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台湾“外交部”发了一份简体字声明……

近日,台湾“外交部”针对南海问题,罕见地发表了一份声明,驳斥大陆国防部发言人回应“台湾要将太平岛租借给美军”的传闻。有趣的是,这份针对大陆方面的声明,居然以简体字发布。台湾“外交部”特别表示:“若阅读正体字有困难,就请参阅简体字说明。”这份简体字声明,应该是台湾“外交部”第一次以简体字发布新闻稿。全文如下图:

500

通常,台湾当局的官方稿件一律以繁体字(正体字),这次却罕见地发布了简体字的声明,着实有趣,也反映了几个问题。一来,相比较大陆使用简体字,台湾对使用繁体字似乎还透露出一股优越感;二来,台湾社会对大陆人到底能不能识别繁体字是存在疑问的。

我们仔细看这份声明,还可以发现,台湾“外交部”写了不少的简体错别字。“台湾政府从未有将太平岛租借予外国的计画”,应该是“计划”而非“计画”;“‘中华民国’係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也是“系”而非“係”。我猜,拟稿的工作人员八成是直接用word软件繁转简转出来的稿子,然后转过之后又没有重新审一遍稿子,才会有此贻笑大方的错误。连经常在两岸之间来往的大学生都知道,用word繁转简或者简转繁之后,一定要审一遍稿子,改一些系统产生的错别字。这样的常识,台湾“外交部”工作人员都不知道,看来不仅是偷懒,还是知识水平不够高,需要去大学重新回锅重炼一下。

用简体字亏大陆一下,吃一下豆腐,过个嘴瘾,本来就是很小家子气的做法,没什么高明可言。结果自己简体字还写错,就是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凸显自己的无知以及可笑。都说民进党的键盘侠战队世代已经开始执政了,如此看来真是诚不我欺。遇到争议,只会提油救火,越解释争议越大,或者又产生新的争议,完全于弥平争议之事无补。这其中的代表,就是现在台湾行政部门发言人徐国勇。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也确实反映出台湾社会对于简体字的使用可能还不是那么熟练。或者说,台湾人依据此经验,也会觉得大陆人可能无法熟练识别繁体字。但是事实上,撇开老一辈不说,大陆现在的年轻世代,基本都是“用简识繁”,在使用方便和尊重传统之间寻找平衡,大部分人阅读繁体字都是没有障碍的,繁简之间的切换也能做到无缝接轨,对文字的意识形态上也没有那么上纲上线。反倒是陆生到了台湾,尤其在学校里,被老师或同学问了太多“看繁体字没问题吧”,难免不想翻白眼。更别说这其中有些还是包含揶揄之意的,当然大多数也确实是对陆生能不能识别繁体字的关心。

500

比如,在我参与的大学部课堂上,老师对于一些手写的小测验,完全不介意陆生写简体字。当然,也听闻一些其他老师介意于此。在我研究所的课堂上,我的导师也要求我们提交报告一律用繁体字书写打印,恰恰是因为有同学特别给陆生准备了简体字版本,而导师做出统一课堂用字的要求,这也无可非议。但事实上,很多台湾老师在写板书、记笔记的时候也都用简体字,或者说繁简混用,以实用便利为主。不管嘴上怎么说,大家的身体都很诚实。我也遇到过意识形态上非常强调台湾主体性和两岸区隔的老师,放弃用台湾的注音符号而使用大陆的汉语拼音,纯粹是因为后者更方便。

虽然台湾还是有不少人对于简体字的使用可能还不是那么熟练,也因此会产生类似对大陆人不熟习繁体字的想象。但对于台湾下一代的年轻人来说,简体字就没有那么陌生。随着两岸交流,尤其是文化、书籍、影视作品上的互通有无,日后简体字在台湾只会熟悉度更高。我们的课堂之上,现在也开始使用一些简体字书籍,尤其是针对外国著作的译著。这也恰恰反映了中国大陆在综合影响力上的提升变化,大陆翻译的国外著作已经远远多于台湾,间接在台湾知识界输出了一定程度的简体字“软实力”。这在以前“汉贼不两立”的时代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500

日月潭著名的阿嬷茶叶蛋也用简体字来招揽大陆游客

汉字是维系华人社会共同体最重要的媒介,或许可以不用加“之一”。汉字的简化工程,也不是1949年新中国建立以来才开始的。中华文字的历史,其实也可以被视为一部汉字不断简化的历史。从一开始的甲骨文,到后来的篆书、隶属、楷书、行书、草书等,汉字都经过一系列的变化,尤其是删繁就简,以方便更多人的使用,促进中华文化的发展和传播,从而也使汉字成为中国人、华人最大的身份标识之一。

总而言之,无论繁体字、简体字,都是汉字的一部分,都是中国字,也都是中华文化重要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繁体字没有来得比较高贵,简体字也没有来得比较粗鄙。简体字更不是什么“残体字”,倘若如是,那么现在的繁体字相对中国之前的文字来说,也是“残体字”。不要再做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无聊之争。在现实生活中,越是见识大、学识多的人,往往越能在繁简之间兼容并蓄、保持自己传统的同时学习别人先进之处。使用不同繁简体字的人,大家各用各的、能够互通有无就好。真正厉害的是,我可以学习你的、理解你的,而不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故步自封、黔驴技穷地炫耀。

对于迷失在繁体字、简体字之间的台湾“外交部”而言,上述言论纯属本着良心的劝世之言。希望那些拟稿的工作人员,在熟练掌握繁体字的同时,也能不要犯最简单的简体字的错误,更不可使维系两岸文化同源的汉字沦为政治斗争、两岸对抗的工具,最后落得个圈地自灭的悲惨下场。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