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穿防弹衣,泽连斯基视察刚刚收复的乌东重镇伊久姆并发表诗意讲话

作者丨枫叶君

来源丨枫叶君评(fengyejunping)

因为俄乌战争,因为西方集体挺乌,很多支持“战斗民族”的中国人不喜欢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有人还从职业上找突破口,说:不就是个演员吗?

500

世界最怕“但是”,中国人最怕“不就是”,一张嘴,鄙视心理立刻暴露无遗。嘴巴损的甚至说:戏子!

这就有些不尊重人了,等于指着一位领导说,没出息,是个干部!

其实,演员当总统没什么不好。里根也是演员,但他是美国人眼中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如果一个演员逆风成长为政治家,而另一位政治家顺势变成了演员,那对各地的职介所都有一定借鉴意义,它至少证明中年之后再改行完全可行。

对泽连斯基来说,这几天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只是他没上房,而是去了刚刚被从俄军手中夺回的乌东重镇伊久姆视察。与今年4月视察遭遇屠杀的基辅郊外小镇布查时不同,14日出现在伊久姆的泽连斯基没有穿防弹衣,但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卫人员簇拥在他身旁。

500

乌军第25空降旅发布的脸书说,泽连斯基参加了国旗升旗仪式,他感谢英勇作战的乌克兰军队解放了自己的土地。照片显示,泽连斯基既没有穿防弹衣,也没有戴头盔,穿着他标志性的卡其色军装,臂章上写着“乌克兰或死亡”字样。

泽连斯基在讲话中说:“早些时候,当我们仰望的时候,我们总是在寻找蓝天和太阳。而今天,当我们再次仰望时,我们,特别是那些临时被占领土地上的人们,只寻找一样东西,我们国家的旗帜。它意味着英雄们在这里。它意味着敌人没了,跑了。”

500

毗邻北顿涅茨克河的伊久姆是地区交通枢纽,俄军4月初在经过约一个月激战占领该市后将其作为后勤补给中心。数日前,乌军在乌东发起大反攻,并于11日收复伊久姆。

泽连斯基说:“我们的蓝黄色国旗已经飘扬在摆脱占领的伊久姆,也将飘扬在每一座乌克兰城市和每一个乌克兰村庄。我们的行动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前进并迈向胜利。”

500

泽连斯基不亏是演员出身,只是过去他在银幕上演故事片,现在则是在烽火硝烟的战场上演纪录片。大多数正直善良的人们在这里没有看到浮夸和虚头八脑,而是看到一个为了自己国家连续工作、不知疲倦的领导者,忙到出镜时总是那套草绿色衣服——当然,肯定洗过了。

500

蓝天,白云,蓝黄色国旗,这样的话语无法不打动乌克兰人。伊久姆在被俄军占领了5个月后重新回到乌克兰手中。泽连斯基这番话,代表了当地乌克兰人压抑了数月的心声。

“俄国人走了!”4天前,当反攻的乌军逼迫俄军从伊久姆市区败退后,当地居民欣喜若狂地跑到唯一能收到手机信号的山丘上,向远方的亲友报告这一激动人心的消息。

500

随乌军进入伊久姆的法新社记者在街上见到61岁的当地居民内索雷娜,她激动地说:“我们眼含热泪欢迎他们。我们在这里等他们已经几个月了,今天真的非常高兴。”

内索雷娜说,俄军掌控下的居民生活“非常艰难”,记忆中只有不断的轰炸、严寒和饥饿,但她说自己是少数“幸运儿,能有间附地下室的房子以及一些粮食”。

现在好了,乌军来了,总统也来了。

泽连斯基虽然不会唱那首气势雄壮的进行曲,但讲话中提到太阳、向前、祖国,表达的也是那个意思:“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这说明什么?天底下被压迫的人们想法一样,都想着翻身的事儿。

500

泽连斯基不光敬业,还有颗金子般的心,他关心群众。

面对参加升国旗仪式的乌军,泽连斯基感谢他们“拯救了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心,孩子和未来”。

他对军人们说:“对你们而言,过去几个月的时间极其困难。因此,我请求你们:照顾好自己。在我们心中,你们是最可宝贵的。”

500

泽连斯基个子不高,但心理海拔高,这使得他说话办事不仅有气度,而且有温度。当约翰逊黯然离开唐宁街10号时,这位英国前首相依然可以感受到来自乌克兰的那份友情。

“在我们之间的每一次会面和谈话中,鲍里斯都有一个非常好的问题:‘还有什么?你们还需要什么?’这成为我们的口号,保证了有效的进展。相信我,没有多少政治家愿意这样做。”

500

泽连斯基在发表在英国《每日邮报》上的文章中这样与约翰逊道别,语言朴实,但情感真挚。约翰逊看了,心里说不定会说:有这篇文章,下台也值了。

可是,就像“说你不行,行也不行”一样,如果人家不喜欢你,你也同样没戏。在乌军在乌东反攻连连收复失地后,军事评论员宋忠平在微博上发了这样一条:“泽连斯基不像个总统,倒成了乌克兰政府新闻发言人,扎卢日内却成了乌克兰实际掌权人,西方国家更为信任的人!”

500

这让人有些不解,扎卢日内作为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司令指挥日常作战很自然,但泽连斯基是总统,他是全国抵抗、收复国土的总调度,他怎么就不像总统?说到“新闻发言人”,不用说,这肯定是在指泽连斯基频频发表讲话。

评论员也是经常上电视的人,不会从来不看外国电视吧?在很多国家,总统或总理亲自出来发表讲话再正常不过,而且,只有这样才能显出群众单把你从一堆候选人中拎出来是选对了人。

500

从很大程度上说,身为总统或总理,出了事情尤其是大事时,能第一时间向公众向外界亮明态度,这才是主旋律。莫非,到了需要的时候,总统或总理躲起来,而只派个经常所答非所问的发言人去应对媒体?再说,分量也不够, 就算说了几句,外界还是会琢磨:就派这么个人来应付我?他们头儿到底是咋想的?

可见,在特定环境里熏染久了,完全可能产生很奇异的感受:在别人眼里很正常的东西,到了他眼里会变成不正常。反之,也同样成立。

从战争爆发到现在,事实证明,泽连斯基是个有勇气的人,大写的演员,就像他的国家和人民。“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国家也一样,有个称职且有担当的领导人,即使遇到外敌,经过万众一心,艰苦战斗,待从头收拾旧山河也完全可能。更不用说还有那句话垫底:得道多助。

500

目前,乌军正在扩大战果,但同时也面临诸多问题,即收复失地越多,补给线就越长,也面临更多危险,尤其是因推进较快而处于战线突出部的作战单位。

乌克兰国防部长雷兹尼科夫就此警告说,东侧部队现在可能更易受到俄军反击。仅仅夺回领土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有部队守住领土。 

不光政府和军方,乡亲们也是这么想的。当乌军重新夺回伊久姆后,64岁的库洛茨卡欣喜若狂,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在这座小镇被占时逃往基辅的家人。他告诉记者,他想对久别的乌克兰军人说:“拜托,永远都不要离开。别把我们交给那些俄罗斯人。”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