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加息后,欧债还要如何撑下去?

我们三言两语说一下欧洲央行目前的困境,保证各位看得懂:

1,已知德国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和南欧那帮国家的收益率差距拉大。

2,已知国债收益率变高,等于这个国家借钱的成本变高。

3,那就等于说南欧国家的借钱成本变高,那么变高的情况下,南欧国家财政情况还糟糕。所以这就是恶性循环。

4,当德国国债收益率和南欧国家国债收益率拉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就会恐慌,因为害怕南欧国家还不起,就会抛售南欧国家国债。

5,当大批的抛售后,南欧国家的国债收益率就会更高,因为你收益率低了吸引不了人买啊。

6,此时就只有欧洲央行能救南欧国家了,他们自己是无法自救的。南欧国家往往是借新债还旧债,如果利率太高借不起了怎么办?那就要破产。

7,由于通胀,制约了欧洲央行发钞能力。

8,然后美联储还准备加息,这就给欧洲火上浇油。

我们接下来分析一下欧洲的情况: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欧元区货币和财政配合的比较好,欧债利率整体较低,欧洲央行搞出了总规模1.8万亿欧元的财政刺激计划,缓解了市场对南欧国家债务的担忧。

由于疫情,欧盟宣布暂停履行《稳定和增长公约》的义务,即暂时允许成员国债务率突破60%,财政赤字率突破3%的红线,到今年5月,由于俄乌战争,欧盟再次宣布为了应对能源危机,把再度延期到2023年。

缺乏的约束,那南欧国家可不就撒开了摆烂?欧元区成员国债务率急速上升,希腊,意大利债务率直接突破了193%和150%,而当年爆发债务危机的时候,希腊的债务率仅为148%,意大利仅为119%。

在新冠爆发之前,意大利,法国的财政赤字率其实已经低于3%,新冠一来,两国双双突破7%,比欧债危机时期的都高。

这就是为什么我非常不看好欧盟的原因。

我们回头说日本,从数据上来看,日本债务率比欧盟更高,但是欧盟的问题并不仅仅限于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如果欧盟真的是一个国家,反而什么事没有。

日本是一个单一的民族国家,无非是过的更苦一点,多贬值,但是是扛得住的。

欧盟不一样,欧盟内部国家太多,德国债务和财政情况很好,希腊意大利就很差。

按照道理说,那希腊和意大利应该过苦日子,要财政紧缩。

问题是希腊人和意大利人干不干?凭什么啊?凭什么你德国人过好日子,我过苦日子?

“因为你债务和财政状况差啊”。

那我不管,都是欧盟成员国,凭什么你过好日子我过差日子?

今天你不帮我解决问题,掀桌子

当年就是这样的。所以等于说德国愿意不愿意搞规模很大的财政转移支付。

德国愿意吗?看这个新闻:

德国央行行长约阿希姆·内格尔4日在法兰克福欧洲金融峰会上致辞时表示,呼吁欧洲央行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在通货膨胀变得根深蒂固之前将其降下来。

“很明显,我们目前的重点必须放在非常高的通胀率上。重要的是集中我们所有的努力来制约这种高通胀水平。”内格尔说。

德国央行行长知道不知道如果加息会直接把意大利和希腊带崩?

我都知道的事,他会不知道?

知道,但是关我屁事----是你意大利和希腊崩了,又不是我德国崩。

这就是欧盟的问题。

欧盟国家内部的分裂问题一直都存在,不要看德国人一天到晚的唱高调,什么欧洲团结之类的,但是好好想想吧,希腊比雷埃夫斯港是怎么落到中远集团手里的?

2016年债务危机期间,希腊政府因为需要紧急补充国库,首先卖了给中远比雷埃夫斯港务局51%的股份,然后计划于2021年夏季再出售价值3.685亿欧元,约16%的股份。

是德国不愿意买,所以中远买了,而中远买了以后,德国人开始逼逼赖赖说为什么要把港口卖给中国人云云。

所以每次看到德媒提到这个事情,心里都觉得好笑:又要逼着希腊还债,又不愿意买希腊的资产,希腊卖给别人又开始哔哔,你德国人是要上天啊?

日本是一个整体的国家,过苦日子大家一起过,大家都没意见。

欧盟不是。

欧洲央行的为难之处

欧洲央行在6月9日宣布7月份暂停购债计划,并且准备开启自欧债危机以来的首次加息,立即引发欧债恐慌性抛售,德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十年期国债利率急速上升。

一下子把欧洲央行吓坏了,于是欧洲央行赶紧在6月16日召开紧急会议解决问题,放出各式各样的狠话,放话之后,意大利等国国债利率开始回落,市场情绪开始缓和。

相对比欧债危机那会,欧洲央行所谓的“金融工具箱”确实多了很多,但是说来说去,也不过就这么几招:降息,购债,预期管理。

欧元区基准利率从2011年的1.5%一路降低到现在的0%。基准利率下降了,那么利息成本就降低了。

欧洲央行再通过资产购买,从二级市场购买希腊,爱尔兰,葡萄牙等高风险国的政府和企业债券,压低债券利率,这招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时候再次使用,又启动了疫情经济购买计划,97%的资产用来购买政府债券。

最后搞直接货币交易计划,承诺央行可以无限量购买符合条件的成员国短期政府债券,给市场注入预期。

三招下来,当年的欧债危机得到缓解。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过去不管欧洲央行怎么花钱,只要通胀不起来,那一切都不是问题,欧洲央行的救助其实就是一种花钱,央行花钱平抑了债券市场的波动,还刺激了经济增长,刺激了欧盟长期以来的低通胀的回升,当时广泛受到好评。

现在呢?整个欧洲的通胀都起来了。

在通胀已经起来的前提下,继续花钱,等于给通胀火上浇油。

有没有不升高通胀,并且还能解决南欧国家的债务问题呢?

只有两个办法:

第一,欧洲央行目前还持有一些优质资产,比如说德国的国债,卖掉德国国债,反过来买那些南欧国家的国债,压低南欧国家的国债收益率。这样等于把资产转移了一下,并没有增发货币,不增加额外的流动性。

第二,继续宣布兜底政策,搞预期管理,对做空欧债的投机者施压。

问题在于:

第一,你卖掉优质资产,购买劣质资产,那么其他国家,例如德国,愿意吗?这是欧洲央行明显对南欧国家偏心的行为,德国央行行长已经公开放话了:

500

德国央行(Bundesbank)行长约阿希姆•纳格尔(Joachim Nagel)警告称,“几乎不可能”判定欧元区国家之间的借贷成本差异是否合理,他认为,依赖欧洲央行(ECB)的支持对各国政府来说将是“致命的”。

这是纳格尔周一发表讲话时的言论,是欧洲央行内部对其计划出现严重分歧的第一个迹象——欧洲央行计划开发一种新的资产购买工具,以应对较脆弱国家的债券收益率在加息开始后出现“不合理的”飙升。

其实德国央行行长的担忧不无道理,从2020年到2022年,欧洲央行已经购入成员国政府债券2.2万亿欧元,基本消化了成员国债务增量,且对那些脆弱国家,例如希腊,塞浦路斯和意大利的国债规模,已经为同期政府债券增量的285%,283%和135%,欧洲央行已经买的太多了,现在还要买吗?

且目前欧元区主权债务和欧洲央行捆绑的越来越深,一旦一个国家出现问题,大批持有这些债务的欧洲银行的资产会严重受损,如同地雷一样连环引爆。

好死不死的是,美联储又要加息,在加息的情况下,资本会加剧从欧元区逃出。

这次欧洲央行还有怎么样的金融魔法,也是值得大家再学习再借鉴。

来源 | 李建秋的世界

全部专栏