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邪不压正港台ACG

中国精准打击“特朗普州”,共和党的中期选举要悬了

执政第二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接连对数个重要贸易伙伴挑起贸易争端,引发从市场到舆论乃至国际关系的全球性波动。上台前后,这位高喊“美国第一”的总统总是口口声声要“公平的贸易”、要削减美国对各国的贸易顺差、要为美国人“抢回工作岗位”。其中,中国成为其重点针对的对象。

近期,中美之间就在贸易领域进行了一番力度有限的较量。然而,哪怕连不少西方媒体都评估中国的反击相对克制,不愿看到事态扩大,这种“克制的反击”预计产生的效果,也已经有理由让美国民众对特朗普打贸易战的胜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500

特朗普“从中国抢回工作”吗

特朗普对华发动贸易争端的理由是其声称要公平的贸易,要帮美国人“从中国抢回工作”。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来,结果可能适得其反。

针对中国最新一次的贸易政策“反击”对美国经济的潜在打击,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4月9日的分析结果一目了然:如果中国“火力全开”,遭殃的不仅仅是此前已经在中国的第一轮反制下首当其冲的美国农民,更将有遍布40个产业、涉及234项商品的超过210万个工作岗位遭到影响,全美将有2742个县的就业受到波及,从地图上看可谓“千疮百孔”。

这份由都市政策项目(Brookings Institute Metropolitan Policy Program)政策主任Mark Muro领衔的合作研究认为,中国此次发布的拟增关税清单可以说是一份被精明挑选出的针对美国标志性产业的大规模“袭击名单”。他们相信这份名单表明中国贸易部门对构成美国制造业根基的、有广泛而重要文化意义的关键要素有清楚的认识,对美国产业的打击面广而又有针对性。

500

另一方面,布鲁金斯学会把可能受影响的工作岗位绘成地图后发现,显然中国政府对美国的工业系统和政治分裂的地理格局都认真做过研究。

500

500


两党都受波及,对“特朗普县”打击面广

如果结合政治版图分析,贸易领域的较量所带来的政治后果就开始清晰浮现。文章的作者们认为,中国的拟增关税清单可能是故意设计来保证两党——而且几乎是美国的每一部分——都最大程度地受到正在进行的贸易战的影响。一方面,从总量上看,210万个可能受影响的岗位几乎平均地分布在特朗普和希拉里两人在2016年大选中赢得的县里。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拟增关税清单的设计目的可能首先是要动摇特朗普总统的共和党州基础。因为一旦把重点放在受影响县的数量上,会发现所谓“特朗普县”受波及的数量大大多过“希拉里县”。也就是说,中国这一次反击有松动特朗普基层民意的意味。

500

因而,Mark Muro和同事们归纳到:结果是,虽然个别“蓝州”民主党人会因为华盛顿州的飞机制造岗位和新泽西、明尼苏达州的制药岗位而紧张;“红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和众议员,尤其是其中那些长期以来都反对自由贸易的人,则几乎全部都得紧张起来。

“红州”“受灾”严重

那么,到底这次中国的反击能在多大程度上动摇特朗普的执政基础,给他造成多大的民意压力呢?笔者基于布鲁金斯学会展开此次研究的原始数据,对照2016年美国大选的各州得票情况,尝试做进一步的分析。

首先,笔者分别按照受影响工作岗位比例、受影响工作岗位数量将各州依序排列,并相应截取前半部分,即受影响比例或岗位数量较大的前25个州,随后根据2016年大选胜负情况将各州用红色(特朗普胜)和蓝色(希拉里胜)标注,可以得出初步印象:不论按比例或按数量排列,在受影响最大的前25个州中,绝大部分都是“红州”。

500

500

对“摇摆州”精确制导

进而,由于美国大选是所谓“赢者通吃”(Winner-Take-All),通常胜负差距较小的“摇摆州”对选举最终胜负关系重大。因而,把目标锁定2016年两党候选人差距较小的州,对于评估实际政治影响更为有效。毕竟,比起差距很大的州,在接下来的选举中能不能保住民意优势较小的州,或拿下先前憾负的州,更是当务之急。

于是,笔者将各州2016年的得票数据导入,并计算各州两党得票率差以直观体现民意差距。同时,也选出特朗普2016年胜选州中优势最小的10个州以作为下一步观测指标。数据显示,特朗普2016年在这10个州对希拉里的得票优势都低于10%,这些州共有179张选举人票,占总票数约三分之一(179/538)。对比特朗普在2016那场选举中74票的领先优势,这些关键州在之后选举中的表现是大选走向的风向标。

500


​选出10个关键州之后,笔者在数据库中将这些州的名称前面标注※号以示区分,进而结合第一步工作中得到的两批25个州数据以及每个州在2016大选中的得票比例差(特朗普得票率—希拉里得票率)数据,分别按照(各州受拟增关税影响)比例及数量排序将三组数据统一绘图呈现:

500

500

如图,分析结果呈现以下几个要点:

两批25个州2016年得票比例差显示,这些州在那次选举中较多呈现一边倒的局面,许多州的得票差都接近甚至超过20%。在这部分民意基础相对稳固的州,不太可能因一次贸易反击就形成民意翻转。

从灰色折线可以轻易看出,此次受影响较大的大部分是“特朗普州”,“希拉里州”大部分都不在受影响程度的前半集团。

然而,重点在于关键州将大部分“有感”。前文提到的10个胜负差距较小的州的情况明显不同于“大盘”。面对这次中国贸易反制,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获胜比例最小的10个州中有9个位于受影响工作岗位占比最高的前25名,有7个位于受影响岗位数量最多的前25名。其中爱荷华、密西根、威斯康辛、北卡、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德克萨斯这7个州两次“中枪”。

参考图中用红圈标记的区域,2016年险胜的这些“红州”此次预计受到的影响从比例或数量来看都较为显著。考虑到密西根、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佛罗里达等州只有1%左右得票差,它们此次受影响的工作比例和数字相当显眼。同时,德克萨斯、佛罗里达、宾夕法尼亚这三个州都事关至少20张选举人票,德州和佛州更是历来大选的兵家兵争之地,分别有38和29张选举人票。然而这次,三个州的情况都不容乐观,特朗普2016年在宾州和佛州本就优势微弱,德州又是此次被波及工作数量第二大州。

由此观之,在州的层面,这次特朗普不止遭受的打击面更大,还被中方找准了要害。而除了州这一层之外,在特朗普的崛起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基层,情况也大同小异。

笔者选取此次受影响工作岗位比例最高的25个县,并同样按照其所处的州在2016大选中的选举结果划分“红州”和“蓝州”,并在位于“蓝州”的县名前添加字母“D”以示区别,绘图结果如下:

500

如图,此次影响比例最大的25个县中,只有4个位于民主党2016年胜选的州,其余21个都地处“红州”,其中“蓝州”的县排名也普遍靠后,前10名更是清一色红。可见,在基层,中方的反击也打到了痛处。

特朗普的麻烦还在后头

看来,早早任命连任竞选团队,毫不掩饰想寻求连任的特朗普有理由对挑起贸易争端的后果感到担忧,事态的演进事关他能否坐稳大位。理论上,如果他的连任团队足够尽职,应该早已密切注视和评估相关数据了。

目前特朗普还摆出一副生龙活虎,不嫌事大的样子,事实上是因为贸易政策的效果并非立竿见影,从政策出台到最终产生经济面的影响,再到民众“有感”乃至催生政治压力,之间存在一段延迟。

考虑到这种政策延迟,结合美国的选举周期,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和更远的2020年总统大选可作为追踪分析“贸易战”进程的时间轴(如果能打那么久的话)。而比起2020大选,将在11月进行的中期选举更为紧迫,且其结果将大大影响2020大选的两党基本盘,因而对当前局势更有参照意义。目前,各州初选已经纷纷拉开序幕,共和党也确实感受到来自民主党日渐严峻的挑战。

“贸易战是件好事,而且很容易取胜”,这条推特暴露了特朗普的如意算盘。在这种关头,他很清楚,“先下手为强”、速战速决对他有利。然而他可能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低估了对手的意志。一旦其他国家不愿忍气吞声,进入持久战,那么,在贸易争端中利益受损的美国民众可能逐渐重塑各州选战的格局,特朗普和他国叫价的筹码将很快受到威胁。而重要选举日期越临近,这种压力就越强。

所以对于中方来说,处理中美贸易关系时也需要考虑到美国国内的政治动态,才能更好地把握双方在谈判中的相对位置。而现在,就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吧,特朗普的麻烦还在后头。

资料来源:

https://www.brookings.edu/blog/the-avenue/2018/04/09/how-chinas-tariffs-could-affect-u-s-workers-and-industries/

https://edition.cnn.com/election/2016/results/president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