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盘点一下这段时间精日分子对我使用的各种手段(已更新)

我在之前说过,在发博曝光前,就已经作好了遭受精日分子报复的准备。

但这段时间下来,对面使用的手段之丰富、内容之精彩,还是让我大开眼界。我承认:我低估网络蝇营狗苟的想象力了。

普通的谩骂威胁,实在已经是很low很低级的了:

500

500

500

那就让我们盘点一下那些高级一点的伎俩吧:

手段一:利用黑色产业链,曝光我户籍,这招大家都知道了。

500

最早曝光我户籍的丁某,他的微博已经被封

他们甚至将我的户籍公开发在知乎,然后艾特我

500

当然,这种手法只能算稀松平常,用多了他们自己也没意思了。

手段二:搞到我真实信息后,加以恶意PS

500

500

“死妈之鹰”是精日们给我起的外号

这是普通的PS

500

所谓“黑屁”是恶俗系黑话,意思是背后诋毁人

这是过激系PS,直接把我P成遗像,然后呼吁“正义人士”(恶俗系黑话,用来指代他们圈子里的人)“看着办”

500

“看着办吧”,其用意不言自明

 

顺带一提:对受害人进行侮辱性PS,是恶俗系精日分子的惯用手法,著名的例子有侯聚森梁盛皓等。这招同样不稀奇。


手段三:栽赃陷害,污蔑我为“纳粹分子”“自导自演的炒作者”,恶意带节奏,搅混水。

这招用的比较多,而且方式五花八门。

比如知乎提问就是个很好的渠道:

500

PS:这个问题我想澄清一下,那张身穿德军制服的照片确实是我微信头像,但照片中人却并不是我,这是那张照片的大图:

500

从左下角的拍摄日期可以看出,这是2006年的一张图片,那时我还是个学生,无力购置这么一套昂贵的军服。照片中人是当时二战圈里的一个名人,相信当时圈里的老人应该认得他。我在此羞愧地承认:当初觉得他的照片帅气,所以便拿来用了……说白了,就是一张“照骗”而已,这个问题上我确实欠诚信,但也仅此而已,我这辈子唯一穿过的一件军服,就是大学军训时穿的中国迷彩服。

 

言归正传,这是另一个自称在东北税务局上班的知友发的提问:

500

好嘛,直接把之前在大屠杀纪念馆前面拍视频的那个“孟某”干的事硬安在我头上了,反正那人也姓孟,警方也没公布他名字,所以硬说是我,网友也分不清,不是么?

 

当然,精日们不光只是提问,他们也会充分利用他们手中的“答题”权利。

比如这位老兄:

500

500

这位老兄一面用一份94年的期刊论文(那时我才10岁)指责我学术造假,自导自演一面对

网友装理中客。

500

500

然而当他的回答被我揭穿后,立马撕下假面具,开始对我进行赤裸裸的威胁:

500

威胁完也不忘关评论,挺细心的

翻译一下,“出道”为恶俗系用词,意思是将人肉到的受害人真实身份在网上曝光,让其出名。所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TMD的不要太跳,否则别怪我们来狠的!

还有这样的。

500

500

当然,不光是知乎,贴吧他们也没放过

500

可笑的是,他一边指责我炒作,一边挂我户籍,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QQ空间也没放过

500

此外,他们不仅攻击我本人,还在虎扑污蔑攻击我的翻译作品:

500

500

500

500

宣称我不懂组织语言,自己的文字却乱七八糟,也是可乐

 


手段四:篡改百科词条污蔑我

500

于是我一下从曝光人变成了“精日同伙”

PS:感谢百科团队及时介入,此词条已被修正

手段五:注册李鬼ID,假冒我名义

500

手段六:恶意套路,试图诱使我发表反党言论

前两天冒出一个ID,先是私信谩骂我,接着又假惺惺地表示自己只是被逼成“精日”的,言谈间一直在挑动我对党和国家的不满情绪

500

500

500

当然,在发现我不吃他这一套后,立马恼羞成怒,用短信轰炸我,内容不堪入目

500

手段七:刷屏,制造混乱

某四字微博污蔑我是精日,被我挂出后,如同发酒疯一般,在我微博评论区疯狂刷屏,污言秽语。

500

500

500

手段八:注册微博小号,用我的户籍照片做头像,然后把我户籍照片发在微博上置顶。

500

我好奇的是,这人天天看着我的丑脸不难受么?

手段九:把我的作品断章取义,试图把我打成汉奸。

500

500

无怪前阵子给我扣纳粹帽子,指责我炒作、自导自演的微博和帖子那么多,原来是早就策划好的。

至于其他的疑似手段,如盗号,如用假冒爱国人士ID套近乎等等,这里就不多赘述了。

500

500

500

能成为精日之家的敌人我很荣幸,但该滚出中国的不是我,而是你们!

我相信,他们的手段应该不止这些,而我们与精日的斗争也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

但我也相信:邪不压正,最终胜利的必将是我们!

感谢那些公开或私下支持我的朋友,感谢那些关心我安全,嘱咐我随时透露近况的媒体朋友。未来的路,我们一起前行!

 

PS:据可靠消息,那个贩卖我户籍的公安人员,已经落网了,天不藏奸!

微信公众号:鹰史堂(微信号:gh_ef3b401f75fe)

一点资讯号:上帝之鹰5zn

个人作品将会陆续发表在那里,欢迎关注。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