝鲜问题上表现出的不满以及日本朝鲜和解的可能性。

对于中国,日本人最关心的是习近平主席的新政策(图2-1位置)以及中国在主导着新国际秩序。(图2-2位置)其中,特朗普对中政策变化和一带一路合作对日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另一方面,中国与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分歧在日本人看来,即使两国都想向着关系改善的方向前行,也是个绕不开的国与国之间信任上的问题。(下一页图2-3位置)


500

在此之后便是俄罗斯了。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直接影响着日本的立场问题(图3-1位置)。但事实上日本人更关心的是,与俄罗斯的合作会对北方四岛问题的解决有什么样的帮助(图3-2位置)。

近年来,日本与俄罗斯在北方四岛问题上的解决有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就是以合作为主,基本不吵架。这和日本对中国钓鱼岛,韩国竹岛独岛问题的解决套路完全不一样。目前,两国的经济合作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但始终还是有个问题绕不开。俄罗斯要求所有的经济合作必须以俄罗斯的法律框架为前提,而日本的思路是避开两国的法律框架,跨越国家框架进行合作。这其中的本质仍然是关于领土问题的争执。

其余的国际恐怖主义,网络攻击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不一一赘述了。但是,日本近年来遭受的网络攻击确实在明显增加,笔者所处的北海道大学今年年初便遭受过一次网络攻击,导致全校网络瘫痪,无法正常工作。(下页为日本国内问题)


剩下的两页列举了几个日本国内的社会问题:奥姆真理教,关注度较高的社会团体的运动,偏激进左翼团体的活动,日本共产党对青年人的渗透,以及右翼团体问题。

7月6​日,奥姆真理教的老大麻原彰晃刚被处决。但是,奥姆真理教的问题远没有结束。(下图1-1位置)奥姆真理教在被日本政府彻底打击之后分散成了很多零碎的团体转入地下活动,并更名改姓或是与其他一些偏激宗教团体结合,总而言之就是换了件衣服。这给日本警方增加了很多压力。

按照日本法律,没有犯罪的话,即使是奥姆真理教这样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邪教的团体,警方也不能随意干涉。更名改姓的奥姆真理教残余力量混入民间,让警察很难去监视这些不稳定的社会因素。同时,这些团体也在私底下肆意发展拉拢成员,笔者的朋友就曾经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被拉去听他们的洗脑大会。这些人大多以朋友的方式先接近特定目标,之后相约一起去泡温泉或者是听演唱会来将目标拉去他们的洗脑大会。

总而言之,这些宗教团体成为了日本社会一个潜在的不安定因素,而且这个不安定因素正在扩大,零散的团体已经引发了数起反社会事件(图1-3位置)。

500

其他诸如对自民党的一些出台法律的反对运动,对核电设施和冲绳美军基地的抗议,甚至是对2020东京奥林匹克举办的抗议活动(图2-4位置)都成为了日本社会的重要问题。其中,偏激进的左翼团体的只要是安倍政府的东西就反对的倾向,以及右翼团体只要是中国和韩国的问题就反对的倾向,成为了日本社会意见极端分歧的一个重要表现。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