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复了评论 08-14 15:47
    回复 郑渝川:

    嗯,其实被不被待见是相对的,16年之所以桑德斯得不到民主党建制派的支持,是因为担心他的看似社会主义的观点给民主党造成伤害,而且各种数据上他的赢面也不如希拉里,民主党求稳不支持他是正常的。但当下情况已经不一样了,现在有不少候选人开始和他一样剑走偏锋,拿出类似社会主义的纲领来竞选,比如之前那个拉丁裔的科尔特兹,就挤掉了民主党的四号人物,这些人虽然也不太可能得到党内高层的支持,但会逐渐分流掉传统左派的选民,所以桑德斯的存在是有利于民主党团结的。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赞了贴子 08-14 14:00

    是谁让旧中国一穷二白?

    【文/观察者网风闻社区 荀越】最近有一篇叫做“民国给新中国的真的是一穷二白?”(以下简称《一穷二白》)的旧文又被微博某什么作家翻了出来,夸赞不已。该文罗列了一些旧中国民族工商业者的奋斗成就,对于所谓旧中国“洋火”,“洋钉”的“传闻”大加鞭笞。实际上,笔者从十来年前开始就不断见到有人从大清开始翻各种边......

  • 回复了评论 08-14 13:58
    回复 郑渝川:

    你有两个地方说的不对,首先桑德斯他可不是靠左,他是川普的反面,是相当左的,他的主义根本不是什么社会主义,他的纲领如同川普一样就是要激起工人那样底层阶级的仇恨,所以说他本质上和川普是一样的,区别在于他的成效相比川普要差得多。其次那些底层选民才是摇摆选民,本来根本不是川普的铁杆票仓,他们里面很多人以前都是世代投民主党的,桑德斯实际上也没为民主党争取到更多,支持他的人里反而是年轻人比较多,他的支持者严格来说就是不喜欢希拉里的左派。但问题在于,他还是把自己包装成传统左派加上社会主义政客的形象,这个形象在16年这种环境下是相当不讨喜的,简直太容易被抹黑了,真等大选刺刀见红的时候,他没有希拉里的手腕,根本没法和川普抗衡,毕竟共和党要比他们团结多了。

    致于桑德斯退出民主党,在我看来就是一出戏而已,民主党内最新的民调桑德斯就排第三,如果民主党需要,他仍然会代表民主党参选,他并没有很多人想象中那么被民主党主流排斥,就当下来说,民主党需要他这样的人。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4 13:53
    回复 郑渝川:

    像你这种靠媒体混饭吃的,就怕别人指摘你的不足,动物界、下半身的话语攒了一堆随时扔出来,就没想想随时扔矢是啥玩意,没进化好啊。

    对现实不满,也可以好好说话啊,成天玩弄辞藻,阴恻恻,指桑骂槐,攻击别人,有意思哦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4 13:24
    回复 郑渝川:

    你这先发制人说别人抬杠的方式开始令人齿冷了。就是纠正你一系列错误判断和表述,以防你的无知误导了读者的,谁有心思跟你抬杠。归总一下:

    桑德斯-工党-第三条道路,比新自由主义更偏左(特总比新自由主义更右),但比起科学社会主义还右得很。你津津乐道特色特色,无产阶级就比中产积极有战斗力、忍耐力和上进心,不服么?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4 12:42
    回复 郑渝川:

    你好像不太了解国际和中美经济贸易状况?这不纯粹是语言问题。

    “美国削弱资本主导,劳工利益受重视”在这里的现实含义应该理解为对(美国对华)投资设置障碍,比如增加工会在投资决策中的话语,增加技术和安全审查,资本市场不是出于利润追求而是强调社会责任来约束企业,还有比如美国国内提高最低工资,打击黑劳工——如果这一切都发生了,美国从此开始洗心革面搞第三条道路,可是过去20年的对华投资已经在中国开花结果,贸易的相对优势已经发挥,不管出于什么评价(血汗也罢发展也好),都无法让中国倒退,美国不是迟了么?

    即使中国迫于某种压力开始更加注重劳工利益,也不过是恢复科学社会主义传统,适时改变强积累强吸收外资的过度亲资本倾向,跟白左白右的关系就远了。

    中国让渡经济主权?保护欧美的就业利益?这就听不懂了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4 12:42
    回复 郑渝川:

    你好像不太了解国际和中美经济贸易状况?这不纯粹是语言问题。

    “美国削弱资本主导,劳工利益受重视”在这里的现实含义应该理解为对(美国对华)投资设置障碍,比如增加工会在投资决策中的话语,增加技术和安全审查,资本市场不是出于利润追求而是强调社会责任来约束企业,还有比如美国国内提高最低工资,打击黑劳工——如果这一切都发生了,美国从此开始洗心革面搞第三条道路,可是过去20年的对华投资已经在中国开花结果,贸易的相对优势已经发挥,不管出于什么评价(血汗也罢发展也好),都无法让中国倒退,美国不是迟了么?

    即使中国迫于某种压力开始更加注重劳工利益,也不过是恢复科学社会主义传统,适时改变强积累强吸收外资的过度亲资本倾向,跟白左白右的关系就远了。

    中国让渡经济主权?保护欧美的就业利益?这就听不懂了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4 12:39
    回复 郑渝川:

    你好像不太了解国际和中美经济贸易状况?这不纯粹是语言问题。

    “美国削弱资本主导,劳工利益受重视”在这里的现实含义应该理解为对(美国对华)投资设置障碍,比如增加工会在投资决策中的话语,增加技术和安全审查,资本市场不是出于利润追求而是强调社会责任来约束企业,还有比如美国国内提高最低工资,打击黑劳工——如果这一切都发生了,美国从此开始洗心革面搞第三条道路,可是过去20年的对华投资已经在中国开花结果,贸易的相对优势已经发挥,不管出于什么评价(血汗也罢发展也好),都无法让中国倒退,美国不是迟了么?

    即使中国迫于某种压力开始更加注重劳工利益,也不过是恢复科学社会主义传统,适时改变强积累强吸收外资的过度亲资本倾向,跟白左白右的关系就远了。

    中国让渡经济主权?保护欧美的就业利益?这就听不懂了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4 12:37
    回复 郑渝川:

    你好像不太了解国际和中美经济贸易状况?这不纯粹是语言问题。

    “美国削弱资本主导,劳工利益受重视”在这里的现实含义应该理解为对(美国对华)投资设置障碍,比如增加工会在投资决策中的话语,增加技术和安全审查,资本市场不是出于利润追求而是强调社会责任来约束企业,还有比如美国国内提高最低工资,打击黑劳工——如果这一切都发生了,美国从此开始洗心革面搞第三条道路,可是过去20年的对华投资已经在中国开花结果,贸易的相对优势已经发挥,不管出于什么评价(血汗也罢发展也好),都无法让中国倒退,美国不是迟了么?

    即使中国迫于某种压力开始更加注重劳工利益,也不过是恢复科学社会主义传统,适时改变强积累强吸收外资的过度亲资本倾向,跟白左白右的关系就远了。

    中国让渡经济主权?保护欧美的就业利益?这就听不懂了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4 12:37
    回复 郑渝川:

    桑德斯那一系列举措放在美国简直就是缘木求鱼,无源之水,但是好听,这也是许多新自由主义者的通病,好听,怎么干?船到桥头自然直。你要福利?有。钱哪来?我还没想好……要么咱们去扒军队和银行家的皮?

    碰上这种逗逼,你让希拉里怎么整?正面肛,人家价钱开的比你大,已经煽惑起来一堆记吃不记打,等着分福利的人。

    要么希拉里开的价钱比他还大,但是心态完全是两码事,桑德斯是慷他人之慨与虎谋皮,希拉里是老虎掏钱让她选,她能跟老虎说,要不你再褪一层皮?

    剩下的只能是搞点阴招了。不过缺点就是给特朗铺做嫁衣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4 12:09
    回复 郑渝川:

    桑德斯那一系列举措放在美国简直就是缘木求鱼,无源之水,但是好听,这也是许多新自由主义者的通病,好听,怎么干?船到桥头自然直。你要福利?有。钱哪来?我还没想好……要么咱们去扒军队和银行家的皮?

    碰上这种逗逼,你让希拉里怎么整?正面肛,人家价钱开的比你大,已经煽惑起来一堆记吃不记打,等着分福利的人。

    要么希拉里开的价钱比他还大,但是心态完全是两码事,桑德斯是慷他人之慨与虎谋皮,希拉里是老虎掏钱让她选,她能跟老虎说,要不你再褪一层皮?

    剩下的只能是搞点阴招了。不过缺点就是给特朗铺做嫁衣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4 12:03
    回复 郑渝川:

    收拾个头啊,别听秦晖瞎BB。资本主义国家,修正主义道路,就没有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的情怀,关心一下血汗工厂就是白左的口头表态秀优越,涉及国内利益躲的比谁都快。

    美国国内如果更重视劳工利益,工会势力和集体谈判更为强势,产业转移更为谨慎——目前这个节骨眼还特么有什么产业没转移过了?为时已晚。最狠也就特总这个鬼样子了,第三条道路就没有这么明目张胆的贸易保护重商主义主张。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4 11:49

    冰岛的人口不过30万,协商民主还能行得通,人多了,地皮大了,各种寡头存在怎么办?而且,冰岛的民主不是赖账么?

    来自文章:“民主等于投票箱”为什么是错的?
  • 回复了评论 08-14 11:32

    民主悖论的根本出发点在于少数服从多数的表决制本身。

    总所周知,少数服从多数会造成多数派对少数派的压制,极端情况下五个人投票其中三个人决定杀掉剩下的两个人也是“民主”的。这种极端情况在历史上是发生过的,比如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屠杀。

    但是如果制度设计防止少数派被多数派侵害,那么就会产生另一个极端,那就是少数派绑架多数派。这种情况在现代选举体制中出现得更为频繁。具体表现为多数派的要求不能得到满足,而少数派的要求更不能得到满足,于是任何决策都做不了。

    两个或者多个主流派别在现行体制下相持不下时,极端少数派就会成为决定性力量。而且原本属于多数派之下的民众因为厌倦无休止的斗争会推动这种极端少数派做出的改变。

    在两个或以两个以上选项获得的支持相差不多时,引入抽签,我认为是合理的。

    第一、如果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选项获得的支持相差不大的时候,它们的合理性就不会有本质性的区别,选择哪一个都不存在原则性错误。如果相差悬殊当然就不合理了。

    第二、减轻了表决者的分裂。表决制是一定要打到最后一刻,谁都不能放弃,一方失败的原因在于另一方的坚持,所以表决必然导致分裂。双方越接近,分裂越严重。而抽签制之下,不需要双方或多方斗到最后,一方失败的原因首先在于对方的合理性和自己没有显著差别,其次在运气。总之不完全是对方的错。

    第三、防止边缘议题混入中心。也防止了极端少数派的干扰。

    当然,表决制的另一个弊病是:你的愚蠢和我的睿智是等价的。这个问题至今无解,因为表决制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为每个人提供了参与感与平等感。

    来自文章:“民主等于投票箱”为什么是错的?
  • 回复了评论 08-14 10:40

    社会主义分为空想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等等等等。桑德斯属于……逗逼社会主义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发布了贴子 08-14 10:30

    “民主等于投票箱”为什么是错的?

    批评民主,反对选举的声音,最近十多年尤其是近两年里,在西方世界骤然变得更为响亮。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因为这分别对应着小布什经由选举出任美国总统的八年,以及特朗普出人意料的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的时段。哦,这个桥段有点不对呢……当初阿扁被选为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时候,政治学家教导我们说,民主制度偶尔犯错,......

  • 回复了评论 08-14 10:23
    回复 郑渝川:

    桑德斯不能叫北欧社会主义吧,即使斯堪的纳维亚模式也是细分的。虽然都是第三条道路-民主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相比之下,桑德斯基本是英国工党-吉登斯-布莱尔-科尔宾这个方向,社会民主主义可能更准确。

    如果推行第三条道路,全球化势头也许稍微缓慢,但国际民主化公平性会上升,中美经济-贸易-投资的矛盾不可能更加严重,因为削弱资本主导,劳工利益受重视,并会不减少中国的多方面相对优势。可能人权领域批评的声音会高调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4 10:20
    回复 郑渝川:

    桑德斯不能叫北欧社会主义吧,即使斯堪的纳维亚模式也是细分的。虽然都是第三条道路-民主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相比之下,桑德斯基本是英国工党-吉登斯-布莱尔-科尔宾这个方向,社会民主主义可能更准确。

    如果推行第三条道路,全球化势头也许稍微缓慢,但国际民主化公平性会上升,中美经济-贸易-投资的矛盾不可能更加严重,因为削弱资本主导,劳工利益受重视,并会不减少中国的多方面相对优势。可能人权领域批评的声音会高调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3 23:22
    理想和现实有差距,没有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混的了一时混不了一世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 回复了评论 08-13 23:21
    理想和现实有差距,没有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混的了一时混不了一世
    来自文章:如果他没被希拉里的阴谋整垮,就没有特朗普的乱弹琴了
加载更多
个性签名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书评人。

  • 性别:
  • 生日: 1980-06-01
  • 所在城市: 保密
  • 职业:
  • 教育背景:
拉黑此人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