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复了帖子 昨天 20:16

    崔永元我告诉你:千万不能用英雄烈士作为炒作资本!

    来源:“富强的方向”公众号(id暂无),作者:罗富强这两天,崔永元麻栗坡烈士陵园之旅的微博再次火了,他再一次展现了“正能量”——“关爱革命烈士的家人”,再一次赢得了广泛赞誉,很多人都在大赞崔永元,都在“奔走相告”一样的狂转他的微博,还有人发文说“崔永元得到了广泛的狂赞”。富强今天就来说道说道这事,说......

  • 对评论点赞 昨天 20:16

        84年的排长,肯定是共产党员,自己说职务比崔永元的父亲还要高,那至少应该是师级以上,因为崔永元父亲(崔汝 贤)是副师级职务离休的,离休前隶属原38集团军。姑且不去说崔永元其人到底人品如何。一个老共产党员,一个解放军高级首长,居然写文章公然宣传所谓灵异事件!可信度在哪里?更何况我军无论是退役还是现役的师级以上高级指挥员是有数可查的,此文所叙述的无论真假,作者真实身份几乎可以肯定是虚假的。

    来自文章:崔永元我告诉你:千万不能用英雄烈士作为炒作资本!
  • 回复了帖子 09-21 15:38

    今天中午翻《三体》第三部,正好翻到了程心解冻后观察到那个完全女性化了的世界的部分

    话不多说,直接上图。老刘对和平久了的时代的设想,很有意思。

  • 回复了评论 09-21 15:31
    回复 成思:

    那些是代码农民工,我说的是作者这种智力非常高的人,看他写的东西,真心感到一种同情,非常有天赋,但和现实隔离了,自说自话,在常人眼里就是怪物

    来自文章:不要用民科的心态对待AI
  • 对评论点赞 09-21 15:25

    美国那种没有胜利者、没有失败者的做法绝对是人性的倒退,不值得我们学习。但是鼓励孩子多参加对抗性很强的体育项目绝对是个好事,可以提高孩子的身体素质和抗压能力。咱中国现在孩子的最大问题一个是小胖子太多了,一个是近视眼太多了。真的应该在教学中多增加体育项目来加以改善。

    来自文章:“娘炮”国家?早就在美国吵翻了
  • 对评论点赞 09-21 15:20
    回复 成思:

    那些是代码农民工,我说的是作者这种智力非常高的人,看他写的东西,真心感到一种同情,非常有天赋,但和现实隔离了,自说自话,在常人眼里就是怪物

    来自文章:不要用民科的心态对待AI
  • 对评论点赞 09-21 15:20

    做传销的还要求别人用资本运作的心态对待他呢,各说各话而已

    来自文章:不要用民科的心态对待AI
  • 对评论点赞 09-21 15:19
    你以为别人整ai概念是为了真做ai?图样图森破,只要能赚钱圈钱就行了。请不要用技术人员的眼光看待商业社会
    来自文章:不要用民科的心态对待AI
  • 对评论点赞 09-21 15:16

    公司是要逐利为目的,什么风头正旺就要往哪边去靠,才好拉钱来找钱来。

     

    实际应用起来,你说靠BI分析后使用规则,还是靠AI主动推送,哪个赚钱快,效益高呢,差别其实不是很大。

     

    这两年谈AI多,可能明后年就另外弄了一个热点出来,做方案的人要时时刻刻看苗头和趋势,做代码的还是按自己的计划来,反正写商务文宣的无论你做的是什么一大坨,他都能给你吹得出去。

    来自文章:不要用民科的心态对待AI
  • 对评论点赞 09-21 15:08
    回复 风轻云淡123:

    1、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置国家于不顾。(1931年8月16日,蒋介石给张学良密电)

      2、炮不如人,教育训练不如人,机器不如人,工厂不如人,拿什么和日本打仗呢?若抵抗日本,顶多三天就亡国了。(1931年9月)

      3、政府现在既已此案诉之于国联行政会,以待公理之解决,故以严格命令全国军队,对日避免冲突,对于国民亦一致告诫,务必维持严肃镇静之态度。——国民政府《告全国民众书》(1931年9月)

      4、如果日本能担保中国本土十八行省的完整,则国民政府可同意与日本协商,或可在不损我国尊严之前提下让出东北。——国民政府密使许世英赴日本谈判转述蒋的口信(1931年10月)

      5、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还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蒋介石在南昌的讲话( 1931年8月22日 )

      6、我国民此刻必须上下一致,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辱含愤,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决。——蒋介石在南京国民党党员大会上的讲话(1933年9月23日)

      7、我们要以专心一致剿匪,要为国家长治久安之大计,为革命立根深蒂固之基础,皆不能不消灭这个心腹之患,如果在这个时候只是好高骛远,奢言抗日,而不实事求是,除灭匪患,那就是投机取巧……无论外面怎样批评谤毁,我们总是以先清内匪为唯一要务,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本末倒置,先后倒置。——蒋介石对剿共高级将领训词( 1933年4月7日 )

      8、外寇不足为虑,内匪实为心腹之患,如不肃清内匪,则决不能御外侮。——蒋介石对围剿红军将领训话( 1933年4月10日 )

      9、日本终究不能作我们敌人,我们中国亦究竟有须与日本携手之必要。——蒋介石文《敌乎?友乎?中日关系之检讨》(1934年12月)

      10、奢言抗日者,杀无赦。——蒋介石在中日签定《何梅协定》后的讲话(1935年底)

    慢慢洗

    来自文章:九一八事变,谁该为“不抵抗”背锅?
  • 对评论点赞 09-21 15:07
    回复 风轻云淡123:

    “当时蒋没有后来的地位,说了也不算”和“汪上台两个多月没有仛何人听他的,只得下台远去法国,南京群龙无首,只得让蒋复职”牛B啊,国民党一群猪让一个说了不算的人出山掌权!还掌权数十年!

    日本占领东三省总共用时4个多月,察哈尔抗日义勇军被人在后背捅一刀,吉鸿昌将军被杀,128事变十九路军被命令不许抵抗。

    你先解释这个吧:“九一八”事变前的8月16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主席、国民政府主席、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致电张学良:“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

    来自文章:九一八事变,谁该为“不抵抗”背锅?
  • 回复了帖子 09-21 14:51

    九一八事变,谁该为“不抵抗”背锅?

    【文/观察者网风闻社区作者 潘前芝】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中,东北军奉“不抵抗”之命,将东北三省拱手让给日本人。在许多历史教材以及抗战类著作中,都认为是蒋介石下达的“不抵抗”命令。总体而言,这么说当然没错,毕竟,当时中国已经统一,蒋是国府最高领导人,他本身也的确没有抵抗的意愿。但具体到“九一八”......

  • 回复了帖子 09-21 14:51

    九一八事变,谁该为“不抵抗”背锅?

    【文/观察者网风闻社区作者 潘前芝】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中,东北军奉“不抵抗”之命,将东北三省拱手让给日本人。在许多历史教材以及抗战类著作中,都认为是蒋介石下达的“不抵抗”命令。总体而言,这么说当然没错,毕竟,当时中国已经统一,蒋是国府最高领导人,他本身也的确没有抵抗的意愿。但具体到“九一八”......

  • 回复了评论 09-21 14:43
    回复 带鱼123:

    没有可能是混战,中日力量对比相差悬殊。日本想占领东北是肯定会成功的,除非苏联武力干预

    来自文章:九一八事变,谁该为“不抵抗”背锅?
  • 回复了评论 09-21 14:25
    回复 悠哉喵: 首先,先摆明我的观点:同性恋是表型多态性不是疾病。疾病是对正常人体形态功能的偏离,而同性恋是正常人体形态功能的一种,即多态性,人和人之间不可能一模一样。 同性恋有着复杂的先天遗传和后天环境成因,内外两种因素在塑造性向的同时,也会对其它方面产生影响。同性取向只是这个庞大内外作用产生的结果中的冰山一角。你如何仅凭冰山一角就判定整个冰山?你评估过同性恋者的智力,体力水平?你知道男同性恋基因如果出现在女性身上会怎么样么,她们会更喜欢追求男性,生下更多的孩子?你知道在不控制生育的情况下,父母是同性恋基因携带者,能够有机会产生同性恋倾向孩子的情况下,这个孩子的兄弟姐妹最后产生后代的机会要更高么?你知道母亲每生产过一个男孩,包括流产,都会导致下一个男孩子是同性恋的几率增加,被认为是种群内部减少内耗,共促基因传递的机制?以上问题都想说明,少数个体的同性恋并不绝对的减少整个种群的繁衍能力,甚至可能促进整体群体的生存。事实已经证明,少数同性恋多数异性恋的种群是最后的胜利者,某些人幻想中的纯异性恋种群,即使曾经存在过,也已经被淘汰。只是现在需要学术界来解释罢了。 某些性状无法承受自然选择,被时间淘汰。但同性恋明显不是,同性恋在千年的人类繁衍中稳定的存活了下来,我不曾见到任何一个人类群体没有同性恋的现象,这是不是有这个可能:那些纯粹的异性恋群体,已经被淘汰了?我们现在存在的少量同性恋加多数异性恋的情况,才是最优的选择?那这么说来,同性恋岂不是倒霉的苦心人?为了整个种群的发展牺牲自己的后代还要被异性恋当作病态?? 你以生病来类比同性恋已经说明将它看作病,然而同性恋从精神病中删除也过了十年了。将某种非主流性状归结为多态性还是病,我相信学术界比你看的更全面。 最后,我反对将任何人变为同性恋,我感觉这也是直男的一个意淫:基佬都想掰弯我....如果未来科技允许,我支持先进行动物的同性恋基因敲除实验,看看整个动物社会会发生什么,说实话,我不觉得会发展得更好。我觉得这个话题需要被冷却,同性恋的产生不会因为你谴责它而消失。二十年前,大家都不知道同性恋为何物时,整个社会依然产生了大量了的同性恋。这就像生下来的孩子一定有男有女一样,没啥好讨论的。 你说你关心同性恋问题,那你知道它是如何产生的么?除了基因以外,目前已经知道的几个相关因素:成长中父亲的缺失,母亲的强势。那你觉得现在还能回到父亲在家拥有权威的时候么?能做到所有父亲在男孩子的成长中担任主要陪伴者么?这跟娘炮文化有一毛钱关系?
    来自文章:“娘炮”是个审美问题,怎么最后变成了路线之争?
  • 回复了评论 09-21 14:20
    回复 带鱼123: 关于同性恋运动的部分以及李银河部分我不做评论,因为我从不关心这些,也不认为这些所谓的平权运动会对中国基佬的处境有任何的好处。 关于遗传病的部分我就要争一下了,你举的例子,血友病,属于隐形遗传疾病,当基因携带频率很低时,自然选择几乎不对其造成压力。因为它可以在携带者中保存。血友病发病率也就0.02%,假装它是个常染色体的,性染色体太难算,那它的基因携带率应该是0.02%的开方,即0.14%。即使这0.02%个体全部早夭,也依然对0.14%基因频率影响很小。同性恋这种表型都有5%的,如果没有某些特殊的生存优势,那你这个基因是如何扩散出去的呢?所以你不能拿低频隐性遗传病来比,也不能拿在患者40岁以后发病的来比,因为后代已留下,选择已完成。把这两种一刨除,你还能想到什么? 关于DNA的部分,说白了你还是秉持一种不可知论的观点,即DNA太复杂,搞不懂。那我也懒得给你上课,只能说我国某些临床医生的科学素养有待加强。还计算机出错...无力吐槽。 最后,奉劝你对不熟悉的东西保持谦虚的态度,别总是把话说得太满。这可是恩格斯的原话:“家庭、婚姻、国家、私有制等不过人类社会在其发展过程中的一种中间状态,而并不是人类社会的全部状态及永恒状态。家庭、婚姻、国家、私有制必然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而终将趋于消亡。”
    来自文章:“娘炮”是个审美问题,怎么最后变成了路线之争?
  • 对评论点赞 09-21 14:18
    回复 星河蛋挞:

    正常?为什么还要一个受?扮女性?只是身体正常而已,心理已经不正常了!!!健康两字不是只说身体的,还要说心理方面。

    来自文章:“娘炮”是个审美问题,怎么最后变成了路线之争?
  • 对评论点赞 09-21 14:15

    现在来主动站出来挑事的不是异性恋而是同性恋,是他们主动来挑战我们异性恋的神经。。你是攻还是受,你自己小圈子里,你家里你只要不伤害其他人,不违反法律,你愿意干啥就干啥。。但是你跳出来说异性恋如何,如何,那么请别怪我们如何如何。你既不是上帝,也不是法律,你凭什么天生高人一头,因为你们人少弱势,那么犯罪分子还是人少呢,那么是不是也因为人少就可以不用受到惩罚了?

    请到自己的小圈子里,中国还是宽容的,历史上也从未对某弱势群体如何,但是如果跳出来当出头鸟就别怪猎人的枪了。。

    来自文章:“娘炮”是个审美问题,怎么最后变成了路线之争?
  • 对评论点赞 09-21 14:15

    当今社会,部队歌手是为数不多的还有阳刚之气的歌手了

    娘炮和部队歌手联系起来,怕是又有什么妖蛾子

    部队文工团已经被裁得快彻底消失了,还不放过吗?

    来自文章:“娘炮”是个审美问题,怎么最后变成了路线之争?
  • 回复了帖子 09-21 12:24

    九一八事变,谁该为“不抵抗”背锅?

    【文/观察者网风闻社区作者 潘前芝】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中,东北军奉“不抵抗”之命,将东北三省拱手让给日本人。在许多历史教材以及抗战类著作中,都认为是蒋介石下达的“不抵抗”命令。总体而言,这么说当然没错,毕竟,当时中国已经统一,蒋是国府最高领导人,他本身也的确没有抵抗的意愿。但具体到“九一八”......

加载更多
个性签名

  • 性别:
  • 生日: 保密
  • 所在城市: 保密
  • 职业:
  • 教育背景:
拉黑此人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