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男性社会中的性暴力--BBC纪录片:日本那些被隐藏的羞耻

6月28日,因为求职强奸而成为日本社会话题性人物的伊藤诗织接受英国BBC的采访,BBC根据相关内容制成了纪录片“日本那些被隐藏的羞耻”并播出。在大约1小时的节目中,除了对伊藤本人的采访,节目组还走访了日本的司法部门、警察局和政府机关,对该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调查。该节目播出后,日本社会对相关内容产生了激烈的意见分歧。

500

强奸过后,被告知“合格”

在采访中,许多专家不约而同地对节目组提到日本社会这么一个特征:在这个男性处于优越地位的社会中,作为受害者的女性的声音很难能够传达到社会公众的耳朵里,像伊藤这样敢于报警、敢于将自己的经历像社会公开,甚至还召开了记者见面会把自己的名字和样貌公诸于众,这样的日本女性是非常罕见的。

2015年4月,伊藤向警察报案,称自己被日本著名记者山口敬之强奸,然而第一次召开记者见面会却是在此之后两年的2017年5月。虽然警方在此后对山口下达了逮捕令,但逮捕却迟迟未有实施,最后山口还因为证据不足而免于被起诉。该事件的很多细节至今仍存在巨大争议。其中最有争议的莫过于,山口自己针对伊藤所指责的进行的反驳,即究竟伊藤有没有同意。综合伊藤和山口双方的说法,大致的情况是:当时伊藤因为喝酒喝得很凶而烂醉如泥并呕吐,山口将其带去酒店后,在征得或者没征得同意的基础上进行了性行为。

2013年秋,在纽约专攻新闻学的伊藤,巧合之下于打工的酒吧里认识了当时是日本民营电视台TBS华盛顿分局局长的山口。伊藤向山口询问是否能取得实习的机会,山口回答的是可以提供制作人的职位,并就相关证件手续的问题开始与她攀谈起来。

喝了点日本酒,“开始感觉不好,在厕所失去了意识,(中略)然后因为剧痛而睁开眼。最初说出的一句话可能是’好痛’吧。即使这样对方也没停止。”伊藤这么说。之后,在床上被山口压得气都喘不过了的时候,“这下完了。想着就在这里死了算了。”伊藤流着泪说道。更让她觉得过分的是,对这样努力反抗的自己,山口还告诉她“你合格了”。

与首相关系亲密的人物

节目组在节目中还介绍了这么一个细节:强奸发生的那段时间,山口针对安倍写了一本满怀好意的人物传记。同时对山口与伊藤进行采访并于去年12月报道了的《纽约时报》东京分局长Motoko Rich表示,考虑到山口与安倍关系如此亲近,“这件事里政治有所介入也不是不可能”。

与此相对的,山口完全否认相关嫌疑。在节目中立山口的一段网络座谈会画面中,山口说当时伊藤喝的烂醉,自己没办法才把她带去的酒店。在此之后,山口称是在征得对方同意之后才进行的性行为。

但事实,根据节目的调查时,在日本的刑法中,是否征得同意并不是判断强奸与否的重要标准,必须要有相关证据证明被害人遭受到暴力或者威胁才能认定强奸。然而在实际中,许多性暴力的受害者却是在这种情况下,因为感到恐怖而畏惧得无法抵抗,甚至连呼叫救助都无法做到。没有同意的性行为,即使是熟人,也被认为是强奸,这个已经逐渐成为了欧美国家的常识,但是在日本,大学生们并没有被这样教授。

同时,日本的强奸罪(现在被称为强制性交等罪)在2017年首次修改之前,100年左右的时间内一直未有任何改变,强奸甚至比盗窃遭受的刑罚还要轻。一位法律专家表示,这足以证明日本社会对性暴力的轻视。

节目组还针对遭受性暴力者的事件之后的精神生活进行了采访。

伊藤带着节目组访问了东京都内唯一一个性暴力受害者支援中心。伊藤告诉节目组,自己在受害后马上给这个地方打了电话,然而对方却表示必须本人登门才会受理案件。根据节目组介绍,这个受害者支援中心面对的是东京都1300万的庞大人口,负责人却只有两个人,人手不足的问题十分突出,并且对于强奸受害者取证极为重要的“强奸急救用品”(原文rape kit)也无法提供。

节目组之后还对警察进行了采访。日本的警察中,女性警官的比例仅为8%。伊藤在事件之后向警方报案,但因为接待的是男性警官,她不得不面对男性做出证言。在警察局的道场里,几名男警官站在垫子旁边,要求伊藤利用等身大的人偶对事件再现。

“男警官把人偶放到我身上还上下移动,并问我当时是不是这样来确认事件。”伊藤说。节目组批评认为,警察这样的调查方法无疑是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

作为女性的不检点

2017年5月,伊藤对检方不起诉的决定提出不服,并召开了公开记者见面会。自此以后,社交媒体上就出现了连续不断的对伊藤本人的诽谤和指责,甚至连她的家人也不能幸免。为了避免在现实生活中受害,伊藤还在自己家里装了很多防盗装置。

与此同时,节目组也对拥护山口的相关人士进行了采访,其中以自民党的杉田水脉议员最为典型。杉田议员在网络座谈会上,对伊藤进行了强烈的抨击。“作为女人行为不检点。”这是杉田在面对摄像头时道出的答案。

“男性面前,喝了这点酒就没了记忆”、“出了社会,只要作为女性去工作,都会遇到即使是自己讨厌的人也会来搭讪的情况。这个时候好好地拒绝也是一个技巧”,这些都是杉田议员的原话,“司法部门判断这不是男性方的错,还要对此进行怀疑的话,这就是对日本司法界的侮辱。”他认为,因为伊藤“说的谎”,山口的家人收到了许多匿名人士的诽谤和威胁的电话与邮件,“这样的男性方岂不是更严重的受害者了吗。”

针对这个事件,日本议会中在野党议员也与安倍首相进行了激烈的争论。在野党议员多次质问安倍是否介入了此事,安倍当然是一概否认。

“总比沉默好得多”

去年开始,日本政府称对性犯罪和性暴力的受害者设置支援基金,本年度已支付1亿8700万日元。但是根据节目组的调查,仅仅为日本人口一半的英国,受害者基金预算都是日本的40倍。

日本政府预计在2020年前,在各个地方行政级别最少设置一个性暴力受害者支援中心,但是按照每20万人一个支援中心的世界标准来看,日本至少需要635个支援中心。

2017年9月,日本检查审查会下达最终审核结果,认为山口事件不符合起诉标准,这意味着对山口追究刑事责任变得不可能。备受打击的伊藤,转而积极加入去年从美国扩散入日本的“ME TOO”运动中。伊藤对节目组说,她感受到了日本社会的变化。

“有什么东西正在掀起波浪。(中略)不管是好是坏,总比沉默好得多。”她说。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