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史迪威可爱的地方在于,他知道谁最值得尊敬

冯小刚、刘震云的电影《一九四二》中,有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桥段——

河南因战争和大旱而变成了人间地狱,灾民辗转死于沟壑,但蒋介石却无心救灾。

重庆国民政府官员最关心的是如何能让小学生整齐地喊出“welcome!”,以取悦于到访的美国总统特使威尔基。

这反映出国民党军政精英面对美国时的弱势心态,这也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官员面对宗主国或西方国家人员时的标准心态——生怕洋人不高兴。

500

这种心理的内在逻辑是:不相信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维护自己的利益,更不相信自己能够战胜洋人,所以洋人的态度就是自己的利益,因此必须让洋人高兴。

当然,这种心理是深层次的。

直面这种心理是很尴尬的,有时候连蒋介石自己都不愿意面对,而是用国际礼仪呀、维护友谊呀之类美丽的说辞给遮掩过去,既欺骗舆论和老百姓,也骗骗自己——

免得夜深人静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寡廉鲜耻、面目可憎?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500

蒋介石和史迪威的矛盾,有许多文章介绍,这里不再赘述,以后有时间单说。

总的来说,史迪威一点也不尊重蒋介石,给他起了一个藐视性的外号“花生米”。

蒋介石也对史迪威恨之入骨,觉得史迪威让他受了“平生最大之耻辱”。

顺便说一句,因为这个原因,同时也因为史迪威对共产党、八路军的正面评价,尽管四星上将史迪威对中国抗战的贡献远远大于“雇佣兵”陈纳德,但他在今日中国舆论场中的地位却远远不如陈纳德。

言归正传,接着说。

既然史迪威和蒋介石相互都不感冒,那么当史迪威奉调回国时,彼此冷淡而不失礼节地分手就可以了。

但这个时候,蒋介石的“深层次心理”恶性发作,他做了一件自取其辱的事——派何应钦给史迪威送了一枚“青天白日勋章”。

史迪威在美国的外号叫“醋乔”,其尖酸刻薄不留情面是出了名的。他正在为“败给了”蒋介石而沮丧,蒋介石既然白送给他这样一个痛快报复的机会,他岂能不加以充分利用?

于是,史迪威冷冷地拒绝了蒋介石的殷勤:“对不起,请你告诉你们的委员长,我不需要这样的荣誉。”

说罢,便转身走上飞机舷梯。在机舱门口,他又对身边的副官以及不远处的何应钦用英语爆了粗口:“让那种玩意儿见鬼去吧!让他去给一头驴戴上吧,亏他妈的想得出!”

何应钦尴尬极了。

500

实事求是的说,尽管对史迪威颇有好感,但这件事情他是极其失礼的,毕竟他来自一个帝国主义国家,身上还有一些殖民者的傲慢作风。

只是,蒋介石何必非要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呢?真的,他完全可以不去拍这个马屁。

当然事情也有另一面:

美国政府在召回史迪威返美的命令中规定,史迪威在接到调令后,在重庆停留的时间限为48小时。

这是一个不通情理的规定。但作为军人,史迪威只得服从。在百忙之中,他还是处理了他心目中几件重要的大事,其中包括亲赴宋庆龄的寓所告别,并给朱德总司令写信告别。

信中写道——

致第18集团军总指挥朱德将军

亲爱的朱德将军:

由于我被解除在中国战区的职务,我谨向您,共产党武装部队首脑,为我们今后不能在对日作战中同您合作深表遗憾。您在对我们共同敌人的作战中发展了卓越的部队,我曾期望与您联合作战,但现在此事已成泡影。

祝您战斗顺利并取得胜利。

我谨向您致意!

真挚的J.W.史迪威

1944年10月20日

这就是史迪威可爱的地方了,他知道谁最值得尊敬。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