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选总统的特朗普:提前两年启动

500

今天早晨10点,美国上一届总统特朗普宣布自己要竞选2024年的总统,由于他老早就做过暗示,这个消息反响一般,算是对此前传闻的权威认定。下次美国总统大选在2024年的年底,特朗普提前两年就宣布竞选,时间之早或许又破了一项纪录。提前两年意味着他有充足的时间拉票竞选,反正他不用赚钱养家,竞选就是他的工作。当然两年时间也足够验证一点,他的支持率和那套玩法是不是适应如今的新形势。

一周前美国举行了中期选举,一周后结果还没出来,明年的国会到底归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依然没有定论。结果出来的慢是因为有很多邮寄选票,挨个拆信封核对信息很花时间。就目前的选举情况,共和党的表现很一般,无论是参议院还是众议院还是州长职位,在比分上都没能把民主党甩出一条巷子来。

有权威机构对二战以来的美国中期选举做过量化分析,平均下来执政党在中期选举中要丢掉28个众议院席位和4个参议院席位。要是承认这个统计结果的科学性,那么民主党这次要把参众两院拱手让给共和党,今天我们会看到一个眉飞色舞的特朗普。然而这次民主党预计依然会控制参议院,同时在众议院也输得不丢人。民主党这次打破统计规律的一个原因是普京的俄乌战争送了拜登一个带领全球盟友反俄的机会,另一个原因是特朗普的助攻让一批人受到惊吓选择了民主党。

500

(美国中期选举投票)

中期选举被关注最多的作用是更换国会议员和州长,另一个作用只有专业人士才会留意,那就是培养总统候选人。历届美国总统在进入白宫前,要么做过州长要么做过参议员甚至像拜登一样还做了一次副总统。不管是州长还是参议员,都要经历一次拉票竞选;当选后的任职期间,会经历两年以上的行政训练,从而同时掌握竞选和执政两项技能,有了这些经历和技能后再做总统就显得没那么突兀了。

而特朗普是个例外,他上一回做总统跳过了传统步骤,纯属“空降”,他的当选充满了各种天时地利的因素。平心而论,美国总统是个集权程度很高的职位,相当于把军队总司令、政府总理和外交部长这三个实权职位让一个人做,这对专业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假如总统候选人有一个资格审核环节,特朗普一定会因为专业能力太弱提前被刷掉。只是美国文化把平等和自由看得过重,以至于在总统这份工作上都不能歧视任何人,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所以资格审查是不可能的,于是白宫的大门向“门外汉”特朗普敞开了。

美国的任何一项有价值的竞选,不管是选议员还是州长或总统,过程很花钱。要组建几十人的竞选团队,这些人都得发工资;要聘请设计团队甚至设计公司做形象设计,小到周边产品大到舞台设计都得讲究;在全国各地巡演的时候,要包车、要住宿、要吃饭、要打电话;每到一个地方,还要在当地报纸、杂志、网站、电视、电台上进行广告轰炸,这一项最烧钱。普通人的知名度和人脉资源根本就搞不到这些钱,所以“搞钱能力”才是一个竞选者最重要的能力,而不是他关于国家战略、外交关系或者社会治理方面的专业知识。

500

(特朗普的支持者)

由于美国是联邦制的国家,全国的50个州自己管自己,各州的经济、安全和社会治理都是州政府州议会负责,不需要等联邦政府的红头文件指导,所以总统是不是懂行对国家内政没什么影响。总统影响的是国家层面的事务,比如外交关系和国家间贸易,以及联邦政府下辖的一些机构,比如国土、安全、移民、国防等等。

作为政客而言,特朗普的专业能力很一般,甚至可以不冤枉人地说他很不专业。专业的人在工作中通过理性思维和技能以及科学的方法做决策,很少依赖个人的价值取向或认知深度做判断,极力避免个人情绪对工作的影响。我们回顾特朗普之前4年的工作,应该还依稀记得各种奇怪过激的政策,就知道特朗普的个人情绪和性格特征在国家工作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虽然特朗普的专业能力很糟糕,但是他非常自信,他自信自己比入行50年的拜登更专业,他一个人能让美国再次伟大。

特朗普在上次任期中还留下了不少污点,有些至今都笼罩在他头顶。比如他桀骜不驯的性格让白宫关门长达35天,破了独立以来的最长关门记录;还有他被弹劾了两次,也刷新了美国总统被弹劾的次数纪录。2020年的大选最后是拜登获胜,特朗普表现出了一系列“输不起”的行为,他赖着拒绝移交权力,不跟新总统见面,还不参加新总统的就职典礼,还怂恿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造成5人死亡140人受伤,以及长期质疑竞选的结果作假并发起各种诉讼和举报活动,事后证明没有证据证明竞选造了假。

500

(特朗普对支持者发表讲话)

特朗普上次能够坐上总统那把皮椅子,和他的知名度以及搞钱能力关系很大。特朗普今天宣布竞选下一届总统,是因为他身上的这两项能力还在,也就是知名度够高而且有人给他捐款。但是这两样不是成为总统的全部条件,几年来总统这个行当的就业形势已经变了。

这次中期选举共和党并没有取得压倒性的胜利,这已经是市场对特朗普的一个不乐观反映。同时共和党内的很多大佬们也明确反对特朗普成为候选人,他们准备在几个年轻有为的共和党成员里物色新人。但是大佬们不一定能成功阻止特朗普,因为成为总统候选人也是选民决定的。无法排除一个不合适的人,这属于美国“平等”文化的漏洞,但是这个漏洞没办法修复。

特朗普宣布参选后拜登心里至少要踏实一年半,因为在接下来的一年半里,特朗普的黑名单上出现了新人,如果用矛盾论的思路来解释,无论是特朗普面对的主要矛盾还是矛盾的主要方面,都已经从拜登变成了他的同僚,他要通过抨击、打压、贬低其他人先变成总统候选人,这一步闯关成功后,他才有必要把宝贵的流量和精力对准年迈的拜登。特朗普有可能在这一年半里成就自己,也有可能在这一年半里把自己的影响力和支持率消耗殆尽。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