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2018俄罗斯世界杯朝鲜·金特会台湾游戏军事

网闻博报:“道观资助宗教局局长儿子赴美留学”何以惊世骇俗?

《网闻博报:“道观资助宗教局局长儿子赴美留学”何以惊世骇俗?》

宗教局局长儿子留学获慈善机构资助?西安纪委监委介入!据中新网2018年6月14日讯,据西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西安市监察委员会官方微博消息:西安市纪委监委已关注到网友反映“资助副局长儿赴美留学”舆情,已及时介入调查核实。此前有报道称,西安市临潼明圣宫官网发布的2013年慈善账目明细,其中包括资助宗教局官员之子留学信息:“资助西安市宗教局副局长李社民儿子赴美国留学学杂费2万元”。从6月12日下午开始,该账目明细截图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引发关注。

事件回放:道观资助副局长儿子赴美国留学?这慈善公开到底怎么回事?

据观察者网2018年6月13日讯,今天,网友@也要楚天阔在微博上发了两张骊山明圣宫的慈善账目明细,并称:“真正的信息公开”,引发了网友的热议。慈善捐款到底流向哪里一直是公众非常关心的问题,明圣宫能将自家慈善账目晒出来,做法值得表扬。只不过……这“坦诚相见”也太“坦诚”了……连给副局长的儿子赞助美国留学费用都写出来了:2013年的慈善记录显示,当年该慈善功德会给西安宗教局的副局长李社民的儿子资助了2万的“留美学杂费”。

这是什么情况?宗教局副局长李社民,是否真有其人?观察者网依据截图查询,西安市宗教局确有一位“副局长”叫李社民,在2013年时任副局长,2015年就任局长一职,在2017年再次连任。而这件事的主角骊山明圣宫,位于西安市临潼区的骊山西绣岭。它始建于1992年,是台湾道教徒,著名爱国人士颜武雄等人为报答映登仙祖保佑之恩,捐此修建一座大型道教观,表达了台湾同胞认祖归宗,渴望回归的爱国之情。

明圣宫的“明圣功德会”,其官网介绍中是这样写的:成立于2012年10月9日;中文全称为:西安市临潼明圣宫慈爱功德会(简称:明圣功德会)。本会为公益慈善非营利性社会团体,享有独立法人资格,依法登记注册,由热衷道教慈善事业、富有爱心及功德心的社会各界人士及其他社会组织自愿组成。观察者网翻了翻明圣宫官网的历年慈善账目明细表,发现往年基本上都有“资助道教相关刊物发行”、“资助道观修缮”、“资助贫困大学生”、“资助贫困家庭”等项目。

在这么多“贫困大学生”中怎么混入了一位“副局长儿子”?这条慈善账目到底怎么回事?观察者网就此事联系了明圣宫的任理全道长。任道长表示,慈善账目的事情归“功德会”管,而他恰好是功德会的管理人。但对于小编提及的2013年的账目是否为真,道长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具体的账目数字:“我们一年中资助大学生是资助了很多的,从开始到现在资助了有6、70人。(所以记不清了)”也就是说,他不知道这个账目是否准确。

小编继续问道,为什么慈善账目中会有资助局长儿子赴美留学。任道长称,这条账目不一定是真实的。他表示,庙里的各项账目输入到网上可能会出错,这应该也是出错了。“因为我们有时候打字的时候,会把网站上的一些东西打错,这个倒是会有。”他还称,13年的账目已经过去很久了,他需要再彻查一下才能给予回复。那么,明圣宫功德会进行对外捐助的钱是从哪里来?有没有相关部门进行监管呢?

任道长称,功德会是明圣宫的一部分,“每年我们庙里会拿出一定的数目来资助这些贫困大学生和孤寡老人、大病人。还有一部分钱来自我们的信徒所捐的钱。”他强调,功德会的捐赠是有人监督的:“我们每一次进行资助的时候,资助贫困户、大学生,搞这些的时候,宗教局主管这些的人会来查家。”“可能在输入的时候,负责网站的人将这个给弄错弄混了。”“但是你说有没有资助这个钱,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为我们功德会有一些做慈善的大信徒,基本上每年(的捐助)都是透明的。”

在采访中,任道长的态度都非常和善,有问必答,并多次提及庙里的慈善捐款都是透明的。他说自己去年才开始接管功德会,具体的一些问题也不太清楚,需要了解之后才能给出回复。对此,观察者网也将持续跟踪报道。

事件追踪:道观自曝“资助局长儿子赴美留学”?西安宗教局回应称“与事实不符”

据“北京时间”2018年6月13日报道,道观自曝“资助局长儿子赴美留学”,西安宗教局回应称“与事实不符”。近日,网友发现陕西西安市骊山明圣宫公布的2013年慈善账目明细中,竟包括资助西安市宗教局副局长李社民(现任局长)儿子2万元赴美国留学学杂费。6月13日上午,记者就此事致电西安市宗教事务局咨询。该局办公室姚主任回应称,他们已经注意到网传信息,但该信息与事实不符,李社民局长本人已就此事向西安市委、市政府、市纪委作了汇报,同时,该局也就此事立即展开调查,待调查结果形成后,将及时向社会公布。既然网传信息与事实不符,那事情真相究竟是什么,对于记者的提问,姚主任表示,以有关部门调查公布的结果为准。

6月13日,记者还就此事先后致电西安市委、市政府、市纪委及市道教协会等有关单位,对方均回应称不清楚;西安市纪委效能办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女性工作人员称,纪委是否调查此事是工作秘密,记者没有权利询问。13日下午,记者还曾试图联系骊山明圣宫但未能成功。

网闻博评:“公益慈善非营利性社会团体”运作和管理还有多少“猫腻”?

网闻博报注意到,这起“道观资助宗教局局长儿子赴美留学”事件的当事方,是“西安市临潼明圣宫慈爱功德会”和西安市宗教事务局现任局长李社民。对此承担着行政管理职责的直接责任方,则是西安市宗教事务局。既然西安市纪委监委已经及时介入调查核实此事,就会很快给社会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和处理结果。

众所周知,西安是举世闻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和旅游热点城市,目前也正在加快建设“丝绸之路新起点”和“国际化大都市”。这个历史文化名城,注定是一个出新闻的地方,也必然会不断产生非同一般的“名城效应”。譬如,在全国当地近来风起云涌的“抢人才大战”比拼中,古都西安的表现就特别吸引眼球。不过,今天这起“道观资助宗教局局长儿子赴美留学”事件,则肯定会让西安人和中外游客都感到有些惊诧和遗憾。

据报道,位于西安市临潼区骊山西绣岭的明圣宫始建于1992年,是台湾道教徒、著名爱国人士颜武雄等人捐资修建的一座大型道教观。明圣宫的“明圣功德会”,中文全称为“西安市临潼明圣宫慈爱功德会”,成立于2012年10月9日。该会为“公益慈善非营利性社会团体”,享有独立法人资格,依法登记注册,由热衷道教慈善事业、富有爱心及功德心的社会各界人士及其他社会组织自愿组成。明圣宫官网的历年慈善账目明细表,基本上都有“资助道教相关刊物发行”、“资助道观修缮”、“资助贫困大学生”、“资助贫困家庭”等项目。

网闻博报同时注意到,近年来,中国各地大肆兴建教堂、寺庙和道观等“宗教楼堂馆所”之风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相应的“公益慈善非营利性社会团体”和宗教慈善机构也随之纷纷开始挂牌运作。甚至,在保护和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旅游事业的过程中,也普遍存在着这种“公益慈善非营利性社会团体”和宗教慈善机构的配套运作。当然,尊重信仰自由,鼓励兴办和发展慈善公益事业,这本来都无可厚非。但是,尊重信仰自由,绝不等于纵容宗教迷信活动的自由泛滥,更不等于把社会风气教化的责任和权力都统统拱手交给市场。环顾今日世界,大家都在埋怨人性良知泯灭和道德滑坡无底线,也都在遭受着信仰迷失的精神折磨。在全球“货币贸易战争”的阴云笼罩下,思想文化领域的激烈交锋和“颜色革命”文化战争,则更是一场“没有硝烟”的零和博弈。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西安文化人和相关职能部门,对此也应该有非同寻常的思想敏锐性和文化自觉。

就拿这起“网络舆情”事件来讲,从台湾道教徒1992年捐资修建这座大型道教观,再到2012年10月9日成立“西安市临潼明圣宫慈爱功德会”,直至今天“道观资助宗教局局长儿子赴美留学”的舆情发酵,就把台湾、美国和西安宗教事务局等等这些关键词连成了一条线。公知有权知道,明圣宫的兴建及其“西安市临潼明圣宫慈爱功德会”的挂牌运作,究竟经过了哪些“依法行政”的审批程序?有关职能部门又是怎样进行着“依法行政”的监督管理?这里面是否存在着“以宗教名义”和“以慈善公益名义”的“文化敛财交易”?如果说,这些“依法行政”的审批程序和“依法行政”的监督管理,都不存在“违法违纪”的失责和漏洞。那么,“西安市临潼明圣宫慈爱功德会”网站公布的“慈善账目”,又怎么会在广大网民众目睽睽之下“打字出错”呢?

进而言之,如果有人利用社会道德滑坡和信仰迷失进行“盗亦有道”的“文化敛财交易”,这难道不就是“发文化国殇财”的“不知常妄作凶”吗?

抚今追昔,千年古都西安是西安人的西安,也是全中国人和全世界人民的西安。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曾经有过“汉唐雄风”的历史荣光与自豪。今天,我们也都同样有理由期待,这座千年古都能够站在“丝绸之路新起点”上再次引领时代风骚!西安人应该有这样的文化激情与梦想,全中国人民也都应该有这样的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

相关连接:湖南省岳阳县一道姑被指结婚生子,同时任该县道教协会会长

据《华夏早报》2018年6月13日讯,道教全真龙门派的道姑,却与道士在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产下一子,而结婚的道姑还担任县道教协会会长。近日,有网友举报湖南省岳阳县有道姑结婚,“在当地产生了不好的影响”。被曝结婚生子的道姑道名曾圆惠(俗名曾庆美),出生于1964年10月,是湖北省公安县人。

网友在举报材料中披露,曾圆惠1992年经介绍来到湖南省岳阳市大云山真君殿拜一个叫刘永明的道长为师。曾圆惠师从道教全真龙门派,1996年12月在四川青城山受戒。1999年底,岳阳市大云山真君殿来了一个30岁的年轻人,经曾圆惠介绍,这个名叫柯圆理的男人也拜在刘永明门下。该举报材料称,1998年后,曾圆惠一直担任大云山真君殿的法定代表人。其后,曾圆惠与柯圆理产生感情,“2003年4月,曾圆惠在南岳衡山坤道培训班学习,已怀有身孕,中途无奈退学,下半年曾圆惠产下一子。后来,柯圆理取代曾圆惠担任大云山真君殿住持。”

“岳阳县有关部门还为他们办理了结婚证和准生证,他们在大云山林场买了房子安居,曾圆惠一直带孩子陪孩子读书,现在儿子已经15岁初中毕业了。”该举报材料披露。此后的2014年,岳阳县成立道教协会,曾圆惠还被选为会长。记者联系上曾圆惠的丈夫、大云山真君殿住持柯圆理,其对结婚一事予以确认。柯圆理称,他也属于道教的全真派,2002年与曾圆惠结婚,2003年两人生下一个孩子,“我们有结婚证、生育证,还领了独生子女证。今年儿子15岁,马上要参加中考。”柯圆理认为,法律并没有规定道士不能结婚,“这是个人信仰问题。”柯圆理还表示,道士应该结婚,“十几年前我在岳阳市道教协会的会议上就说应该鼓励住庙人员成家,因为他不成家是一个人,没有爱心。我自己亲身经历过,有游客小孩子在庙边上很危险,旁边的道友当做没看到。老人上来也没人扶,这就说明有问题,因为他是一个人,没有爱心没有责任心,有家他不会乱跑,能除心魔。”

记者了解到,道教根据派别不同教义也不同。目前道教基本分两派。全真派戒律严格,不能娶妻生子,正一派则可以结婚。道教入道者必须遵守的金科玉律《初真戒》也对道士道姑结婚一事有着严格戒律。初真十戒中第四戒就规定,不得淫邪败真,秽慢灵气,当守贞操,使无缺犯。而女真九戒作为道姑信女修持之戒,其第二戒也规定,道姑必须贞洁持身,离诸秽行。

记者随即联系上岳阳县民族宗教事务局,该局局长任元中表示,“能不能结婚我搞不清楚,我还只来半年时间。没有这方面政策,国家法律法规也没有说不能结婚,我们也不管这方面事情。”任元中告诉华夏早报-灯塔新闻,曾圆惠目前还担任岳阳县道教协会会长。“我们的原则,第一、他按照了他们的章程做他们的法事,守规守法;第二、管理好他们的教职人员;第三、拥护共产党,拥护人民政府,内部的事务我们不能干涉。”岳阳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副局长熊伟表示,曾圆惠结婚一事他并不知情,其称,婚姻自由,道教的教规也没有规定道士能结婚,同时也没有规定道士不能结婚。

湖南省道教协会会长黄至安表示,岳阳道士和道姑结婚的情况很多,她表示,对于全真龙门派的道士能否结婚,并没有具体的规定,“主要是个人修行问题。”同时,黄至安称,至少在她所在的南岳庙,她是不允许出家的全真龙门派弟子结婚的,“结了婚的必须离婚。”湖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宗教一处处长罗方称,道教全真龙门派在其印象中应该是独身的,他表示,“道教方面权威解读还是得由中国道教协会来解释,我们只负责宗教管理。”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联系上中国道教协会会长李光富,他表示,按照道规全真龙门派的弟子是不能结婚的,同时他也透露,目前也有全真龙门派道士结婚的情况,但是不符合“某种出家的要求”。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