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号称外星人创造的玛雅文明,为什么越看越中二?

在已经过去的2012年,几千年前的玛雅人送来了一份神秘大礼——世界末日预言。在这份恐慌下,不少人以极其逗比的方式,成了预言下的炮灰:捐掉女儿的救命钱、拍桌子骂领导砸碎金饭碗、口袋空空就贷款买豪车……

然而,末日前有多疯狂,末日后就有多绝望。在发现被耍之后,人们开始重新审视玛雅文明,竟发现:说好的高冷呢,简直就是“中二”!

500

时间轴上的玛雅文明

玉米棒子,我的爱

对于天南地北的美食都能靠外卖轻松get的吃货来说,穿越到几千年前的玛雅时代,无疑是最让他们痛苦的事。

那时候玛雅人的一日三餐,堪称今天标准的健康食谱:玉米为主食,各种热带水果和蔬菜(鳄梨、南瓜、西红柿等)、偶尔吃点蜥蜴肉什么的打下牙祭。条件好点的,还能喝些用蜂蜜调味的甜玉米酒。看着似乎还可以接受,但如果每天都吃玉米呢?

其实,食物种类太少的锅,还得由环境和耕作方式来背。

玛雅文明堪称是古文明中的“蒂花之秀”!四大古文明都发源于大河流域,它却偏偏崛起在贫瘠的火山高地和茂密的热带雨林中。土地不肥沃,能种出的东西就非常有限。没有小麦,玉米和豆类产量较大,于是就成了主食。

更糟糕的是,他们还采用一种刀耕火种式的耕种方法——米尔帕耕作法。即先砍光树木,等干燥后放火焚烧,用草木灰做肥料覆盖贫瘠的雨林土壤,再进行耕种。这个方法有个很大的弊端:烧一次只能种一茬,有时甚至要休耕6年,等到草木长茂盛后再烧再种。

这样下来,玉米的产量就不稳定。于是,吃饭都成问题的玛雅人干脆供起了玉米神,求神明多赐点玉米。

500

玛雅人供奉的玉米神

但玉米再好吃,天天吃也腻味。种不出更丰富的食物,玛雅人在烹饪方式上动起了脑筋。

玉米饼(tortilla)是中美洲食用历史超千年的美食,用玉米面制作而成,巴掌大、饼略厚。做法简单易上手:把玉米粒放在石灰水中浸泡,泡好后再用石质磨盘和磨棒磨成面粉,揉成面团压成扁平的饼状,最后用特制的平底锅煎成。

500

磨玉米面的磨盘和磨帮大概就长这样

在科潘遗址考古中,就发现了大量磨盘和磨棒。在公元前500—前300年的墨西哥瓦哈卡谷地、特奥提瓦坎等考古遗址,也发现了类似平底锅的陶片。玉米饼携带方便,保存时间又长,是离家多日的劳工和战士的最佳食粮。

当然,那时的王公贵族就不这么想了,有地位和钱的他们会吃一种更为高级的食物——玉米糕(tamale)。但所谓高级只是相较于玉米饼而言,其实是改良版的粽子。外部通常用玉米叶包裹,里面则填以玉米面、肉、蔬菜、水果等,蒸后就能食用。

500

玛雅陶器上彩绘了淋了辣椒汁的玉米糕

考古学家在危地马拉的圣巴托洛遗址公元前1世纪的壁画中,就发现了他们食用玉米糕的证据,而玛雅时期的彩绘陶器上也多见玉米糕的图像。

此外,他们还制作出了饮品——玉米粥(Atol)。就是玉米面、豆子和南瓜籽粉一起加水煮,口味还有酸甜之分。区分方式简单粗暴:越新鲜的玉米做出来的粥就越甜。当然,甜玉米粥更受欢迎,但新鲜玉米的成熟季短,吃货们能大快朵颐的日子一年中也没多少天……

 

家禽、轮子是什么?没听说过

玛雅文明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按理说,如此高度发展的文明,竟然没有大型牲口?实在令人费解。中国的十二生肖中,只有龙有争议,但到了玛雅这里,除了狗和鸡其他基本指望不上,甚至连只猫都没有。

想象这个画面,玛雅人没有耕牛、没有骡马,只能自己搬东西、自己翻地……因为没有畜力的帮助,连制作玉米面也只能靠手磨,效率极其低下也就算了,杂质还很多。如果不反复地舂、磨、筛,那做出来的粗玉米面入口简直不要太硌喉咙!但真要达到今天玉米面的精细程度,人力成本又太大了,一个玉米饼的价格估计跟肉差不多,也就贵族才能享受得起……

500

玛雅石雕:静静地等着吃肉

玛雅的肉类来源和数量,可以说相当的稀少。因为几乎没有养殖家禽,想在玛雅时代吃点烤鸭、烧鹅、牛肉干,那几乎是痴人说梦。考古证据显示,当时人们的肉食来源,主要是野味。冒着生命危险去野外打猎,才能吃到如鹿、野猪、鸟类和鱼等肉类。

至于说他们交通系统,那就更有意思了。玛雅人到死都没发明出轮子!倒不是说他们没有发明轮子状的东西,而是他们完全没有这个概念。

500

玛雅人制作的带车轮的玩具

他们能制作带轮子的玩具,知道可以用滚木搬动大石头……却并没有在日常生活中真正用到轮子,更别说有车这个代步工具了。说到底,玛雅毕竟是新石器时代的文明,即使足够先进,也只是把石头玩到了高级状态而已。

如果有人刚好穿越到了玛雅的全盛时期(公元前200年至公元800年),也就是差不多中国东晋到唐朝中期,他会惊讶地发现——当地人用的全是石器、骨器、木器等工具,青铜都只有一点外来货,铁更是稀缺到成为贵族的首饰。

在这种生产水平下,要将木头加工成木条,再烤热变弯、组装、加上辐条固定,最终做成轮子。这对连固定的钉子都生产不出来的玛雅人来说,造个轮子堪称天价。就算真能造出来,也不是平头百姓可以享受的。

不过,以玛雅人的智慧,没造出来轮子或车,估计也有外部原因。玛雅地处热带雨林,要修建一条永久性道路不仅费时费力,维护成本更高。石板路这种高昂的永久性道路只有城市中有,城邦之间到处都是野蛮生长的树根、没有标识牌,也没有修理厂的情况下,发明出车辆的意义并不大。

500

玛雅各城邦之间经常相互征战

再加上玛雅的城邦联盟形式,各城邦间虽然信仰同样的神,但各自为政经常打仗。修筑道路不仅好处不多,反而还方便敌人来揍自己……

 

蜜汁审美——玛雅人的“整容术”

似乎世界各国在比谁更爱美上,都铆足了劲争第一。西方有变态的束腰、日本有渗人的黑齿、中国有噩梦般的缠足,玛雅人的审美就非常鬼畜了——迷恋扁额头、斗鸡眼和畸形颅骨!

经常有人看过玛雅人的雕像和绘画后,觉得他们长得简直像欧美大片里外星人的后裔!其实,这就跟他们的畸形审美有关。

不动手指就能猜到,正常人要长成那个样子光靠先天,概率是很低的,必须有后天的改造,才能达到玛雅人心中完美的形象。这种对“美”的极致追求,自然就产生了一大波犹如民间偏方般的整容(毁容)术。

500

夹扁后的额头差不多会长成这样

而他们的孩子几乎从一出生就要经受磨难。在玛雅,婴儿一降生就要施洗,干干净净地四五天后,父母就会在小家伙的头上绑上一种专用的夹头形木板,一前一后(一块在额头,一块在后脑)两块木板把新生儿的额头夹扁。这副头板要在婴儿头上固定若干天,等到取下后,孩子接下来一辈子都会保持扁平的头形。

而斗鸡眼更被他们看作高贵的象征。现代人谁家孩子要长成那样,家长肯定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跑遍医院也必须把孩子治好。但玛雅人偏偏就喜欢这样的眼睛,为了让自家孩子长成这样,还费了老大劲儿发明了“斗鸡眼矫正术”。

方法就是在孩子小时候,在他们眉心的头发上挂一个小球或其他能吸引注意力的东西。然后经常在两眼之间来回晃动,小朋友好奇心强会不自觉地盯着物件看,时间一长就变成斗鸡眼了……

更别提变态残暴的畸形颅骨了!在小孩刚出生颅骨尚未完全硬化时,玛雅贵族们就会用各种夹板360度挤压小孩的颅骨,有挤压成玉米状的,有挤压成美洲豹状的,还有挤压成三角形的……

500

玛雅人信仰宗教,流行人体献祭

近些年来,玛雅文明一度被捧上神坛,但很多人忘了,再先进的文明,也会受限于时代。尤其是极度迷信宗教,难免在其神秘的外表下,给人几分“中二”感觉。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