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飘扬“看走了眼” 恒瑞医药陷“内忧外患”

500

千亿市值上市公司董事长竟然为了区区几十万不惜违法违规进行内幕交易,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曾经的“医药一哥”身上。

9月19日,黑龙江证监局公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恒瑞医药前董事长、总经理、董事周云曙因为内幕交易合作企业司太立股票,被没收违法所得约45万元,并处以50万元罚款。

令人惊讶的是,周云曙在恒瑞医药时拿到的薪酬并不低,2020年税前报酬总额为480万元,2021年则上升至1348.6万元。这究竟只是一念之错,还是行业的冰山一角呢?毕竟拿着千万薪酬去做几十万的内幕交易明显不值当。

虽然百万级内幕交易在A股并非大案,但对恒瑞医药而言可谓“颜面扫地”,堂堂“医药一哥”董事长,坐镇千亿市值上市公司,本应“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却为蝇头小利干起内幕交易的勾搭。

难怪乎恒瑞医药近年来表现每况愈下,内幕交易事件背后凸显出恒瑞医药严重的代理问题,以及交接上的难题。

孙飘扬“看走了眼”

周云曙是恒瑞医药元老级人物,1995年从中国药科大学毕业后就加入恒瑞,历任发展部副部长、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

从2003年起到2020年一直担任恒瑞医药总经理一职,历时17年,先后分管过研发、人力资源、企业运营、销售等业务,资历颇深。

从周云曙的履历可以看出,孙飘扬早在多年前就为交接做好了准备。2020年1月,孙飘扬宣布退任董事长,将周云曙推上前台。

从黑龙江公布的处罚信息来看,周云曙接棒后就开始出现违规行为。资料显示,2020年2月,司太立总裁胡某与恒瑞医药副总经理沈某平联系,希望借助恒瑞医药销售团队推广其刚获批的碘海醇注射液和碘帕醇注射液。

当年4月27日,沈某平向周云曙汇报后,周云曙欣然同意,然后私底下却偷偷买入司太立的股票。罚单显示,2020年4月29日-5月11日,周云曙用任职于恒瑞医药财务部保险理财分部的同学“刘某”的账户多次买入司太立股票共45500股,总金额约295.7万元。

2020年5月13日,司太立与恒瑞医药公告合作协议后,周云曙悉数卖出所持司太立的股票,获利45万元。

黑龙江证监局认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周云曙向“刘某”账户突击转入资金,买入“司太立”一只股票,在内幕信息公开后将“司太立”全部卖出,符合内幕交易的特征,因此决定罚没周云曙违法所得45万元、并罚款50万元。

更令人意外的是,2021年6月,在第五批集采中,恒瑞医药造影剂产品碘克沙醇注射液、格隆溴铵注射液双双落选,而司太立的碘海醇注射液、碘克沙醇注射液中选。

要知道此前有“恒瑞出征,寸草不生”的说法,在造影剂市场上处于“霸主”地位,独占50.48%的市场份额,2019年在公立医院销售额为35亿元,集采后不到一年,其市场份额直降30%,2020年收入为仅为18.73亿元。

这次意外丢标也成为恒瑞医药的一个转折点,2021年7月份周云曙辞任董事长,孙飘扬重新出山。自此后,恒瑞医药遭遇了业绩股价的“双杀”。

自2021年以来,恒瑞医药股价从最高点的96.79元/股最低跌至26.89元/股,2021年恒瑞医药首度出现营收净利“双降”,营业收入259.06亿元,同比下降6.59%;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45.30亿元,同比下降28.41%。

2022年上半年,恒瑞医药交出“历史最差”中报,营收102.28亿元,归母净利润21.1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3.08%、20.55%。

恒瑞的“内忧外患”

灵魂人物孙飘扬的回归给恒瑞医药注入了一剂“强心剂”,但是恒瑞依然面临“内忧外患”的局面。

从外部环境来看,药品集中采购、医保谈判等政策力度不减。据恒瑞医药财报披露,自2018年以来,公司共有35个品种的仿制药入围集采,其中中选22个品种,中选价平均降幅达74.5%。

作为从做仿制药起家的恒瑞医药,截至目前仿制药依然是收入的支柱,而在集采之下,仿制药变得越来越“无利可图”。

孙飘扬回归后,将重心押在创新药上,但创新药也面临医保谈判降价风险。2022中报显示,阿帕替尼、吡咯替尼、瑞马唑仑等多款创新药执行医保谈判价后,平均降幅约33%,虽然降价力度相对温和,但是并不能够对冲由仿制药集采带来的收入下滑。

除了外部因素外,内幕交易事件也凸显出恒瑞医药内部存在的问题。一名优秀的“掌舵人”对公司的发展有多重要?恒瑞医药应该感触颇深。

孙飘扬无疑是一名优秀的“掌舵人”,从籍籍无名的技术员开始把一家濒临破产的制药企业打造成“医药一哥”,32岁出任厂长一干就是三十年。

但习惯于孙飘扬时代的恒瑞医药,似乎疏于打造职业经理人机制,以致于交班成了难题。2020年1月,孙飘扬隐退时,曾表示将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公司战略发展规划、领军人才团队建设以及打造职业经理人的长效治理机制等方面。然而,最后一交接还是出了严重的代理问题。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