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军事电影港台

“钦定”戈兰高地是以色列的:特朗普有何居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海国图智研究院

关键词:戈兰高地 美以关系 总统选举

摘要:本月25号在白宫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晤时,特朗普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成为第一位作此承认的美国总统。以色列没有解决巴勒斯坦威胁的战略,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对以色列的威胁,特别是来自特朗普总统,以及国会亲以色列立法者和以色列主要游说组织AIPAC。

3月21日犹太普林节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用一条“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的推特给以色列总理送上了一份“大礼”。本月25号在白宫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晤时,他签署命令,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成为第一位作此承认的美国总统,顿时在国际社会激起千层浪。

这并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在以色列问题上“冒天下之大不韪”。自上任以来,他先后做出单方面退出2015年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将美国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削减对巴勒斯坦援助等行动,与以色列关系迅速升温。戈兰高地作为“中东水塔”,其地缘政治价值无需赘述。(详见《美国政治追踪》第309期)自1967年以色列六日战争从叙利亚手中“夺取”戈兰高地以来,这一地区一直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以色列占领的争议领土,2010年“以土地换和平”后以色列更是撤回了原边界。特朗普此举一出,遭到了国际社会多方对于违反国际惯例甚至国际法的指责。

500

 那么特朗普这一举动背后又有何意图呢?

  一方面,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被解读为特朗普对于内塔尼亚胡参加以色列议会选举的有力“助攻”。在特朗普发布推文后,内塔尼亚胡即刻向正在访以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达了喜悦:“特朗普总统创造了历史”。自12月宣布解散议会提前选举以来,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在民调中一直遥遥领先,其本人连任总理也似乎势在必得。然而2月份以来的一系列司法指控使他深陷腐败、欺诈的泥潭。同时,崛起的“中间派”联盟也对利库德集团形成威胁。据金融时报分析,与特朗普的密切关系一直被内塔尼亚胡作为竞选的“卖点”,选战期间他也设法将选民的注意力转移到特朗普的支持以及外交成就上。而从特朗普此前种种举措中也可以洞察出他与以色列右翼领导人非比寻常的联系。尽管特朗普本人否认“站台”一说,这一公告仍被视作特朗普支持这位鹰派总理的长期战略之一。

另一方面,特朗普也有意通过这一举措拉拢犹太裔选民,获得福音派基督徒的支持,备战2020大选。犹太裔选民一度是民主党人的传统票仓,在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获得了74%犹太人选票,而特朗普只得到24%。(见《美国政治追踪》第)。然而近日民主党人“反犹”风波不断,特朗普及其政府官员借这一机会攻击民主党人。此前在白宫对记者讲话时他就表示民主党已经成为了“反以色列党”和“反犹太党”。事实上,民主党人近年对以色列的态度的确在逐渐发生变化,相比之下共和党人同情以色列的呼声则愈发高涨。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8年调查数据显示,共和党人同情以色列的比例达到79%,较2001年上涨了29%,而民主党人则由38%下跌至27%。可以说,美国国会两党对于以色列的看法日益分裂,甚至正在走向两极化。特朗普试图利用这一点做文章,将民主党手中的犹太裔选票收入囊中。同时,特朗普还意在获得以色列游说团体AIPAC以及极右翼犹太富商的支持,例如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这位在特朗普迁大使馆至耶路撒冷时提供帮助的极右翼犹太赌场大亨,将为特朗普带来可观的竞选捐款和附带利益。

500

值得注意的是,仅占美国选民2%-3%的犹太人显然不是特朗普的终极目标,华盛顿特区阿拉伯中心研究员乔·马卡龙(Joe Macaron)指出,特朗普的目标是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获得占美国人口25%的福音派基督徒的支持和高投票率。根据最新民调数据,白人福音派也是对特朗普支持率最高的宗教团体。(见Pew研究中心数据),而同时福音派团体也是犹太复国主义的支持者,并坚定支持以色列和内塔尼亚胡的政策。

如此看来,特朗普这一举动对美以两国领导人来说似乎都一种机遇,然而笔者认为这一“政治礼物”更像一颗“定时炸弹”,也许说是一场政治人物为获得短期选举收益而牺牲地区利益的游戏也并不为过。一直以来,美国总统在阿拉伯和以色列的领导人之间一直采取中立平衡的政策,为两方划定红线以使其领导人对各自阵地中的极端分子有所控制。然而特朗普一举推翻美国延续已久的中东政策,彻底改变了美国政府在巴以之间的作用,无异于将美国在中东的阿拉伯盟友一把推开。这不仅助长了伊朗一直以来指责美国“敌视阿拉伯世界和穆斯林”的焰势,还使得“中东和平计划”尚未面世就已陷入困境。而一旦内塔尼亚胡连任成功,他的右翼联盟伙伴将很有可能把以色列的版图扩展到约旦河西岸,势必点燃该地区哈马斯和真主党等武装组织新一轮的暴力浪潮,这给以色列带来的长期影响将会是灾难性的。事实上,就在特朗普公布这一法令不久,哈马斯反抗的火箭弹就已经落在以色列土地上了。 

也许正如纽约时报资深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评论所言:“以色列没有解决巴勒斯坦威胁的战略,在我看来其中一个原因是对以色列存在的第三个威胁,这种威胁来自美国,特别是来自特朗普总统,以及国会亲以色列立法者和以色列主要游说组织AIPAC。

参考文献:

1. Trump and Congress: Loving Israel to Death, available at: https://www.nytimes.com/2019/03/25/opinion/trump-congress-israel.html 

2. Donald Trump’s Golan move sets a dangerous precedent. available at:  https://www.ft.com/content/964b8e12-4caf-11e9-8b7f-d49067e0f50d 

3. Why Trump recognised Israel's claim on the Golan Heights, available at:  https://www.aljazeera.com/indepth/opinion/trump-recognised-israel-claim-golan-heights-190326110207566.html 

4. Netanyahu relishes Trump’s political largesse ahead of Israel elections, available at: https://www.ft.com/content/6c2561b4-4e29-11e9-b401-8d9ef1626294 

5. 戈兰高地争议再起 特朗普再在中东扔“外交炸弹”,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9-03/23/c_1210089838.htm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