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普京“挥泪斩马谡”——达吉斯坦帮的衰落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云飞】

与九十年代相比,达吉斯坦在内政方面变化并不大,甚至某些方面还强化了。前面章节提到当初达吉斯坦内部各种职务被以不同家族,部落,乡村的民兵指挥官,他们的合作者/代言人瓜分这种现象,在2000年后随着车臣战争的顺利落幕,与俄罗斯本土交通恢复,大量来自首都的财政支援到位后,反倒是愈演愈烈了。而且不但是行政职务,经济方面也是如此,大量国企的入驻,又增添了新的岗位供大家瓜分。

当地有个笑话:俄天然气公司达吉斯坦分公司的看门狗,叫起来也是某某地的方言。就是讽刺除了这个地方的人,谁也不能在俄气分公司里任职。

来自中央的巨额补贴,也基本被层层瓜分完毕,落入普通百姓手里的好处很少,而且别说现钱,连应该用来改善基础设施的钱也被吃火耗吃了个一干二净。所以和隔壁车臣共和国比较起来,就会显得小卡是相当有效的管理者。

这导致了一个特别的现象:作为普京权力重要支柱之一的达吉斯坦,每次遇到各种选举俄共得票最多,这意味着在当地形成了巨大的分裂:掌握武力并且控制财富的少数人集团和无法从中分润好处的普通百姓。

500

除此之外九十年代盛行的有组织犯罪活动,不但没有收敛,反而随着大量达吉斯坦人进入联邦级的强力部门内任职,有了更强的保护伞反倒水涨船高了。普京上台后在俄罗斯严厉打击黑社会,各路黑帮大佬们纷纷入狱或是外逃,要么就是洗手上岸开始从事正经生意。

这种背景下还剩下的极少数黑道势力就是达吉斯坦黑帮了,有一个他们的独家生意就是贩卖豪车。因为一般来说盗窃豪车后,除了拆开卖零件外没什么好销路,因为整车是有登记的,谁也不会买来路不明的黑车给自己找麻烦。但是达吉斯坦黑帮就敢把这些盗窃来的豪车卖回老家去,反正有没有牌子随便开,当地警察不管,外地警察不敢管,有段时间在当地年久失修的破公路上行驶的都是豪车,也是一大景观......

当然,这些事情要很辩证的来看,很多事情都是历史形成的遗留,另外就是要两害权衡取其轻。说起来,俄国在叙利亚的战略模式,在相当大程度上就是复制二次车臣战争的模式:给予叙利亚各个地方武装保持武力的认可,条件是驱逐外来的“圣战者”,遵守一定的简单规范,还可以获得地方以及中央的各种职务。

这就是为什么叙利亚战场上大量本土武装调转枪口,加入俄军主导的“和平协议”框架下,注意这并不等同于恢复大马士革对地方的实际统治权,这是阿萨德自己的事情,俄军的战略目标是恢复秩序。正是这样俄军才能依靠为数不多的武力,有针对性的打击死硬份子以及外来的圣战分子,在没有本土派支持的情况下,这些外来者的战斗力有限很快就被逐步分割包围消灭掉了。

500

恢复直接统治能力需要派兵最少十万人,现在这种情况有5-6000精英部队就够用了,普京的各个民兵团分别派兵轮战就足够胜任,只是在其中混编了少数的国防部特战部队,其主要目的不是作战而是测试武器和推销武器。

再有要说一下俄罗斯的寡头问题。普京稳定掌握政权,是依靠打击寡头来完成的。但是他的统治时期俄国仍旧有大小不同的寡头集团,有人据此推导说普京反寡头只是做样子仍旧是寡头们的傀儡,或页是寡头当中的一员。

普京治国基本上分为两个路线,一个是作为彼得堡知识分子的路线,主要是走自由经济和法制国家的路线,但是负面结果是政府行政效率下降(这个部分这里不细说,放在下一篇里面讲)。为了弥补这种政府行政效率的低下,有的时候就要利用寡头集团自身的资源去做一些事情。

比较典型的例子是联通克里米亚与俄罗斯本土的赤赫大桥,因为克里米亚半岛与俄罗斯无陆路连接,回收后被乌克兰方面切断了陆路交通,导致岛上生活生产困难。这种情况下建造一座大桥就是非常急迫的任务了,结果是各路神仙们纷纷登场你争我夺准备大捞一笔,短短的时间内大桥建造预算翻了250倍,而预计工期却延长了10倍。

500

眼看这事要成了政治笑话,普京把顶级寡头罗登堡找来,说政府给你核定一个数字,你把这桥修了吧,省下钱来算你赚了,不够你自己填。罗登堡听了如同五雷轰顶,这么大的坑让我填我又不是职业搞建筑的企业突然让我修跨海大桥早上起来我还没刷牙哪!普京说那你自己看着办要么你去修桥要么就去检察院里面刷牙吧。

罗登堡哭丧着脸出来后一想反正躲不过去老子拼了,回去之后立刻调集人马突击组建建筑公司聘请专家购买器材设备。在本文最后定稿的时候,正是普京出面参加赤赫大桥公路桥开通仪式的时候,这比预定工期提前了半年的时间,这对80年代以后就缺乏大型工程成功案例的俄国来说是个难以想象的奇迹。

这种治国手段倒是并非普京独创的,前几年俄国拍摄的大型历史连续剧《叶卡捷琳娜二世》,第二季第十集里面,开头就是欧洲各国首脑对俄国的地中海远征舰队做出了悲观的预测,这只舰队也果然“不负众望”,刚刚驶入地中海还没碰到土耳其舰队呢,就已经沉了一半的船。面对撤军的建议,叶卡捷琳娜二世面目狰狞的发火,命令建造新船补充前线,同时告诉自己的情夫阿尔洛夫伯爵:“别让我听到钱不够的抱怨,钱不够你自己垫!”那之后得到补充的俄海军创造了奇迹,全歼了数倍于己的奥斯曼海军。


俄罗斯当代寡头们,和叶利钦时代的寡头们不同的是,叶利钦时代的寡头只是纯粹的在国家肌体上吸血,而普京时代的寡头,则要额外提供各种服务来换取某些情况下“越轨”的资格。这种服务的种类很多,前面说的私兵团们日常训练出兵打仗,除了战地调达之外,就是要依靠各个寡头们掏腰包资助了;还有就是国民外交等等,由企业出面执行国家海外战略以规避很多国际法和他国法律。

500

罗登堡——体育教练出身的修桥达人

很难用黑白分明的方式评价这种绕开国家法律的“寡头治国”模式,只能说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特殊办法,而且随着俄罗斯国内外的形势变化也在不断改变。

2016年俄国政坛发生了一件影响深远的事件,那前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普京和他的总统办公室不断的各种暗示和放风,内容是普京准备退休,在2017年提前举行总统大选,让新人担任总统。这个事情在俄罗斯政治精英层面引发了极大的震动,经过长期的博弈斗争与讨论,最后的结果是大家普遍要求普京继续连任,而与普京同时代的军政界大佬们将逐步退休把位置让给年轻人。

  

500

捷列帕斯卡:老子是俄国首富,欧洲美国政治进程由我来牵线操盘

从那时开始俄国经常一次性的撤换十几个几十个将军,政界也大换血,很多连任了十多年二十几年的地方诸侯们也陆续退休,接替他们的都是三四十岁的年轻人。这一过程甚至被称为“高官流星雨”,与外界猜测的不同,这并非是俄国政局不稳定普京害怕政变,而恰好是意味着普京的地位得到了空前的巩固,正在有步骤的进行新旧交换,是一场俄国版的“杯酒释兵权”。

  

当然这种交替,也并非都是自愿的,总有人缺乏自觉摆资历摆功劳摆自己的势力。为了对付这种人安全局特意改造了一架客机,将其改装为办案中心,拉着调查组的人飞往各地办案,经常去的时候拉满了刑侦人员和办案卷宗,回来的时候装了满飞机的囚徒。

500

捷列帕斯卡:TNND看到漂亮姑娘就管不住自己的嘴,这小娘皮还录下来放到了网上去,这下被美国检查机关掌握证据鸟......

PS:捷列帕斯卡有一次在自己的豪华游艇上召集了大量“模特儿”,期间他在餐桌上聊天时泄露了自己负责克宫秘密外交的职能,被录下来放到了网上,导致其被纳入美国最新一轮制裁名单,旗下企业《俄铝》股市价值因此缩水一半,和他接头的俄国副总理也被牵连没有能在新政府里继续任职。这就是前几个月前俄国闹的沸沸扬扬的“小鱼儿事件”。

关于这架飞机有很多传说,都在流传有一次这架飞机临时停靠某地,当地副州长接到消息后立刻跳楼自杀了,结果这飞机加满油后又飞走了。这事真假不知,不过这事流传开来的三个月后,这飞机真的去了故事里提到的这个地方,装满了一飞机的人拉回莫斯科受审。

在这一过程当中,普京的诸个私兵团们异常焦虑,作为被“嵌套”进现代国家管理机制的前现代国家产物,与其他部门之间历来颇多矛盾。而且也摸不清普京的真实想法,所以一边习惯性的鼓吹普京终身制,另外一方面则是本能的靠拢在所有可能继承人名单里面,势力最弱的那个。这一方面是因为其他继承人已经形成了固定的班底,另外则是因为有接近的意识形态基础。这种状况更是引发诸多不安,这导致了各大私兵团都遭到了程度不同的整肃。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达吉斯坦帮的所作所为越来越刺眼。首先其境内内政方面做得很不好,如果说隔壁的车臣卡德勒夫完成了境内一体化管理,有事他自己一个人负责;达吉斯坦还保留了各个大小集团瓜分势力范围的格局,之间又不断内讧。

之前提到的1999年“国际旅”的发起人阿迷勒夫,在2013年就因为雇凶杀人和搞有组织犯罪集团被判处终身监禁了。另外就是达吉斯坦出身的几个寡头的“性价比”越来越低,和罗登堡修桥成果相比,这几家接纳的“任务”和国家工程都搞的一塌糊涂,修建的体育场地基沉陷,接管的码头搞的业务萧条,回头还想以高于市价几倍的金额让国企回购。

不能跟上时代转变的步伐,将注定被时代抛弃。2017年10月开始,乘大量达吉斯坦武装力量在叙利亚作战执勤的空档,联邦武装和哥萨克部队开进达吉斯坦,多年来第一次任命了非本地人担任政府首脑主持工作,第一时间被逮捕的就包括一般以上的部长级干部,针对中层和底层的干部的“清洗”工作,按照预估最少要持续到2019年6月。2018年3月,前面提到的达吉斯坦寡头马卡蔑德夫兄弟被逮捕,让俄舆论界惊呼“不可触犯之阶层”居然也倒了。

500

马卡蔑德夫兄弟在牢里都还不相信自己会被抓,对记者抱怨牢房条件太差没有热水洗澡也没有健身房......

俄政坛盛极一时的达吉斯坦帮如风飘散了,但是一贯心软念旧的普京,应该不会对其赶尽杀绝,只是会将其纳入一个新的轨道。

500

2018年俄国总统大选,普京几乎对竞选过程毫无参与,即没有参加候选人辩论会,也没有周游全国进行演讲。唯一在竞选活动框架内的出访,是在三月初去视察了当时正在加班加点赶工的赤赫大桥并且宣布公路桥将会提前半年开通,那之后就是访问了达吉斯坦共和国,看望“老朋友”们。

500

普京:我又回来啦,又来看你们啦

掌权十九年来,终于获得了连任的普京,将会带给俄罗斯一个怎样的未来,将会让世界看到怎样的一个俄罗斯?敬请期待下篇:“红褐联盟”崛起的挑战和什么是“俄国模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