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启德集中隔离,我竟然住上了港漂7年来最大的房子?

一直觉得我离新冠隔了一个太平洋,毕竟我是公司公认的防疫卫士。

一天换2个口罩,每日快速测试,回家全身消毒,新冠与我不共戴天。

但是没想到经历了一个略显平常的工作日后,我中招了。

看到两条杠的那天清晨,我瞬间睡意全无,病毒感觉都被吓死了一半。

经过再次测试,还是两条杠无误。

这个时候鼻子也开始不争气地流鼻水,确诊看来是板上钉钉。

500

从确诊到被拉到隔离点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中新冠,所以我对后续流程基本一无所知。

遇事不决,先发朋友圈。

从众多留言中得知,我应该先进行阳性患者网上自我申报。

然后大概率会被拉到竹蒿湾隔离点,开始为期7天的隔离。

竹蒿湾,听名字就有种睡凉席的感觉。

虽然本能的对去隔离点有很大抗拒,但我还是如实在申报系统上填写了自己的信息及目前居住条件。

得知后续会有人联系我,并被提示大概率会被拉去隔离点隔离。

(如果没有独立洗手间以及独立房间,申报后基本就会被拉去隔离点。)

确诊新冠的第一天就从等电话开始了。

但如果想要快点入住,可以自行联系消防署的WhatsApp(因为实际转运是消防署负责)。

由于考虑近期感染人数众多,担心傻等效率太低,于是我选择在WhatsApp上又和消防署进行了一次登记。

果然2小时后就有人联系了我。

和我确认了检测方式、阳性时间以后,就通知我会有专车来接我去隔离点。

而电话后没多久,我就收到了接送入住隔离设施的短信:通知我入住启德隔离点。

竟然是启德,就是那个尺价3.1万,新房卖的热火朝天的启德!

而且这个隔离点就是9月份才启用的!顿时,我对隔离点的恐惧都下降了50%。

500

然后没过多久,我又收到了一条短信让我去竹篙湾:

500

好的,没事,本人性格乐观开朗坚强,能理解在日增1万例的情况下,有所差错再所难免。

耐心地等到晚上7点左右,有电话通知我司机21点左右到,我简单收拾了下行李,到点就下楼了。

下楼后我发现来接我的竟然是辆抗疫的士,这辆车也只送我一个人。

司机穿着防护服,戴一个简单的面罩和口罩。

因为随着病情的发展,我咳嗽还是有些厉害,都很担心会传染到他。

当时真的觉得司机好辛苦好勇敢,这么晚了还要来接送患者。

而一天接送这么多阳性患者,感染的风险应该也可能很高。

500

简单地核对了我的身份信息后,我就上了车。

幸运的是司机告诉我这辆车是去启德的;而不幸的是由于防疫需要,车子不能开空调。

四扇窗户大开,当车子高速行驶在青朗公路上,穿窗而过的狂风不断刺激我的喉咙。

那晚我高昂的咳嗽声和呜呜的风声,应该响彻了青朗公路。

500

跑道房的原住民

的士行驶了40分钟左右,我就逐渐接近了启德隔离点。

我才发现,启德隔离点,竟然是建在跑道上的!

九大开发商联手打造的跑道区,三面环海,寸土寸金的跑道房,竟然被我比开发商还早先住上了!

毕竟跑道不用以后还没人住过,我就是跑道房的原住民!

而随着的士逐渐驶近,远处隔离点的模样也渐渐清晰。

密密麻麻的小格子,高约六七层,大约有十几幢。

前排是海景,以后卖贵点;后排是楼景,以后卖平(便宜)点。

每个楼幢都有电梯有楼梯,每条路甚至都有个编号。

由于是建立在延伸在海中的跑道上,周围都尚未开发,环境清幽。

在黑暗中显得格外静谧和深邃,像一只蛰伏的巨兽。

500

的士行驶到隔离点门口,司机和值守人员进行了简单的交谈,就确定了我即将入住的楼幢和房间号。

车子停稳后,有2个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带着我去了我即将入住的房间,并给我戴上了手环。

在窗外和我简单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工作人员就撤离了。

入住的全过程不会超过5分钟。

500

工作人员走后,我才有时间开始打量这个我即将生活7天的空间。

一间大约15平的房子,有独立卫生间、有两张床、有一个小书桌和简易衣柜。

500

电器有空调、热水器、饮水机、吹风机,还有一台小电视机。

房间干净整洁,南北通透,隔音效果良好(入住期间从来没听到过隔壁的咳嗽声)。

我当场确定这就是本人在香港7年住过的最大单人间。

500

再看窗外,霓虹闪烁,远眺甚至能有一些海景。

这座城市静谧安详,隔离环境不说简陋,甚至略显优越。

我开着珍珠台,吹着冷气,清点着房内已经备好的物资。

毛巾、沐浴用品、牙膏牙刷、检测盒、口罩、泡面、小饼干、血氧仪、体温计……

必要的生活物资都一应俱全,但是没有wifi。

不过没有关系,经过我的一番调查,了解到各大运营商会为入住隔离点的患者赠送免费无限流量,彰显人文关怀。

于是我自信满满地拨通香港联通客服。

我:你好,香港联通吗,我现在在启德隔离点,是不是隔离点都免费送流量,可以帮我开通一下吗?

对面沉默了三秒:没有送。

这个回答明显和我想象中的有些出入,我也沉默了三秒:我看到新闻报道说都有送啊。

对面:没有送。

我又沉默了三秒,没事,可能是对方业务不熟:要不你再问问你其他同事,我找其他人咨询一下?

对面沉默了三秒:半年前有送,现在没有了。

然后我俩都陷入了沉默……

没事,隔离的第一晚,从尴尬到抠脚开始。

启德隔离点的日与夜

隔离点的生活规律而健康:每天早上8点30到9点30会有工作人员准时来送早餐。

吃完早餐后就是在小程序申报体温、血氧值。

然后开启一天的电视活动。

500

主要生活:看电视

因为没网,这台电视就成为了我隔离期间的另一半。

中午看今日说法;下午看山海情;傍晚看西游记、哆啦A梦、樱桃小丸子。

500

晚上还迎来梦华录在TVB的首映。

而我在隔离房的病床上睡的也感觉格外香甜。

可能因为跑道房周遭真的很安静,很好睡,空气也很新鲜,有股淡淡的海水咸腥味。

比起隔离环境,隔离期间的伙食更让人难以忘怀。

隔离期间每天的早中晚饭是要在前一日的22点前在小程序上预订的。

但是隔离点的魔力在于不管我选的是什么,第二天出现在我面前的必然都是:糊糊。

500

500

这一度让我怀疑我是身处印度隔离营。

500

500

以至于当有一天我的餐桌上出现一只鸭腿时,我都想喊住工作人员来一句:加饭。

500

毫无疑问,隔离出来我瘦了6斤,也许这是个减肥隔离营。

而日常饿肚子的同时,我就经常去小程序上点一些吃的,比如小蛋糕、小饼干、矿泉水。

但每次下单都是数量有限,小蛋糕1次最多2个,小饼干1次最多2包,矿泉水1次最多1瓶。

且1小时内不能再下单。

于是我日常的生活每天又多了一项任务:小蛋糕、矿泉水;小蛋糕、矿泉水……

500

但所谓小蛋糕,他的名字其实非常有迷惑性,因为他其实只有这么大:

500

而且可能由于名字太过于误导,小蛋糕很快就显示库存不足。

500

最后,在我出营的前一天,小蛋糕永远的在供应的list上消失了……

500

隔离点生活的结束

隔离点的7天过的真的很快。

每天起床、吃饭、看电视,抬头看看窗外,看看夕阳。

从陌生的地方看看这个熟悉的城市,听到车声就知道又有新的营友进来或者离开。

有的时候看到对面房间是个穿着羽绒服的大伯在里面锻炼身体(冷气机实在太冷);

又或者是后一幢的小姐姐坐在桌前认真地看书;

好像只有我一个人一天24小时都在看电视(实在是因为没网)。

在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这么慢下来,看看别人在房间里卷着,躺平的日子真好。

可能躺平确实有利于身体健康,我也在确诊的第5天开始转阴,身体也慢慢没有了病症。

隔离期间还接到了隔离点的关怀热线,询问我身体状况,给我打气和鼓励。

港府的细节做的也真挺让人认可和感动的。

出营的标准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如果第6天、第7天连续两天自我快测呈阴性,第7天就可以自行离营了。

阴性的结果不会有人复核,完全依赖你的诚实。

勤奋是打工人的天性,我在符合出营标准后,一早就拎着行李办完了出营手续。

赶上最早8点30的离营巴士,由巴士司机把我们送到了德福广场的地铁站口。

时隔7天再次踏进地铁站,周围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一瞬间升起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原本放慢的脚步也逐渐加快,慢慢地融入到和大家正常的节奏中来。

这座城市仍然充满活力,而能够正常生活的感觉,也真好。

最后,我再也不想吃糊糊了!

-END-

关注我,就不会错过每一次在香港的体验:戳这里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