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评论点赞 09-03 23:55
    回复 韩大蛋:

    游戏已经不是单单的娱乐产品了,游戏现在能够完成图像音频文字等任何载体的价值表达和意识形态宣传,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举一个例子,电影可以表达的一切东西,游戏可以,但是反之不能,因为游戏的互动性让其的信息包容和展现尺度可以轻易超越游戏。

    在当代科技的支持下,游戏是当今人类所有传媒技术(以及更多精尖科技)的终极载体,你能够想象到的一切信息传输手段都可以通过游戏来展现。

    游戏,就是21世纪最大的舆论阵地。

    虽然绝大多数游戏制作人希望保持游戏在立场上的中立性,但是并不是全部,有些制作人可以在英雄连2里面肆意漫化抹黑苏联,比《兵临城下》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可以在《冰汽时代》里拐弯抹角用一句“值得么”否定极端环境下人类艰苦卓绝延续文明所付出的一切努力,他们可以在《保卫总统》这种垃圾游戏里明目张胆诋毁自己国家的领袖竞选者。

    而在这之上,还有游戏的发行者,还有投资者,还有政客等能量更强大的体系,可以在游戏里掺扎更多偏颇,傲慢,自大,虚假的信息。

    现在,没有任何人有轻视游戏的奢侈。

    游戏本身,是一个中立的信息载体形式,但正因如此,同任何传媒载体一样,全看你能不能占领它的舆论形成,用它来争取支持和认同。现在这种趋势已经在欧美等世界抬头,如果到时候,这个阵地被占领了,我们的所有媒体都不遗余力地斥责“游戏是洪水猛兽,是电子海洛因”也是毫无意义的。

    来自文章:游戏面临的最大难题,依然是外界的敌视
  • 关注了用户 08-30 12:09
  • 关注了用户 08-17 13:54
  • 对评论点赞 08-10 16:30

    爱狗是假,不交物业费是真,这借口真贼精,否则两个完全不相关的事情为啥要扯一起,真敢不交,法院见,诚信黑名单。

    来自文章:喂了8年的流浪狗被打死,爱狗业主挂横幅花圈“讨公道”
  • 对评论点赞 08-10 16:30

    自称都是爱狗人士还让这只狗流浪八年。为毛不把善心付诸行动收养到自己家中呢?过去有句老话-活着不孝死了瞎闹。就是说的这种人。

    来自文章:喂了8年的流浪狗被打死,爱狗业主挂横幅花圈“讨公道”
  • 赞了贴子 08-09 16:37

    广岛长崎的原子弹,与韩国慰安妇身上的刺青

    @fall_ark前几天看到关于慰安妇相关报道的时候,接触到了一位韩国历史漫画家朴建熊所画的,以慰安妇郑玉顺女士自述为原本的黑白漫画《刺青》,内容触目惊心,但正如漫画最后所援引桑塔亚那的话所说:“不能铭记历史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我不懂韩语,只是基于看到的英文译版做下二次翻译,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

  • 关注了用户 08-09 16:14
  • 关注了用户 08-07 19:39
  • 对评论点赞 08-07 19:38

    本身施耐庵就是以反映社会现实为目的,才用如此高度写实,有纪录色彩的文字风格书写水浒传。

    水浒传是一个非常通俗的小说,正因为其用如此通俗的预言将一个如此黑暗,苦涩,无奈的社会直白,直观地展现了出来,其批判力量才如此强大。

    上梁山者,无一不是武功高强,或谋略过人,随便挑一个出来不是等闲之辈,但是为何有“逼上梁山”这一说法?

    因为就连这些非凡人物,在那个黑暗的时代都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更莫说拯救他人。

    我印象里最深的一个故事,就是鲁智深和史进重逢前后,鲁智深为了几个老僧去讨伐两个恶霸,却因为体力不支败走,后来重逢史进,协力将两恶霸击毙,但是回头却发现被两恶霸侵占的妇女之前见鲁智深败走,绝望自杀,老僧们也恐惧于恶霸回来报复,集体自尽。鲁智深这一番艰苦的战斗,最终没能拯救任何人,当初那三拳,起码是真真确确拯救了一对父女。

    一百零八将,有多少不曾是满腔热血,嫉恶如仇的好汉?可是又有多少,在最后都陨落为了杀人不眨眼的贼寇?可是即使成为了贼寇,也无法避免他们在这个黑暗的时代不得好死。

    引用知乎最高票的答案:

    ……水浒对于黑道的描写,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循环:普通人被恶人所害,成为更坏的恶人,然后再去害更多的人。黑恶势力就这样如同滚雪球般不可控制地越来越壮大。

    ……水浒的这种对于地下社会形成机制的深入探讨已经足以让它超越其他所有黑帮小说。但水浒并没有止步于此,它更加深刻地指出了如此庞大的黑势力以及这黑暗的人间地狱能得以形成的根本原因:乱自上作。有人说连城诀等作品在黑暗程度上不亚于水浒,两者的差距就在于此。

    连城诀之类作品仅仅将问题归咎于人性的贪婪这种老生常谈之上,而水浒对社会问题的剖析达到了外科手术般的精准,一下子命中了专制社会的死穴,不仅对人性本恶体现的淋漓尽致,更进一步说明了什么样的社会能够激发人性的恶。这就使水浒不仅仅是一部优秀的小说,而是一部不朽的名著。

    ……归根结底,梁山的贼,只是小贼。真正的大贼,在庙堂之上。

    ……天下的大贼,就是以宋徽宗为首的统治者们。一个在国内盗贼四起,边境硝烟不断的时候还饶有兴致地逛妓院的荒唐皇帝,提拔起一众荒唐大臣:因为球踢得好而青云直上的高太尉,年年寿诞都要收取无数金银财宝的蔡太师,因为搜刮奇珍异宝而起家的童媪相,陪着皇上寻花问柳的杨太监······单只是花石纲就让不知多少百姓家破人亡,其中又有多少人迫于生计不得不走上犯罪的道路?四大寇为什么能一呼百应?为什么武松和林冲们得不到法律应许的公道?若天下太平,谁愿落草?众匪首尚且是走投无路,更何况那成千上万的喽啰。

    ……纵观水浒,你找不到一个高大全的人物,每一个主角都只是如你我一样有好处也有缺点的普通人,一百零八将,一百零八种面目,却只能走向同一个归宿。

    他们可恨吗?当然可恨。他们有多可恨,就有多可悲。

    和四大名著的其他三部一样,水浒也是一部关于人生,关于社会,关于世界的大悲剧。水浒讲的是在一个扭曲的世界中普通人的选择与畸变。它用近乎完美的古白话与精巧的谋篇布局把一个触目惊心而又发人深省的故事传达给读者。作者春秋笔法不做评判,而其中的悲壮与凄凉却透纸而来。

    来自文章:《水浒传》对各类刑事案件如此写实,施耐庵到底是什么人?
  • 对评论点赞 07-30 15:40

    以上全错

    击剑这种极小众的运动如果也开始精耕细作地布局全产业链,侧面说明了社会经济的发展进入了平台期

    我们知道当资源非常有限的时候,市场规律一定是会将资源配置到收益最高的地方

    对于一个产业的发展而言,最根本的资源是两个:资本与人才

    小众体育从任何角度上来看,都是属于特殊的细分市场

    这就意味着这些角落一定是最后受到到资本与人才滋润的

    即便是最乐观的观察者也不可否认,中国目前的发展水平,远远没有形成可以培植这些小众运动的土壤

    在不具有大环境的前提下,如果还想给以后的的发展留一线伏笔,那就需要举国体制

    举国体制的本质,就是在贫瘠的土壤里,划出一小块温室,用额外的养分去催长这一块天地里仅有的几颗苗

    但这是举国体制的极限了,这种体制本身是违背市场规律,不能自体循环的

    那就注定不可能大面积铺开,不然财政无以为继

    同样的逻辑几乎适用于其他所有运动

    中国足球不强,因为足球并不能算是低成本的运动

    一个是巨大的土地消耗,另一个是一场正规比赛动辄需要几十个人的参与,时间沉没成本巨大

    其他一些诸如高尔夫,帆船,马术就更是苛刻了

    一个变种是短道田径,短道田径看运动员的身高和肌肉量,而这两者几乎完全是靠昂贵的食谱堆出来的

    有兴趣的可以了解一下田径运动员的食谱,全是蛋白和脂肪,极少廉价的碳水化合物

    提供相同的热量,蛋白和脂肪的成本要数十倍于碳水化合物。有钱吃好东西,是田径运动的基础。

    相反,中国的小球运动却很出色,你从背后的成本角度来看,乒乓球,羽毛球都是一块豆腐干场地,两三个人就能开展的运动。人民群众在家里多半也可以自行运作,这就极大地拓宽了人才的储备

    所以每一种运动的背后,都存在着深刻的经济学原理

    当你哀叹足球之花为什么不能绽放在中华大地的时候,是否想过培植它的土壤是否存在?

    来自文章:竞技人才断档但培训市场火爆,中国击剑哪“弯”了?
  • 回复了评论 07-23 10:50

    “帝国”这个词,作者也说在古中国是不存在的,是在翻译过程中,由西方引入的词语。那么中国传统所用的词语是“天下”。我认为,如果是以对待东西方学术平等的观念,以作者的立论,那么就应该比较“帝国”与“天下”的不同,在这两种概念下,政治、军事、手段乃至文化观念的不同,以及在两者内部,少数群体看待国家的观念有什么不同。

    但作者只是在说源自西方的观念或者词语具有全球性,现代中国人也接受了用这样的词语来评判历史,所以,就可以用“帝国”的概念来思考中国历史,所以中国历史在全球化的时代,也并没有独特性。

    这难倒不是西方中心主义的傲慢吗?

    作者举到的清人入主中原,西方人讲是征服,那便是帝国最鲜明的特征,统治完全异己与陌生的国土。但为什么中国历史却还是把清作为正统王朝呢?这个问题值得探讨,但也没有简单的答案。如果要强说,个人认为,那便是古代的“中国”是个文化概念,文脉不断,那么中国不亡。

    来自文章:欧立德:传统中国是帝国吗?
  • 关注了用户 07-20 16:59
  • 赞了贴子 07-10 13:06

    《科技日报》总编辑演讲与中国科技水平思考

    前不久,《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的演讲,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连《环球时报》胡主编都出来叫好。环球时报发表了胡锡进(署名单仁平)的评论员文章,称“刘亚东的演讲可谓来得正逢其时。”“这样的矫正是需要的,提醒中国人要谦虚,不要忘乎所以。”“这个时候搞国民信心激励需要很谨慎,因为如果方法不当,很容易产......

  • 关注了用户 07-05 16:29
  • 对评论点赞 07-05 16:28

    我觉得潘老师选的这个题目很好。科层制具有中国传统习惯,也是现实需要。

    我的问题是:

    中国社会最主要的结构就是政治结构、而从传统和革命走来的执政党,因现实需要建立的是一个5级科层制。实践已经证明这个科层制的巨大成功。那么按照上层建筑中以主要政治领域为主,其他领域相互影响的理论,其他社会机构都只会是自觉或不自觉的模仿社会最主要结构--科层制,正如美国的其他社会机构基本模仿的就是公司结构。

    同样的,我一直认为在一个社会,只有符合社会最主要的结构才有可能成功,让我们现在一些社会机构或是经济结构的改革方向走向扁平化,可能在较小的时候,看不出问题,但是达到一点规模就会自动适应社会的主要机构-科层制。正是来自科层制的巨大成功,扁平化完全替代科层制是不可能的!

    但是,经济基础市场经济的建立,需要上层建筑的改变来适应,所以传统的科层制势必要与扁平化相结合,这是经济社会秩序的发展趋势。关键不在于科层制和扁平化的谁优谁劣,而在于在整个社会主要结构中怎么样结合科层制和扁平化,在那个环节、那个部分结合,怎么样让结合制度顺畅运行才是关键。

    因此,我想问的就是潘教授,你认为在哪个环节结合、在哪个部门结合是否有理论上的思路,是否有实践上的反馈?

    末端基层是必然要扁平化的,基层工作量与现实需求的巨大矛盾应该如何化解?我个人认为的信息化手段(提供方是多对一模式,需求方自我感觉是一对一模式,即通过类似电信、移动支付缓解医院排队缴费问题)是不是可以避免基层一办事员面对面多个群众呢?大量的程序化、模式化的办理交给信息化手段,通过软件,来实现办理过程,一是减少基层工作人员直接面对群众后,大量处理相同事实的烦躁情绪,另一个是节省办事群众的时间。您觉得这样扁平化是否有效?

    引申开来,我个人认为个人现在从事医疗行业改革方向,其实不是限制公立医院,也不是把科层制仅仅限制在一家医院里,而是主动扩大科层制的范围,同时,在扩大的基层里,规模化实现我上述提到的信息扁平化手段。例如成立超大型的国有公立医疗集团(协和集团、湘雅集团),实现一省甚至一国内的科层化,为大量的人员向上移动建立基础,打下过规模化、规范化,最大好处是医疗标准的统一化,这是我国文化内在统一的要求,拒绝碎片化,此过程是主动学习我国社会实践已经证明完全有效的统一科层制,这是医疗公信力的来源!同时在基层或是某个部门(特殊要求)或是某个环节开始实现扁平化,完全化的自主实现信息化,规模偏平化,如医药得控制,为特殊病人长期患慢性病等提供特色服务。这样一来,完全能实现政府控制、公益性质、需求多样化的满足等等条件的兼顾。

    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避免当年在经济上一味要求市场化的教训,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方向,同时,在机构改革中不能一味要求扁平化,而是要将科层制和扁平化相结合。

    我的观点不成熟,清盘老师指点。

    来自文章:风闻帮你问| 经常看观察者网的你一定很关心政府治理,不如来提问?
  • 关注了用户 07-05 16:02
  • 关注了用户 07-05 15:45
  • 对评论点赞 07-05 15:43

    我觉得潘老师选的这个题目很好。科层制具有中国传统习惯,也是现实需要。

    我的问题是:

    中国社会最主要的结构就是政治结构、而从传统和革命走来的执政党,因现实需要建立的是一个5级科层制。实践已经证明这个科层制的巨大成功。那么按照上层建筑中以主要政治领域为主,其他领域相互影响的理论,其他社会机构都只会是自觉或不自觉的模仿社会最主要结构--科层制,正如美国的其他社会机构基本模仿的就是公司结构。

    同样的,我一直认为在一个社会,只有符合社会最主要的结构才有可能成功,让我们现在一些社会机构或是经济结构的改革方向走向扁平化,可能在较小的时候,看不出问题,但是达到一点规模就会自动适应社会的主要机构-科层制。正是来自科层制的巨大成功,扁平化完全替代科层制是不可能的!

    但是,经济基础市场经济的建立,需要上层建筑的改变来适应,所以传统的科层制势必要与扁平化相结合,这是经济社会秩序的发展趋势。关键不在于科层制和扁平化的谁优谁劣,而在于在整个社会主要结构中怎么样结合科层制和扁平化,在那个环节、那个部分结合,怎么样让结合制度顺畅运行才是关键。

    因此,我想问的就是潘教授,你认为在哪个环节结合、在哪个部门结合是否有理论上的思路,是否有实践上的反馈?

    末端基层是必然要扁平化的,基层工作量与现实需求的巨大矛盾应该如何化解?我个人认为的信息化手段(提供方是多对一模式,需求方自我感觉是一对一模式,即通过类似电信、移动支付缓解医院排队缴费问题)是不是可以避免基层一办事员面对面多个群众呢?大量的程序化、模式化的办理交给信息化手段,通过软件,来实现办理过程,一是减少基层工作人员直接面对群众后,大量处理相同事实的烦躁情绪,另一个是节省办事群众的时间。您觉得这样扁平化是否有效?

    引申开来,我个人认为个人现在从事医疗行业改革方向,其实不是限制公立医院,也不是把科层制仅仅限制在一家医院里,而是主动扩大科层制的范围,同时,在扩大的基层里,规模化实现我上述提到的信息扁平化手段。例如成立超大型的国有公立医疗集团(协和集团、湘雅集团),实现一省甚至一国内的科层化,为大量的人员向上移动建立基础,打下过规模化、规范化,最大好处是医疗标准的统一化,这是我国文化内在统一的要求,拒绝碎片化,此过程是主动学习我国社会实践已经证明完全有效的统一科层制,这是医疗公信力的来源!同时在基层或是某个部门(特殊要求)或是某个环节开始实现扁平化,完全化的自主实现信息化,规模偏平化,如医药得控制,为特殊病人长期患慢性病等提供特色服务。这样一来,完全能实现政府控制、公益性质、需求多样化的满足等等条件的兼顾。

    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避免当年在经济上一味要求市场化的教训,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方向,同时,在机构改革中不能一味要求扁平化,而是要将科层制和扁平化相结合。

    我的观点不成熟,清盘老师指点。

    来自文章:风闻帮你问| 经常看观察者网的你一定很关心政府治理,不如来提问?
  • 对评论点赞 06-25 14:10
    残忍吗,呵呵?这种烂人,法律有用吗?死者生前作恶,公安能怎么样么?能保护其他人么不受害么。这个举报大村民脑子有病。
    来自文章:“一家五口合谋杀亲案”告破:自认为用“家法”除害
  • 对评论点赞 06-25 14:10
    回复 夜雨观荷:

    劳教制度被法律党逼迫取消了,在这一层面就出现了空白,导致这种大罪不犯、小罪不断的人没有了适当惩罚手段。当然,当年的劳教制度也并非没有问题,很容易被地方政府滥用,但是应该完善相关制度规范,而不是取消了之。

    来自文章:“一家五口合谋杀亲案”告破:自认为用“家法”除害
加载更多
个性签名

  • 性别: 保密
  • 生日: 保密
  • 所在城市: 保密
  • 职业:
  • 教育背景:
拉黑此人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